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口述实录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忍让让我的生活无法继续

2006年9月13日 10:49
[我要留言]

上一篇:
情人再见 最好永远不见
下一篇:
面对一场始于玩笑的爱

  讲述人:小璐
  
  性别:女
  
  年龄:23岁
  
  职业:无业
   
  (通常大多数来访者讲述目的是为倾诉,这个渲泄的过程是从郁闷到轻松。而她不同,屈辱的过去曾是她内心的禁区,为此,她用了2年时间掩埋,可哪知,那个恶果,竟是疯狂的种子,长满了她心里每个角落,她不可回避地天天触碰它。于是她选择了面对,但再次忆起那段经历,她苦不堪言。她说:我知道,作为记者,你一定喜欢听精彩的故事,也许我会让你失望,但不管我故事怎么样,我真的宁愿它从没发生过。)
  
  受了污辱不敢声张
  
  那是两年前的事,我刚参加工作,单位很不错,是朋友介绍的,我是外地人,找个好工作不容易,我很珍惜。当时,我和一个女孩子在武昌共同租了房子住。一天,和我一起住的女孩子带我去一个阿姨的茶楼玩。后来,来了一个老男人,虽然我至今不知道他具体的年龄,但我看他和我爸爸一样大就足够了。他好像和那个阿姨很熟悉,傍晚的时候,他说一块出去吃个饭吧。我当时很单纯,对社会的复杂性也不了解,以为认识了吃个饭没什么了不起。一路上,我们在车里聊起来,我没什么顾及地跟他说我的很多事情,他竟然说认识我的顶头上司。有了共同的熟人,我就视他为朋友。吃饭的时候,不知不觉,我竟喝醉了。迷迷糊糊地,只记得本来说要送我回去的,却不知怎的进了一家宾馆,然后我就被……被那个老男人……我想反抗,但没有力气……(说到这里,她说不下去了,咬着牙,强忍泪水。我说如果你很难过,就不要说了。她说不出话来,过了几分钟,她似乎调整好了心绪:对不起,再次面对那些曾经的事情,我真的痛不欲生,但我还是想对你说。)
  
  我是北方人,有着北方人共有的豪爽性格,从小到大,家里人就比较宠我,所以对人,我是不懂得要防范的。
  
  那天,发生那事以后,虽然我又羞又恼,又气又恨,但一想到老男人和我的上司熟悉我就害怕了,我怕我的过激行为,会带来我不想发生的后果。他似乎知道我的心理,事后,竟有意无意提到我的那个上司。受了污辱的我,竟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才是合适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人知道这件丑事,否则我怎么出去见人,怎么和我爸爸妈妈交待!也许我的模糊态度对他是一种鼓励。第二天,当我说要回家时,他竟不让我走,还让我跟他一起招待他广州来的朋友。晚上他又一次强迫了我,我真的从心里厌恶他,一个跟我爸爸一样年龄的老男人……到了第三天早上,我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也没有什么想法了,我整个人变得很麻木。
  
  他竟让我陪他的客人……
  
  (他这样,你是可以去告他的呀!我忍不住说。)
  
  我骂他时,他总是用威胁口气说我认识你的上司。我怕人家误解我,我怕报了案,这件事会传扬得更远,我以后怎么做人。
  
  第三天他放我回家了,我想快快把那丑事连同那个肮脏的人忘掉。一个月过去了,我的心稍稍好过了点,可就在这时,他的电话来了。电话里,他故意跟我说,他最近跟我上司去吃了一次饭。我听了害怕极了,但他说根本没向我的上司提过我。我稍放了一点心。紧接着,他就让我去见他,在恐惧的心理指导下,我竟乖乖地服从了。
  
  就这样,他一次一次地叫我,我一次一次服从,我都不明白我这算什么,我和他算是什么关系。后来他竟让我带他到我租的房子里来,我不敢拒绝。老男人是湖北京山人,开了个小公司。以前,他每次来武汉都是住宾馆的,到后来,他就直接住我这里了,住宾馆的钱也省了。

  我完全被他控制了,我不知道该如何摆脱。心里满是屈辱,工作起来思想老是开小差,几次被上司批评。有一天,我跟他提起工作上的差错,求他不要再来找我,他竟说,没关系,我去找你的上司。可是这话在我听来,竟还是一种威胁。
  
  一天傍晚,我在公司加班,突然他打电话来,说有几个天津的朋友来了,让我去陪客人。我说我在加班,不能去,他说没关系,我跟你的头说说。我赶紧阻止了他,说好我马上就来。谁知他们又灌了我很多酒,酒后,那个无耻的老东西竟让我陪他的天津客人睡觉……
  
  (这太不应该发生了!我有些愤怒了。她哭了,哭得不能说话,过了很久才平静下来。擦了擦眼泪,她抬起头问:你会不会认为我是图他的钱财?我说我没这样认为,只是你让人不可理解。)
  
  终于逃出他的魔爪
  
  我的家庭虽然不是大富大贵,可是我有什么要求爸妈都会答应我的,去年我爸爸妈妈还给我二十万让我在武汉买房,我会为了钱跟他?老男人是湖北京山人,只是开了家很小的公司,公司才2个人。
  
  和他交往期间,他第一次强奸我后,送了我一部手机,那是他为了找我方便;还有次是我回老家,他给了我路费,也许是太愧疚于我吧!如果说他还有点良心的话,也不过如此。更没人性的还在后面。
  
  认识他的那年冬天,我发现自己怀孕了。我去找他,他第一句话就说,孩子不一定是跟哪个怀的呢;然后又无耻地说趁还没打胎先好好疯狂一下。也许是怕我真闹出什么来,他后来带我去了一个私人诊所,那个条件之差,我现在想起来都后怕,当初我没有死在那里真算是幸运。手术之后,他给了我三百快钱,我学着外面那些女孩子骂他打发叫花子呢。那些天,正好和我同租房的女孩子老家来人,借我的房间住。他找了一个招待所,只让我住两天。他帮我交了住宿费就走了。我一个人躺在房间里一天一夜没人问吃问喝,我也不敢告诉任何人我在这里。第二天,我忍不住跟他打电话,几乎是求他来看看我。谁知他一上来就要钻我的被子……
  
  我想禽兽也不过如此吧,对他,我真的是麻木了!
  
  因为这个事我好久没去上班,再加上工作上不断出错,我终究被炒了鱿鱼,我十分珍惜的工作还是丢了。
  
  他知道我被炒以后,竟然还想要控制我,想让我帮他做事,我没理他。我珍视的工作丢了,我再也不怕他和我的上司说什么了,他没有什么能控制我的了。他再打电话给我,我坚决不接,而且我也搬了家。他找不到我了。从那时起,他终于从我的视线里消失了,我也终于逃出他的魔爪。
  
  我要还自己一个公道
  
  刚开始,我想把这些污秽的事牢牢封存深深地埋葬掉,永不见光。但时间并不能带走一切,我发现它竟固执地在我心里招摇着,一刻也不曾离开过我。
  
  渐渐地那段屈辱经历,竟成了我心里难以抹去的耻辱。每当看到同龄人的笑脸,我总觉得自己根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我觉得自己是卑贱的,我不敢谈恋爱,没有这个资格;工作也不敢去找,在人前我不敢抬头,我总担心人家一眼看穿我。在无数个不眠之夜里,那些往事总是跳出来,一幕幕放给我看,我心如刀割。有时我真想结束自己的生命,活着对我是件痛苦的事。我对不起爸妈,从小到大他们都把我当成手心的宝,我要做什么他们从来没有说过什么不字,可是我却有这样一段让他们蒙羞的经历。
  
  回想那一个个任人宰割的日子,我痛恨自己的软弱和无知,更痛恨那个禽兽不如的男人。我想,如果不还自己一个公道,不给那个不道德的人以惩罚,我今生将永无法安宁。
  
  (拿起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这是你早该做的事,只不过,事隔两年,时过境迁,告他的证据你有吗?我问。
  
  我没什么证据,只有一些证人,当时跟我同租房的那个女孩子是知道的,他每次来,那个女孩子都看到了,还有就是当时我去那个黑诊所打胎的时候医生认识他……)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上一篇:
情人再见 最好永远不见
下一篇:
面对一场始于玩笑的爱
 

选稿:谢婧    来源:武汉晚报  作者:夏菲悦  
 
  • 沪连续5天低于22℃即入秋
  • 上海户籍人口张姓最多
  • 记者暗访"代撞"骗保内幕
  • 上海市民兴雇替身客串陪友
  • 上海公办学校首开高尔夫兴趣班
  • 上海轨交8号线明年年底试运营
  • 杨义巢并非央视工作人员
  • 湖南电视台星姐选秀半裸抱蛋照片惹争议[组图]
  • 青少年真人秀节目母女互换 妈妈上学打瞌睡[图]
  • 失业厂长半年连杀7位女舞伴 埋尸立交桥下[图]
  • 民营医院网站挂起春宫图引争议 医院认为是性教育
  • 男子自称博士网上"出租"自己 年租金120万
  • 毒贩口供流行"神秘暗号" 利用自首逃避严惩
  • 人对动物的错误认识
  • 服刑犯为130名死囚写遗书 出狱后著书纪实[图]
  • 北京家政服务业调查 10%保姆曾遭遇雇主性骚扰
  • 中国移动网站被黑 黑客留言恳请降话费[图]
  • 亿元域名现身网络 刘翔域名网上叫卖58888元[图]
  • 口述:情人再见最好永远不见 忍让使生活无法继续
  • 口述:一场始于玩笑的爱 他给我豪宅却不给婚约


  • 七夕:中国式爱情节
    易中天"品三国"引发争议
    广电总局禁播丰胸减肥广告
    沪藏火车游不完全手册
    警察不能承受之痛
    ……>>更多
    排行  
    中国移动网站被黑留言恳请降话费[图]
    又一位女演员指责导演向其提性要求
    男子讨薪怪招:公开叫卖妻子乳房[图]
    洗浴中心查出小姐"工作量"账本[图]
    工资卡存入98亿续:银行称打印数据有误
    《红楼梦》中人谁是最完美的老婆?[图]
    "波霸""美臀"鼠标垫引女性反感[图]
    35岁前必做的八件事
    ……>>更多
    口述实录  
    他给我豪宅却不给婚约
    面对一场始于玩笑的爱
    忍让让我的生活无法继续
    情人再见 最好永远不见
    父母各分飞,我家在哪里?
    我的爱只是你的"止痛药"
    他给我豪宅却不给婚约
    白领的自述试婚之痛
    是他有外遇,还是我有问题?
    变心前妻以死相逼"抢"孩子
    我的爱,缺乏事业底气
    为女儿深陷无爱婚姻
    我的"幸福家庭"穿了帮
    爱上继母的女儿
    我们是不能相爱的"兄妹"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