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口述实录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他和干姐姐纠缠不清

2006年12月13日 10:40
[我要留言]

上一篇:
我把老公"赢"回家

  他们很相爱。可他却时不时地撒谎,时不时地失踪。每次出状况,都和他的干姐姐有关。这样的男朋友,是否该和他走下去呢?
    
  -讲述:芷汐(化名)
  

  -性别:女
  
  -年龄:22岁
  
  -职业:营销
  
  -现状:未婚
    
    
  芷汐(化名)是很单纯善良,温柔大方的女孩。这样的女孩,往往是男人在征婚启事上所要寻找的对象。似乎,找到了这样的女孩,就意味着找到了幸福。
  
  那个找到芷汐的男人,他感觉到了幸福吗?如果他感觉到了,为什么没有好好珍惜这种幸福?如果他没有感觉到,为什么又要回来祈求她的原谅?
  
  有时,男人的心思比女人的心思还要难猜。唯有听芷汐娓娓道来她的故事,也许我们才会明白,男人要的究竟是什么。
  
  那天很热
  
  巾戈(化名)是我很意外遇到的。我一直都感谢老天爷把他赐给了我,在心里默默告诉自己,一定要好好爱他,珍惜他,不管他遇到什么困难,我一定会陪着他,对他不离不弃。
  
  在遇到巾戈之前,有几个人追我,但是无论他们多有钱,也打动不了我。我是一个经得起诱惑的女孩,我觉得我的魅力在于我没虚荣心、嫉妒心和攀比心,但这可不代表我没上进心。我很清楚,我要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凭自己的努力去赚钱,享受自己需要的东西。
  
  巾戈是第一个那么快就让我认定的男人,让我想和他结婚,生小孩。
  
  7月13日,是我永远也忘不了的日子,我相信他也是。那天很热,傍晚时,我和好友西西(化名)在逛街。西西妈妈朋友的儿子东东(化名),突然打电话约西西吃饭,西西要我陪她去,但我觉得不好。可后来还是经不住西西的劝说,我答应和她去赴约。见面了,我们找地方吃饭。在车上,东东在打电话叫朋友,我想他可能也不好意思吧。东东叫来了巾戈。
  
  后来东东告诉我,那天他是电话按错了,本来他是叫的另外一个朋友,阴错阳差按了巾戈的电话。我更加坚信,我和巾戈的缘分来之不易,一定要好好珍惜。
  
  从我背后走来
  
  巾戈是从我背后走来的。我回头看了一眼他,根本没想到会有故事发生在我身上。因为我对穿衬衣西裤的男孩一向没好感,我喜欢看男孩穿休闲装,比较健康阳光,好相处。穿正规装,会很拘束,严肃,总感觉在工作。
  
  当巾戈坐下后,我才得知他那天出了车祸,幸亏人没事。吃完饭后,我们一起去蹦迪。跳了一会儿后,我就和巾戈玩骰子,赌喝水。那晚他输的多,我们玩得很开心,到后来我发现他是故意输给我的。
  
  差不多玩到11点多了,我提议回去,因为我家小区铁门11点半关,巾戈坚持送我回去,我们在车上谈了一些工作、生意、房子呀,不咸不淡的话。到了家门口,我随口说了一句,有空联系。
  
  西餐厅
  
  第二天早上9点左右,巾戈打来电话说,约好了东东和西西晚上一起吃饭,问我怎样?我答应了。
  
  这次我们聊了很多,我知道他在安徽做过药品销售,在上海做过汽车销售,然后回Y市继续做汽车销售。他告诉我,他买了一套房子,正在装修。我以前做过建材,也认得很多建材老板,我开玩笑说,以后我帮他监工,购材料,保证为他省不少钱。
  
  在西餐厅吃饭时,我明显感到他对我的特别。他偷偷地看我,给我夹菜,虽然很平常,但我很感动。
  
  第三天,他照样下班后来接我,然后和朋友吃饭。吃完饭他送我回家,我们坐在我家院子里聊天,他一直含情脉脉地看我,我心里知道要发生什么了,但表面却装作不知道。
  
  分别后,我刚进家门,就收到他表白的信息,我慌了,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他。我们认识才3天,一切是不是来得太快了?
  
  我回信息说:我不是玩感情游戏的人。他说:他相信他的感觉,一定会好好对我,珍惜我。
  
  这就是我们的开始。晚上,我躺在床上,感觉像在做梦一样,一切来的是那样突然。
  
  戒指
  
  巾戈每天都给我发信息,下班了就来找我,我们手牵着手去滨江公园,然后到我家楼下坐一会儿。我进院子前,他会给我一个拥抱和吻。
  
  10月13日,我正式去见了巾戈的父母。他父母很喜欢我,我和他妈妈什么都聊得很投缘。第二天,巾戈说送我一个礼物,结果是一枚戒指。
  
  从那一刻起,我就开始憧憬着和他结婚。不过,我是一个很传统、保守的人,我们一直没有做越轨的事。巾戈虽然有些失望,但是很尊重我。
  
  有一天,他笑着对我说:“什么时候跟你妈妈申请我们住到一起,反正是早晚的事。”我笑着问他:“你以后不要我了,那我不是嫁不出去了?”巾戈低下头不说话,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
  
  不久后,我和巾戈就出了问题。

  卡拉OK
  
  星期六晚上10点,巾戈给我电话说,他陪干姐姐修车,刚吃完饭,正在回家的路上。我说,早点休息。
  
  过了几分钟,他的好朋友说他关机,问是否和我在一起。我说,他刚陪干姐修完车,现在应该回家了。
  
  第二天是星期天,这天我要给巾戈的朋友介绍女朋友。中午,他的朋友给我电话,说叫不叫巾戈,我说你决定吧。
  
  他朋友说,还是叫他吧。过了一会儿,他朋友给我电话,说巾戈去Z市了。我随口问了一句,他去干什么呀?他朋友说不知道。
  
  晚上,我们吃完饭一起去唱歌。他朋友去买酒,我坐的地方正好对着门口。我一抬头,就看到巾戈按着手机从我们包厢门口过。
  
  我一下子反应过来,他肯定不是来找我们的。但是,我要给他面子,过后他会告诉我原因的,我相信他不会骗我。
  
  可是,出外买酒的朋友,回来时正好撞到了巾戈,把他拽了进来。
  
  他问巾戈,你怎么骗我们说在Z市?看到巾戈尴尬的表情,我好心疼。巾戈说他在陪几个客户,等会儿过来。
  
  我从洗手间出来,正好碰到了巾戈的干姐姐。我想,他不是说在陪客户吗?
  
  回家后,我坐在我家楼下的院子里,迫不及待地给他打电话,可他没接。他怎么了?
  
  第二天,我去巾戈朋友的公司找巾戈。他朋友说,给巾戈表哥打个电话吧,可他表哥说,巾戈晚上没回去,我更加担心了。
  
  2天后的早上,巾戈终于给我发来了信息说,他知道伤害了我,对不起。接着,他又说:“我想一个人呆两天,好累。”
  
  干姐姐的家
  
  一周后,我刚进公司,几个同事就说,昨天下班时看到你男朋友在公司前面的网吧门口等你。我说,没啊,你们骗人,我不相信。同事说真的,不信你问你男朋友。
  
  晚上12点多,我睡不着,给巾戈发了一条信息,想和他聊几句,但我又失望了。要是以前,不管多晚他都会回信息的。
  
  第二天,我的好友咪咪(化名)来找我,想与我和巾戈吃饭。我给巾戈打电话,问他有没有时间?他说他有事,Z市的朋友过来了请他吃饭。
  
  我只好陪咪咪逛街,走着走着,就快到巾戈的公司了。我给巾戈打了电话,他很不耐烦,说马上要出去,就把电话挂了。
  
  两分钟后,我看到他干姐姐的车停在他的公司门口,他马上就出来了。
  
  我拉着咪咪躲到了一边,我不希望巾戈难堪,也不希望他为此编出一些蹩脚的理由。每次看见巾戈尴尬的样子,我都会非常心疼。
  
  咪咪说,我真想冲上去给他一巴掌,他简直太过分了,把你当什么了,你又不是没见过他的干姐姐,干嘛骗你?
  
  我替巾戈辩解着,我说他肯定有不方便说的原因。但我心里也知道,我该放手了。
  
  我用了许多时间,来试着遗忘巾戈,这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当好不容易战胜自己,战胜回忆,终于能够让自己不再每日每夜地想念巾戈时,前天巾戈却给我打来了电话。他说他很内疚,请求我的原谅。
  
  “原谅?我可以原谅他吗?我知道,自己仍然是那样地爱着他,我希望与他重归于好。可是,这样的巾戈,是不是值得我托付一生的人呢?”愁云笼罩在芷汐的眉头,弥漫在她和巾戈未来的情路上。
  


上一篇:
我把老公"赢"回家
 

选稿:谢婧    来源:楚天都市报  作者:张庆  
 
  • 韩正:保护耕地,政府"守土有责"
  • 上海社保基金选定结算银行
  • 今年上海新房成交量增长成定局
  • 降价楼盘悄然现身市中心
  • 3号线北延伸段10个站点亮相
  • 冷空气周五给申城带来低温晴天
  • 50岁大姐参选红楼演宝钗
  • 甘肃临夏法院庭长一家四口被杀 遇害原因不明
  • 50岁男子做手术变性感女郎 妻子全程观看[组图]
  • "新闻联播"谐音成化妆品商标 "馨吻脸脖"被受理
  • 35岁女生短信征婚 称放弃万元月薪来京求学[图]
  • 听手机彩铃有丰胸效果? 网络谎言危害女性健康
  • 男子当街抢走怀抱男婴 警察侦破尚无线索[图]
  • 男子拒绝救援跳楼身亡
  • 狗贩揭宠物市场诸多黑幕 垃圾狗利润可达1000%
  • 教育局纪检组长调查学校乱收费 遭女校长暴打
  • 学者呼吁给邱兴华做精神病鉴定 被指干涉司法
  • 市民状告脑白金广告虚假宣传 要求索赔135元
  • 他和干姐姐纠缠不清 我把老公"赢"回家
  • 鸡肋婚姻 留着痛丢了伤 第二次婚姻爱你


  • 大学生公众形象20年最低?
    挣扎在"恐艾"噩梦中
    遏制艾滋 履行承诺
    名著遭遇恶搞
    2006商标抢注风波
    ……>>更多
    排行  
    高莺莺案内裤精斑鉴定生变故
    12岁少女遭2父子屡次强奸
    北大学生图书馆杀死流浪猫
    贵州五旬妇女拍人体写真作纪念
    男子怀疑妻子有外遇 强迫其裸体
    少年街头卖艺钢丝勒脖自虐[组图]
    调查显示半数深圳人认可一夜情
    吉林一大学老师发帖向学生道歉
    ……>>更多
    口述实录  
    他和干姐姐纠缠不清
    我把老公"赢"回家
    第二次婚姻爱你
    鸡肋婚姻 留着痛丢了伤
    她移情"救美英雄"后遭玩弄
    我做了双胞姐姐的替身
    其实我们都是爱情替身
    甩给他两千元才能做次爱
    没有乳房我也爱你
    恐婚新娘,闪婚过后心难安
    我竟迷恋男友的父亲
    走出骗婚男的"温柔局"
    被同事侮辱后男友抛弃我
    我拒绝了男友的浪漫求婚
    我们的"逃荒式婚礼"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