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口述实录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老公要我跟他一起吃软饭

2006年9月15日 18:05
[我要留言]

上一篇:
26年前的孽债该如何偿还
下一篇:
老公要我用离婚成全他们

  讲述:秋英(化名)

  性别:女

  年龄:38岁

  学历:高中

  职业:国企下岗职工

  时间:9月5日12:00

  秋英有很强的戒备心理,她不放心地反复问我:“除了写稿以外,你不会把我的事告诉别人吧?”

  看得出来,她心理压力很大,不像一般的女性讲述者,到这里来后总是想一吐为快。后来,我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她老公做的事,很让她感到羞耻不安。

  三天内后院起了火

  我的家在湖北Y县,工厂破产后,我一直没找到固定的工作,有关系好的同事在杭州打工,我也想去那边看看。可老公水正(化名)死活不让我走。今年7月上旬,我终于偷偷溜出去了。

  到了杭州,我帮别人卖小商品,早上9点出摊,晚上9点收摊,整整12个小时站着,又是在室外,毒日头晒着,一天下来,人都要烤熟了。

  去杭州没几天,水正天天催我回去,有时还在电话里哭。我嫌他没志气,不敢出来闯。这次,我铁了心要把他逼出来。他姐姐、姐夫在上海做小生意,离杭州很近,我就让他姐姐把他骗到上海来,跟着他们找点事做,这样我们夫妻也近些。

  不知道水正的姐姐、姐夫使了什么招数,我出来没多久,水正也去了上海。水正是个多情种,到了上海,还是每天给我打电话,总是哭着说“想你呀,老婆”。我虽然笑他没男人样,但有老公这样惦记着,打工多辛苦心里也是甜的。

  8月初,有一整天都没接到他的电话,我有点奇怪,打他的手机,竟然关机了。我打电话问他姐姐是怎么回事,他姐姐着急地说:“你老公就要被别的女人抢走了。”

  原来,水正去了深圳找那个叫丽彩(化名)的女人了。那个女人是富婆,也是我们Y县人,在深圳做生意,水正以前对我提起过她。

  整整三天,水正都关机,我给他发了100多条短信,都如石沉大海。

  我万万没想到,三天之内我的后院就起了火。

  他投入了富婆的怀抱

  我问秋英,水正跟那个女人是怎么认识的。她没有马上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先讲起了她和水正之间的恩爱。

  我们的夫妻感情一直很好。19年前,水正认识我之后,发疯般地追我。他长得英俊潇洒,是那种很容易让女人动心的类型,但那时我并不愿意,我认为他不成熟,虽然比我大一岁,但却像个小孩子。

  他下跪求我,我还是不同意。最后,他在我面前吞下了一整瓶甲硝唑,卡在喉咙眼,眼睛血红,鼓得像青蛙,我吓得赶紧伸手从他喉咙里往外抠药……我就这样答应了他,1988年便嫁给了他,19年来,我们又有了儿子,如今儿子已经16岁了。

  水正没让我失望,他既是好丈夫,又是好父亲,把我和儿子当宝贝一样呵护着。任何时候我们一家三口过马路,他都是一手牵儿子,一手牵我。

  水正的老家不是Y县,而是邻近的G市,跟我结婚后,他不得不辞了在G市的工作,随我来到Y县,从此便没有固定的工作。他是个很要面子的男人,不屑于打零工,买了部二手车教人学驾驶,他也没个定心,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收入也不稳定。

  前两年我下岗后,生活开始艰难起来。我要出去打工,他一是心疼我,二是怕丢面子,坚决不肯。眼看着我买断工龄的那点钱坐吃山空了,我着急,他也着急,两人心情都很郁闷,他渐渐迷上了麻将,人也没以前温柔、体贴了。

  今年7月初的那天,趁水正出去给儿子买早点,我偷偷溜了出来,去了杭州。

  秋英不好意思地说,走的时候,我穿的是双拖鞋,因为没钱,我连凉鞋都舍不得买一双。

  没想到,我这一去,从此就把老公拱手送给了别的女人。

  那个叫丽彩的女人是通过水正的招生广告认识他的,她打电话来说想学驾驶,但后来并没来学,他们只是偶尔电话聊聊天,并没见过面。以前水正跟我提过她,说她家在Y县,老公和孩子都在家里,她独自在深圳闯荡,是个富婆,但那女人是做什么职业的,他从来没跟我提起过。

  他要用富婆的钱养我

  8月6日那天夜晚,收了班后,我心急如焚地从杭州赶往上海。水正的姐姐抱着我痛哭了几个小时,我一夜没睡,等着水正回来。

  8月7日清晨,水正终于回到了他姐姐家,但却是带着丽彩一起来的。一切都太快了,像演戏一样,瞬间便换了幕。可这却不是演戏,而是我的真实生活。我无法接受,痛哭着要回家。水正的姐姐去火车站送我,一路上,我越想越伤心,我痛苦得都不想活了。在半路上,看见一个水塘,我一头扎了进去……

  我被人救起来了,水正的姐姐、姐夫把我带到宾馆,让水正来给我赔不是。

  水正来了,我们又像以前一样缠绵……可是,温存一番之后,他还是要回到那个女人身边去。他流着泪对我说:“我也没办法,现实太残酷了,我又吃不了苦,这日子怎么过呢?”他说,这次他一去深圳,那个女人便给了他5000元钱,让他去买点衣服;他还带着羡慕的语气说,那个女人每月开支都是好几万,用的全是进口化妆品,一双鞋都是上千元,一件衣服大几千、上万元。

  我阻止不了他,只能在半夜眼睁睁地看着他带着我的体温回到那个女人身边去。走的时候,他还依依不舍地对我说:“我只是想要那个女人的钱,我爱的还是你,别打工了,回家好好等着我,我还会来找你的。”

  第二天,我坐火车回来了。在火车上,我忍不住给丽彩打了电话,我说,水正以后就交给你了,他有胃病,你要好好照顾他。她竟然好言好语地答应了。一对情敌像交接班一样。可是,我的心却在流血。

  回家后,我闭门不出,也不敢去G市水正的妹妹家看我儿子。我把手机号也换了,打算从此将水正从我的生活中彻底剔除出去。

  我不解地问秋英,你们还没办离婚手续,怎么能就这样说断就断了呢?她沉默了好久,才不好意思地说,我们其实没拿过结婚证,当初只是举行了结婚仪式。听说现在不承认事实婚姻了。那天在上海,我骂老公不要脸,吃软饭,他说我们这种情况其实不算夫妻,在法律上他是单身,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我说,你们这种情况在法律上属于非法同居关系,要分手,还是得先解除同居关系,并不是像水正说的那样,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秋英听了半信半疑。

  8月30日,水正突然回家来找我。他像换了个人似的,满面春风,开着一辆崭新的车,穿一身名牌。我本来不想开门,但他死磨硬缠,最后我还是放他进了屋。他很潇洒地说现在有钱了,去外面吃好的,我不肯,他就陪着我一起吃稀饭。吃着吃着,我们俩抱头痛哭。这次,他又是一边哭一边说“现实太残酷,没办法”。

  他说,他和丽彩已在G市安了家,儿子跟他们在过,但孩子似乎变了很多,没以前爱说话了。他还说,他跟丽彩回来过一次,看望他父母,在他父母家,那个女人看见我们的婚纱照挂在墙上,吃醋了,把相框摔破了,还把照片扯出来撕碎了……

  我问水正,你跟那个有钱女人过就是了,为什么回来找我?他还是那句话:“我不爱那个女人,我爱的还是你,我跟她只是为了她的钱。现实太残酷了,没办法。”

  那天晚上,我们又温存了一番,一切似乎回到了从前。可是,半夜一谈到儿子,他突然不放心起来,坚决要连夜赶回去。临走前,他硬要塞给我500元钱,还说让我别打工,他每月会给我生活费。我坚决不肯要他的钱。我觉得他的钱好脏。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虽然很伤心,却一点也不恨他。我现在只担心那个女人对我儿子不好,对他不好。


上一篇:
26年前的孽债该如何偿还
下一篇:
老公要我用离婚成全他们
 

选稿:邰海巍    来源:楚天都市报  作者:毕云  
 
  • 当爱上老公的兄弟后……
  •   2006年9月7日 10:14
  • 当爱上老公的兄弟后
  •   2006年9月6日 12:34
  • 我纵容妹妹生下老公孩子
  •   2006年9月5日 09:40
  • 绝症老公有了放纵的借口
  •   2006年8月31日 10:05
  • 出轨后老公的宽容让我感动
  •   2006年8月31日 10:07
  • 2006上海旅游节今晚开幕
  • 今晚部分公交线路作调整
  • 受"珊珊"影响 申城大风阵雨
  • 11月中旬蟹价最实惠
  • 申城大规模整治道路迎世博
  • 新托福首场网考遭遇网络故障
  • 广州出现文革特色餐厅
  • 80后新贵财富榜单曝光 韩寒身价400万元人民币
  • 27岁公务员重写明史 百万字巨作震惊史学界[图]
  • 南京女富翁的沉沦:从千万富翁沦为阶下囚犯[图]
  • 妇幼保健院门诊大楼无男厕 病人家属指责性别歧视
  • 医院为等医药费手术台上叫停手术 患者索赔31万
  • 李咏身家达五亿遭质疑 称开保时捷不算什么[图]
  • 明星成名前职业曝光
  • 贫困夫妻撑起山村小学19年 每月工资100元[图]
  • 歹徒拒捕开车狂撞警车 警察连开5枪毙歹徒[图]
  • 58岁大学生因高原反应退学 重返天津读高三
  • 死刑犯服刑期间越狱逃出 沙漠杀死2人并碎尸[图]
  • 口述:初恋,如何走到永远 爱你只是一时的激情
  • 口述:我用离婚来成全他们 26年前的孽债如何偿还


  • 少林寺再现武林争霸
    少林寺再现武林争霸
    七夕:中国式爱情节
    易中天"品三国"引发争议
    广电总局禁播丰胸减肥广告
    ……>>更多
    排行  
    大明星成名前的职业大曝光[组图]
    这四种果蔬皮千万不要吃[组图]
    每天多吃蔬菜和水果能抗辐射
    让人放心的"37℃男人"正走俏 [图]
    "最具价值主持人"李咏身家五亿遭质疑
    98%房贷人有精神病症挤爆心理诊所[图]
    手机电脑亲密接触 强迫症状困扰白领
    吃西餐时要熟记的六个M[图]
    ……>>更多
    口述实录  
    初恋,如何走到永远
    爱你,不过是一时的激情
    老公要我用离婚成全他们
    26年前的孽债该如何偿还
    老公要我跟他一起吃软饭
    为保饭碗 我做了老板情人
    一个独身女人的自白
    婚礼,总有那么点意外
    和爱人的一段美妙网恋
    婚姻,不知不觉"发痒"
    分开十年再牵手
    爱上想去国外定居的女人
    你是我的命运
    他给我豪宅却不给婚约
    面对一场始于玩笑的爱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