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口述实录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抛下我,妻子"奔"着前夫去

2006年7月24日 20:37
[我要留言]

上一篇:
婚外情 恋的是情还是欲?
下一篇:
五旬妇人欲为爱情整容
  爱上一个受伤的女人
  和文玲恋爱时,亲朋好友们都坚决反对,他们说“文玲有一个前夫,而且还在同一个城市里,这就像定时炸弹啊,随时会爆炸”,我很自信地回答:“文玲对他已经死了心,否则她也不会离婚。”妈妈气得病倒在床,指着我的鼻子骂。
  我当初那么自信,是因为文玲嘴里所描述的前夫,简直是个恶棍。她的前夫,没有正当职业,整天寻花问柳,又嗜赌,把家当都卖光了。文玲曾用自杀的方式来表示自己离婚的决心,离婚时,他们的女儿才四岁,每个月他不仅不看女儿,连抚养费都不给。
  我和文玲是在研究生课程班里认识的。她看上去像小姑娘,长得很漂亮,放学时我们总是坐同一辆车,那时我和女友分手一年多了,渐渐我就喜欢上了她。学期结束时,我向文玲表白了,她把自己的事情告诉我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么优秀的女子居然有如此悲惨的命运,真是上天的不公啊。不禁对她的怜爱又增添了几分,而同时,我也有过犹豫,未婚的我真的能接受一个离婚带着孩子的女人吗?
  文玲开门见山地说,希望我想好再和她发展。她是个再也受不得伤的女人,而我,还是一张白纸,未来需要小心描绘。这话像催化剂一样让我对她的信心膨胀,我想一个能够站在我的角度想问题的女人,应该是值得爱,值得付出的。我义无反顾地选择了文玲。我告诉她今后的日子,我将用爱来抚平她的伤口。文玲不置可否地笑笑,我想她是伤怕了。
  一天晚上,我已经睡下,突然手机铃声响起,是文玲打来的,电话里,她带着哭腔说女儿发烧,出冷汗。20分钟后,我打的赶到,帮她把孩子送到医院,整整一夜,我守在她们母女身边。第二天早上,到外面端了早点进来,看着她们母女一口口吃下,才放心地去上班。
  这样的事情在我们恋爱的过程中经常发生,文玲的心终于被我的温情融化了。
  孩子引起的风波
  结婚时,父母不让文玲母女俩住进新房,也不请亲友来庆祝,我心怀内疚,但文玲笑笑说没什么,只要我们三个人过得好。
  2004年10月23日,我正在单位上班,文玲突然打电话来说家里好像有陌生人进来过。我很紧张,回去一看,早上晒干的衣服叠得整齐了,桌上多了一罐鸡汤。我笑了,用脚趾头都知道是我妈来过啊。“你妈有我们家的钥匙?”文玲的嘴巴张得合不拢。文玲埋怨我事先没有和她商量,不过说了两句也就算了。我们都把这当作是老人对我们的认同,一种示好的态度。
  从此,妈妈到我们家的次数更多了,婆媳俩碰到面,也很亲热。到了元旦的时候,妈在饭桌上就问,文玲,你们什么时候要个孩子?结婚之前我们曾约好了,不再要孩子的。文玲心直口快,马上就把答案揭晓。我想拦都拦不住。眼见着妈妈失望地放下筷子,我连忙打圆场,说这是我的意思,现在一个孩子就够了,我会对文玲的女儿视如己出的。其实,因为这个问题太敏感了,文玲偶尔提及,我也总是说,放心,我会对你女儿好的。就这么一带而过了。
  妈妈一听,生气了,那毕竟不是我们亲生的。又不跟我们家姓。文玲既然是我们家媳妇,就必须给我们家生一个孙子。妈妈刚离开,文玲就立即表态,她是不会再生孩子的。从此,妈妈和文玲,文玲和我之间就有了明显的隔膜。妈妈照样到我们家来,可是每次来都对文玲和女儿丢白眼。
  我找妈妈谈话,我说如果您要是真的为我好,就不要管我们的事了。妈妈说,孩子的事,老人怎么能不管。妈妈的坚持,让我也觉得文玲应该再生一个我们自己的孩子。于是,我又做文玲的思想工作,文玲也不妥协,她说,难道你娶我回来就是让我给你生个孩子的吗?“你也太不善解人意了吧。结婚生子,天经地义的事,何况我对你女儿那么好。”我怒气冲冲,摔门而去。
  我和文玲开始冷战,一天带她女儿去我家吃团圆饭时,小孩子居然把祖传的一个壶打碎了,那可是老爷子的最爱啊。我爸不由分说地就打了她一巴掌。那一巴掌,打疼了我和文玲的心。
  婚姻里“狼烟四起”
  2005年春天之后,文玲加班的次数增多了。双休日的加班还会把女儿也带上。我们之间,越来越无话可说。我对她稍好一些,她就说,你是不是想哄我帮你生个儿子?
  一天走在大街上,居然看到文玲牵着女儿和另一个男人走在一起,有说有笑的很亲密。晚上回家,我问那个男人是谁?文玲说是她前夫,还反问我,爸爸看女儿也不行吗?我说,行行行,当然行。我冷笑道,也不知道是谁当年说过,一生都不想再见这个男人。文玲说,人都是会变的,有的人变好,有的人变坏。她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眼光是那么的陌生。
  从女儿嘴里,我陆陆续续听说文玲的前夫郑勇,现在在做点小生意,每个月也开始给女儿抚养费了,还经常去学校看女儿。周末的时候,他经常带母女俩逛街,吃洋快餐。这算什么呢?是重温旧梦,破镜重圆吗?餐桌上,我质问文玲。文玲说,这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很多离婚的男女也还在来往。总不能从此成仇人吧。何况他现在变了。应该多给他一些温暖和信心。我觉得她的心,还在她前夫那里。
  从那以后,我们之间的冷嘲热讽不断升级。说到气头时,她就说,至少她前夫不像我这么虚伪,婚前百般讨好,婚后把她当作生育机器。我说你不想生可以不生。她说,我不生,在你们家能有好日子过吗?我女儿在你们家能有好日子过吗?我说我也没有亏待你们母女啊。她说,那你父母呢,你的那些亲戚呢?总还是把我们当外人……说着说着她就哭了。
  我无法改变我的家人,也就同意了她带女儿去见前夫,这算是对她的补偿和赔罪吧。刚刚风平浪静了一些,我妈又打电话来嚷道,你知不知道,你媳妇现在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我说我知道,那是她前夫。她说她在大街上看到他们一家三口,可亲热了。我觉得妈妈在挑拨,生气地说,如果她真的在外面有人了,那也是你们把她推出去的。父母气得再次不理我们了。
  她的前夫找上门
  我一切的容忍,都是为了能够平息矛盾。我可以不要自己的孩子,也可以允许她带着孩子和前夫来往。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她的前夫会主动找上门来。
  郑勇给我打电话,直接说他是文玲的前夫,问我知道不知道文玲和我生活在一起并不快乐。他想和我谈一谈。带着好奇,我去见了他。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子,居然穿着一件和我一模一样的衣服。那不是文玲送我的生日礼物吗?
  郑勇说,文玲和我生活在一起觉得很压抑。特别是我父母希望她能再生一个孩子,而她又不想再耽误自己的工作,或者因此而冷落女儿。她心里也觉得我想要一个孩子的愿望没有错,但是,就是没有在这两者中找到平衡……她很怀念从前一家三口的单纯时光,感叹还是初婚单纯。
  这都是真的吗?她的这些想法我怎么都不知道?她怎么会把这些都告诉她的前夫?难道她心里的天平已经向着他那一边?郑勇说,要不,你放大家一条生路吧。我也很想回到从前。而你,还有自己的路要走。这样熬着,大家都不好受。
  我没有立即回答他,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回到家里,我和文玲长谈了一次,她承认,她对郑勇的恨早就烟消云散了,他穿的衣服也是她送的。那么对我的感情呢?我问她,对我,你还有留恋吗?文玲却说,该说的话郑勇都对我说过了。有些话,她自己说不出口。
  结婚四年来,我竭尽全力地维护这个家,怎么到头来还是散了呢?我到底失败在哪里,输给了谁?

上一篇:
婚外情 恋的是情还是欲?
下一篇:
五旬妇人欲为爱情整容
 

选稿:实习生 黄晓睿    来源:晨报网  作者:罗茹冰  
 
  • 2006上海夏天:同一屋檐下……
  • 台风"格美"明后天可能影响上海
  • 襄阳路市场摊主去了哪?
  • 一学生深度中暑仍处病危状态
  • 新上海人周末遍寻"饭搭子"
  • 关东煮:管理有缺失操作不规范
  • 老人独居深山攒万余斤
  • 北京老爷车车队集结 参加国际老爷车大赛[图]
  • 85岁老人独居深山几十年积攒粮食万余斤[图]
  • 烫伤女婴被弃医院一月 父母付了700元玩消失[图]
  • 洛阳父女徒步千里进京 当做送给女儿的生日礼物
  • 安徽盲人在美国读完博士 课程优秀一次通过[图]
  • 姐姐照顾瘫痪妹妹43年 立志带妹出嫁错过好姻缘
  • 老爷车队集结参加大赛
  • 北京一辆违章大货减速后撞伤交警 致其手指骨折
  • 流浪少女遭多人骚扰 睡着后被解开上衣扣子[图]
  • 肖复兴:消费《金瓶梅》的低俗暗流需警惕
  • 刘心武:在香港我只看到了文化 没看见沙漠
  • 我的九次征婚"奇遇" "结婚狂"的幸福征婚生活
  • 我的"断臂山"故事 他竟然把手伸向13岁女儿


  • 沪藏火车游不完全手册
    警察不能承受之痛
    独家对话中国性家教第一人
    愚人节· 娱人节· 愚人劫
    举重冠军当搓澡工
    ……>>更多
    排行  
    杀人绑架案告破 罪犯曾抢俞敏洪200万
    流浪少女睡着后被解开上衣扣子[图]
    少女借住姨父家被其深夜暴力奸污
    北极住着外星人的亲戚? [图]
    李银河前卫性观念惹众怒
    网友恶搞:中国队勇夺世界杯冠军?
    面对强奸女性该不该冒死反抗?
    2岁女童幼儿园里舌头被割伤[图]
    ……>>更多
    口述实录  
    五旬妇人欲为爱情整容
    抛下我,妻子"奔"着前夫去
    婚外情 恋的是情还是欲?
    心深处,那道青春"伤痕"
    前夫和弟弟的兽行让我屈辱
    苦等十年 他却偷偷结婚
    "结婚狂"的幸福征婚生活
    我的九次征婚"奇遇"
    他竟然把手伸向13岁女儿
    我的"断臂山"故事
    为爱我打算放弃高薪回家
    我资助的女孩抢走我丈夫
    青春作赌注跟了陌生人
    三陪小姐为爱情告别堕落
    婚后 初恋回头索要情债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