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口述实录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偶然我还会把你想起

2006年10月25日 19:59
[我要留言]

上一篇:
"好哥哥"请你安静地走开
下一篇:
打工路漫漫 莫教情两难
  讲述:虹玲(化名)

  性别:女

  年龄:24岁

  学历:中专

  职业:经商

  时间:10月18日下午

  格子衬衣、牛仔裤,虹玲(化名)很精神地出现在我面前。她的态度是从容的,平静地讲述着自己的故事,只是偶尔皱一皱眉,告诉你她的心被扯痛了。

  少年玩伴

  这些天心里一直不平静,开着车在路上走,总是想起仲氢(化名)。说起来,我和他认识已经快10年了。

  刚认识那会,我还在上初中,仲氢的一个同学和我的一个同学认识,大家一起在周末约着去溜冰,就这么七拐八绕地成了朋友。我的性格像个假小子,而仲氢是那种内向害羞的男生,大家谁都没想到,这么多人在一起玩,偏偏我们两个性格相差巨大的人玩到一起去了。

  性格这个东西,真的是可以决定命运的,性格可以让两个人走到一起,也可以让他们分开。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异了,在我的性格里一方面很好强,另一方面虚荣心也很重。我总不服输,想高人一头,我对自己尊严的捍卫比普通家庭的孩子要顽强得多。

  那段时间,几乎每个周末,我和仲氢都去溜冰。

  仲氢家的环境比我家好很多,每次出来玩他身上都带几百块钱,而我那时一个星期的零花钱才10块。玩完回家前,仲氢总要给点钱我,有时是100元,有时是200元。一起玩的伙伴都看得目瞪口呆,我也觉得特别有面子。虽然那时候我们都还是小孩子,根本不懂得什么叫恋爱,但谁都知道仲氢喜欢我。

  不溜冰的时候,仲氢就陪着我到处玩。我们坐公汽,从武汉的这头到武汉的那头,对我们那么大的孩子来说,这个距离感觉就像是在冒险一般。

  有件事我印象很深,当时我一个好朋友过生日,仲氢陪我一起去。吃饭时,有道点心是南瓜饼,我要仲氢吃,他不吃。于是我强行把南瓜饼放到他碗里,很大声地说:“你吃啊。”仲氢低着头,红着脸,一声不吭地把饼吃了。

  说起这些往事,虹玲自己忍不住先呵呵笑了起来。

  这样快乐的日子并没有维持很长时间,到我读初三的时候,因为彼此功课都紧张了,联系就少起来。

  说分手就分手

  一晃就是几年时间过去了。我初中毕业接着读中专,又到一家酒店上班。有一天,几个朋友来我家玩,偶然提到仲氢,就要我拨个电话给他。其实我一直知道他家的电话,但从来也不给他打。因为他没有打给我,我自然也不会打给他,这是我的固执。

  在朋友们的催促下,我随便拨了一下仲氢家的电话,正好是他接的。我问他:“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仲氢回答得干脆又肯定:“我当然知道你是谁!”

  本来只是想随便说几句,没想到一聊起来我们就说了好多,两个人都不想放电话了。于是我们约好第二天见面。我们玩了一天,到半夜不能不走的时候,才各自回家。其实按道理,我早就该回去了,他也有事,但我们仿佛约好了,谁都不提回去的话,我们两个人都有一种舍不得离开对方的感觉。

  从这次见面后,仲氢每天都要和我联系。那时候,我还在用呼机,于是时不时就收到他发的信息,问我吃饭了没有,今天工作顺不顺,告诉我今天会是什么样的天气。仲氢那时候在建材市场做生意,只要有空,他一下班就到酒店来接我出去吃饭,送我回去的路上,还要再给我买一大堆零食,当然有时候还直接给钱我用,一切又都回到了读书时候的样子。

  本来是蛮好的,谁会想到我们说分手就分手呢?那一天,他带我去见他的很多朋友,我们一群人吃饭喝酒聊天。酒喝多的时候,人说话就没有分寸。仲氢的朋友中有个年纪比较大的,看我很不顺眼,直截了当地说觉得我和仲氢在一起是因为我图他有钱。

  “你呢?你是图他的钱吗?”我问虹玲。虹玲想了想才说:“他有钱也是一个原因,这让那时的我很有面子。”

  虽然有这么点不愉快,仲氢却显得并不在意。我们吃完饭,散步到半夜11点多了。我突然想喊一个好朋友出来消夜,就要仲氢给几百块钱我。仲氢不给,他也许是想到白天他朋友说的那些话了,心里觉得不快。我脾气也不好,两个人就吵起来。仲氢气不过,转头就走。我也没有追他,我就是这样的性格,你强硬,我就要比你还强硬。

  “我可以抽烟吗?”虹玲问我,她一直带着笑容的面孔突然沉了下去。我说可以,她点燃烟,看上去吸得并不深,吐出的烟却特别长。人生也是这样,当年的事并不觉得有多特别,回忆时却显得分外悠长了。

  心意复杂道不清

  仲氢不再和我联系,我也没有找他。我想用我的行动告诉他,他不理我,从我身边消失,对我来说没有什么。

  前年的一天,我和一个朋友聊天。朋友特意问起仲氢现在怎么样,我说我也不知道,又把过去发生的事说给她听。朋友责备我,说我这样不对。我被她说得不好意思,于是给仲氢家打电话,却没有人接。我一连打了几天,才在一天晚上和仲氢的家里人通上了电话,要到他的手机号码。我马上打过去,我说的还是那句老话:“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他的回答依然不变:“我当然知道你是谁!”我能感觉出,听到我的声音仲氢很高兴。

  我们约了地方和时间见面。几年不见,仲氢变化很大,曾经很瘦的他身体明显已经发福了。我问他:“我们还有没有可能在一起?”

  仲氢的回答让我很惊讶:“你要是半年以前对我说这句话还有可能,现在没可能了。”仲氢告诉我,他半年前谈了一个女朋友了,那天我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正和现在的女朋友吃饭。

  仲氢说他还记得我家里的电话号码,我不信,他就把号码背了出来。我问他,既然你记得,为什么你一直不给我打电话呢?他不做声。

  过了一两天,我主动给仲氢打电话,第一次说要请他吃饭。我们认识这么久,从来都是他请我,现在是倒过来我请他了。我们在东湖边吃饭,喝了点酒。借着酒劲,我再一次问他:“我们两个能不能在一起?”这个时候,我才发现自己舍不得他,像仲氢这样可靠的男人不是随便就能遇到的。

  当时真是有一种冲动,很想把自己交给他,但最后还是没有,终于克制住了。当时的心情十分矛盾,说不清楚,有歉意,也有不甘,很复杂。

  那是我第一次请他吃饭,可能也是最后一次。因为从那以后,我们的关系开始变得糟糕起来。

  有一天,仲氢打电话找我借6000块钱,因为他开车出去玩,惹了事,车被砸了要修。我当时自己在做生意,钱也不多,犹豫着借还是不借。没想仲氢突然说出一句:“你如果不借我,我就只好找我老婆借了。”他称呼他的女朋友为老婆,听他这样一说,我立刻就明白地告诉他我没钱,借不了。说实话,我很在意他的这个说法。

  过了不久,他突然打电话给我,气呼呼地质问我为什么要打电话骂他女朋友。这是根本没有的事情,我又不是个能受冤枉的人,我们两个在电话里就对骂起来。挂了电话,我还不解气,给仲氢发短信说:“其实从我认识你的第一天开始,我就没有喜欢过你。”虽然我心里很清楚,他是我的初恋。

  仲氢没有回我的短信,和前两次一样,我们又开始不再联系。

  这一年多,变化挺多的,比如我有了自己的家庭,比如我听说仲氢也要结婚了。想起过去的很多事,觉得自己对不起他。我不想打扰他的生活,只想向他表示我的一点歉意。

 


上一篇:
"好哥哥"请你安静地走开
下一篇:
打工路漫漫 莫教情两难
 

选稿:邰海巍    来源:楚天都市报  作者:马冀  
 
  • 我心痛地想要杀死自己
  •   2006年9月27日 12:07
  • 她迷恋花花世界不想回头
  •   2006年9月17日 11:01
  • 爱上想去国外定居的女人
  •   2006年9月13日 17:42
  • 相爱的人想在一起真难
  •   2006年9月1日 11:27
  • 美确认参展上海世博会
  • 轨交噪音上海好过纽约
  • 55年最晚秋周一可能已来临
  • 宝洁发表声明感谢消费者
  • 30人争1个上海公务员岗位
  • 青年善意谎称让座获赠30万
  • 博士时薪50元陪人吃喝
  • 三名重庆青年创立"另类"网站 评估价值为5000万
  • 职业粉丝成气候 喉咙嘶哑50元泪流满面赚100[图]
  • 李银河博客爆惊人语 称换妻不关道德问题[图]
  • 写诗机"恶搞"诗歌 原创者称无意伤害艺术
  • 少妇无锡惨遭色魔杀害 死后还被肢解焚尸[图]
  • 老外体验挑夫生活 拿棒揽客"吓跑"女顾客[图]
  • 女子爬上大货车要跳车
  • 大学推出求职技巧手册 女生莫穿太露太薄衣服
  • 81版《霍元甲》配角被控雇凶枪杀香港亿万富豪
  • "馅饼邮件"拿盖茨开涮 称只要转发就能发财
  • 南京"凶宅"网上有名 "凶宅档案"涉嫌侵权
  • 口述:"哥哥"请安静地走开 我把他写进爱的日记
  • 口述:我被"癌症丈夫"逼疯 我们的故事从相亲开始


  • 文明养狗 严防狂犬病
    少林寺再现武林争霸
    七夕:中国式爱情节
    易中天"品三国"引发争议
    广电总局禁播丰胸减肥广告
    ……>>更多
    排行  
    女子照X光被要求脱内衣摆各种姿势[图]
    发廊一条街店内无剪刀户户有暗门[图]
    "裸睡"究竟有多健康[图]
    周恩来总理的六大惊人之无
    暴露照片激怒母亲 后悔让女儿进娱乐圈
    男子专抢漂亮女孩袜子 舔人脚趾
    末代皇后婉容衣冠冢入葬清西陵[组图]
    伟哥发明前男人怎么办
    ……>>更多
    口述实录  
    死活要嫁我,爱的是别人
    打工路漫漫 莫教情两难
    偶然我还会把你想起
    "好哥哥"请你安静地走开
    我把他写进爱的日记
    我快被"癌症丈夫"逼疯了
    我们的故事从相亲开始
    丈夫暴力下妻子无奈出轨
    疯狂爱上老公之外的男人
    那海枯石烂的誓言远去了
    我和大我20岁男人 危险恋情
    我与一位"潮"女的无色婚姻
    早婚,幸福没有如约至
    不甘心和她的爱前功尽弃
    从媒人到恋人 同甘共苦的爱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