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口述实录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告别坚持了10年的无性生活

2006年7月10日 10:26
[我要留言]

上一篇:
挣扎在3个女人间的纠缠
下一篇:
婚外恋是容易复发的传染病

  阿纯 江苏人 四十岁 影视演员

  在电视剧里我是贤妻,可在生活中我却是弃妇,为了求他不离婚,我坚持了十年,可最终让我解脱的却是我成功的再嫁。

  我跟老公原来都是县剧团的演员,八十年代地方戏不景气,我们俩带个小包袱就到北京来闯荡,由于我长得比较恬静、贤淑,很快就有一部电视剧让我演女配角,而老公因为又黑又瘦数次扮戏都没通过,后来,他索性呆在剧组做起了制片的工作。

  刚到北京,我们住在潮湿的地下室,每天过着疲于奔命的日子,可那时我们两个很相爱,彼此很信任,我跟剧组一走就是几个月,他从来不抱怨什么,而他也是不断地到处驻组,我的心中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尽快赚钱,在北京买一幢像样的房子,安一个温暖的家。

  在影视圈我是初来乍到,为了尽快打开局面,我什么戏都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几乎有三百天是住在剧组里,我知道这样对老公来说有点委屈,可我不是为了这个家吗?

  到北京的第三年,我主演的一部电视连续剧不知道为什么就火了,因为在这部电视剧里我成功地扮演了一位忍辱负重的贤妻良母型的女人,获得了最佳女主角奖,还获得了中央领导的接见,一时间我成了家喻户晓的女明星,片酬也从几百元一集一下子升到了上万元,就这样片约已经排到了两三年以后。

  我红了以后,有许多记者跑到我原来住的地下室去采访我的家,这让我老公很不高兴,而且,他们对我老公也不够尊重,当着他的面就说:“没想到阿纯这么漂亮,却嫁了一个这样不起眼的男人,真是鲜花插在牛粪上。”

  记者们无意间的调侃却让我老公从此对我有了不好的感觉,他开始特逆反,一切都跟我对着干,我拿出全部的积蓄买了大房子,他却表示他只住地下室,我从剧组回来特别想得到他的温存,他却说他对我没兴趣。

  我知道一不留神成了当红的明星,这让还是个谁都可以使唤的小制片的老公心里特别不平衡。在县剧团的时候,他的业务比我棒,下乡演戏他得到的喝彩总是比我多,可是北京就是这么一座奇怪的城市,只要它愿意它可以把一切都颠倒过来。

  房子装修好了,我好歹央求着他搬了进去,并且决定推掉一部片子好好地陪陪他,我们俩在戏校就相好,感情基础还是相当好的。

  可这时他的活儿来了,有一部片子请他做制片人,前提是得拉来二百万的先期投资,可是我们到北京没几年,除了自己的一点积蓄,上哪儿去拉这么多钱去?

  老公对我说,这个机会对他很重要,如果他能够投资一部片子,那很有可能就会赚大钱;赚了大钱他就去注册一个影视公司,然后他做老板,这样他就彻底翻身了。

  老公的话让我也很受鼓舞,我很希望他有机会做点大事,让大家看看阿纯的老公并不像他外表那样的其貌不扬。

  为了给他筹钱,我把新买的房子抵押了,又找朋友借了一百多万,老公如愿以偿地当上制片人的时候,我也奔赴了远在甘肃的剧组,因为我预支了这部戏的百分之五十的片酬。

  后来老公投的这部戏真的赚了大钱,所有的负债都还清了,还净赚了几百万元,老公二话没说就买了一辆奔驰,他说这样出门谁都得敬他几分。

  我原本想老公是在我的帮助下做起来的,他对我不感激也得有几分尊敬,最起码他现在也是影视公司的老板了,他的心里也应该有所平衡了吧。

  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从甘肃风尘仆仆地赶回家里的时候,却正巧碰上他送一个妖冶的女孩往外走。

  卧室里的一片狼藉让我明白发生了什么,可是他却蛮不在乎地跟我说,这女孩想上他的戏,他得试试她的“激情表演”是属于什么档次的。

  可以想象我当时的愤怒,我不明白才几年的时间,那么纯朴的一个男人怎么就变得如此无耻?

  他告诉我:“是嫉妒,懂吗?是嫉妒,我没有你那样的脸蛋和身段,没有你那样的让男人晕头的本事,所以,我就是个表演天才也没有人要请我拍戏,我恨那些导演和所谓的制片人,他们睡我老婆,我便睡那些想上我戏的女孩,这样我们就公平了。”

  他的话让我大哭了一场,我虽然是有些性感,可这不是我的错,那些导演、制片人愿意让我上他们的戏,是他们知道我不仅长得好看,戏演得也不错,我绝不是那种靠外在的东西昙花一现的女演员,我红是因为我的实力而不是大腿。

  可在我老公看来,我所有的辩解都是在掩饰那些他想象中的事儿,我保持沉默他就认为我默认了这一切。

  我难得回家度几天假,却天天是在跟他不停地解释中度过的,他甚至不跟我用同一个卫生间,他说怕传染乱七八糟的病。

  这让我实在忍不住了,我说我还怕传染艾滋病呢,就你这样一天到晚的乱来,没准哪天就“中奖”了。

  我的话让他发了疯,他满屋子追着打我,好像跟我有不共戴天之仇,我的心彻底地凉了下来。

  我跟他商量离婚的事儿,我说:“我们既然谁也容不下谁,就干脆分开吧,各过各的,也许我们的缘分就到这儿了。”

  可没想到他一听我提离婚,马上就抱起电视机要摔,我好歹地才拉住他,“离婚,等我死了再离吧,刚红了几天就看不上原配了,你想攀高枝儿我还就不给你机会。”

  他这么浑是我怎么也没想到的,实在闷得不行,我跟一个常合作的导演倾诉了苦水,一听说我想离婚,他也直摇头:“别介呀,阿纯,你知道你现在的价值就在你的贤慧上,现在全国的老百姓喜欢你,就是因为你是一个特能忍的女人,你的忍辱负重,老实巴交,贤贤慧慧是你的招牌,那么多导演找你拍戏,就是因为看好了你这块招牌;现在女演员这么多,长得漂亮的也不少,大家为什么还要上赶着找你演女主角,就是因为中国男人喜欢你这样的,听话、温顺、看着舒服,长得还挺耐看。所以,你要是一闹离婚,那你的形象算是给毁了,谁也不会说你老公不好,大家只能认为是你红了,你有外遇看不上人家了;所以,你这块招牌一砸,你的演艺生涯就算是完了,你要想东山再起可就难了。到那时就算你不要钱,人家请你不请你上戏都得另说了。”

  这位导演善意的提醒让我如梦初醒,现在拍戏已不仅仅是我的事业,它还是我经济的来源,是我能够独立的支撑,失去了拍戏的机会等于毁了我自己,我可不想就这么失去一切。

  看着我不再提离婚的事儿了,老公更变本加厉起来,以前他都是偷偷地往家里带女人,现在我在家他也不在乎,还让我给这些不明来历的女人泡茶、削水果。

  为了维护我的影视形象,延续我的演艺生涯,我真的变成了那部电视剧里的女主角,成为一个特能忍的女人,老公给我带来的一切屈辱和不敬我都咬咬牙坦然承受。

  晚上他和别的女人睡在主卧室,我一个人抱床被子睡在客房,眼泪不知浸湿了几条枕巾;自从我红了以后,老公就不再碰我的身体,他说他一碰我就阳萎,因为他一想起不知有多少男人碰过我就泄气。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是清白的,因为我看重自己的名誉比生命还重要。在剧组那些漫长的日子,许多演员因为耐不住寂寞而住到了一起,而我宁愿自慰也不会让任何男人上我的床。

  可是这一切对我来说有意义吗?我在为谁保留自己的清白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婚姻已经成了一座炼狱,它在折磨着我的身心,让我对一切都丧失信心。

  在外人看来我的风光依旧,片酬依然很高,人仍然很忙,不断有正面的报道,经常被请去做形象大使,我不但是男人的偶像,还是女人的榜样;可是我从来不谈婚姻和家庭,因为一谈这些我就会失态,助手总是会替我挡驾,说我是个很低调的人,不愿意谈太多隐私,而且我先生很优秀,他也不喜欢被曝光。

  总是这样的说法就搞得那些媒体感觉我很神秘,有的媒体还说阿纯并没有结婚,她是一个独身的女人,还有的说阿纯的婚姻幸福得像一座城堡,所以,她不愿意任何人去骚扰他们。

  不管怎么说总是没有人说我不好,说我的婚姻如此糟糕,这让我松了一口气,我想只要不影响我的事业怎么说都无所谓。

  可有一次老公发酒疯打伤了我的头,把我的左脸颊都打肿了,我急急忙忙一个人去医院包扎,没想到却被一个娱记给拍了下来。

  剧组对外发布消息说,是我不小心撞到了卫生间的墙上,而那个娱记却拿着稿子和照片找到了我,他要我付他五十万,否则,他就将对外公布我跟老公打架的照片和文字稿,让天下人知道所谓的贤妻良母式的阿纯并不存在。

  我当时只想阻止这件事情,跟那个记者讨价还价的结果是付他三十万现金,他把所有的底片都给我,并且,永远保守秘密。

  这件事平息后,我陷入了对自己的反思,为了自己的当红地位和巨额的片酬,我已经在这样的婚姻里忍受了将近十年,这既没有爱又没有性的婚姻,把我的家变成了一个噩梦,而这噩梦的制造者恰恰是我自己。

  长期的压力和疲劳让我的精神日渐萎顿,我下决心休一次长假,让自己好好梳理一下纷乱的思绪。

  这时一个朋友给我接来一份给儿童食品做广告的活儿,在海南三亚拍摄,时间正好是半个月,我想这样一边工作一边休假也很划得来,我就答应了下来。

  拍摄的第一天,因为下雨我们都给窝在酒店里很懊丧,因为耽误一天就是一天的成本,而我本来就有些忧郁,看着雨水我怔怔地发呆。

  “怎么戏还没拍,眼泪就下来了!不愧是当红的明星,这酝酿过程也这么真实。”

  我正发着愣,一个身体魁梧,精神矍铄的中年男人一边走过来一边跟我说着话。

  我一抹脸颊,果然,两行清泪挂在那里,让我好不尴尬。我已经到了不知不觉就流眼泪的状态了,我听医生说过这是严重的抑郁症状。

  “噢,对不起,我只是被这雨水给打动了,你知道北京是很少下雨的。”

  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我只好胡诌几句,可这男人是谁,我并不认识。

  这时我的助手走过来给我介绍:“这是黄董事长黄灿先生,这次拍广告就是他们公司的产品,他是冒着雨坐飞机从深圳赶过来的,他说开工第一天他一定要来探班。”

  我没想到眼前站着的这个人就是那个风靡全国的儿童食品的老板。由于没拍戏,我脸上没有化妆,头发乱糟糟,脚上还蹬着酒店的拖鞋,整个人邋遢极了,我特别不好意思,忙打个招呼说要回房间换衣服,可黄灿风趣地说:“你是大明星啊,你不化妆都已经让我们不敢照镜子,再化妆打扮起来还不得让我们都钻椅子下面去呀。我看你这样挺好,清纯,平民,像邻家的女孩,符合你的名字‘阿纯’。”

  不知为什么我跟这位黄灿董事长一见如故,我们俩坐在酒店的大堂里聊啊聊啊,一直聊到雨停了,助手过来告诉我要准备化妆开工了,我还有些意犹未尽。

  “没事,你先去拍戏,我会在这里等你的。晚上我要给你们开个Party,阿纯来了,我要陪陪我心中多年的偶像。”

  黄灿大概看出了我眼中的恋恋不舍,他善解人意地眨眨眼睛,像在安抚一个小姑娘,而我明知道他是开玩笑,居然心里也甜得走起路来都踮着脚尖。

  那半个月在三亚的经历让我如沐新生,与黄灿在“天涯海角”的偶遇让我相信噩梦也许就此该醒了。当他知道这些年来我生活在这样一个男人身边的时候,他动情地对我说:“阿纯,我相信你是个好女人,可是你不能是靠忍换来名声,你的好应该是让你感受到幸福和快乐的好,让你体验到真爱的好,让你得到所有男人的敬重的好。你为这样一段残酷的婚姻而忍耐,为那样一个失去了人性的男人而承担,这只能说明你是一个极度缺乏自信的女人,你不相信靠你自己的善和美会征服别人,你才会如此依恋这些不真实的东西,你活得好累呀。”

  我直到现在都认为是黄灿在关键时刻帮了我一把,他让我正视现实,不逃避自己,为自己的幸福而战。

  当然,与老公的离婚的确影响到了我的事业,在许多媒体道听途说的报道中,黄灿也几乎成了替罪羊。许多人认为我是为了嫁入豪门而遗弃青梅竹马的恋人,而媒体上这样连篇累牍的时候,我跟黄灿却从来连个爱字都没有谈到过。

  为了表达对他的歉意,我特意给他打了个电话:“对不起,我的事连累了你,我很抱歉,这是我没想到的。”

  黄灿还是像以前那样阳光:“没关系的,阿纯,只要能帮你勇敢地跨出那个牢笼,我再上几次头条都不怕。人正不怕影子斜,我黄灿是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对你我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我相信事实总是事实。”

  见他并不怪我,我也轻松了很多,可是,我仍然不想放电话,我一直想对黄灿说几句心里话,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情急之中我对他说:“我记得你说要办一所影视学校,我去帮你办怎么样?我当老师,你当校长,我抓业务你管财务,好不好?”

  我的话让黄灿沉默了一会儿,但很快他笑了起来:“听我说,阿纯,有一句话我说错了,你别怪我。如果我把你的意思理解为你‘挑水来,我浇地,你织布来我种田’,你看合不合适,说实话,我很想这样,你知道吗?我找你这样的女人已经很久很久了。”

  我想,反正电话那端的黄灿也看不到我,在挂了他的电话后,我哭了个昏天黑地,我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一旦走出了那个屈辱虚假的婚姻我再也不允许自己哭了。

  都说“名人犯错误代价高”,我也不例外,为了结束那段不堪回首的婚姻关系,我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名声、片约、口碑、金钱,我不再是人们眼里那个以贤德良淑而著名的女人,只是一个绯闻缠身的不再当红的女明星,再打电话找以前为了请我拍戏把钱都背到我家里去的导演,人家打着官腔哼哼哈哈,言外之意,等有了不重要的角色再说吧。

  这一切要不是黄灿一直在支持着我,我真的很难独自承受,可是有了他的支撑,我真的坚持了过来。

  离婚判决下来的时候,我远离了北京,在深圳安心筹备我和黄灿投资的影视学校,那段时间我不看报纸不看电视不听广播,外面发生什么事我都不关心。

  黄灿一直对我说:“再坚持一下,一切都会过去,过去了你就会发现,豁然开朗的一片天地。”

  我相信他说的一切,因为我已经对他的爱毫不怀疑,他是我这辈子信任的第二个男人。第一个就是我的前夫,可他辜负了我;有勇气相信第二个,也是黄灿给了我自信。

  离婚半年后,我和黄灿在深圳举行了俭朴的婚礼,影视学校的孩子们用他们的舞蹈和小品为我们开了一个热闹的大Party,我觉得再嫁黄灿,让我的一切都从零开始了。

  但是这个“零”并不是一无所有的“零”,它是一个干净的“零”,纯纯的“零”,不掺杂任何脏的东西,是我和黄灿两颗心的重合。

  最近,那场风波过后,又有人来找我拍戏,我开始尝试不同的戏路,我想演戏只是我的一个职业选择,它不能代表我的人生,更不能决定我的生活,我不能再为了那些戏里的角色活着,我要活出真实的自己。

  对我的感悟,黄灿特别赞同,他认为我成长得很快,所以,我得到的就更多一些,而且,对我扮演的那些角色,他特别能够看得开,他是一个心态非常健康的男人,每当有人在我们共同出现的时候说:“瞧,那就是阿纯的老公。”他总是会微笑地提醒那人:“对不起,我叫黄灿,阿纯是我太太。”

  他的风趣常常让大家哄堂大笑,但谁也不会再忽视他的存在了。

  再嫁黄灿,我感觉最大的好处便是我们不是一个圈儿里的人,我是演员,他是生意人,职业的不同让我们很少有选择上的冲突。他很喜欢我的职业,他说我的美、我的表演才华是社会的财富;我也特别喜欢他所从事的儿童食品的产业,我觉得像他那么开朗、风趣又精明强干的人就适合在商场上搏击。

  彼此的相互理解使我们之间建立了良好的信任,我出去拍戏一走就是几个月,他出去谈生意也是十天半个月的才回家一趟,可我们之间从来都没有相互猜疑、相互不信任的时候。这让我觉得,一个好的婚姻不在于有多物质、多奢华,而正在于相互无言的那种牵挂和信任,在于彼此不讲任何条件的包容和配合。

  虽然我的演艺事业的确在离婚后遭到重创,连续几年都没有人找我拍戏,因为他们认为我不再是一个完美的女人了。

  但是,我的新生只有我自己知道,离婚再嫁以后,我摆脱了那个噩梦般的过去,重新回到了真实的生活中。我对男人又有了新的评价,黄灿让我发现其实好老公也挺多的,只是看你有没有机会和勇气。

  而且,我认为女人嫁个好老公并不是只为了衣食有靠,那是一种身心都得到满足的愉悦,坏男人可以让女人下地狱,好老公却可以让女人进天堂,这里面的反差实在太大,这让我觉得自己付出的代价值。

  比起当年那个红得发紫的影视明星阿纯来,我觉得现在的阿纯更让我心安理得,更让我有成就感,因为我第二次的婚姻是成功的,我再嫁的男人是成功的,那么我的人生就是一个成功的结局,这是我最向往的剧终。


上一篇:
挣扎在3个女人间的纠缠
下一篇:
婚外恋是容易复发的传染病
 

选稿:谢婧    来源:新浪伊人风采    
 
  • 沪新房成交再次落入低谷
  • 台风"艾云尼"绕行轻掠申城
  • "高校录取线"能"未卜先知"?
  • 徐汇商圈一金店发生抢夺案
  • 记者揭密"龙虾制造"[组图]
  • 菜场"灯彩营销"猫腻大曝光
  • 男子钢针穿喉拉汽车
  • 暗访三亚鹿回头景区 假方丈修行只为钱[图]
  • 孕妇揭发小偷被殴打续:警方称见义勇为无证据
  • 老师不让进宿舍睡觉 14岁女生半夜离校失踪[组图]
  • 男子闹市举牌应征上门女婿 遭过路女士鄙视[图]
  • 少女写40万字小说 记录舞女母亲的悲苦[图]
  • 高薪民工患职业病身亡[图] 员工讲方言被体[图]
  • 海口公交司机裸体工作
  • 毒夫杀妻分尸后上演寻妻苦肉计 凶手曾是协警员
  • 南通切除智障少女子宫案宣判 院长等4人被判刑
  • 少女坐摩托车裙子飘起 向司机索要走光费
  • 浪漫男友 六千元包场电影向女友求婚[图]
  • 口述:一夜情我用真心他假意 告别10年无性生活
  • 口述:挣扎在3个女人间 婚外恋是容易复发的传染病


  • 上海滩婚礼进行曲
    沪藏火车游不完全手册
    警察不能承受之痛
    独家对话中国性家教第一人
    愚人节· 娱人节· 愚人劫
    ……>>更多
    排行  
    杀人逃犯亡命5年变身百万富豪
    杨振宁翁帆谈幸福生活[图]
    女子一丝不挂盘腿坐在预制管内[图]
    女孩长足球大小巨乳放弃学业[组图]
    男性健康四大特征
    夫妻互相怀疑出轨 妻子设计勒死丈夫
    我倒在了女同事的诱惑下
    十类最难搞定的"怪女人"
    ……>>更多
    口述实录  
    婚外恋是容易复发的传染病
    告别坚持了10年的无性生活
    挣扎在3个女人间的纠缠
    一夜情 我用真心他是假意
    做情人20年的自白
    我倒在了女同事的诱惑下
    会给我一辈子的幸福
    150斤?90斤? 你都是我的天使
    我含泪掐死21岁女儿
    我的情人不肯逃离无爱的婚姻
    因为赌博 我失去爱情
    从未婚妈妈到第三者
    为他两度怀孕的我值吗?
    我如何停止父亲的猥亵
    我的"罪过"让他变心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