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口述实录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26年前的孽债该如何偿还

2006年9月15日 17:59
[我要留言]

上一篇:
为保饭碗 我做了老板情人
下一篇:
老公要我跟他一起吃软饭

  性别:男

  年龄:42岁

  职业:生意人

  学历:高中

  状况:已婚

  时间:8月25日

  26年前的一场错爱,他和她有了自己的私生女。为了逃避责任,他带着自己的新婚妻子远走他乡。26年后,她又找到了他,面对当年的初恋情人和如今的妻小,他茫然无措。

  一开始,谱索(化名)就说他背负着很重的忏悔。

  这忏悔到底有多重?会让谱索急着赶到武汉,只为倾诉。

  他只开了个头,我就已感觉到沉重。他真的很对不起那个女人,而对方却一直对他旧情难忘。

  感情的事,没有逻辑,却有道德。无需我去谴责谁,这个带着忏悔而来的人,一定会得到他想要的。

  他说,他想要责备,如果这样,他的心里会好受一点。

  情定

  那天,女儿又给我打电话了。她在电话里哭着说,爸,你回来吧,和妈在一起。面对女儿的哀哀恳求,我心头一酸,哽咽地说不出话来。

  这孽是我造下的,也许,要我用一辈子来偿还。

  1980年,我刚满16岁,离开了家乡湖北S市,去了海南岛当兵。

  还是年少懵懂的我,踏上了海南岛这片陌生的土地,我是满怀着憧憬去的,却料不到会有后来这样的孽果。

  在部队里,我只是一名普通的战士,一个不起眼的小兵。当时部队里有一个通信班,全是女兵。老兵们没事就爱拿这些女兵开玩笑,揪揪辫子拉拉衣裳,我们这些新兵也跟着起哄。

  慢慢地,我注意到一个长得模样乖巧的女兵,平时不爱说话,碰到我们这些男兵脸还会红。我找人一打听,知道她叫燕柔(化名),是广州人,她爸是我们那个部队的团长。

  时间久了,我有些喜欢上这个总是脸红红的广州姑娘。燕柔也似乎挺乐意跟我在一起。她普通话说得不好,我又听不懂广州话,我俩就用笔在纸上一笔一画地写,燕柔看着纸条,笑眯眯地说:“谱索,你的字写得真好。”

  部队里伙食差,燕柔常背地里塞给我些鸡蛋、水果,要知道在那个年代看来,这是多么重的情谊啊。

  其实,在湖北S市老家,我有一个订过亲的未婚妻,是家里从小结下的娃娃亲。我与她打小青梅竹马,她爹妈看着我长大,她也待我毫无二心。面对纯洁天真的燕柔,与质朴善良的未婚妻,我也曾犹豫过,可这团疑云很快便被少年的热血方刚与年轻气盛给打消了。在一个没人的下午,我拉住了燕柔的手,她的脸,红得就像七月的苹果。

  决绝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我已在海南岛呆了两年。这两年,我跟燕柔好得成了一个人似的,尽管每次相会的时间短暂,尽管我俩有时候仍得打着手势比划着说话。

  终于,一次冲动之下,我与燕柔做了不该做的事情。

  我们都还不到19岁,几乎是两个孩子,什么都不懂。之后,燕柔吓得哭了起来,我也慌得不知怎么办才好,两个人合计了半天,也拿不出个主意,只能眼睁睁看着红着眼圈的燕柔回到了军营。

  我俩都提心吊胆地过了两三个月,那几个月我没敢再去找燕柔。突然有一天,燕柔偷偷地跑来我的营房,她一见我的面,眼泪“啪嗒啪嗒”就掉了下来,我立即明白了,这下我们闯了大祸了。

  燕柔抽泣着说,她看过生理书,知道自己是怀孕了。我颤抖着声音说,那该怎么办。燕柔抹掉眼泪,说,这几个月她前思后想,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她只有骗她爸说去北京疗养,自己先在外面租个房住下来。燕柔说着,又哭了起来,我的心又狂跳起来:“燕柔,那你以后几个月怎么办?”燕柔抬起满是泪痕的脸:“谱索,你还要我,是吗?”我抱紧了燕柔。

  燕柔真的在外面租了个小房子,她爸疼她,燕柔一撒娇,她爸就批了去北京的假。我去燕柔的小房子里看过她几次,燕柔摸着肚子跟我说,她要给我把孩子生下来,她要跟我结婚。可我死活都不同意,我俩在房子里大吵了一架,结局以燕柔的愤怒与泪水收场。最后她扬言要把我俩的事告诉她爸,大不了一起死。我老着脸,摔门而去。

  我忍不住问谱索,她都怀上你的孩子了,家里条件也不差,你为什么都不愿意跟她结婚呢?

  “因为语言不能沟通。”谱索很干脆地说。

  我反复地问他这个问题,谱索都给予相同的回答。直到最后,谱索才说:“我还怕负责任,而且我也不能放弃老家的亲事,那会让整个家族都无法抬起头来。”

  燕柔的肚子已经开始显形,而我也到了结束兵役的时间。我扛着行李,没有向燕柔道别,离开了部队,离开了海南岛,回到了家乡。

  孽果

  海南岛这一别,我就再也没回去过。我知道我欠燕柔的,我愧对她。后来,燕柔的爸爸亲自带着人来家里找过我,我才得知,燕柔自己把孩子生了下来,是个女孩。可那时,我已经跟定亲的媳妇成了家。

  燕柔的爸爸一而再、再而三地登我家的门要讨个说法,可这笔糊涂账,究竟该是怎么个算法呢?在家人的劝说下,为了避开这阵风头,我狠狠心,带着老婆投奔了南昌的亲戚,南昌这一呆就是6年,我们有了自己的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

  为了避免被燕柔和他爸爸找到,6年后,我们又全家迁往了湖北Z市。不再有人认识我们,一切都不再是从前了。

  又过了十多年,如今老大都读高中了,小的今年也上了初中。

  我以为一切已经过去,生活也会永远如此风平浪静,我跟老婆孩子会安静、平凡地度过后半辈子。可就在去年,一个陌生的号码出现在我的手机上,她说,她是26年前的燕柔。

  原来,燕柔的爸爸转业后,在广州办了一个工厂,生意非常红火。去年,我一个邻居的孩子,恰巧跑到燕柔她爸的厂里打工,燕柔无意间从他那里看到了我们全家的合影。

  燕柔打听到我的下落,也终于找到了我。

  燕柔在电话里说,当年她生下孩子后,一直没有结婚。由于我失踪的时间太久,3年前,已经不抱希望的她,谈了个男朋友,已经准备结婚了。可,她一听到我的消息,立即就跟那个男人分了手。

  惊讶,愧疚,感动,一时间我百感交集。

  燕柔现在在广州帮她爸打理生意,她一次次地打电话,发短信过来,要我去广州帮忙。燕柔对我的柔情蜜意我明白,但这么多年她因此而受的委屈,让我进退两难。

  我与燕柔当年生的女儿已经大学毕业了。去年腊月间,我去广州见了女儿一面。她们母女俩逼着我做了亲子鉴定。女儿拿着鉴定书哭着拉着我的衣服说,我是她亲爸爸,当年是我抛弃了她,如果我不愿意跟她妈妈回去,她就要去找律师告我。面对这些,我只剩下了无奈与苦笑。

  前天,燕柔来了武汉,她丢下一个存折给我,上面有800万。燕柔说,只要我肯离婚,要什么她都愿意。

  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哪?

  “怎么办?”我对谱索的疑惑感到疑惑。

  当年他没有妻儿时,面对怀了孕的燕柔,他都果断地做了逃跑的决定。如今承担着家庭责任的他,面对着800万,却问我怎么办?

  我不愿给讲述者做决定。就像心理医生说的,人生是他们自己的,我不能剥夺他们做选择的权利,我只是非常担心另一个女人。

  “那你妻子现在是什么态度呢?”

  谱索沉默了一下,说:“她还什么都不知道,家里人一直在瞒着她,这也是我最担心的,担心她如果知道了,会接受不了。”谱索低着头说。

  孽债终于到了偿还的时候,却没想到是这样一种形式。

  虽然我和谱索谈了两个小时,我依然无法猜测,这个男人最终会做出怎样的决定。


上一篇:
为保饭碗 我做了老板情人
下一篇:
老公要我跟他一起吃软饭
 

选稿:邰海巍    来源:楚天都市报  作者:张庆  
 
  • 弟弟入狱 大伯子与弟媳演绎孽债情仇
  •   2006年7月15日 10:53
  • 初中男生遭同学催要21元欠款无力偿还 服毒自尽
  •   2006年3月31日 05:51
  • 疑被设计欠千万无力偿还 苗栗父子留8封遗书自杀
  •   2006年1月16日 12:13
  • 婚后 初恋回头索要情债
  •   2006年7月21日 14:06
  • 面对初恋情人索"情债"
  •   2006年7月17日 12:00
  • 2006上海旅游节今晚开幕
  • 今晚部分公交线路作调整
  • 受"珊珊"影响 申城大风阵雨
  • 11月中旬蟹价最实惠
  • 申城大规模整治道路迎世博
  • 新托福首场网考遭遇网络故障
  • 广州出现文革特色餐厅
  • 80后新贵财富榜单曝光 韩寒身价400万元人民币
  • 27岁公务员重写明史 百万字巨作震惊史学界[图]
  • 南京女富翁的沉沦:从千万富翁沦为阶下囚犯[图]
  • 妇幼保健院门诊大楼无男厕 病人家属指责性别歧视
  • 医院为等医药费手术台上叫停手术 患者索赔31万
  • 李咏身家达五亿遭质疑 称开保时捷不算什么[图]
  • 明星成名前职业曝光
  • 贫困夫妻撑起山村小学19年 每月工资100元[图]
  • 歹徒拒捕开车狂撞警车 警察连开5枪毙歹徒[图]
  • 58岁大学生因高原反应退学 重返天津读高三
  • 死刑犯服刑期间越狱逃出 沙漠杀死2人并碎尸[图]
  • 口述:初恋,如何走到永远 爱你只是一时的激情
  • 口述:我用离婚来成全他们 26年前的孽债如何偿还


  • 少林寺再现武林争霸
    少林寺再现武林争霸
    七夕:中国式爱情节
    易中天"品三国"引发争议
    广电总局禁播丰胸减肥广告
    ……>>更多
    排行  
    大明星成名前的职业大曝光[组图]
    这四种果蔬皮千万不要吃[组图]
    每天多吃蔬菜和水果能抗辐射
    让人放心的"37℃男人"正走俏 [图]
    "最具价值主持人"李咏身家五亿遭质疑
    98%房贷人有精神病症挤爆心理诊所[图]
    手机电脑亲密接触 强迫症状困扰白领
    吃西餐时要熟记的六个M[图]
    ……>>更多
    口述实录  
    初恋,如何走到永远
    爱你,不过是一时的激情
    老公要我用离婚成全他们
    26年前的孽债该如何偿还
    老公要我跟他一起吃软饭
    为保饭碗 我做了老板情人
    一个独身女人的自白
    婚礼,总有那么点意外
    和爱人的一段美妙网恋
    婚姻,不知不觉"发痒"
    分开十年再牵手
    爱上想去国外定居的女人
    你是我的命运
    他给我豪宅却不给婚约
    面对一场始于玩笑的爱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