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口述实录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前夫和弟弟的兽行让我屈辱

2006年7月24日 10:40
[我要留言]

上一篇:
"结婚狂"的幸福征婚生活
下一篇:
苦等十年 他却偷偷结婚
  采访对象:花子(化名) 女 30多岁 小学文化

  花子和我联系很费了一番周折,她不会使用电脑,发不了E-mail;打电话吧,又得找个身边没有人的机会。所以,当我和花子坐在一起时,她的第一句话是:终于见到你了。

  看上去,花子要比实际年龄老许多,尤其是她的那双规规矩矩平放在桌子上的手,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粗糙、黝黑、布满褶皱,简直就像是老太太的手,可她才30岁多一点!

  就是今天坐在你跟前,我还是在犹豫,到底和你说不说我的事情。你不知道,这件事一旦被我家人,也就是我丈夫和孩子知道,那,我不敢想像后果是什么!也许丈夫会和我离婚,我无论如何也不想失去辛辛苦苦多年才经营起的家。9岁的儿子是我最大的希望,他已经懂事了,如果他知道了我过去的事,他会不会瞧不起我,或者受到同学的歧视。最可怕的是,如果丈夫要离婚的话,他肯定不会把儿子给我。没有了儿子,我还活什么?太可怕了!可是,不说出来,我心里堵得慌,10多年了,我经常做噩梦,心里一直不踏实……邻居问我:“你怎么老是心事重重?是不是身体有病?”我知道,人老是有心事,不痛快,时间长了会憋出大病的。我丈夫很忙,没有时间看报纸,我才敢来找你。我希望你一定替我保密。

  咋说呢?就从头说吧。我出生在一个很穷很偏远的地方,满山遍野都是石头和荒草,几乎不长粮食。我们那儿流传一句话:宁肯到外面讨饭,也不在家饿死。在地里没黑没明地辛苦一年,到头来没有多少收获,连一家人的吃饭穿衣都顾不了。我们和外界几乎就没有联系。从我们村要翻6座山,一般需要两天的时间,才能到达有公路的地方,如果运气好,能够搭上车的话,得一天的时间才能够到县城,如果搭不上车,那至少要走三四天才能走到县城。我们村里一辈子没有出过门的人太多了,我也是18岁了,才第一次出门,这一出竟然走了这么远,而且再也没有回去过。其实,我也挺想回去的,可我不敢!虽然父母都不在了,可那里毕竟是我的出生地,而且最关键的是……那里有我的骨肉———一个时时刻刻揪住我心的人。

  我对我母亲的所有印象就是:整天躺在床上,头发很乱,不停地咳嗽。那时我还不到6岁。母亲不在的那个晚上,家里来了好多亲戚,他们好像在商量什么大事,我困得都睡着了,他们还在说话。母亲下葬时间不长,姐姐就订亲了。来年春节,姐姐出嫁。后来我才知道,家里没有钱给母亲买棺材,亲戚们也都穷,凑不出钱,大家商量来商量去,最后决定,谁家愿意掏棺材钱和安葬费,姐姐就嫁给谁。结果,一个跟我父亲年龄差不多的男人娶了我姐姐。姐姐走了之后,家中只剩下我和父亲了,冷冷清清的,父亲本来话就不多,这之后话就越来越少了。我记得,在家里我只能听到父亲狠劲吸烟的吧嗒声和他被烟呛出的咳嗽声。13岁那年,是我人生的重要转折期。父亲一向很熟悉山路,可以说他闭着眼睛都能走山路,可那天也不知道怎么搞的,父亲从山上往山下背石头的时候滚了下来,被人发现的时候早已经断了气。父亲死后的样子,我一辈子都不能忘记,他满脸是血,头都变形了。望着父亲,我竟然连哭都哭不出来。人活一场,去的时候赖好都得有个棺材,亲戚们东凑西借,总算把父亲安葬了。不过,所有的花费族里人都记了账,他们告诉我,那些钱他们先垫上,等我出嫁的时候必须用彩礼钱来抵。我当着所有人的面答应了,族中的一个老者还是不放心,硬是拉着我的手在上面按了手印。

  接下来,族人开始商量我的问题,父母都没了,我今后怎么办?虽然是讨论我的事,但是我一句话也不能说,更不敢说。我只是低着头坐在角落里,听着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最后,大家拿出了一个结论:我先寄养在同村我大爸家,与此同时给我物色婆家。那天中午,我一个人跑到爸妈的坟上哭了整整一个下午和晚上。我想了好多好多:我的命为什么这么苦?亲人都离开了我,我不甘心自己就这么嫁人!

  我们村里没有学校,要念书得翻两座山,到邻村的学校。而且家里根本拿不出一学期两三块钱的学费。我天生喜欢识字读书,村里惟一一个小学毕业的人,我经常去他家,让他教我认字,那人还把他的课本借给我看,最后,那几本书都被我翻烂了。村里面谁家有书或者报纸,也不管什么内容、多么烂多么旧,我都会借回家来读。所以,我知道外面还有一个和我们村里的生活不一样的大世界,我知道外面的世界特别好,像我这个年纪的女孩子不仅可以读书上学,而且穿得很漂亮,她们20多岁才结婚,对象也是她们自己看上的男人。我真的很羡慕外面的人!

  大爸是那种不管事情的人,家里一切都是大娘做主。自从我进了大爸家,大娘就没有给过我好脸色,干活时,把我当成一个壮劳力来使唤;吃饭时,她却摔摔打打地让我吃不下去,或者干脆就说:今天饭做得少,你少吃点。这些都不算什么,最可怕的是大爸的儿子,我应该叫哥,他20多岁了,还没有说下媳妇,好吃懒做、打架坑骗,村里的人都躲着他。自从我到他家之后,他好几次对我动手动脚,我很害怕。记得那个夏天特别热,有天晚上睡觉时,我没有关窗户,半夜,他从窗户上爬了进来,上了我的床,我死命地反抗,把他的脸都抓烂了,凳子也掀翻了,可能是响动太大了,大爸和大娘都跑了过来,他没有得逞。可是,从此我的日子更不好过了,大娘和他一起找我的事。好在,没过多长时间,别人给我说下了婆家,我嫁人了。谁能想到,我是才出狼窝,又入虎口。

  婆家有6口人,公婆,我男人、他弟弟和两个妹妹,家里也穷得要命。我男人32岁,比我大将近20岁,他弟弟也快30岁了,还没有说下媳妇。婆婆身体不好,整天躺在床上。一个妹妹出嫁了,另一个比我还小。我过去之后,家里面所有的家务事全是我做,天不亮就起床,一直干到天黑。好不容易该睡觉了,他又开始折磨我。我男人身体特别好,一晚上要折腾我好几次,有时候我身体不舒服,或者来例假了,想推脱,可他像老鹰抓小鸡一般一把就把我按在下面,再挣扎,就是一顿暴打,打过之后我还得服从。这也就罢了。可是,我简直说不出口,嫁过去时间不长的一天,我正在厨房做午饭,他弟弟进来了,我以为他找水喝,就没有在意。他走近我,一把把我抱住,就势压在柴火堆上,我刚喊了一声,他就抓起身边一块抹布塞进我嘴里,他弟弟的劲太大了,我最终没有反抗过……完事他提上裤子走了,可我羞得抬不起头,本来我想把事情告诉我男人,可觉得太丢人,而且害怕挨他的打,就憋在心里。他弟弟得逞之后,胆子越来越大,有几次竟然大白天在我房间就动手。一天下午,我热得浑身是汗,回房间换衣服,刚脱了上衣,他弟弟就溜了进来,我还没有来得及反抗,他就把我的裤子撕掉了。那一次被我男人撞上了,我本以为弟兄俩会打起来,谁想到我男人一看,转身就出去了。等他弟弟走了之后,我男人重新进来,我吓得躲在床角,浑身发抖地说:“他这样好几次了,我抗不过他,又不敢给你说。”我男人什么也没有说,一把把我揪过去压在他身下……这之后,他弟弟再也不躲人了,随时随地想弄就弄。那时我觉得自己跟死人没有两样,我根本不是在过日子,简直就是在等死。

  这时,发生了一件事情。有天,我去邻居家借火,进去后我发现他们家的墙脚扔着一本破破烂烂的杂志,我要借,她说拿去吧,我们用它烧火的。那是一本过期的《辽宁青年》,上面有篇文章,是说一个山村女青年不满意家庭的包办婚姻,出逃到城里,一番艰苦的努力之后成为一个优秀的小作坊主。这个故事对我触动特别大,我把那本杂志藏在褥子下面,经常偷偷拿出来看,看过之后我就想:现在这样跟死有什么两样?不如逃出去,大不了也是个死。我下决心要逃,可是那时候我已经怀孕6个月了,我想我只能在生下孩子之后再做打算了。孩子生下来了,是个女孩,望着孩子,我有点动摇了,到底走不走?最终,是我男人和他弟弟把我逼走的。他俩简直就是畜生,根本不把我当人看,我生孩子的第三天,我男人就要和我睡觉,而且他弟弟就等在门外,他完了,弟弟接着就进来。我想我再不走,非让这两个畜生折腾死!可孩子怎么办?我想带上,可是前面等着我的是什么,也许是死路一条。我不能让孩子和我一起去冒险或者送死。出了月子的第四天,一大早,他们都到地里去了,我给孩子喂了奶,然后我的脸贴着她的脸好久好久……

  我整整一天没有吃东西,只是拼命地跑,实在累了就走一会儿,反正我不敢停下来,我也不知道走了几天,反正鞋底子磨透了,脚底板出血了。还算运气好,到了公路,没有多久我就挡上了一辆大卡车,司机是个40多岁的叔叔,他很同情我,让我坐上车,3天之后到了他卸货的地方,卸完货他又把我送到火车站,临走时还给了我5块钱。我稀里糊涂扒上了一辆装煤的车,上车不久就睡着了,我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长时间,一天还是两天,直到冷得、饿得受不了了,我才醒过来,醒来没多久,车就停了,我从车上下来。后来才知道我到了西安,一个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地方。

  接下来的事,我不能仔细说,万一被我丈夫看出来,那还得了。反正我和现在的丈夫是自由恋爱,他也是从农村来西安打工的,人特别能吃苦。我俩经过这些年的努力,日子挺不错,所以我很害怕失去现在的一切。当时,他也问过我的家庭,我说,家里就我一个孩子,父母都不在了,老家也没有人了。他信我,一晃好多年,我对现在的家特别满意,只是过去的事情忘不掉,尤其牵挂那个女儿,10多岁了,她日子过得怎么样?

  花子的苦难生活让人揪心,好在她终于苦尽甘来,衷心地祝愿花子和她的家庭幸福!至于说到过去,花子没有错,她是贫穷和包办婚姻的受害者,所以她不必不安和苦恼,即使向丈夫隐瞒,这也是一种“善意的欺骗”。当然,如果花子的丈夫承受能力极强,心胸十分开阔,那么让他知道花子过去的一切就更好,或许他会因此而更加疼爱和关心曾经备受苦难和欺辱的花子。


上一篇:
"结婚狂"的幸福征婚生活
下一篇:
苦等十年 他却偷偷结婚
 

选稿:谢婧    来源:西安晚报    
 
  • 2006上海夏天:同一屋檐下……
  • 台风"格美"明后天可能影响上海
  • 襄阳路市场摊主去了哪?
  • 一学生深度中暑仍处病危状态
  • 新上海人周末遍寻"饭搭子"
  • 关东煮:管理有缺失操作不规范
  • 老人独居深山攒万余斤
  • 北京老爷车车队集结 参加国际老爷车大赛[图]
  • 85岁老人独居深山几十年积攒粮食万余斤[图]
  • 烫伤女婴被弃医院一月 父母付了700元玩消失[图]
  • 洛阳父女徒步千里进京 当做送给女儿的生日礼物
  • 安徽盲人在美国读完博士 课程优秀一次通过[图]
  • 姐姐照顾瘫痪妹妹43年 立志带妹出嫁错过好姻缘
  • 老爷车队集结参加大赛
  • 北京一辆违章大货减速后撞伤交警 致其手指骨折
  • 流浪少女遭多人骚扰 睡着后被解开上衣扣子[图]
  • 肖复兴:消费《金瓶梅》的低俗暗流需警惕
  • 刘心武:在香港我只看到了文化 没看见沙漠
  • 我的九次征婚"奇遇" "结婚狂"的幸福征婚生活
  • 我的"断臂山"故事 他竟然把手伸向13岁女儿


  • 沪藏火车游不完全手册
    警察不能承受之痛
    独家对话中国性家教第一人
    愚人节· 娱人节· 愚人劫
    举重冠军当搓澡工
    ……>>更多
    排行  
    杀人绑架案告破 罪犯曾抢俞敏洪200万
    流浪少女睡着后被解开上衣扣子[图]
    少女借住姨父家被其深夜暴力奸污
    北极住着外星人的亲戚? [图]
    李银河前卫性观念惹众怒
    网友恶搞:中国队勇夺世界杯冠军?
    面对强奸女性该不该冒死反抗?
    2岁女童幼儿园里舌头被割伤[图]
    ……>>更多
    口述实录  
    婚外情 恋的是情还是欲?
    心深处,那道青春"伤痕"
    前夫和弟弟的兽行让我屈辱
    苦等十年 他却偷偷结婚
    "结婚狂"的幸福征婚生活
    我的九次征婚"奇遇"
    他竟然把手伸向13岁女儿
    我的"断臂山"故事
    为爱我打算放弃高薪回家
    我资助的女孩抢走我丈夫
    青春作赌注跟了陌生人
    三陪小姐为爱情告别堕落
    婚后 初恋回头索要情债
    她去初恋情人那住了一夜
    与异地女导游的疯狂恋情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