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口述实录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忘不了当年妈妈的眼泪

2006年8月27日 08:12
[我要留言]

上一篇:
我爱上继母的女儿
  阅读提示
  
  子欲养,而亲不在。这种痛楚与无奈相信很多人都有。可是,他们是非亲关系。他叫了几十年妈妈的那个人,其实只是他的奶妈,但他没有一天不怀念她。一个年近五十的男人,讲述自己对母亲的一片深情。

  ■采写:记者毕云

  ■讲述:非月(化名)

  ■性别:男

  ■年龄:46岁

  ■学历:大专

  ■职业:经商

  ■时间:8月21日20:00

  ■地点:武昌街道口某咖啡馆

  非月(化名)说想讲讲他跟养母之间的感情,养母去世多年了,但他每天都觉得她还活着,跟他在一起。一个男人46岁了,说出这样的话,而且是用那样一种极温和的普通话说的,我想,他应该是那种敏感、细腻、温和的男人,他的身材甚至是纤细、瘦弱的那种。

  见面的一瞬间,我以为认错了人。他脸上的线条很硬,目光一点也不柔和。可是,听他讲起他的养母后,我又发现,我的预感没有错,他的内心是那般敏感、细腻,像个诗人。他其实是一个很温情的男人,只有这样的男人,才会那么细腻地描述出几十年前母亲的一滴眼泪。

  “我宁愿少活20年,也要养他”

  我们现在所在的这家咖啡馆,是我一个好友开的,我替他打理。我有自己的生意,但我那生意很简单,就是每年坐收门面租金,不用费心,我选择来这里,是因为我喜欢这种闲适的生活。我特别喜欢下雨的天气,也许是因为在我的童年记忆里,总有水呀、眼泪呀这些元素。下雨的时候,我可以整天整天地坐在靠落地玻璃窗的位置,一动不动地望着窗外,不受任何干扰地随便想我的心事,想得最多的当然是我妈妈,我觉得窗外的雨就是我妈的眼泪,我从来没觉得她已经死了,我觉得她每天都跟我在一起,在心里跟我说话。

  非月说的妈妈,其实是他的养母,更准确地说,应该是奶妈。

  我出生第9天就被我亲生父母送到了爸爸、妈妈家,因为在我之前,有一个姐姐夭折了,我出生后,算命的人说这孩子面带杀气,克亲人,一定要送出去抚养,否则大人小孩命都难保。我亲生父母虽然都是机关干部,但因为第一个孩子夭折了,也不敢不相信这些,便在同一个县城里找了一家人,希望将我寄养在他们那里。

  其实,我妈妈的一个哥哥也会点相术,看见我的时候,也说我面带杀气,坚决反对妈妈接受我,他说:“你要养这孩子,会少活20年的。”可是,妈妈那时跟我亲生母亲一样也在坐月子,一见我便顿生怜爱之心,她说:“我宁愿少活20年,也要养他。”

  我来的时候,爸爸、妈妈已经有4个孩子了,大哥比我大12岁,大姐比我大8岁,小哥比我大4岁,还有个小妹妹,只比我小一天,因为我来了,妈妈的奶水不够,妹妹被送给了别人家。

  我就这样来到了爸爸、妈妈家,成了这个家庭的一员。

  一钵粉蒸肉

  我最早的记忆是妈妈第一次流泪。

  那是3岁时,我出麻疹。老人说出麻疹不能见风,妈妈怕我跑出去吹了风,抱着我整整在床上呆了40天。老人还说出麻疹不能见荤腥,有一天,爸爸端回来一大钵子粉蒸肉,馋得我直流口水,我求妈妈:“妈,那肉你要给我留着啊,等我病好了我要吃。”我刚说完,就感觉脸上吧嗒掉下来一滴水,原来,是妈妈在流眼泪。接着,妈妈对爸爸好一顿数落,说他不该在这时候端回来什么粉蒸肉。其实,那时候粮食很紧张,肉更是稀罕之物,爸爸因为在粮食加工厂工作,近水楼台,才有机会弄回来这点好吃的,要知道,我那几个哥哥姐姐都馋肉吃啊。

  在我妈妈眼里,我比她那几个亲生儿女都更重要,任何时候,她那母爱的天平都是倾向我这边的,在那个家里,我享受到了独生子才能享受到的待遇。

  我记忆中还有一钵粉蒸肉,那是大哥18岁、我6岁那年。大哥在知青点当乡邮员,工作很辛苦,难得回来一次。桌上有一钵粉蒸肉,大哥眼都直了,伸出筷子就要夹,爸却把碗一敲:“慢点,你小弟弟还没动筷子呢。”直到我吃得不想吃了,爸爸才准哥哥吃。我们那个家就是这样,不管什么时候,有点好吃的都是先让我吃,我吃不完的,哥哥姐姐才能吃。

  小哥跪着挨打

  记忆中,妈妈第二次流泪是我6岁那年掉到水塘里了。

  那是冬天,家里的猪娃跑了,爸爸妈妈都出去找猪娃了,让10岁的小哥带着我玩。小哥也是个孩子,贪玩,跟别的小孩打弹珠去了,忘了看管我,我掉在门前的水塘里了,小哥听到呼救,跳进塘里拉我。也许是我穿的新棉袄起了作用,一个10岁的孩子居然救起了另一个6岁的孩子。

  当两个孩子都像落汤鸡一样站在爸爸妈妈面前时,受到了完全不同的待遇。妈妈赶紧把我脱光了捂在暖和的被子里,却让浑身湿淋淋的小哥跪在地上,爸爸打他,妈妈骂他:“要你看好弟弟你跑去玩,你淹死了不要紧,把别人家的儿子淹死了,我怎么赔人家呀!”我一向跟小哥感情好,看小哥挨打,我光着身子从被子里跳出来,跪在地上求爸爸妈妈放过小哥。妈妈生怕我冻着了,马上抱起我,心疼得直掉眼泪。

  记忆中,妈妈第三次流泪是我7岁那年眼睛被炸伤了。

  1967年8月,看上去一向很健康的妈妈突然患了脑溢血,被紧急送往医院。奇怪的是,她上午发病,下午我的眼睛就被炸伤了,恰恰相差12个小时。也许冥冥之中真的有命运的安排?母子之间竟然如此息息相关,血肉相连。

  非月神情坦然地指着右眼对我说:“你没发现吗?我的这只眼珠是假眼。”我看了看,确实是假眼,虽然很逼真,但没有焦点。

  我猜想一定是他妈妈住院之后没人照看他,才导致他眼睛意外受伤的,便问:“你妈妈是不是一辈子都因为这件事很自责?”他沉默了一会,点点头:“是的。但我的眼睛是在我亲生父母手上受伤的。妈妈完全不该自责。”

  那天上午妈妈进了医院抢救室,全家人都跟去了医院,我亲生父母见情况危急,把我接回家了,谁知下午我便出了事。我调皮地将火药装进一只螺丝帽里,拧紧了使劲往地上一摔,就为了听那一声响,结果一声巨响之后,我被炸得血肉模糊……

  那时候,县医院就两层楼,妈妈住一楼内科,我住二楼外科。妈妈病情稳定之后,清醒过来了,一个劲地问怎么没见我,谁也不敢告诉她实情,编了各种谎话骗她。最后,实在骗不过了,才把她带到二楼来见我。

  妈妈一见我就流泪,我那时好奇怪,妈妈的眼泪怎么那么多,怎么擦也擦不完。妈妈坐在我的病床边,不停地责怪自己,她说,如果不是她生病,儿子的一只眼睛不会丢。

  非月突然猛喝了一口面前的那杯苦丁茶,说:“妈妈那次的眼泪给我的印象太深了。后来,只要到下雨天,我就觉得雨水很像妈妈那天的眼泪。也许我就是因为这个,才一直喜欢下雨天的吧。”

  “铁将军”把门

  妈妈病好之后,身体大不如从前,我也到了该上小学的年龄,亲生父母把我接回家了,可是,我死活不愿意,在我心里,只有一个家,就是爸爸、妈妈的那个家,虽然那个家远不如亲生父母家富裕。

  妈妈为了让我能回到亲生父母身边,可谓用心良苦。一放学我就回爸爸妈妈那个家,可是,每天都是“铁将军”把门。那时,大哥下放到知青点了,姐姐在外地工作,家里只有爸妈、我和小哥了。我问邻居,我爸妈和小哥人们都去了哪里,怎么我每天放学回来家里都没人呢?邻居骗我说,他们都有事呢,要很晚才能回来,你先回你自己家吧。其实,那时我爸妈就躲在邻居家里,妈妈一边从门缝里往外偷偷看我,一边还死死地把小哥的嘴捂住不让他出声呢。

  我每天晚上坐在爸妈家门口等,天色越来越晚,等不到他们,我只好回亲生父母那里。

  后来,大人们拗不过我,我还是又回到了爸爸妈妈身边,直到12岁,我才回到亲生父母那里,但12岁之后,我什么时候想回爸爸妈妈那个家就回去,基本上都是在那里吃饭。

  我问非月:“你的亲生父母,是不是给了你养父母抚养费?”他想了想,说:“7岁以前是给了钱的,后来,两家像亲戚一样走动,就没仔细算钱了。我爸妈对我的恩情是永远没法用钱来衡量的,如果算钱,他们也是亏的。”

  爸妈都享不到儿子的福了

  我不是个迷信的人,可是,有些事真的是很奇特。

  我的亲生父母至今仍很健康,可是我爸妈也许真的是在我身上耗尽了心血,他们都没活到高寿。

  我爸1980年就去世了,临死前,我问他想吃点什么,他说只想吃橘子罐头。吃完我给他买的那瓶罐头,他就无憾地去了。

  妈妈是1988年元月去世的,她去世的日子,正是我的儿子满周岁的第二天。也许,她是一直撑着熬到那一天的,因为她太喜欢那个孙子了,孙子也跟奶奶有缘分,牙牙学语时,竟然最先会叫奶奶,过了很久才学会叫爸爸、妈妈。

  非月长叹一口气,说:“难道真有命运相克之说?我妈那句宁愿少活20年的话竟应验了。”沉默了好久,他才从这种自责中缓过神来。

  如果我爸妈至今仍健在该有多好啊。现在,大家的生活都过好了,送出去的那个小妹后来接回来,现在也过得很好。我们兄弟姐妹来往密切,其中,我的经济条件是最好的,完全可以让爸爸妈妈安享晚年。可是,他们却享不到儿子的福了。

  [记者手记] 妈妈的眼泪是珍珠

  子欲养而亲不在,这种痛楚与无奈,在非月的心里更为特别。因为,他与那两个被他叫爸妈的已故老人没有血亲关系。正因为非亲,他们对他的费心养育并非出于义务,所有他才觉得,没能奉养他们、报答他们的恩情是一个格外遗憾甚至痛心的事,比没能奉养自己的亲生父母还甚。

  我让非月总结一下他养父母的特点,他只说了两个字:善良。他说,虽然妈妈没有生他,但他一直认为他的生命是妈妈给的,妈妈的乳汁喂养了他长大,妈妈的性格影响了他的人生。虽然妈妈文化程度不高,从来没教育过他应该怎么样,不应该怎么样,但妈妈用自己如何做人的方式深深地影响了他。他以前是个脾气暴躁、心性浮躁的人,肝火旺,爱争强,现在,他心平气和,一切随缘,善待所有人,也许正因为这样,他从商之后,总是在关键时候能得到“贵人”相助,风顺水顺。以善待人,会得善报。他说,这一切,都是妈妈对他的潜移默化的影响。

  其实,非月能有这样的人生感悟,何尝又不是对善良的养父母的一种报答呢?这样,妈妈的眼泪就没有白流,而是变成了珍珠。


上一篇:
我爱上继母的女儿
 

选稿:邵弃疾    来源:楚天都市报  作者:毕云  
 
  • 上海紧急叫停6种问题注射液
  • 冥王星被除名震动"天蝎座"
  • "蜜月保姆"协调夫妻关系
  • 少年怕苦宁喝杀虫剂不军训
  • 大闸蟹今秋入沪五万吨
  • "双色球"造就33个千万富翁
  • 老人被刺死血溅路人
  • 亿万富翁全国征婚50万酬谢媒婆 自称责任感强
  • 网站招300余"宝贝"色情表演 会员多是白领[图]
  • 李敖前妻胡因梦:一生中最重要的男人是李敖[图]
  • 苏州大学新生军训头天猝死 校方称不会推卸责任
  • 徐州侦破特大色情网站 学生会主席当版主[图]
  • 杀人狂邱兴华幼年不幸:父亲早亡 母亲患有精神病
  • 小伙宣传性教育遭驱赶
  • 广州中学流行神奇铃声 上课使用老师听不到[图]
  • 哈尔滨一男子一年之内与50个女网友狂搞一夜情
  • 网上发帖揭发"禽兽老师" 网络"道德审判"遭质疑
  • 丈夫疑心妻子红杏出墙 剥光妻子上衣当众殴打
  • 女子色诱老汉 男子冒充公安抓嫖勒索11万 排行
  • 母亲因买错书被15岁儿子抽耳光 怕被打不敢回家


  • 易中天"品三国"引发争议
    广电总局禁播丰胸减肥广告
    沪藏火车游不完全手册
    警察不能承受之痛
    独家对话中国性家教第一人
    ……>>更多
    排行  
    女教师着内衣坠楼身亡警方认定自杀
    女生长得漂亮遭人妒忌被轮奸[图]
    居民胡同里贴标语:请卖淫者离开[图]
    一个懒人的经历:月薪从300元到15000元
    上班族该怎么放显示器[图]
    央视名嘴英国归来首次披露异国恋
    女教师着内衣坠楼身亡日记记录曾被打
    无人老宅夜现诡光每晚8点亮10点灭[图]
    ……>>更多
    口述实录  
    忘不了当年妈妈的眼泪
    我爱上继母的女儿
    同居四个月 我失去了你
    鸠鹊争巢 摇摇欲坠的婚姻
    成为富姐玩物我毁了幸福
    征婚,还是剪不断孽缘
    婚前和已婚男人相爱
    一对夫妻两个陌生人
    私奔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错
    我帮情敌把负心的他拉回家
    拒绝亲热就连朋友都做不成
    嫁不爱的男人照样幸福
    二奶来电摧毁我12年美梦
    我该不该做单身妈妈
    老虎机让她流泪让我痛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