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口述实录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红脸的"爷爷"只结了一天婚

2006年9月27日 19:23
[我要留言]

上一篇:
偷情原来只是男人的专利

  讲述人:宝珠(真名) 性别:女 年龄:42岁

    职业:职员 地点:本报讲述室 记者:叶军

  在电话里,她很激动地说,刚看过本报新闻《救救怪病女子陈菊梅》(9月13日),自己已过世的养母与陈菊梅的经历相似。本来我们这个栏目只针对男女情事,但或许是她的介绍打动了我,或许是我觉得应该有更多人来关心陈菊梅那样的女子,总之,我决定破例。于是,我和她约定了面谈的时间。

  结婚第二天就疯了

  1924年10月4日,我的二姑妈秦飞凤在汉阳出生,一生下来半边脸就是红的。虽然家人不嫌弃,但她常被外人嘲笑长得丑,甚至有人追着她喊红脸,红脸。

  她十八九岁的时候,日本人正在武汉。有一天,当地的保长忽然带着一个日本人到她家提亲,家里人怕她受欺负,赶紧给她在汉口找了个婆家。她嫁过去的时候是个冬天,只穿了件单裤,觉得特别冷。但让她感到更寒冷的是,人们对她的态度。那家的姑嫂见她没多少嫁妆,偌大的红胎记又遍布半边脸,就当面对她指指点点。整个晚上,也没给她端去一碗粥。虽说一生下来就被人讥笑,但这从未遇过的屈辱还是令她崩溃。第二天一大早,她就疯了,那户人家就像退货一样把她退回了娘家。

  那年月,家里也没钱给她治病。听人说桐油拌豆腐治疯病,家人就天天端给她吃。桐油的腥气熏得人想吐,但她还是一碗一碗地往下吞。慢慢地,她好了一些,疯癫之外,也有头脑清醒的时候。但清醒的滋味更难受,一想到自己所受的屈辱,好几次她都准备趟河跳江算了。但当时,她的大哥大姐都在外地,妹妹孩子多自顾不暇,年迈的母亲和惟一的小弟,也就是我父亲,根本没人照顾,只有她能撑起这个家。她这才知道,自己连死的权利都没有,这才按下了要死的心。

  我是在日后和她并排躺在家里的大床上说私房话时,知道这些故事的。

  我是她的宝珠

  解放后,我父亲考取了华中理工大学。看着一贫如洗的家里,父亲发愁地对她说,二姐,这书我还读不读?她毫不犹豫地把胸一拍说:读,学费包在我身上。为了赚钱,她忍受着外人对她既疯又丑的嘲笑,走出家门,到一户有钱人家做佣人,又在家门前做缝补活,硬是把父亲的学费挣了出来。

  成就了读书梦的父亲对她十分感激。他发誓,自己将来一有了孩子,不管是男是女,都过继给她做伴儿。我是父母的第一个孩子,等我长到2岁半,真的被父亲带到了她家。

  我成了她的寄托,这从她给我起的名字可以看出,我叫宝珠。她对我真是捧在手里怕洒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在她做保姆时,房东家曾经来过一个道士,听她说完前半生的故事后,道人劝她吃斋,说是至少保证不再发病。她听信了,真的吃斋念佛。

  但为了让我补充营养,她不时到餐馆里端个回锅肉,或者炒肉片,在当时,一般家庭从餐馆里端菜,还是极为少见的。我小时的衣服也都是她做的,她手巧得很,缝一件青绿褂子,她要打几道细辙,做一件水红罩衫,她会绣上两朵小花。

  但我们和外人还是接触极少。我父亲在外地工作,家里只剩下她跟我“孤儿寡母”。总有人挤兑,有人还拿她过去的经历说事,交往得不愉快,慢慢也就不和人交往。很小我就学会了,一回家就赶紧把门关上。

  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小时候,虽然她待我极好,我还是觉得生活太冷清了。尤其是过春节,见到街坊四邻放鞭炮、串门子,搓圆子、炸翻饺,我就羡慕得不得了。到了谈恋爱的年龄,别人都怕对象兄弟姊妹多,我却跟介绍人说,就是要找兄弟姊妹多的,因为那样热闹。也许是对自己婚姻生活的遗憾,也许是想补偿我冷清的童年,她非常赞成我找个“人多势众”的婆家,举办一个热热闹闹的婚礼。

  解放后,她进了服装厂,开始只会打褊订扣,后来竟偷学了裁缝师傅的全套本事,不仅给我做衣服,还帮我的同学、朋友、同事做,做得最拿手的是当年时兴的便装袄子,光盘扣子,她就会一字扣、琵琶扣、菊花扣等好多花样。我常想,如果不是外貌不容许见人,以她的好学、聪明、重情,不知会有多少人喜欢她。

  她是我的爷爷

  过继给她后,我一直叫她伯伯。为什么不叫姑妈?是怕别人问姑爹,这对于只结过一天婚的她来说,怎样回答,都是一种尴尬。后来,孩子管她叫爷爷。我也跟着叫。我总觉得,这个称呼里藏着难言之隐,又充满了尊敬。

  我们家的老房子经历过两次大修,都是她出的钱。第一次大修,是在四十年前。去年,老房子经过四十多年的风风雨雨,又已破烂不堪。我把她接到我在武昌的家。礼拜天,我给她做热干面,糊米酒,帮她洗澡,挑鸡眼,她总感叹:我现在过得几舒服哟。可她对老房子太有感情了,总是欠着回去住,我就在年前找人把老房子整修了一下,最后还是她出的钱。

  转眼到了三月三,我还记得那天天气不错,我对她说,爷爷,我明天把您送回去。她高兴得不得了。谁知那天下班回来,才进社区就有人拉住我说,宝珠,你爷爷进了医院。原来,她想到明天要离开,就提起拖把帮我们打扫楼道,从七楼一直拖下来,离一楼还有四五步了,却跌下去。其实楼道有人打扫,可她就是闲不住,心也太善良。

  这次摔倒,她不仅骨折,颅内还多处出血。这以后,她一直处于迷迷登登的状态,我请了专人照料,仍不放心。

  不久,我就带她到单位附近的一家老人公寓住下。这样,我每天上下班都可以去看看。

  去年11月12日,下班后,我到老人公寓给她又擦洗了一遍身子。回家后,天全黑下来时,那边忽然打来电话,说她不太对劲,我心里慌慌的,赶紧拉上老公、儿子,一起往那边赶。

  她的眼睛一直微睁着,但没什么反应。一直到晚上10点,看护员大姐说:爷爷,你最疼宝珠的,如果你要走,就在12点以前走吧,免得又让他们忙活一天。话说完不久,她的眼睛真的就往下一搭,非常平静地,离开了人世。

  听说她去世,街坊帮我搭起凉棚,我和老公的熟人都来了,送了好多花圈。我在家摆上她最爱吃的素菜,又去找归元寺的师傅,师傅说,一般没有出庙为私人做法事的规矩。我急了,苦苦哀求。当时我下了决心,就算是金脚,也一定要请动。4位师傅终于被我打动,到家里做了2个小时法事。

  爷爷八十一年的人生历程走得太艰辛了,我要让她走得风风光光的。我做到了。

  人们都说我对她好。其实,是她对我太好了。她死后,留下一个存折。人还清醒时,她对我说过,如果我儿子将来留学,就用里面的钱。她想得很远。从始至终,她不仅没给我们添麻烦,还为我们考虑了太多。

  看了《救救怪病女子陈菊梅》的报道,我流了好多眼泪,我又想到我红脸的爷爷了。看到社会上那么多人关爱陈菊梅,我真为她感到高兴。陈菊梅的怪病有望治愈,可以好好地去过后半生。我的爷爷却带着可怖的胎记走完一生。

  我要去银行给陈菊梅汇一笔钱,我想支持她勇敢地走出家门重新生活,同时也为了纪念我死去的爷爷。


上一篇:
偷情原来只是男人的专利
 

选稿:夏惠芬    来源:武汉晚报    
 
  • 1号线8车厢列车"初试"启动
  • 铁路南站节前力排三难
  • SK-Ⅱ力争两天内恢复退货
  • 上海铂金饰品价格下调
  • 沪上医保病人看病有望提速
  • 高星级酒店迎F1房价翻倍
  • 包青天遭恶搞变"淫棍"
  • 《千手观音》遭起诉 原告斥中国舞者素质低[图]
  • 台湾槟榔西施网上记漫画日记蹿红 身份成谜[图]
  • 江苏56岁教授全裸授课惹争议 文化部称此举不妥
  • 神秘女网上称月薪没三千是下等人 犯众怒[图]
  • 诗人进铁笼做"狮人" 首顿午餐吃下1斤生肉
  • 少林方丈释永信:出家人不能老待在山里[图]
  • 希特勒最后的私人女秘书
  • 农民工坐在人大楼顶讨薪 一家四口欲集体跳楼
  • 广州人和镇政府人员打记者 称记者阻挠现场工作
  • 北京一专偷高档写字楼"CBD大盗"借推销手表踩点
  • 同性恋女子欲结束关系被恋人在歌厅内当场杀害
  • 口述:我把爱人送给情敌 为隐情,远离青春欢笑
  • 口述:我和老婆的平跟婚姻 "闪婚":打工族无奈选择


  • 少林寺再现武林争霸
    少林寺再现武林争霸
    七夕:中国式爱情节
    易中天"品三国"引发争议
    广电总局禁播丰胸减肥广告
    ……>>更多
    排行  
    选秀节目爆丑闻 配对选手同居怀孕
    小伙酷似李宇春 遭围观不敢出门
    女用安全套研制成功助女性更早高潮
    妻子承认做过小姐怀孕八月遭毒手
    女干部婚检处女膜撕开请医生开证明
    新型家庭暴力 妻子拒绝性生活
    中国十大俗名曝光 第四次重名潮来临
    灰色收入致高校教师收入差距扩大
    ……>>更多
    口述实录  
    红脸的"爷爷"只结了一天婚
    偷情原来只是男人的专利
    情人的爱跨不过一条内衣的沟
    前车之鉴:我不要充当第三者
    我心痛地想要杀死自己
    为隐情,远离青春欢笑
    我把深爱的人送给了情敌
    "闪婚":打工族的无奈选择
    我和老婆的平跟婚姻
    我爱你,不管你是谁
    混乱的离婚持久战
    一段"郎财女貌"的婚姻
    出卖爱情 换得副总职位
    洗脚妹长得酷似我的初恋
    儿嫌父穷 竟逼母离婚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