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口述实录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工路漫漫 莫教情两难

2006年10月25日 20:00
[我要留言]

上一篇:
偶然我还会把你想起
下一篇:
死活要嫁我,爱的是别人
  讲述:柏芜(化名)

  性别:男

  年龄:24岁

  学历:中学

  职业:工人

  时间:10月12日上午

  柏芜(化名)带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来见我,他说他刚下火车,讲完自己的故事就走。柏芜年纪不大,却显得十分沉静。我说我可能帮不了你什么,他回答:“能说说就好。”

  断指

  晓珏(化名)是我在深圳打工时谈的女朋友,我们都是湖北人,又在同一家五金厂上班。

  她是个性格倔强的姑娘,但人很善良,这是我喜欢她的地方。可是,她对我却有点不太好,比如说我们约了星期天在哪里哪里见面,常常我等上一天,也是白等,因为她不去。问她为什么,她总有理由,但是我知道那都只是讲得出的理由而已。为此我很痛苦,常常借酒浇愁。工友劝我和她分手,可是想想她的好,我又舍不得。晓珏搞得我魂不守舍,于是就出事了。

  那天是个星期一,原本我们约好下午我陪她逛街,买点东西,然后一起吃个晚饭,她再送我去上晚班。可是我一直等到过了晚饭的点儿,晓珏才打电话跟我说她来不了。

  我很不开心,晚饭也没吃,喝了半瓶酒就上班去了。我一边车零件,一边想晓珏到底为了什么总是三番五次放我鸽子,想着想着就出了神,然后听到工友大叫,我才觉得左手一阵剧痛。我被很快送到医院,左手无名指断的那一截已经找不到了。手术完后,我痛得睡不着,工友都陪着我,和我说话。后来有人去找晓珏,她却没有来。

  听说我出事了,姐姐姐夫第二天就赶来看我。差不多是我出事的第五天,晓珏终于来了,和几个工友一起。我把她介绍给姐姐姐夫,她点点头,没说什么。工友都在我的病床前说笑,只有晓珏一言不发,然后她跟着大家走了,走时也没和我姐姐姐夫打招呼。晓珏一走,姐姐就说,这样的女孩子咱不能要,你都这样了,连句话都没有。我心里很难受,但嘴里只能说:她本来就是不爱说话。

  晓珏的确不爱说话,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她话也很少,每次都是我滔滔不绝的讲,她只是偶尔说两句,其他时候都是只笑不说话的。出院后,我回到宿舍,发现床单被褥都换了新的,所有出事前的东西都被人精心收拾过,里里外外的衣服也都洗好叠整齐放在床头。我知道是晓珏为我做的,心头不禁一热。我给她打电话,她还是不说什么,但我的心情好多了。

  我约她见面,她说不能去,我问为什么,她说,我们分手吧。

  “第二天晚上,我就上了回老家的火车。”柏芜身体前倾,十指交握放在两膝之间,左手断缺的那根手指很明显,我移开视线,他却扬扬手说,早好了,没什么感觉了,也不影响工作。

  续情

  晓珏的确是个特别善良的人,这是我在差不多一年以后才知道的。那一年,我一直在家调养,晓珏反倒常有电话过来,话不多,但是每个星期都会打来。起先我不想接,也不想和她多说什么,分都分了,还说什么呢?后来她和我说,她觉得对不起我,我才明白她为什么要和我分手,只要她和我在一起一天,我的断指就会提醒她给我带来的伤害,这种滋味当然不好受,我能理解她,所以我原谅了她,于是,我们成了朋友。

  2005年元月,晓珏说要给我介绍个女朋友,名字叫婧心(化名),是她在厂里的新工友。我没同意,我说我现在不想这事儿。她说那个女孩子很想认识我,我说没必要。但她还是把她的电话号码给了我,我也没给她打。后来晓珏给我打电话的时候,那个女孩子就在一旁,主动和我说话。

  这样过了一段时间以后,晓珏和我说这个女孩子喜欢上我了。我怎么敢相信?因为我们也就只是聊聊天,每次晓珏都在旁边,说的什么她也都听得见,根本没有谈情说爱。

  此后,婧心开始发短信给我,可是敏感的话她也不说,只用那些“520”,“1314”的数字代替。我回短信跟她说我现在还不想谈恋爱,她只当没看见,并常常自己打电话给我。我们一聊就聊几个小时,好像挺投缘。那天在电话里,她告诉我2月14日是她的生日,问我会不会去看她?我就想要不要去。

  2月14日那天,婧心打来电话,我说我过不去,就叫个朋友捎件礼物给她吧,她显然很失望,但是后来又笑了,还唱了一首歌给我听。

  柏芜憨憨的笑了,满面风尘被幸福渲染得有了颜色,双眼也透出神采:“她歌唱得很好,经常在电话里唱歌我听。”

  其实我骗她的,她来电话的时候,我正在前往中山的火车上。到了约定时间,我捧着一大束红玫瑰站在那里等她,看她匆匆赶来,奇妙的是,我们从未见过,可是我认出了她,她也认出了我。她那么欢喜,捧着玫瑰花,脸比花儿还要红,路上的人都看她。我跟在她旁边,从未这么高兴过,这是我第一次送花给女孩子。

  那天,婧心的几个好朋友在外面给她庆祝,然后又去消夜,吃云吞面。我吃完自己的那碗,不要再吃了,她还是很热情的把自己碗里的拨给我吃。

  连心

  那晚,她要我就住在她家,我却不肯单独和她住,央求了她的一个好朋友留下来陪她睡。就这样住了两天。第三天,买菜的路上我问她是不是真的喜欢我,她说是真的,我知道其实我已经喜欢上她了。她的好朋友也觉得很惊讶,因为前两天都没事,第三天这俩人儿就在一起了,可真奇妙。

  我重新开始了打工生涯。我很快活,婧心性格开朗,和我在一起话说都说不完。日子过的很快,我们的发展也很快,我们谁也离不开谁了。

  “那时候,婧心就已经告诉我她弟弟生病了。”痛苦爬上了柏芜的眼,“她弟弟也在中山打工,年纪不大,可是很懂事,总是喊我大哥。”

  后来确诊小弟得的是白血病,我知道后就要求去医院做检查,我爱婧心,她的弟弟就是我的弟弟,十指连心,我不能不管,我说,如果骨髓检查说我能和小弟配型,我愿意……“不要说了”,婧心没让我把话说完。

  我开始考虑和她的婚事了。我带她去深圳见我姑妈,我姑妈很喜欢她。人乖巧长得又好,我们走了之后,姑妈打电话给我妈,我妈很高兴。

  但是我当时没和姑妈说她家里的情况,后来当我妈知道她弟弟得了白血病以后,明确反对我们来往,她说我们都是穷人,承担不起这些,以后还怎么过日子?

  可是我不管,感情没有高低贵贱,只有真不真诚。我也相信婧心,同样是打工妹,婧心无论在工作还是生活上都比别人有信心得多。我们两个能挺得过去。

  但是家里人反对,到底是叫人郁闷的一件事,我就和婧心的好朋友,就是她生日的时候留下来陪她的那个女孩说了,否则我会憋坏的,我还叫她保密,先不要说给婧心听,我会尽量做好我妈的工作。

  婧心却突然提出分手,我惊呆了,问她为什么,她一连串的喊出来:我对你没感觉了,我对不起你,我很自私,我谈新的男朋友了……后来她哭了,挂断电话。我给她打,她要么不接,要么找别人接,后来干脆关机,不理会我。

  我打电话到她家里,是她爷爷接的电话,要我别再找她。我都要急疯了,送货连连出错,工作做不下去了。我后来才知道她的朋友没有为我保守秘密。昨天,我去厂里找她,怕她不见我,就找朋友约她出来,我站在路口等她。没想到她骑着车,老远看见了我,转头就走了。我赶到她家里,她又没有回家。

  在中山的街头呆了一夜,我心里再没有什么念想,买了张火车票回湖北老家,到了武汉就想到来找你了。

  柏芜手里捏着一封信,他告诉我是写给婧心的,可是她不愿见她,就一直没能给到她手里,想托别人转交,又实在不放心。虽然,信给不了想要给的人,柏芜还是小心翼翼地把信收好。


上一篇:
偶然我还会把你想起
下一篇:
死活要嫁我,爱的是别人
 

选稿:邰海巍    来源:楚天都市报  作者:马冀  
 
  • 偷情原来只是男人的专利
  •   2006年9月27日 12:13
  • 为隐情,远离青春欢笑
  •   2006年9月27日 10:39
  • 我把深爱的人送给了情敌
  •   2006年9月27日 10:37
  • 撞见男友和别的女人调情
  •   2006年9月16日 18:34
  • 两万元买断六年情?
  •   2006年9月8日 10:31
  • 美确认参展上海世博会
  • 轨交噪音上海好过纽约
  • 55年最晚秋周一可能已来临
  • 宝洁发表声明感谢消费者
  • 30人争1个上海公务员岗位
  • 青年善意谎称让座获赠30万
  • 博士时薪50元陪人吃喝
  • 三名重庆青年创立"另类"网站 评估价值为5000万
  • 职业粉丝成气候 喉咙嘶哑50元泪流满面赚100[图]
  • 李银河博客爆惊人语 称换妻不关道德问题[图]
  • 写诗机"恶搞"诗歌 原创者称无意伤害艺术
  • 少妇无锡惨遭色魔杀害 死后还被肢解焚尸[图]
  • 老外体验挑夫生活 拿棒揽客"吓跑"女顾客[图]
  • 女子爬上大货车要跳车
  • 大学推出求职技巧手册 女生莫穿太露太薄衣服
  • 81版《霍元甲》配角被控雇凶枪杀香港亿万富豪
  • "馅饼邮件"拿盖茨开涮 称只要转发就能发财
  • 南京"凶宅"网上有名 "凶宅档案"涉嫌侵权
  • 口述:"哥哥"请安静地走开 我把他写进爱的日记
  • 口述:我被"癌症丈夫"逼疯 我们的故事从相亲开始


  • 文明养狗 严防狂犬病
    少林寺再现武林争霸
    七夕:中国式爱情节
    易中天"品三国"引发争议
    广电总局禁播丰胸减肥广告
    ……>>更多
    排行  
    女子照X光被要求脱内衣摆各种姿势[图]
    发廊一条街店内无剪刀户户有暗门[图]
    "裸睡"究竟有多健康[图]
    周恩来总理的六大惊人之无
    暴露照片激怒母亲 后悔让女儿进娱乐圈
    男子专抢漂亮女孩袜子 舔人脚趾
    末代皇后婉容衣冠冢入葬清西陵[组图]
    伟哥发明前男人怎么办
    ……>>更多
    口述实录  
    死活要嫁我,爱的是别人
    打工路漫漫 莫教情两难
    偶然我还会把你想起
    "好哥哥"请你安静地走开
    我把他写进爱的日记
    我快被"癌症丈夫"逼疯了
    我们的故事从相亲开始
    丈夫暴力下妻子无奈出轨
    疯狂爱上老公之外的男人
    那海枯石烂的誓言远去了
    我和大我20岁男人 危险恋情
    我与一位"潮"女的无色婚姻
    早婚,幸福没有如约至
    不甘心和她的爱前功尽弃
    从媒人到恋人 同甘共苦的爱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