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口述实录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想象着我的温暖陪伴

2006年11月30日 11:42
[我要留言]

上一篇:
未婚男友不敌已婚老板
  讲述:玥盟(化名)

  性别:女

  年龄:24岁

  职业:研究生在读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玥盟(化名)让她的QQ(一种网络聊天工具)24小时在线,她说她的白天是益泰(化名)的黑夜,她不想和他只是夜会。我跟她说黑夜白天只是形式,何必如此拘泥?玥盟笑得惨淡:如果连形式都放弃,那就真的什么也没有了。

  天长地久有没有

  对于感情,我一直都很懵懂,也从来没有认真去想过感情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东西。因为我不是个喜欢思考的人,思考让我觉得很累,而我总是喜欢偷懒。

  可是,当益泰(化名)去了美国之后,有好长一段时间我都在苦苦思考,每次都要想到自己筋疲力尽为止。

  你问我想什么?我在想我和益泰是为了什么相爱,又为了什么分开。

  益泰是我的初恋男友,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我们住在同一个大院里,上的同一个子弟小学。他总是跑来我们家喊我一同去上学,永恒的一幕就是:益泰站在我们楼下,对着我家的窗户大声喊我的名字。夏天,手上还会拿着两根冰棒。后来他家搬了,但也并不远。依然是每天找我一同上学。初中我们上了不同的学校,他是一类中学,而我读的是二类。对于不能同校,他一直都耿耿于怀,但是每个周末我们都会到彼此的家中去玩。

  到了高中的时候,本来成绩很好的他却意外地没有考上本校,而来到我们学校和我成了同学。我还记得高一的第一个学期开学,他重新来到我们楼下喊我上学,一如三年前。我们骑着自行车,我问他:“你这次怎么考得这么糟?”他却满不在乎,似乎还有点高兴地说:这样不是很好吗?望着他笑吟吟的脸,我有点明白他所谓的很好是什么意思了,我忽然觉得这个初秋有点热,我的手心里都是汗,抬头望望天空,湛蓝高远,阳光在树叶间闪烁,好像一群人灿烂的欢笑。

  高三的时候,益泰问我想去什么学校。后来,我们果然进了同一所大学。虽然我文科,他理科。他依然每天喊我一起上课。现在回头想想,在10多年这样漫长的时间里,我们几乎每天都见面,都要做一点同样的事情。我们的爱情不知道是从哪一天开始,没有谁开始对另一个人说我爱你,也没有追求,也许我们的眼神和内心早已把对方当成自己的恋人了吧。

  玥盟穿了一身白色的运动装,她的皮肤是那种健康的小麦色,闪出青春的光芒,可是那双秀美的双眼,却有与这青春不相称的忧郁:“我几乎想不出如果我不和他在一起,还能和谁在一起。”

  书里说,沉浸在爱情中的恋人们都有海誓山盟的时候,但是我们当中也没有谁说过要天长地久的话。我想我们从来不说这样的话,是因为我们都相信我们已经在天长地久当中了,我们都相信我们将会一直这样子下去,就像过去的许多年里一样。

  忽然你说你要走

  可是突然的,他来找我,很严肃的样子,说他要出国了。其实,在读高中的时候,就听他说过这件事,但他一直也没有出去。

  “你总是说要走,哪一次走了?”我没有当回事,还在和他开玩笑。

  “这次是真的,要去三年!”益泰的表情更凝重了,像一块沉铁。

  我假装不相信,可是有股气堵在胸口,涨得难受。益泰第一次吻了我,当他冰冷颤抖的唇碰上我的时候,我哇的一下哭出声来,我知道,那个陪伴了我十几年的人是真的要走了。

  那一天,我头一次说,我想要我们永远都不分开。那是我的海誓山盟。益泰去了北京,从那里登上飞往美国的飞机。他在飞机起飞前给我打电话,我们都没有怎么说话,我只是在流泪,他则无语。最后益泰说“等我回来。”

  “以前,无论刮风下雨,益泰从来没有少过一次喊我去上学,他说要我等他回来,我相信他一定不会爽约。”玥盟的笑被她的双眼模糊掉了,因为那眼中忽然的就被泪水充满了。

  刚刚分别的日子,我整个人都是空落落的。回到寝室,我会神经质地在电脑上点击邮箱,似乎他的邮件随时会来。可是,常常只有空的邮箱,还有我的等待。我知道,每一个到异国求理想的人,起初都是很艰难的。

  我的QQ号几乎24小时在线,我想向益泰表明,没有一刻我不在挂念他,无论白天还是黑夜。我在QQ等他,就像许多年前,他在我家楼下等我一样。我们常常会谈起时间。有时候说时间好漫长,有时候又说时间好快。我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他说3年。这样的问答经常发生着,我们好像在用这样的问题彼此打气,也彼此约束。

  可是,我也许错了,我们之间颠倒的不仅是白天和黑夜,也有我们的生活和爱情。

  有一天,益泰高兴地打电话过来,说他很快就要回来了。放下电话,我快乐得像只鸽子,想像我该用什么样的方式迎接这就别后的重逢。

  可是忽然又有一天,益泰拨来电话说,家里希望他继续读下去,3年变成了5年。我握着电话,人像被冰封住了,动也动不了。我迫不及待的回拨他,我想问个究竟,可是电话打不通。

  我疯了一样地拨他的电话,他的手机却只是关机。这也许就是生活的暗示,虽然那个拥有手机的人还爱我,但生活已经关了机。

  我忽然的觉到了悲伤,我不知道5年期满之后还会生出多长时间来。

  温暖陪伴在哪里

  玥盟的双眼有一簇幽暗的光:“从前支撑着我的,他就要回来了的力量,莫名的就灰飞烟灭了。”

  不知道是我对他的等待中遇到了极限,还是原本这份感情就有限度,时间真的冲刷掉很多东西,我发现我也不是那么想念他了,我对他的依赖在变淡。

  益泰真的要走出我爱情的边界了。我给他的电话少了,益泰似乎并未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变化,或许,他早已知道,只是他希望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么?想到他的时候还是那种熟悉的感觉,只是那种感觉因为他的持续离开,不想再延续下去了。就好像,我的喜怒哀乐,他统统都感觉不到,而他的欢笑忧愁我也不能有幸分享。

  也许我对他的感情本来就不是爱吧?我竟然也开始这样问自己。

  我有意无意地在生活中寻找。找什么?找一个我爱的人。

  这个时候我认识了继一(化名)。继一高大英俊,难得的是还很善解人意。他比我大4岁,家里是做生意的。

  和继一相处一段时间之后,我觉得自己更寂寞了。继一的身边总是有女孩子,我并非他的唯一。这让我想起益泰,他是那么单纯,曾经他对我那么好,可是如今却点燃不了我心中的激情,经过了这么多年的相识和等待,我需要的,是一个温暖的陪伴。

  可是,当我遇到不开心的时候,我想到的竟然再不是益泰,而是继一。我想我是爱上他了,记得在一次唱卡拉OK的时候,他和另外一个女孩子对唱《相思风雨中》,看着他们默契的唱以及眼神的缠绵交流,我忽然感到了压抑不住的妒忌。那晚,我没有等继一唱完,就一个人离开了。

  继一并没有追上来,也许他压根没有看到我的离开。过了几天,等继一来找我的时候,我却还是答应了和他的约会。

  我知道他在外面还在和别的女孩子交往着,虽然他总说他爱的人是我,可是我一点自信也没有。

  “你说我怎么会这样呢?我不知道自己真的爱谁,你说,我怎么会变成这样?”玥盟的双眼更加朦胧,可眼中不再有泪,她的追问回响在空荡的大厅里,却没有回答的声音。


上一篇:
未婚男友不敌已婚老板
 

选稿:邰海巍    来源:楚天都市报  作者:马冀  
 
  • 抑郁男孩被强送精神病院 称父母离异缺乏温暖
  •   2006年11月29日 07:33
  • 女大学生怕回家途中寂寞 贴启示寻男子陪伴[图]
  •   2006年1月7日 06:37
  • 长途司机雇“小姐”陪伴 半路上动手动脚被抓
  •   2005年12月28日 10:33
  • 5岁女儿陪伴猝死亡母数小时[图]
  •   2006年5月23日 13:15
  • 养老服务补贴标准提至200元
  • 上海公示40起医疗事故[附名单]
  • 申城今起雨止气温小有回升
  • 逾亿交通卡押金用在何处?
  • "1元票"震撼岁末机票市场
  • 男子借社保案敲诈百余上海干部
  • 4万研究生争4千北京户口
  • 年轻夫妻靠视频色情表演赚钱 出演真实性爱数场
  • 男子冒充警察扫黄 敲诈卖淫女和嫖客千余元[图]
  • 34岁女子与五旬男子同居 知其已婚后操刀欲谋杀
  • 老人被掉下玻璃砸晕 找不到主人28户邻居被判赔
  • 丈夫用棍棒打死怀孕妻 法庭上装傻拒不认罪[图]
  • 范冰冰收集与其有关假新闻 想打网络诽谤第一架
  • 恶徒舞菜刀破门要钱
  • 日本游戏借红楼二字涉嫌色情 内容与红楼梦无关
  • 洛阳成为"中国大陆最污染城市" 网友为家乡正名
  • 张钰与"留洋博士"首次对话 本周五将在北京见面
  • 4万研究生争4千北京户口 火爆程度堪比车展[图]
  • 恶徒舞菜刀破门要钱 特警围追堵截被砍伤[组图]
  • 楼管员工作3年仅休4天 且被物业公司按旷工计算


  • 2006商标抢注风波
    谁来解开天之骄子的心结
    从"裸"到"亡" 文坛多事之秋
    策划:名校遭遇花边新闻
    文明养狗 严防狂犬病
    ……>>更多
    排行  
    《黄金甲》遭遇恶搞被指制黄贩黄
    艾滋夫妻直面媒体 丈夫后悔性经历
    海南脱衣舞一跳数月记者报警无人查
    北京短信诈骗第一人获刑12年
    12岁少年将9岁女童强奸致死
    防艾人员扮嫖客教卖淫女用安全套
    80后作家向李湘求婚 列举六大理由
    海南一电台列举李宇春四大罪状
    ……>>更多
    口述实录  
    想象着我的温暖陪伴
    未婚男友不敌已婚老板
    妻子的疑心丈夫的保证
    他们有谁爱过我?
    婚后我却戒不掉男人
    我爱上了男友的爸爸
    丈夫与我好友上床
    妻子瞒着我做掉孩子
    四个最难忘的初夜
    我为缠绵感情苦等13年
    离婚后姐弟恋无果而终
    26岁离婚女:我的幸福毁了
    结婚两个月要离婚
    出租房的激情毁了我的一生
    老公热衷"按摩"我选择离婚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