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口述实录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情同姐妹两女人喜欢一男人

2005年11月29日 10:50

  倾诉人:胡雪莉38岁无业

  倾诉内容

  情同姐妹的两个女人喜欢上一个男人,在她
们开始争夺爱情的同时,友情便已不再。胡雪莉是“胜利者”,然后多年以后,她才发现,原来事实根本不是她想像中那样……(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记者印象

  胡雪莉个子很高,而眼角的皱纹掩饰不了她的年龄。她留着卷曲的短发,看起来很精神,说起话来温和、轻言细语,有时候,在热茶的氤氲中,看见她有些惆怅的笑容。“以前的我比现在要泼辣大方得多??是生活把我个性里的棱角磨灭了……”她感慨地说。

  

  1.离婚,是我对不起婚姻

  1992年,我25岁,嫁给了刘可。婚礼上,我笑得很勉强。

  我不爱他,喜欢,大概有一点,但是一想到真心跟他过一辈子,内心还是有些不情愿。刘可不是我喜欢的男人类型。他太闷,不懂得幽默。听不懂我的笑话,和我的朋友玩不拢。他长相一般,家庭环境也一般,惟一的优点,就是对我好。

  谈恋爱的日子里,刘可对我的宠爱让我感动不已。我不是家里得宠的孩子,父母更喜欢弟弟,而在刘可身边,我感受到那么强烈被爱的滋味。

  结婚后的生活平淡得让我无法接受。一年后,女儿出生了,我忙着照顾一大一小两个人,累得常常觉得婚姻实在是痛苦的牢笼。刘可也不再像从前那么宠我了,他爱上了麻将。

  他在隔壁邻居家打得热火朝天,我抱着哭闹的女儿焦头烂额。我恨恨地拨打了110,“我家隔壁在赌博!”

  那一晚上,他们的麻将桌被警察掀了。我明白地告诉刘可,对,报警的就是我!我不但要让你丢面子,我还要和你离婚。

  我抱着女儿回了娘家,回去了,就再没回来。刘可提着东西来接我,我连门都没让他进,就把礼品从窗户扔了出去。

  我们离婚了。刘可恨我,我知道那些恨,是因为有太多爱??而我的无情,是因为没有爱。拿到离婚证的那天,我甚至有些愉快,我终于可以拿着这绿本本,去找许新。

  其实,对不起婚姻的是我。刘可爱上了麻将,而我爱上了许新。当他在牌桌上流连的时候,我在和许新悄悄地约会。他是比我大8岁的男人,高瘦精神,说一口漂亮的北方普通话,也有着北方人的高大身形,更重要的,他是大学生??虽然是夜大毕业生。

  我对学识渊博的人都有崇敬之心,源于我对自己学历的自卑。我只勉强读完了高中,而许新的出现无疑是我美好的崇拜对象。我喜欢听他口若悬河地和我说历史、诗歌、政治……我看着他脸上自信的光彩,觉得整个人都浮在云端里。

  那时候,许新离婚已经2年。我依偎在他怀里,觉得他的前妻一定是个傻瓜,丢了这样一个宝贝样的男人。

  2.密友,背叛了我们的友情

  和我一样崇拜许新的还有一个人,她是和我站一个柜台的微。在百货公司里,我们情同姐妹,好得恨不得日日夜夜粘在一起,我和许新的点滴,我都如实告诉微。甚至有时候,约会我都带上她。那时候,微已有了疼她的男朋友大为。

  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微会爱上许新。她比他小12岁,她有男朋友,和我又是最好的朋友??直到有一天,我去许新家。

  任凭我把门敲得震天响,他就是不开门。我知道他在,五分钟前我们还通过电话,他一定有什么在瞒着我??我坚持又焦灼地继续把门敲得连续如鼓点,如同我不安的心跳。

  终于,他开门了,家里还坐着一个人,是微。“我们……在谈心。”许新不自然地说。“那为什么要关灯?”我问,他们什么都说不出来。“大姐……”微想和我解释什么,我打断她,“你滚,我不想听你说话。”

  微走了,我们大吵了一架。“你这算什么,把小孩子吓坏了!”他反而指责我。我看着他虚伪的脸,心里翻涌着对微的恨。

  而许新是个小心眼的男人,也会盘问我的种种。“你是不是曾经和别的同事去民众乐园跳舞唱歌?”这些小事,我从没和任何人说过,除了和我关系最好的微。只有她,把这些传到许新耳朵里。一气之下,我到百货公司找到她,当着全柜台人的面,我撕破了脸:“不要脸的妖精,我曾经当你是姐妹,你这样勾引别人的男朋友!”

  话说得很难听,她也红了眼睛,嘲讽地说,“那你呢,还是别人老婆的时候就知道勾引男人了呢!”一听这话,我疯了一样扑上去要抓她的脸。旁人拉住我们,我气得泪眼朦胧,却清楚地看见她冷笑的表情。

  从那一刻起,我恨微入骨。既恨她勾引了许新,更恨她背叛了我们的友谊。从此,我与她形同陌路。

  3.再婚,进入才知是噩梦

  我安慰自己,许新那么优秀又那么英俊,这样的男人有人争是正常的。许新对我说,“都是微引诱我的。”我信,那个妖精什么都做得出来。

  1993年秋天,我和许新结婚了。我简直是欣喜若狂。我喜滋滋地把请贴发给每一个同事,当然包括微。虽然我一句话也没有和她说,但是我知道,这就是对她最大的打击。

  第二年,从同事那里知道,微也结婚了,她跟着大为换了工作。

  我在婚姻里,忙碌得忘记了那些恨??我在许新的接二连三的花心事件里忙得心力焦瘁。从1995年开始,我开始为女人和许新争吵。

  他的口袋里有电影票根,他的衬衫上有口红的印子。我拎这这些证据,他一开始不承认,问得多了,他瞪着眼睛吼,“实话告诉你,跟着我,你就要懂得宽容一点!”“你还像个男人吗?”我脱口而出,他抬手就是一记耳光!

  许新揪着我的头发,“你大概不知道我的厉害!”我哭了,连声音都不敢出。

  可是我已经没有退路可以走了,我不能做离了两次婚的女人。世俗的压力会把我逼上绝路。

  唯有隐忍,才能继续生活。我压抑着自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然而还是有人告诉我,“你知道吗,我看见你家老公下班骑车带着一个女人……”

  我质问许新,他竟然把我踢到地上,咆哮着,“我还告诉你,和我上床的女人多了。你是最傻的那个,所以选你做老婆!”我的那些崇拜和爱,突然坍塌了,痛苦哽在喉咙里简直要将人窒息。

  2000年开始,我们分床睡。他夜不归宿,我整夜失眠。

  许新说,我知道,你不敢离婚。你怕不怕我杀了你全家?我也不想离,毕竟咱们都是离过的人了,何必再走那一步,你说对吧?

  我害怕看他的脸,浑身颤抖。那个清秀高大的男人怎么就在婚姻里摇身变成了恶魔?

  这样的冷战一直持续到今年春天。今年3月里的一天,许新容光满面地和我商量,我想娶一个女人,我同意你离婚了。但是,一分钱你也别想拿走??几年来,他第一次主动开口和我说话,说的就是离婚。

  含着眼泪,我说好。我怎么能不说好呢,我终于可以有机会逃离这噩梦一样的婚姻。可是,那十二年的苦痛的滋味,是任何语言都无法表达的。

  走出了那个家,我的心都空了。太阳很大,我在阳光下泪流满面。

  4.和好,十二年后的释然

  还有一些财产的手续,需要我去处理。我一分钱都没有要,也要不到,只是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失魂落魄地走出办事处,我穿过大厅,突然觉得前面那个女人的背影特别熟悉,那不是……对,是微!她的背影,就算再隔二十年我也认得。那些恨意,呼啦一下子烧起来,就是她,让我还没有和许新在一起的时候,就有了裂痕。

  我大步大步地走向她,我甚至想好了羞辱她的第一句话:“好了,你高兴了吧,我们终于离婚了!现在他的床非常宽敞,你可以随时躺上去。”

  微抬起头,她看见了我,一楞,然后定了定神,轻声喊了句:大姐。

  这一句大姐,让我突然间忘记了要说什么。我的恨,瞬间消失了一大半。那堵在喉咙里的话吞了下去。“大姐”,12年前,我们在百货公司,她就是这样叫我。那时候,我们多么亲密。不是这句称呼,我都忘记了她曾经是我的姐妹。

  我们在咖啡厅里坐下,我们打量彼此,对方的眼角都出现了皱纹。“对不起,这句道歉这么多年我才说。当年是我年轻不懂事,其实现在想想,许新也没什么好的。”她笑了,我连笑都笑不出来。

  是啊,他没什么好的。我们争的,就是年轻那口气,那些崇拜和自卑蒙蔽过我的眼睛。让我纵身跳进错误的感情里。

  我问,你呢,过得好吗?“和大为离了。我现在,也是一个人。哦,不,是一个人的情人。”她自嘲地说,“是不是报应?我骄傲了半辈子,还是做了别人的小老婆。”

  我们在昏暗的灯光里久久的沉默。丢了一个坏男人,我找到了失去的朋友,我其实知道,那曾经的事情不全是微的错。这12年的坎坷,让我们的人生都变化太多,可是我也要感谢这些坎坷,让我看见自己的盲目和自私,让我又和姐妹重归于好。

  我对微说了发自肺腑的话,“我还是想做你的大姐。那些丑陋的爱,不配破坏我们的姐妹情!”

  记者点评:别用烦恼排遣烦恼

   新生活还没开始就开始旧。没有铺垫,没有缓冲,那么陡的坎,让年轻的心去承受。很多人的年轻,就这么过去,沮丧,徘徊,痛苦,等你真正醒过来,光阴仅剩下尾巴。

  不必以烦恼来排遣烦恼。放开它,避开它,做你应该做的事情。转移精心和心事,你也许会在事业或者工作中取得好的成绩。到时候,你的人生万一没有了那,还有这。情是可遇不可求的东西,和名利不同。你被动,是因为你一无所有,你两手空空。用年轻去给自己增加份量和实力,否则你会觉得,日子过得真慢。

 

 
社会频道推荐阅读

河南郑州孩子连续失踪
  • 监考老师以给予满分为条件 在考场猥亵初三女生
  • 黑婚介专给人拉皮条 37岁亲妈介绍17岁女儿卖淫
  • 姐妹大学生征婚五百人应征 母亲满意率为零[图]
  • 法治的力量:2005年度十大法治人物评选结果揭晓
  • 禽流感举报者突被刑拘 东方新闻最新排行

  • 中外武器美女大比拼
  • 当动物像人一样生活[组图]
  • 富翁正在引导中国女孩的贞操
  • 天价年货亮相日本东京百货[组图]
  • 美女还是骷髅? 世界上最瘦的模特[组图]
  • 两性:枕边禁语 床上的低级错误
  •  

    选稿:彭蠡    来源:武汉晨报   
     
     
     
    男子火车站摆摊征婚
    形形色色的征婚
    网络游戏错了吗?
    广州背包党揭秘
    少女额头和乳房被刺字
    ……>>更多
    排行  
    小伙酒后与少妇做爱 意外怀孕寝食难安
    禽兽干爹常年霸占女儿 对其实施强奸
    歹徒奸杀夫妇 3岁女独守父母尸体7天
    女大学生突击谈恋爱 找人"借船出海"
    富翁正在引导中国女孩的贞操
    我在泰国做"人妖"的心酸事
    "笑脸"恶魔10年奸杀12女子 手段残忍
    成都小伙做变性手术:将翻版梅艳芳
    第一豪宅售价3亿 买家是海外华人
    山西煤老板的奢侈生活[组图]
    ……>>更多
    口述实录  
    老婆 请原谅我那天的兽行!
    讲述:婚前是"宝"婚后是"草"
    绝情前夫用艾滋毁我的一生
    我的初恋因为金钱而贬值
    本以为娶她可以少奋斗几年
    15年没有正常夫妻生活以后
    看他们亲密 我的心被掏空
    艾滋病同性恋者的自白
    我是再婚丈夫砧板上的肉
    情同姐妹两女人喜欢一男人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