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口述实录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我做了双胞姐姐的替身

2006年12月12日 08:25
[我要留言]

上一篇:
其实我们都是爱情替身
  有人说:“爱情不是一场游戏,是一种赌注,有赢有输,赢了就是一生的幸福,输了就是输了自已。”可是对我来说,赢了爱情,却输了一生。

  娟是典型的江南的女子,有清水一般的洁白的肌肤,江南山水的滋养,也滋养了她大家闺秀一般的气质,即使到了三十二岁,也没有南方湿热阳光留下的斑点,简直天生丽质。

  一次偶然的网络留言,让我认识了这位同乡的美女,不几日,我们便成了无话不说的知己,难得在深圳的江南人是那样的珍稀,于是,在一天的假日里,我们相约在一家叫做名典的咖啡馆里。

  一个愿意倾听,一个愿意倾诉,我们竟然天衣一般吻合。

  “雁子,我看过你写的许多深圳女人的文章了,不是恭维你,我很喜欢你笔下的那些女人,你很能抓住她们的内心情感。”娟伸出手来,我便一握盈盈。

  “哦,是吗?谢谢你的喜欢,首先我不是刻意写作,我只是率性而为,我只写我认为可以写的女人。”我说。

  “那我呢?”娟盯住我说。

  “我不是专门来听你的故事来了吗?”我说,“在我的想象里,一个江南的女子,能够到深圳来,一定有她独特的故事的。”“算你猜对了。”娟笑起来,很灿烂。

  未成曲调先有情,为了让娟理清思路,我们开始漫无边际地闲聊着。

  “你肯定知道什么叫红颜薄命。”娟说。

  “......??????”“我抢了姐姐的男朋友!”“哦,我想听!”我喝了一口咖啡。

  “唉!”娟长长地叹了一口,开始了她的讲述——

  一、我们曾经是天仙一般的双胞胎姐妹

  我们是双胞胎,我姐姐叫婵,我叫娟,两个人长的外人根本无法分辨出来,被邻居们称为一对玉人,特别招人喜欢,而且,我们两个人的学习成绩还一直是父母的骄傲,根本不需要家人的操心。

  就这样,我们姐妹俩在无忧无虑中长大,出落得越来越漂亮,尽管初中高中都有一帮的男生围着我们,我们都丝毫不放在心上,两个人的心思单纯得像一张白纸,心无旁鹜。

  我们有相同的爱好,相同的学习成绩,相同的强项和弱项,甚至连对色彩的爱好也是一模一样,父母给我们买衣服从来都是一模一样的;有一次,我们决定分开自己买衣服,谁知道买回家的衣服竟然是同样的服装!

  高中以后,我们几乎以相同的成绩,都顺利地考上了上海的一所大学,还是在一起,还是在一个班级。

  也许是我们心里都有一个依靠,在青春的那个岁月里,互相做伴,也就没有了情感骚动的强烈,或许是我们的情感大门始终没有开启过;这个原因只有姐姐和我知道,我们对任何男生都没有兴趣。

  娟的眼睛里流出纯纯的光,像黑夜里的明珠,晶莹透亮,清澈的眸子里满含追忆的向往。

  一切改变都是在工作了以后——

  二、姐姐恋爱了,引起我强烈的羡慕

  24岁的时候,我们一起大学毕业,就在家乡一起找到了工作,一直到这个时候,我们还是对身边的男孩子没有什么兴趣,姐姐说,婚姻是缘分,遇到了,就是一生的厮守,我们一定可以收获我们的爱情;我相信姐姐的话,在我的心中,姐姐就是最正确的。

  半年了以后,姐姐婵被单位派到杭州学习,在那里,她遇见了河滨,一下子坠入情网。

  从杭州回来以后,姐姐嘴里和心里就都是河滨的话题了,我的耳朵里也灌满了河滨的形象,那个叫河滨的男人也就在我的心里生了根:高高大大的,棱角分明的脸,浓眉大眼,阳刚帅气;姐姐说,河滨的性格也非常好,特知道疼人。见姐姐一脸幸福的样子,我羡慕的不得了,咋就让姐姐遇到了河滨呢?

  姐姐经常和河滨通电话,看姐姐一脸幸福的样子,我心里就越来越对未来姐夫充满好奇。有一次,河滨打电话来,刚好姐姐不在,我学着姐姐的口吻和他聊起来,他的声音非常好听,温柔的男低音,语气里更是透露出很多关切!说实话,那一刻我挺羡慕姐姐的,在茫茫人海里,能找到爱自己和自己所爱的人;在那次通话中,河滨告诉我,他准备来看望姐姐。

  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姐姐,姐姐就开心地在屋里跳起来。

  好让我羡慕啊,我连忙说:“那还不准备准备,咱姐夫来,那总得搞点好吃的吧!”所爱的人就要来了,我感觉到姐姐兴高采烈的,但她在我面前好像不太好意思,她说:“准备什么啊!他来又不住我们家!”我故意逗姐姐:“羞羞羞,那么快啊!”姐姐给我整得毫无办法,呆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干什么。我连忙推推她,说:“姐,你也太投入了,人家还有二十个小时就要来了,还不赶快去准备啊!”说着,我把姐姐推出了门,看着她骑着自行车走了,我想她一定会去超市买些好吃的来招待河滨。或许姐姐还会去商场,她可是个讲究完美的人,她搞不好会给自己买套漂亮时尚的衣服,心上人就要来了嘛,总得打扮一下吧!想着想着,我心里不禁觉得好笑,姐姐的心上人要来,又不是我的,我跟着闹什么啊!

  姐姐去了好半天没回来,很快到了吃晚饭的时间。爸爸妈妈要我打姐姐的手机,但她的手机怎么也打不通。等到晚上八点,我们全家开始着急,预感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在这时候,我们接到一个电话,电话是医院里打来的,医院里的人告诉我们,姐姐出了车祸,在他们医院里。

  这个消息让我们全家惊呆了,我们立即赶往医院。到了那里,我们才知道事情的经过,原来姐姐在回来的路上,后面一辆汽车把她撞倒在地,本来也没什么大事情,但不巧的是她跌倒的时候,左眼正碰到一个钢筋,钢筋刺进她的左眼,顿时,她左眼血流如注、一片模糊。那个汽车司机还算有良心,他赶紧送姐姐去了医院。

  姐姐的情况非常严重,左眼有失明的危险,为了不让她担心,医院对她隐瞒了病情。姐姐也没想到自己的病情会那么严重,她可不想这副面容去见河滨,她把她买的新衣服递到我手上,笑着对我说:“小娟,你替我招待一下他!反正他只呆几天。”

  三、我爱上了河滨,我上了他的床

  见到河滨的那一刻,我整个人都傻了。

  他是那样的英气逼人,风度翩翩,一路的风尘没有掩饰河滨的见到我的惊喜。

  “婵婵,婵婵。”河滨扔下行李就向我扑了过来,原来他把我当成了我姐姐。在我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河滨已经紧紧地把我抱在了怀里。

  一刹那间,我的灵魂不见了踪影,我可是从来没有受到过男性的拥抱,一阵从河滨身上传来的男性的气味是我顿时迷茫起来,在我还来不及拒绝,来不及退让,来不及躲闪的时候,河滨的亲吻已经埋进了我的脖颈,那种震颤使我浑身都软化了起来,原来,在一个男人的拥抱中是如此的美好啊!

  就在河滨要亲吻我的嘴唇的时候,我一下子惊醒了,伸手推开了河滨。

  “婵婵!”河滨有点吃惊。

  我猜想,姐姐是早已和河滨有了肌肤之亲了。

  “广场上这么多人呢!”我的脸顿时红透起来。

  “哦,呵呵!”河滨也笑起来,我才知道,男人的笑容也如此地迷人。

  河滨走我身边的时候,伸手要搂住我的腰,我躲开了。

  “婵婵!你知道我多么想你么?”河滨有点吃惊地看着我,“难道就这么一点时间,你就生分我了么?”“我……”我不知道说什么好,“这里我认识的人多,我怕被别人看见!”“那,好吧,我们走吧!”河滨从容地笑了。

  河滨很得体地说要自己住到旅馆里,倒也方便了我们家的隐瞒。

  我建议姐姐直接把事实真相告诉河滨,可是姐姐死活不同意,说她在河滨的眼里是完美的,要等到自己完全好了之后再去见河滨。

  “好妹妹,这个忙你还是要帮姐姐我,等我和河滨结婚了以后,一定给你介绍一个更好的。”姐姐几乎央求着我。

  于是,我只好继续扮演着姐姐的角色。

  河滨不是没觉察,尽管我好姐姐的长相无法分辨,但是在声音上还是有一点出入,河滨问我的时候,我只得说这几天不舒服,嗓子不好。

  最难过的是和河滨单独相处的时候,河滨已经早就习惯了好姐姐的亲昵,所以见到我了之后总要拥抱好亲吻,我无法拒绝,何况我对河滨的亲吻已经没有了抗拒,这样的一个好男人,任何一个女孩子都无法拒绝,况且,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姐姐的情人,姐姐能够欣赏的,我也会欣赏,我有时候自己都在想,如果河滨遇见的是我该多好哦。

  河滨的自然流露,越发显示出我的不自然,那种心理的抗拒和身体的接受产生的巨大反差,使我无法承受,和河滨在一起,时光不知不觉地溜走,我们之间谈得非常愉快,我对他,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几天以后回来的晚上,我开始失眠,我担心自己会坠入河滨的感情里,我把我的想法和姐姐说了,姐姐说,要是河滨是这样的人,我今后也不会看好他了。

  晚上在河滨的旅馆里,河滨热烈地亲吻着我,我越来越对他的亲吻迷恋起来,我也感觉得出河滨需要做些什么,但是我都是马上离开了。

  “为什么,婵婵?”河滨说,“以前我们在一起的时候都不想离开对方的。”“妈妈不许我在外面过夜的。”我只能这样搪塞。

  医生终于无奈地对我们宣布,姐姐的眼睛彻底没有救了。

  河滨也要到回去的时候了。

  姐姐几乎绝望到了极点,在医院的病床上简直要歇斯底里地大叫。

  晚上再见河滨的时候,我对河滨说:“如果有一天,我的眼睛瞎了,你还会爱我么?”河滨说:“不许你这样胡说,我怎么能让你的眼睛瞎了了呢?”说完,又紧紧地把握抱在怀里,说永远也不会让自己心爱的人受伤。

  我被河滨的深情打动了,也回应着他的吻,那一刻,我彻底迷失了我自己,也许河滨也意识到明天就要和心爱的人分开了,所以抱着我的双臂越来越有力,我无法控制自己了,就在河滨一步步把我抱向床边的时候,我的理智已经逐渐消失,何况我也是一个青春的女人,面对的是自己心仪的男人,情难自禁,在一阵疼痛过后,我放声大哭。

  河滨吓得连忙向我赔不是,抱着我说一定要对我负责,回家后就准备来娶我。

  四、我赢了爱情,输了一生

  姐姐终于从我断断续续的叙述里知道了事情的全部,顿时气得冲我咆哮起来:“下贱下贱,你怎么这样下贱!”河滨离开了之后的一个星期,姐姐也决定离开家,走的时候很突然,连爸爸妈妈都不知道,我是看到姐姐留给我的纸条才知道的。

  “妹妹,我走了,我只能选择离开,别问我到哪里去,你们也找不到我。”后来妈妈告诉我,姐姐去了深圳,在一个假期里,我来到深圳找姐姐,可是茫茫人海,哪里可以找到姐姐的身影。

  半年以后,我如愿嫁给了河滨,河滨很奇怪我的身份证上的名字,我说是妹妹离开家的时候拿错了身份证,河滨也没有多想。

  我随着河滨来到了杭州,在一家单位上班。

  姐姐去了深圳以后一直杳无消息,开始的时候,还会打电话回家,后来就完全没有了。几年过去了,还是一点影子也没有,连爸爸妈妈都找不到她了。

  有人说,双胞胎的人是有心灵感应的,在我和河滨结婚几年来,我无时无刻不感受到姐姐的存在,包括姐姐在某个夜晚伤心落泪,我都能够感觉得到,有一次,我突然感到头很痛很痛,是那种撞击的疼痛。

  而且,我的内心越来越不安,结婚后感受到的幸福,不断被爸爸妈妈因为不知道姐姐的下落的伤心和痛苦抹杀,河滨也在我们一家反常的通话中断断续续地知道了事情的大概,不过,他说:“即使你是娟子,因为我已经娶了你,我也不会再和你姐姐在一起了。”河滨的话多少让我很宽慰,但是越来越沉重的心理压力,让我无法释怀,工作也经常提不起精神,出错是正常的,后来河滨干脆让我不上班,在家里专职做起了太太。

  谁知道,回家了以后心情更加的沉重,身体也日渐消瘦起来,河滨带我看过很多的医生,也丝毫不见效果。

  我知道我得的是什么病,那是对姐姐的愧疚,还有就是时时感觉到的姐姐的痛苦,终于在三个月之后,我得了抑郁症,被送进了医院。

  躺在病床上,我的灵魂几乎离开了身体,我看到了我的姐姐,她形容憔悴,眉头紧锁,几年了,姐姐的痛苦丝毫没有减弱。

  我坐不住了,我要去找姐姐,我不能因为自己的幸福而害了姐姐的一生,害了她,也害了我,我的一生也就没有了丝毫的幸福可言,我们姐妹是心连着心的啊!

  我向河滨提出了离婚,一来也因为我好河滨结婚几年来,一直没有怀孕,医生说了也没有什么,可是就是不能怀孕,河滨也没有什么问题,后来我想,大概就是命吧。

  河滨尽管坚决不同意,但是看着我一天天的憔悴,终于答应了我的离婚要求。

  离婚了以后,河滨给了我一笔钱,我就带着这笔钱来到了深圳,先在一家公司存了身,奇怪的是,自从离婚了以后,我的以前的那些痛苦的感觉完全不见,精神也逐渐好了起来,我想,我的姐姐,她一定也是好起来了吧。

  可是直到现在,我也没有找到我的姐姐,深圳人口这么多,白天上班,晚上下班,我能到哪里去寻找我的姐姐啊。

  娟子说着说着,早已泪流满面,梨花带雨,在朦胧的咖啡厅里,在弥漫的夜色里,显得是那样的楚楚可怜。

  “赢了爱情,我输了一生,”娟子说,“除了我,还有姐姐,是我害了我自己,也害了姐姐。”“这不是你的错,这是天意弄人。”我说,“如果你能够找到你姐姐,你打算怎么办呢?”“这个,”娟子沉思起来,“我还没想过这个问题。”“你还爱着河滨么?”我问道。

  “爱,是的,可是现在已经不是爱了,那样的爱太沉重。”“那会是你的悔恨么?你会恨河滨么?”“不会,那也不是河滨的错,错在天意。”娟子自言自语地说。

  “希望你能够写出这篇文章,也许我的姐姐能够看到,能够回家,我们姐妹再也不分开。”娟子泣不成声。


上一篇:
其实我们都是爱情替身
 

选稿:施卿    来源:奥一网    
 
  • 韩正:保护耕地,政府"守土有责"
  • 上海社保基金选定结算银行
  • 今年上海新房成交量增长成定局
  • 降价楼盘悄然现身市中心
  • 3号线北延伸段10个站点亮相
  • 冷空气周五给申城带来低温晴天
  • 23名学生屡遭殴打弃学
  • 独苗宝贝社会碰壁 城市独生子女遭遇就业歧视
  • 台湾网络知名女作家为情所困 出租屋内烧炭自杀
  • 男子怀疑妻子有外遇 强迫其裸体游街并侮辱殴打
  • 警校学生穿警服贴小广告 被抓称老师没说此违法
  • 台北一家5口人选择同一地点相继自杀 吓坏法医
  • 农民夫妇认为养子鲤鱼精附体将其殴打致死
  • 少年街头卖艺钢丝勒脖
  • 男子自称城管驱赶路边食客 挥酒瓶砸伤央视编导
  • 药店卖春药称专治前列腺炎 老人服用后双腿抽筋
  • 法学教授称二奶维权与婚姻法精神不符[图]
  • "美女"电话亭贴通知 称愿以身相许寻住房[图]
  • 刘心武欲续写红楼被指狗尾续貂 自称最难是文体
  • 男子整容成李咏模样盼与其同台演出[组图]


  • 大学生公众形象20年最低?
    挣扎在"恐艾"噩梦中
    遏制艾滋 履行承诺
    名著遭遇恶搞
    2006商标抢注风波
    ……>>更多
    排行  
    "傻子瓜子"创始人长子死中毒
    女教师自曝与初三男生接吻
    专家称邱兴华不做精神鉴定无法服众
    少女逃出淫窝揭内幕[组图]
    台湾一大学办解内衣比赛[图]
    女孩穿着单薄参加比赛美丽冻人
    百岁老人养生秘诀为保健与戒淫
    男子强奸卖淫女报复发廊女友
    ……>>更多
    口述实录  
    我做了双胞姐姐的替身
    其实我们都是爱情替身
    甩给他两千元才能做次爱
    没有乳房我也爱你
    恐婚新娘,闪婚过后心难安
    我竟迷恋男友的父亲
    走出骗婚男的"温柔局"
    被同事侮辱后男友抛弃我
    我拒绝了男友的浪漫求婚
    我们的"逃荒式婚礼"
    越轨的老公收心回家了
    未婚男友不敌已婚老板
    一句承诺让婚姻死了
    天堂里的她夺走丈夫的爱
    爱唠叨的老婆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