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口述实录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一男和两女的自虐之爱

2005年12月13日 14:04
  《我愿意》和这首《不让我的眼泪陪我过夜》,是现在的郑波每晚必听的两首歌。他说,前者代表了他对晨曦的感情,后者则表达了他对两个女人的心态。两个女人和他有着怎样的感情纠葛呢?一起走进下面的故事吧……   

  倾诉人:郑波,男,33岁,出租车司机

  在动手写郑波的故事前,我放了一首齐秦的《不让我的眼泪陪我过夜》。当忧伤的旋律将我淹没时,我再一次深切地体会到了郑波的无
奈、自责和近乎自虐的情感。

  《我愿意》和这首《不让我的眼泪陪我过夜》,是现在的郑波每晚必听的两首歌。他说,前者代表了他对晨曦的感情,后者则表达了他对两个女人的心态。

  原以为,对妻子坦白一切会让他放下心理包袱,至少,他可以作出一个选择,没想到实际情况却违背了常理和他的预想——他发现自己对晨曦的感情完全失控了,但是,两个女人却采取了一致的态度:不争不抢,一个避让,一个宽容。于是,在两个女人的柔情中,他陷入了两难,无论选择哪一边,都意味着伤害。最后,在深深的愧疚和无奈中,他选择了封闭自己。

  ★心里悄悄地裂了一道口子

  我很早就从工厂出来自己做生意。我干过很多事情,大江南北地跑过。今年7月,我开起了出租车。开出租车是我的一条生存底线,在没有找到合适的投资项目时,我总是一边开出租车一边考察生意。我和爱人是1994年结婚的。我单方面认为,我们的婚姻出现问题是在2000年,也就是我的大家庭进行财产分割之后。她却始终认为没有问题。

  我们是租房结的婚,随着大家庭房产的增多,我们把父母的一套福利房买了下来。2000年,父母把房子收了回去,并且把家里所有的房产都归到了我哥的名下。

  我诧异地问:“你的父母为何这样做?”他回答说:“大概是因为我和爱人的收入都比较高的原因吧。那时我俩一个月收入在7000到10000元之间。”

  我的朋友们都说,真不知道你是不是你父母所生的。

  爱人的大家庭却对我很好。我能发展到今天,与她的大家庭的帮助是分不开的。每次我在生意上遇到了困难,都是他们义无反顾地拿出资金帮我渡过难关。他们对我像对亲生儿子一样。

  大家庭对我的不公,我没有告诉爱人。我是男人,只愿意把好的情绪带回家,不好的事情就自己扛着,怕她担心。但后来她还是知道了,开始经常为这事跟我发生争吵,拿两个家庭对我的态度进行对比,说我无能。

  她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是:“你就靠我养。”我也知道她是刀子嘴豆腐心,所以她这样说,我从不做声,但心里还是止不住地难受。有一次她发牢骚,我的朋友都听不下去了,说:“你别以为你老公无能,他聪明得很,只是机遇不好而已。”

  从那以后,我对她的感情就一点点地淡漠了。我甚至对她提出过离婚,但最后都不了了之,因为她的大家庭对我太好了,我不忍新伤害她的父母。  

  ★网恋并深深陷了进去   

  2002年,我与晨曦相识。别人都笑我们是网恋,但我认为不是。我们在网上相识,但从未在网上说过一个“爱”字,真正发生感情是在现实中。我觉得自己不是为了寻找婚外刺激,因为我在这方面的机会很多,但我一直把握得很好。

  我与晨曦的感情不是一天两天产生的,接触几个月后,两个人都不知不觉地投入进去了。从一开始她就知道我已婚,但从未对我要求过什么,她愿意就这样跟我过一辈子。

  有一年多时间,我们一个月见一次面。她是荆州人,不是我赶到荆州去看她,就是她来武汉见我。她把我介绍给了她的朋友、同事,我觉得她是真心想跟我在一起的。

  郑波停顿下来,将一张照片递给了我。那是一张立拍得。在夜晚的天安门前,一个长相甜美的女孩与郑波依偎在一起,幸福而又甜蜜。那个女孩,就是晨曦。   

  她唯一没带我去见的是她的父母,但他们隐隐约约知道有我这样一个人存在,也隐约猜到了一些事,于是不断地对她说:“你也该有个男朋友了。”每次她都不做声。

  她的家人开始给她介绍男朋友。我说:“你去见面吧,如果可以,就交往下去。”但每次见面后,她都给我打来电话,说不行,一点感觉都没有。她的父母越发怀疑了。后来,为了躲避家人的逼婚,她提出来武汉工作,由于联系的工作不太理想,她只得选择去北京,那里有她很多亲戚。

  她的父母亲自把她送到了北京。在武汉转车时,我陪他们一起吃饭。她父母问我结婚没有,我无语。后来,他们借故离开了十多分钟。我想他们已经肯定了心中的怀疑。事后她告诉我,他们对我印象不错,但叮嘱她要对我了解清楚,说白了,就是担心我已经结婚。

  ★为了网友,和妻子离婚   

  今年的9月9日,很多人结婚,都为了图个长久之意。可是在这一天,我却与爱人离婚了。离婚的原因,是为了财产保全。所有的财产全归到她和女儿的名下,我只留了辆小车。

  我有个非常特殊的女儿。女儿今年9岁,学了5年舞蹈,却不断地换老师,因为每位老师带不了多久,就没能力再教她了。老师们都说,她跳得出来。她得了很多奖,以她现在的水平,应该上初中舞蹈课程。

  学舞蹈的专业费用是一笔巨款。自从开出租车后,我心里渐渐有了担忧。我害怕自己出事。比如,一次较大的车祸就可以让我倾家荡产。我觉得,如果因为父母的过失而影响到孩子的成长,那对孩子来说是不公平的。我于是跟爱人商量离婚,我说:“这样,即使我发生什么事情,财产也会完全归在你和女儿名下,女儿成长所需的费用可以得到保证。”她同意了。

  之后,我去了一趟北京。跟晨曦见面后,我跟她讲了离婚的事情。她问我:“你离婚时有没有考虑过我?”我说考虑过。她问她的因素占了多少成分,我说:“财产保全占90%,你占5%,家庭占5%。”她说:“哪怕只有1%的因素是为了我,你的离婚就是一种欺骗行为。这对你老婆不公平,对我也是一样。”   

  我觉得她说得有道理。从北京回来当天,我就把和晨曦之间的事情全部向爱人坦白了。我对她说:“我们之间已没有爱了,我对你只有亲情和责任。”我想了很久,感觉再这样欺骗下去不行,这其实也是在欺骗自己。

  告诉爱人真相,还基于另一个原因。上火车前我与晨曦经过天安门时,她提出照张合影。以前这样的要求我从未答应过,但那天我同意了。我怕今后再没有这样的机会。

  从今年6月份开始,我的胆一直疼,做了很多检查,结论是胆囊没有问题。后来又做了DNA检查,肝功能也没有问题。但是,疼痛却有增无减。我的心理压力很大,因为我的亲属中有好几个是死于癌症。

  知道我跟晨曦的事情后,爱人当时就哭了,她说:“你欺骗了我。你在外面有女人我都能接受,可你用这种方式离婚,我接受不了。为何离婚前你不说,现在却来告诉我?”我说:“我已经一无所有了,在这种情况下我敢把这件事告诉你,是做好了被扫地出门的心理准备的。”

  ★为了证明不是欺骗,又跟妻子复婚   

  很快,她的大家庭也知道了这件事,他们都很难接受,觉得我骗了她。为了还她一个尊严,也为了证明我确实不是为了骗她离婚,几天后,我跟她复婚了。

  复婚当天,我就提出分居。她说:“你这样做说明你还是想跟我离婚。你是不是想跟她结婚?”我不想伤害她,否认了。

  我买了一张床,搬到我们的另一套房子里去住。房间的卫生是爱人做的,我带过去的衣服也是她清理的。我过去后将衣服拿出来时,在里面发现了这个。

  郑波将一张照片递了过来,那是一家三口亲热而甜蜜的合影。很显然,是他爱人偷偷夹在衣服里面的。一个女人的良苦用心在这个举动里显露无疑。

  真正开始难受也就是在这半个月里。我原以为把这件事说出来后,心里会很舒畅,但那种感觉只在当时,随后几天发生的事情却让我的心越来越沉重。我发现自己的感情完全失控了。我想跟晨曦结婚,我再也不愿回到原来的婚姻里。我觉得,婚姻的问题既然已经暴露了,勉强继续下去只会是一辈子的阴影,就算不离婚,我在家里也只是个空壳而已,心已经离家出走了。不论我跟晨曦是否结婚,我跟爱人再也回不到从前。

  然而,这半个月来发生的事情与我的想象竟然完全相反。

  连我的几位关系很好的朋友都说:“你的爱人属于传统型女人,一心为家,她没错。”她的家人更是一句说我错的话都没有,反说是我爱人的原因。他们是高知家庭。爱人和她的家人没有跟我吵,他们对我说得最多的是:“给你时间,让心回家。”

  我说:“我陷得太深了,以前从未对别的女人动过感情,如今却对那个女孩动了,要收回来太难。”他们却说:“你收,一年,两年,都可以。”但我知道自己不是小孩,感情就像水,泼出去了再难收回。   

  9月18日,爱人想起我以前经常说胆痛的事情,过来问我检查结果如何。我告诉了她检查情况和我的担忧。她沉默片刻,说:“我愿意与她结为姐妹,我对她没有一点讨厌的感觉。”然后,她给晨曦打了个电话,说:“我对你印象很好,我从没有恨过你,也不计较你们的事情。”晨曦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真的是投入进去了。”

  随后,我爱人将我的病告诉了晨曦,两个人都在电话里哭了起来。我爱人说:“如果他真的得了不治之症,我要照顾他。”晨曦也马上说要回来照顾我。爱人问如果我的病有很强的传染性怎么办,晨曦说不怕。

  第二天,爱人找了几个教授给我会诊,还是没有确切的结果,专家的推测是,可能与我的体形有关,再者可能是我的肝较常人的大,压迫了胆囊。医生说目前最好的治疗方法是休息。可我现在的生活状态完全与医生的嘱咐背道而驰。我根本无法休息,脑子里整天想的都是她俩的事情。为了不让自己空闲下来,我每天工作18个小时,但即使如此,我还是得靠安眠药才能入睡。

  ★陷入了深深的矛盾和困惑之中   

  现在,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她俩的态度甚至连说法都是一个样的。她俩都劝我戒烟,都让我不要为她们着想,只为自己考虑就行了。我爱人说:“我们两个女人,就像两个影子,我在你身边,你想的是她,她在你身边,你想的是我。我们互相渗透得太深了。”

  后来,爱人的姐姐给晨曦打电话,请她不要再与我联系,她果然消失了,电话不接,短信不回。我也试着不跟她联系,但我发现自己做不到。

  我没想到局面竟会成了这样。在我的设想里,如果爱人推我一把,我就跟晨曦结婚,如果晨曦对我有所要求,我反会回到家里。但现在,我却无从选择,因为无论我选择哪一边,对另一方都是伤害。

  跟爱人一起生活,晨曦会随便找个人结婚,可我相信过不了几年她就会离婚;跟晨曦结婚,我对不起爱人和她的家人,而且,晨曦怎么面对她的家人和亲戚?她已经付出很多,会有很多的困难要面对。我也曾幻想过同时照顾两个女人,但这于情于理都不可能。

  中秋节的前三天,我有过自杀的冲动。那天晚上,我吃了安眠药还是睡不着,想着这样下去没有出路,我不由自主地边想边不停地吞安眠药。最后,是想到了女儿,我才突然停止下来。离开我,两个女人不管怎样都能活下去,可女儿怎么办?

  第二天,直到中午我才醒过来。白天开车时,我又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了,于是给一个朋友打电话。那几天,朋友们怕我出事,轮番陪着我,但我的心却始终静不下来。我特别烦躁,特别悲观,觉得任何一种结果都不好,都对不起任何人。我错了,错得无法自拔。

  中秋节晚上,我试着打晨曦的电话问候一声,没想到她接了。两个人都在电话里哭了起来。后来她给我发来短信:你的心在外面漂得太久了,回去吧,我已经交了一个男朋友,他还带我去看期房了,虽然我没有感觉,但我必须这样做。难道我这样做你还不能把心收回去吗?我说收不回去了。她说她也收不回,即使与别人结婚,她也一辈子忘不掉我,但她不能再伤害我的爱人了。

  那天晚上,第一次,我没有吃一粒安眠药,却安然入睡。因为我又与晨曦联系上了。

  内心里,我还是想离婚,想跟晨曦在一起,可我却不能。

  我不知该如何解决面前的难题,我只能选择封闭自己。两个女人都很难得,要我去伤害谁?要伤害就伤害我自己吧,不管她们以后如何,目前我只能尽我最大的所能照顾她们。至于以后怎么走,能否走下去,我自己也没把握。

  独居的日子,我仍会失控,但却有一种快乐的感觉,觉得惩罚的是我自己。女儿每天晚上都给我打电话,让我过去吃饭,但我一直找理由拒绝着。终于有一天,我回家吃了一次饭,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上桌与她们一起进餐。我拿了个饭盒,装了点饭菜,一个人到房间里默默地吃。

  我害怕面对亲人朋友,更害怕度过无尽的黑夜,我没想到情错让我如此难过。

  朋友们问我后不后悔,我说,有两个这样深爱我的女人,我不后悔。有人问我还会再发生婚外恋吗,我说不会了,感情的付出不是赌博,我输不起啊,更何况,我不但曾经伤害了她们,而且现在还在继续伤害着她们。

  编后:有两个这样深爱主人公的女人,但他一点都不幸福,只有深深的自责和困惑!确实,他不但曾经伤害了她们,而且现在还在继续伤害着她们。

 
社会频道推荐阅读

记者亲历网上拉嫖
  • MSN被监控高薪白领辞工:MSN如果被监控你担心吗
  • 男子应妻要求做生殖器增大 手术失败丧失性功能
  • 公厕现女性碎尸及人头 守厕人吓瘫在小便槽[图]
  • 孕妇连拦三四辆的士遭拒载 凌晨被迫在路边分娩
  • 浙江一白领飞车抢夺12次 东方新闻最新排行

  • 台湾网上人气美女TOP10
  • 卡娃伊绿色短裙女佣诱人COS[组图]
  • 中国未来11大著名建筑[组图]
  • 四个年龄段最性感女人[组图]
  • 感动生命的“十四条”人生语录
  • 男性小睾丸有大聪明 女性大胸部有大智慧
  •  

    选稿:刘侃侃    来源:瑞丽女性网   
     
     
     
    男子火车站摆摊征婚
    形形色色的征婚
    网络游戏错了吗?
    广州背包党揭秘
    少女额头和乳房被刺字
    ……>>更多
    排行  
    切除智障女子宫续:专家称切子宫成惯例
    公厕现女性碎尸及人头 吓瘫守厕人[图]
    研究:男小睾丸大聪明 女大胸部大智慧
    一丝不挂 新闻“裸体秀”狂扫全球[图]
    空姐真实收入大揭秘[组图]
    男子做生殖器增大 手术失败丧失性功能
    感动生命的“十四条”人生语录
    你"偷"我妻我"占"你媳 "换媳"毁两家人
    山东菏泽田间刨出10多具女尸[组图]
    广州出现另类保姆 提供"陪睡服务"[图]
    ……>>更多
    口述实录  
    我与老总那仓促的一夜情
    一男和两女的自虐之爱
    老公的情人养活我们全家人
    他为我而死我走不出阴影
    从结婚起她就没再爱过我
    合法妻子成了"狐狸精"
    我对姑父伸出色诱之手
    出轨妻子对我说 孩子是我的
    艾滋病女孩 我该不该去爱?
    一个风流男人的苦闷情事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