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口述实录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为了一件事领证却结不了婚

2005年12月28日 11:20

  倾诉女主角:娟娟(化名),25岁,公司职员

  故事男主角:军军(化名),28岁,公司职员

  ●他和她相亲后不紧不慢地交往着,反倒是家长们急着安排“上门”等等,他们感到不妥。

  

  ●他生病住院,她的关心让他很开心。病好后两家聚餐,和美气氛之下家长拍板定下了两人的婚期。

  ●还没好好恋爱就要结婚了?不过待嫁的她仍然心怀喜
悦。不料接下来的突发事件接二连三……

  娟娟一脸愁容,根本不像一个元旦就要摆酒结婚的新娘子。娟娟说她从来都只是在报纸上看别人的感情故事,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来倾诉。婚纱照拍好了,结婚证领好了,婚纱买好了,酒席订好了,婚庆公司谈好了,喜糖、酒、鞭炮都买好了,连嫁妆也送过去了,竟然为了一件事情,可能不结婚了……娟娟很郁闷。

  恋爱,介绍人总传话

  我和军军都属于比较内向的人,我只希望将来能和心爱的人过平平淡淡的小日子。正因为性格的缘故,我们是通过“人托人”的相亲认识的,双方父母加上介绍人,一块儿见了面。我对他没什么感觉,不过看得出他人很好;他对我似乎也没有特别的好感。

  但事后介绍人传话:军军对我感觉蛮好,希望继续交往。我觉得这种传话有些奇怪,不过既然人家有所表示,我也不好断然拒绝,况且我父母觉得军军不错。于是,我们每周末见一次面,不紧不慢地交往了两个月。

  一天介绍人又传话说,男方父母问我家为什么还不让男方上门。我和母亲一时反应不过来,我觉得我们还没进展到这个地步,母亲觉得既然人家提出来了,也不要说是上门,就算请朋友来家里玩玩吧。由此我觉得我们像是被人推着走,很不舒服。我找到军军,试探性地问他:你什么时候有空到我家来玩玩吧?他愣住了,很明显没思想准备,上门多半是他父母的意思。见状我就岔开了话题。

  周五,军军说要来我家,我叫他别来了,我们出去谈谈。我说,我不希望我们因双方父母着急,而硬走到一起。而且,连我没有回他短消息,介绍人都会来质问我,实在不可思议!但军军否认此事他跟别人讲过。“虽然我们看上去走得很近,但我感觉我们两颗心离得很远。”说完这些,我回家了,却发觉家里已来过人了。尽管母亲有意隐瞒,但后来我还是发现了,突然造访的是军军的母亲。

  为什么军军的母亲突然来访?娟娟不想多猜。只是很久以后的一个电话,给了她点滴解释。她听到电话里军军的母亲教另一位母亲:如果想要知道亲家是什么样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打招呼、拎袋水果直接冲到他们家。

  爱,让他康复得最快

  那次谈话后,我和军军疏远了,没有了例行公事的约会见面,只有偶尔响起的短消息。去年年底,我收到了军军的短信,他问我晚上上网陪他聊聊天可好,我答应了。他在网上说,觉得自己很没用,年纪大了,还没结婚,连个女朋友也没有。他试探地问我,现在可有了男友?我告诉他没有。于是他让我考虑我们是否可以继续。

  以前跟军军说话,我觉得他总是有一搭没一搭的。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的态度转变了。我想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他一个机会。于是我们又开始每周约会一次。

  没过多久,突然军军一整天都没有和我联系。在我的再三追问之下,他吐露了实情:他住院了,因为肝炎。我们的关系刚刚复苏,他非常担心我会因此离开他,一直不敢告诉我。我听到这个消息,第一反应不是要离开他,而是想如果我现在离开他,肯定对他的病情不利。可是我该怎么说服父母呢?我憋了三天,才把军军的病情告诉了父母,出乎我的意料,他们知道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赶快买些东西去看他吧。

  每一次去病房探望军军,他都笑得特别开心。医生说他是整个医院里恢复最快的肝炎病人了,3个月不到,他就基本康复了。我和军军终于一波三折,走到了一起。

  接下来,一切就像滚雪球一样,一发不可收拾。先是军军康复后来上了门,然后他母亲邀请我们全家“五一”去他家玩。我们到他们家时,气氛特别好。两家人发现很有缘:他母亲前面有6个孩子,只有她活了下来,我父亲也是家里6个孩子里唯一幸存的小幺。军军跟我母亲是一个属相,我跟他父亲是一个属相。谈着谈着,军军母亲忽然问我父母:“10月份的酒席我已问过,订不到,现在只能订到明年元旦的了。”我们吃了一惊。我母亲回答:“是不是太急了,现在小孩们发展得挺好,不急。”而军军的母亲考虑到天要冷了,拍婚纱照不方便;考虑到他们老家在乡下,如果再拖要明年才能去老家办酒席;考虑到将来我怀孕生小孩……总之,希望我们尽快把事情办掉。在大家庭欢聚的氛围下,两家就拍板定下了:元旦办酒席。

  我还是有顾虑的。军军母亲对我很好,但看得出是位很强势的母亲,军军则是个不会跟母亲争的好孩子。但转念一想,婆婆总是为了儿子好,我也想跟军军安安稳稳过一辈子,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怎么会有大矛盾呢?

  朋友们说:怎么没看你恋爱就要结婚了?要知道,我不是“作”女孩,他从未来接过我下班,每周都是我花4小时往他家跑,母亲劝我体谅他身体不好和工作忙。我想世界上没有两个一样的恋爱,属于我的就是平平淡淡。

  娟娟指着她正在喝的茶水说:“我对生活的要求就像这杯茶水一样,只要有点味道就可以。”

  5月去拍结婚照,效果出奇的好。8月挑了个好日子去领证。10月去军军家乡办了酒席,然后置办嫁妆。我父母这辈子最开心的就是能把女儿风风光光地嫁出去,所以尽管我家经济并不宽裕,仍然是婆婆指到哪儿我们就买到哪儿。婆婆指定的牌子都非常好,我觉得不很实惠,但不敢多说什么。婆婆买了大衣料子叫我到店里去做,我打听下来2件1500元,不如买现成的合算。婆婆听说后,打电话说我妈:“结婚是一生一世的事情,怎么你们一件衣服也舍不得?”我妈赶紧叫我去把衣服做了,别被人“牵头皮”。尽管有些小摩擦,但我还是充满了美滋滋的待嫁心情,就等着元旦在上海办酒席了。

  一桌酒席搅乱两家人

  那天我跟军军在电话里聊起酒席,发现有问题。我们家要6桌,婆婆说我们当初只要了5桌,而婆婆订的厅只能容纳12桌,不能加了。军军放下电话说找她母亲商量,不一会婆婆打电话过来了。我不清楚她怎么说的,只知道这电话我妈听到一半人就瘫了,伤心地哭了起来。我接过电话,听到婆婆说:“你们家哪来这么多亲戚,乱七八糟的人就不要叫过来了,又不是没吃过喜酒,现在收的礼将来都要还的。”我爸妈最怕被人说为了收礼卖女儿了。按照我母亲的想法,每桌加一两个人,甚至加一桌或换个厅都可以接受,唯独不能接受婆婆这么“冲”的话。

  第二天军军和他父亲来道歉,我父亲脾气犟,把他们顶了回去。他母亲说叫她来道歉就是要她死,他父亲也不愿再沟通,只有军军一个人两头跑。

  我问娟娟,你为解决矛盾做过什么吗?她说觉得母亲跟儿子比较好沟通,指望通过军军来化解问题。最让她伤心的是她很客观地把她母亲确认桌数的细节告诉了军军,但军军还是相信她母亲的话,认为我家搞错了,他们已经让给我们一桌酒席,我们还不满足。

  我母亲精神萎靡,父亲第一次说“心痛”。看到父母这样,我的压力也很大。我跟军军说要不离婚吧,他冲到我家来,陪我从上午哭到下午。没有父母祝福的婚礼我不想要。军军不同意离婚,可也没有好办法。

  父母担心我将来日子不好过。我们想了个办法,第一次向婆家提要求,要求把我的名字加到他家的新房里,看看婆婆的态度。军军很乐意。可是到了婆婆那里,一百个不答应。其实他们只要点点头,我未必要把名字加上去。

  矛盾越发恶化,最近军军也对我不理不睬了。他不明白我为什么总是把事情往坏的方向想,为什么他做了这么多我还不满意。军军最后的办法是我们在外面租房子,我说这不可能,他母亲决不会同意而且这也不是长久之计。

  喜帖都发出去了,两家却闹翻了。我还是非常爱军军的,我想能够把婚结了。真不甘心啊,元旦就要到了,我的酒席怎么办?

  听完这番倾诉之后的几天,我终于得到一个好消息,听娟娟说事情有了转机,她和军军已经沟通过了,她也正努力把事情往好的方向推动。我们相信倾诉只是一个开始,两个人的共同努力是矛盾化解的必由之路。

 

 
社会频道推荐阅读

九龄童10分钟横渡长江
  • 残疾女子无法过性生活 为留情夫雇保姆供其强暴
  • 15岁小偷技术一流日收入六千 "转会费"高达10万
  • 中学生狂饮醉卧街头 男生酒泼女生胸部[组图]
  • 13岁少年入室强吻女主人 被抓号啕大哭长跪不起
  • 9岁女孩致信布什呼吁和平 东方新闻最新排行

  • 古代新婚夫妻的性启蒙
  • 2005全球十大最暴笑妙文
  • 《黄河大合唱》曾有"驴在叫"?
  • 共和国元帅的夫妻照[组图]
  • 李银河语出惊人:86%的广州女性有婚前性行为
  • 皇后娘娘的“婚前体检”秘史[组图]
  •  

    选稿:彭蠡    来源:新闻晨报   
     
     
     
    网络游戏错了吗?
    形形色色的征婚
    网络游戏错了吗?
    广州背包党揭秘
    少女额头和乳房被刺字
    ……>>更多
    排行  
    中南海第一美女保镖获选美季军[图]
    女研究生穿露脐装跳舞挣钱救母[图]
    美式“清凉女招待”进中国[图]
    母亲将13岁女儿交由对方奸污
    残疾女子为留情夫雇保姆供其强暴
    小偷技术一流 "转会费"达10万
    中学生狂饮醉卧街头[组图]
    富翁妻子卖淫寻刺激每次收30元[图]
    共和国元帅的夫妻照[组图]
    美式"清凉女招待"进中国[图]
    ……>>更多
    口述实录  
    打工归来女友变成我嫂子
    为了一件事领证却结不了婚
    80年代的我们爱得很自私
    打工归来 女友成了我嫂子
    不肯献身 我输给了情敌…
    男友要我去整容…
    妻子做了别人的二奶
    老公 可知我网上如此放荡
    我们在玩弄彼此还是爱情?
    我一手策划的苦涩爱情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