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口述实录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金钱"无底洞"伤了患难情

2006年12月16日 11:35
[我要留言]

上一篇:
被迫去相亲的无奈

  ●自幼漂泊无依的她遇到他后,犹如小船找到了港湾。他家境差,她决定与他一起承担。
  
  ●然而她发现他家人的经济要求越来越多,做生意要钱,出意外要钱,他俩渐渐不堪重负。
  
  ●为此她失去了安全感,他迷上了彩票,两人矛盾频发。曾经相濡以沫,如今走向何方……
  
  倾诉女主角:芝芝(化名),32岁,个体经营者
  
  故事男主角:阿可(化名),32岁,个体经营者
  
  邮件里,芝芝只是说感情出现了危机;电话里,她希望读者能给予一些意见,因为危机的根源不在于他俩自身,而是来自于外界。那么,她到底遇到了什么问题呢?一个午后,我坐在她对面,洗耳恭听她的烦恼。
  
  爱他嫁他,不在乎金钱
  
  我的童年相当坎坷。母亲是知识青年,插队落户到遥远的西部。在我三四岁的时候,父母离婚了,母亲带着我回到老家。
  
  母亲一个人带着我,艰难可想而知。还好,外婆和姨妈舅舅们对我们不错,小时候我经常今天去这个姨妈家,明天去那个姨妈家。可在我十多岁时,母亲撒手西去,一个姨妈收留了我。虽然姨妈家条件不错,我在生活上没有受苦,但心理上的创伤是免不了的。同样是孩子,姨妈的女儿可以撒娇争吵,但我必须学会察颜观色,讨好大人。现在想想,这也造成我的性格有些偏激、太过自尊,内心极度缺乏安全感。
  
  长大后,我有了稳定的工作,但是独立的念头越来越强烈,我最终告别了亲戚外出打工。迈开了这一步,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好像整个世界都属于我了。
  
  我先去了南方,后又来到了上海,缺乏安全感的感觉仍然久久不散。不过这种感觉在我遇到阿可后渐渐缓解。认识阿可是在一次朋友聚会上,第一眼看到他,我就觉得长着国字脸的他是一个非常老实的人。在我采取主动后,我的生活里多了阿可。
  
  自从母亲去世之后,阿可无疑是我生命里的又一个重要人物。我好像漂泊无依的小船又找到了港湾,对阿可非常依赖,把积压的所有心声都对阿可诉说。他也很体贴我,对我的遭遇十分同情。
  
  感情水到渠成,我们开始谈婚论嫁。阿可家在农村,经济条件不好,但我想,只要两个人感情好,一样可以拥有自己的天地。阿可从出来工作开始一直往家里寄钱,前几年他父亲患癌症过世,把积蓄都花光了,还欠了债。这些我都知道,我觉得可以和阿可一起承担,因为我选择的是他的人。
  
  两千元信封缓和危机
  
  我第一次去他家,是准备领结婚证书。那次我感觉很奇怪,因为我们没有得到他任何亲人的祝福。他母亲的智力有些问题,什么事都不管的,而他亲戚看到他大多问一个问题:“欠的钱什么时候能还上?”阿可曾用积蓄盖过一套房子,如今只好把房子卖掉还清债务。
  
  我们两个把家安在了上海,贷款买了房,孩子也出世了。我们没有长辈帮忙,为了工作,只好全权委托保姆。孩子因为不吃母乳,经常生病,一岁多患感冒,保姆没照顾好,引起了哮喘,住院两星期。我俩没日没夜地陪护,也双双病倒。阿可不得不辞职在家,半年后才出来做生意。
  
  说是做生意,其实规模很小,一年的收入除去家用,所剩不多。我们打工没什么保障,一向缺乏安全感的我觉得只有抓住了阿可、攥紧了属于我们的钱,才是牢牢掌握了生活。

  在阿可家人的眼里,我们在上海买了房,还做着生意,生活肯定好得不得了,于是经济要求接踵而来了。先是他姐姐为做生意要借钱。老实说,我们又要还贷款又要请保姆,过年时要借钱度日,实在没有余钱。我跟阿可说了,结果虽然钱没借,但阿可明显不高兴了。
  
  大概是因为他家人习惯了阿可以前把大部分钱都寄给家里,对他婚后很少寄钱回家都不满意。他父亲去世后,他哥嫂和母亲生活在一起,就靠嫂嫂做点活计过日子。因为对贫困生活失去了信心,他嫂嫂离家出走,哥哥整天在家喝酒。出了这事后,家人自然找到阿可,阿可给了他们一笔钱,还帮他哥哥买了一辆摩托车。
  
  屋漏偏逢连夜雨,去年他哥哥被车撞了,对方的赔偿根本不够医疗费用。于是一个电话打过来,要求阿可马上回家,钱,自然是要带的,即使我们没钱,借也要借来给他们。为此我很不满,不让阿可回去,也不肯答应他寄钱。阿可说我太小气,会害他挨人骂;我也很委屈,我们的日子也很困难呀。吵着吵着,阿可突然说到了离婚。
  
  钱的事情累及了我们的感情和婚姻,这是我始料未及的。我只好向一个做心理医生的朋友求助。他开解我,既然婚姻最重要,那就不该在乎身外之物。他让我当晚回家把装着两千元的信封放在阿可手上,别期待他有任何回应,自己先做到这一步就足够了。果然,这一步奏效了,虽然当晚阿可没说什么,但他把钱寄回去之后我俩的关系就缓和了。我们达成一致,每月给他家里寄三百元,算是给他母亲的生活费。
  
  老家一来电,我们就吵架
  
  矛盾暂时过去了,我们仍然为了生活忙忙碌碌。我只有一个信念,让阿可过好,让孩子过好,攒点钱为孩子读书作准备。
  
  没想到今年过年后又有电话打过来———他哥哥中风了,住院半月后回了家,以后的医疗和生活费全没着落,要阿可解决。9月,他家要重修祖坟,因为接连发生那么多事,他们认为重修祖坟能转转运气。说到最后,又是希望我们出钱解决。
  
  为此我们又吵架。我也有难处,有时候回到家,看到保姆在厨房里做饭,孩子穿着尿湿的裤子光着脚独自在客厅玩,我心里是什么滋味?
  
  老是吵架,阿可对我说话的口气也变了。有时我问他要不要给家里打个电话问问近况。他就冲声冲气地说:“打电话没用,我们又没有钱给他们,还不如把电话费省下来寄回去呢!”
  
  我也很心痛。我很爱家,很爱阿可,我宁愿自己吃苦,每天早出晚归像燕子衔泥一样把挣到的每一分钱都拿回家。可是,除了我们这个家,还有一个无底洞在等着我。他说我不肯为他家人付出,我也要看自己有多少能力。
  
  我提议送他母亲去福利院,费用我们出,阿可拒绝了,因为在他们那里,只有孤老才去福利院。
  
  最近阿可回了一次老家,电话里提到母亲的屋子漏雨,可能要翻修,又要上万元。我不知该说什么好。不过他回来后并没提这事。我们谈了一次,他说他仍然很爱我。我虽然欣慰,但还是很不安,我不知什么时候他老家又会让我们为难。
  
  为了这些事,善良的他也变了,最近还迷上了彩票,希望中个奖来贴补家用。我呢,经常做着同样的梦:回老家时,能在外婆姨妈舅舅面前留下衣食无忧家庭美满的好印象,可以早点把舅舅资助的钱还上。可是目前,这些仅仅是做梦而已……
  
  


上一篇:
被迫去相亲的无奈
 

选稿:谢婧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徐玲  
 
  • 申城双休日以晴天为主
  • 上海市民交通开支占月收入7%
  • 冬至祭扫今明出现首轮高峰
  • 公交优惠换乘线路将增30条
  • 五角场自行车通行圈将启用
  • 上海公开招考50名特殊职位
  • 男子当街杀人全过程
  • 男子仇富心理教训有钱人 杀害清华教授被判死刑
  • 中国低龄留学生调查:同居率达80%引人忧[图]
  • 六小龄童称恶搞西游记是病态 明年将拍电影版
  • 上海男人为爱甘当"贤内助" 温情远比钻石更实惠
  • 爱情虽重要车房不能少 婚姻有'起步价"吗
  • "抱抱团"首倡六人组生活被搅乱 3人丢工作[图]
  • 货车司机怪招开车
  • 初步判断邱兴华患精神病 牵动精神司法鉴定制
  • 甘肃庭长被杀当地全力侦破 目前尚无任何线索
  • 贵州被害县长案情疑点多 家属称警方解释牵强
  • 商家强制厂家打折促销 销售员割腕"血谏"[图]
  • 口述:我跪求为期一年的爱情 婆婆竟视我为"情敌"
  • 口述:两次婚姻充满背叛 孩子夭折成他花心借口


  • 大学生公众形象20年最低?
    挣扎在"恐艾"噩梦中
    遏制艾滋 履行承诺
    名著遭遇恶搞
    2006商标抢注风波
    ……>>更多
    排行  
    田亮北京别墅遭窃贼撬窗[图]
    仇富心态 杀清华副教授凶手伏法
    商场强制打折 销售员割腕血谏[图]
    八成观众认为黄金甲少儿不宜[图]
    死刑犯的子女:心中伤痕难以抚平
    李嘉诚父子恩怨内幕:与亡妻有关
    让好男人落跑的十件事
    "吃人公园"夺命数十条 亲属追踪责任者
    ……>>更多
    口述实录  
    金钱"无底洞"伤了患难情
    被迫去相亲的无奈
    我跪求来为期一年的爱情
    婆婆竟然视我为"情敌"
    两次婚姻都充满了背叛
    相亲记:相中我的人我相不中
    女人四十,不甘混日子
    孩子夭折成他花心的借口
    他和干姐姐纠缠不清
    我把老公"赢"回家
    第二次婚姻爱你
    鸡肋婚姻 留着痛丢了伤
    她移情"救美英雄"后遭玩弄
    我做了双胞姐姐的替身
    其实我们都是爱情替身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