社会频道>> 口述实录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走出那场致命的诱惑

2006年6月3日 11:59
[我要留言]

上一篇:
我掉进网恋的漩涡中
下一篇:
我的爱,能否回来

  潦倒时投奔亲人

  原本,我和丈夫李京平静地生活在湖北的一个小城,日子也算丰衣足食。然而,2000年春天,李京所在的公司没有任何预兆地宣布破产,他成了无业人员,整天泡人才市场,也没有谋到新工作。而我所在的公司也是半死不活的模样,看不见丝毫的未来,突兀的变故打破了我们原先计划的生活。

  春末,我们夫妻一直在焦头烂额的烦躁中度过。

  李京的大哥知道情况后,直接说:“怎么不早说?还等什么,你们到我这里来吧!”

  小城除了失望和焦躁外已不会给我们别的,也就谈不上留恋,一周后,我们把小城的一切交代妥帖,便坐上了去青岛的火车。

  李京的大哥是青岛一家外贸公司经理,称得上成功人士,李京的嫂子是当地一家报社的部门主任,一个精明干练的女子。他们住在海滨城市最好的社区,房子是复式的,车也很豪华,与我们的境遇可谓天壤之别。

  李京对大哥崇拜而敬重,从不肯为小事麻烦他,大哥曾不止一次给李京钱,李京都给退了回去,他说这样轻易得来的钱会消磨掉男人的斗志,他是个宁肯扛一天大包换几个包子充饥都不肯求人的汉子。

  这次到青岛,李京也是迫不得已,只有高中文凭的他,已被这一阵子的焦躁击懵了。

  大哥在火车站出口接我们,见了李京潦倒的模样,眼睛有点湿润,他们兄弟间的感情一直很深的,只是李京始终想证明自己的能力,男人或许大致都是如此,即使在自己最亲近的人面前,也是不肯服输的。

  到了大哥家,短暂休息后,大哥带我们去酒店吃饭,席间,大哥让李京去他公司做,李京迟疑半晌说:大哥,你帮我另外找个工作吧,外贸业务我做不来。大哥问为什么,李京说不出,其实他的心思我是明白的,如果在大哥的公司做事,那无异于让大哥体面而不伤自尊地养着他。李京不是这样的人。

  大哥问:想做什么工作?李京说:只要赚钱多就可以。

  几天后,李京去一家集装箱场站开集装箱车,我去一家文化公司做文案,凭大哥的周旋能力,这一切简单到仿佛如信手拈来。

  李京提出我们出去租房子,大哥不让:家里这么大的房子还不够你们住?那意思,我们出去租房子岂不等于骂他?

  我们只好作罢,大哥让钟点工收拾出一楼的一间客房,我和李京在这个城市就有了舒舒服服的小窝。

  成功男人的失落

  开集装箱车,是要经常出长途的,李京一周也就回家一次两次的,甚至一周不回也算不得稀奇。嫂子的工作很忙,每天都会忙碌到半夜才回家,大哥也是常有应酬,偌大的家只我一个人呆着,房子就显得寂寥。

  晚上的寂寞里,我一边在电脑上玩游戏,一边听着门响,大哥和嫂子陆续回来,大哥回来,会在客厅里喊一嗓子:我回来了。嫂子回来,常常是悄无声息,咯咯的鞋跟远远敲着石子路面,到了门口,换鞋,悄悄进来,然后是洗手间的水哗啦哗啦响个没,洗完澡上楼,就是这个家唯一的声音,只有等到李京回来,我才会觉得心里踏实了。

  早晨,我和大哥几乎是同一个时间出门,可以顺便搭乘他的灰色的雪铁龙去公司,这时嫂子还在睡,有时,我会莫名地想:大哥和嫂子维持的究竟是一桩什么样的婚姻?家对于嫂子,只是一张睡觉时需要的床而已。晚上,她回来,大哥已睡了,早晨,她还在睡着,大哥已走了,连说话都没机会。上班路上,偶尔听大哥说起嫂子,是个热爱工作到了疯狂的女子,为了事业,居然连生孩子的时间都腾不出来。

  大哥这样说时,脸上有淡淡的失落,那是一个成功男人轻易不肯表现给别人看的表情,只有车内这样一个私密的空间,稍纵即逝地流露一点失望而已。

  每当这时,我不好说什么,看路边的人来车往,或说一点轻松的话题,岔开沉重的气氛。有时,心里会有莫名的念头滑过片刻:如我嫁了大哥这样的男子,我会放弃所有去给他温情的。人总是这样,攥在手里时不知道珍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标准,像我这样的,注定成不了大器,注定的小女人,只能给一个平庸的男人做妻。

  大哥家的厨房,因为嫂子三餐都不在家吃,大哥的应酬也多,即使没有应酬也懒得自己做饭,就一直这么闲置着,白天,有钟点工来,收拾两个小时房间,把本来就干净的厨房抹得更干净,像一冷清的闲置房间,很是缺少了人间的烟火气息。

  我竟然喜欢上他

  后来,下班时,我常常拎着几种小菜回家,在厨房里细腻地做,一次,我做好了饭菜,正要端着菜去餐厅,一回头,看见大哥站在厨房的门口,我竟然没听到他什么时间回的,我笑笑:大哥,一起吃吧。

  大哥不语地笑,钻进厨房拿了一双筷子,他吃得那么贪婪,像饿坏了的孩子,吃完了才看见我根本没动筷子,他愣了一下说:不好意思,把你的菜都吃完了,很长时间没吃过家常菜了。

  我笑着说:没事,我随便弄点吃行了。

  大哥忽然地感慨了一下:有烟火气息的房子才叫家呢。这是我几年中吃得最香的一顿饭菜,以后你常做,我常常回来吃,好不好?

  我说好啊。我和李京住在大哥家,一切负担都没有,能够为他们家做点什么也算弥补了我们心中的歉疚,反正我也要做饭吃的,这样一举两得的事,不错,也算回报了大哥对我们的好。

  大哥常早早地回来,应酬也少了,总是边吃边说:还是家里的饭菜养人。每一次,他都吃得像个贪婪的孩子,偶尔,李京回来了,我多做上几个菜,三个人围着餐桌说说笑笑地吃饭,大哥就兴奋地说:这才像家的样子嘛。

  嫂子一直是那种犀利而落拓的女人,我和李京住在她家,不常常碰面,她从没表示过不满。偶尔半夜回来,饿了,也会钻进厨房吃一点我烧的小菜,很愉快的模样,一向是两相无干的宽松,彼此也算愉悦的。

  家里,常是我和大哥两个人,吃完饭,我玩游戏,他也凑过来饶有兴致地看,暖暖的鼻息吹在我脖子上,痒痒的,我的脸慢慢绯红慢慢有了火辣辣的感觉,游戏就输得一塌糊涂。

  看我输了,他就抢过电脑,调出一个两人玩游戏,和我对垒。

  玩到高兴处,他脚丫子一伸,躺在地板上哈哈大笑,那么爽朗那么阳光的平和,一点都不若大公司经理的样子。

  莫名地,即使我坐在公司里,心里想的,却是大哥躺在地板上,伸着脚丫子哈哈大笑的样子,想晚上应该烧什么菜,才能合了他的胃口,我那么的愿意看他爽朗的笑脸,那么想看他贪婪地吃,听他哈哈地笑。

  恍惚间,我意识到自己有点喜欢上大哥了,甚至……

  我被这样的念头吓住了,我没命地想李京的好,想把大哥比下去,而李京,在大哥的面前却那么苍白,那么多的比较,都经不住推敲,越是比较,我越是多的看见大哥优于李京的好。

  终于走出那个家

  那阵子,我开始莫名地消瘦,莫名地忧伤,只要一听见大哥的雪铁龙开进车库的声响,我的心便开始狂跳,夜里,听见嫂子上楼的脚步,心便会隐隐地痛。

  恍惚里,菜都烧得失了火候,而粗糙的李京丝毫感觉不到我内心的焦躁,依旧是隔三岔五地回来,安然地享受他以为的永恒幸福。只有大哥,我眼神里的别样,他是洞察秋毫的。

  一次,大哥夹了一筷子鱼香茄子,定定地看着我说,没放盐。我望向别处。

  大哥不语,藏匿在我心中的一切,他是明了的。

  然后,是漫长的沉默。慢慢地,我的泪无声无息滑下来。慢慢地,我的手被攥了过去,在他掌心里,他慢慢用力,慢慢地,我被他拥在了怀里……“李铭,我爱你。”那一刻,我压抑了许久的话,终于喷涌而出。他愣了,眼里有了短暂的挣扎。

  李铭,我爱你爱你。那样疯狂的呼唤声里,终于,两个人都意乱情迷……当他抱着我走向卧室时,我已泪流满面,我望着他,一直望着,不说话。他突然惊醒,猛地把我放下来,羞愧万分地说,对不起原谅我原谅我……小梅,你是我的弟妹啊……我泪如雨下。

  他慢慢上楼,用从来没有过的凌乱的脚步。我们是彼此喜欢的,却有太多不能够喜欢的理由。

  后来,大哥再没回来吃晚饭,我知道他怕了,害怕单独面对我的诱惑,早晨,他悄悄起床,出门,开车,缓缓滑出车库,偶尔回望一眼我房间的窗子,眼里是无尽的眷恋与挣扎。

  再住下去,我不知道自己将会做出什么,夜里,听见他的车子回来,就想猛然间冲出去,一头扎进他怀里,不管不顾。

  这样的煎熬几番折腾,我对李京说:我们搬家吧。

  李京问:为什么?

  我慢慢说:住在这里,总有寄人篱下的感觉,我不喜欢。

  李京却说:大哥肯定不同意。

  我说:还是晚上跟他商量一下吧。

  大哥回来很晚,李京在客厅里拉住他,说了我的想法,一片沉默,大哥缓缓而低沉说:搬吧。然后叹气。

  很快找到了房子,我与李京的行李简单到不能再简单,只一辆出租车就可以拉过去。我第一次给大哥打了电话:晚上早点回来,让我再给你做一次饭。

  一桌子菜,我看它们在灯光下慢慢变凉,大哥没回来。

  我走出这所隐匿了万般诱惑的家,飘飘走回原来的生活。

  在街上,我再一次拨上大哥的手机:我走了,你回家吧。他没有说话,而我如释重负,轻轻地挂了电话。


上一篇:
我掉进网恋的漩涡中
下一篇:
我的爱,能否回来
 

选稿:吴晨    来源:武汉晨报  作者:连淑香  
 
  • 我不抵情人诱惑致妻子自尽
  •   2006年5月23日 14:13
  • 不同年代男人的梦中情人 八十年诱惑不变[组图]
  •   2006年4月2日 13:14
  • 丈夫为30万设局诱我出轨
  •   2006年3月8日 10:30
  • "挺"好诱惑少女丰乳 医生错把凝胶注入胸大肌
  •   2006年2月16日 09:25
  • 男人易受诱惑的五个情节
  •   2006年2月9日 14:57
  • 住房公积金将可用于购房首付
  • 双休日变工作日 允许婚宴退订
  • 双休日晴好为主明晚或有阵雨
  • 专家提醒高考注意事项
  • 沪中小学生上街收集千人微笑
  • 沪17至24岁人群口吃4年增3成
  • 正规"网络女主播"月薪五千
  • 杭州闹市女子坠楼亡 死者长相美围观者扼腕叹息
  • 准变性人报名选美被拒 主办方称不合条件[组图]
  • 广州30余人手持斧头棍子与城管及警察对峙[图]
  • 刑警驾警车撞死3人事故存在三大悬疑[组图]
  • 富人花钱雇专职保姆住空置豪宅 每月支付千元
  • 铜须门偷情事件男主角回应网友讨伐[组图]
  • 黄鳝变“白鳝”
  • 假处女卖淫团伙全国各地行骗 目标为大型宾馆
  • 女人最迷恋十类男人[组图] 危险紧随着艳遇到来
  • 口述:白领遭遇调情高手 女追男带来无尽苦恼
  • 不做家务的男人该嫁吗 内地荧屏猛男发威[组图]
  • 揭秘一本万利几种骗人手法 理财的最高境界
  • 黑龙江大小地主黑社会团伙覆灭纪实 即时排行


  • 上海滩婚礼进行曲
    警察不能承受之痛
    独家对话中国性家教第一人
    愚人节· 娱人节· 愚人劫
    举重冠军当搓澡工
    ……>>更多
    排行  
    杭州闹市女子坠楼亡 围观者扼腕叹息
    夫妻性生活不和谐闹离婚
    铜须门男主角回应网友讨伐[组图]
    成都美院女生自拍下体登上艺术展[图]
    刑警驾警车撞人存在三大悬疑[组图]
    正规"网络女主播"陪人网聊玩游戏图]
    女大学生用过期卫生巾制作晚礼服
    你最喜欢的街边小吃毒害大揭密
    ……>>更多
    口述实录  
    我比任何时候都想离婚
    我的爱,能否回来
    走出那场致命的诱惑
    我掉进网恋的漩涡中
    小事情终结"爱情短跑"
    艳遇开始 危险也随之到来
    与人体模特一段生死绝恋
    委屈的婚姻始于一场强暴
    是母亲让我终身不幸
    妈妈,谢谢你给我的爱
    堕胎三次只有三声对不起
    五十天爱情一辈子耻辱
    女追男带来无尽苦恼
    保守白领遭遇调情高手
    难道我的婚姻仅有20天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