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口述实录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与女病人的婚外激情

2006年1月14日 14:24

  他的肩上是丈夫的义务,是父亲的责任,可他却爱上了自己的女病人。

  一边是没有尊严的家,一边是炽热的婚外激情,他该如何选择呢?

  ■口述:成军(化名)■性别:男■年龄:30岁

  我想有个家  

  我家在湖南农村,家里兄弟姊妹7个,我和弟弟读书时的成绩是最好的。那年我
和弟弟一同高考,他考上了西北的一所重点大学,而我偷偷撕掉了录取通知书,外出打工。  

  我做了很多种苦工,下煤矿,进砖窑。在昏暗潮湿的环境下,灰头土脸的我感觉很不甘心。就在这时,武汉的一家单位到我们那里招工,我抱着试试的态度去应征,结果我以第一名的成绩录取了。  

  我吃苦耐劳,认真做好每一件事。我受到领导们的好评,最后留了下来。第二年我又被推荐到武汉一家医学院进修大专文凭。那时的我已经是一个大龄青年了,家里人催促我快点解决婚姻大事。  

  在朋友们的鼓动下,我参加了一个征婚俱乐部的活动,认识了美娟(化名)。美娟是武汉女孩,她对我的第一印象比较好,我对她也有一点好感,但并没有那种触电的感觉。 

  美娟家里人强烈反对我们交往,因为我是外地人。在强烈的自尊心驱使下,我打电话提出分手。第二天,美娟来找我,我恰好出去了。她在烈日下等了我4个小时,就是那4个小时,我觉得这个女孩值得我守候一生。我们在第二年的冬天,领了结婚证,我也终于在武汉有了自己的家。 

  沉重的爱   

  结婚后,我开始是住在丈母娘家,但生活总会有摩擦和冲突。岳父岳母对我不甚满意,总觉得我是乡下的土包子。而美娟也不是我想象中的那种女孩,她性格急躁而骄纵,我一直忍气吞声。   

  我在武汉的学习结束后,被单位分到同一系统内的一家医院。医院在省内的B市,我在那里自修了本科文凭。我真正在家的日子只能是周末,请假是比较困难的。可如果岳父岳母有什么事,美娟就打电话给我,让我马上回家,如果我不及时回的话,美娟就会跟我吵,认为我不心疼她的父母,没有良心。   

  更主要的矛盾在于后来我们买的房子,美娟非要买在豪华地段,而我的经济实力根本无法承担,虽然我不抽烟,不喝酒,甚至不买衣服,但我家底薄,而且弟弟在读研究生,都是我在供给。   

  我想说服美娟,让她买偏远一点的房子,她说她家出钱。虽然我们现在有了漂亮的新房,但从此我在家里再也抬不起头。  

  我们住的那个小区,有钱人特别多,美娟对我越来越不满意,总是说谁家的老公会挣钱,谁家请了保姆之类的话。家对我来说根本不是温暖的窝,而是沉重的壳。 

  (说了半天,成军还没有提到他的那个病人。我提醒他进入正题,他叹了口气,笑了笑说:“不好意思啊!马上就提到了。”他倾吐婚姻带给他的太多无奈,也许是想给自己的婚外恋,找到一个让他自己更坦然的理由吧。)

  幸福而又退缩着   

  那个家让我窒息,丽洁(化名)就在此时出现了,她是我的一个病人。那是一个深夜,她脸色苍白,捂着肚子来到我的办公室。她低着头,强忍着痛,回答我的问题。看着她额头不断流淌的汗水,我暗自佩服这个娇弱的女孩。她得了急性阑尾炎,需要马上开刀。   

  那天本来应该是我主刀,但我打电话叫来了另一个医生,因为阑尾炎手术需要脱光衣服才能做的。平时做手术已经习以为常的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避讳了起来。我突然觉得看一个女孩子的裸体,很不好意思。   

  丽洁的手术很成功,只是开刀后要住一个星期的院。我每次查房时,都会关心地问她几句。我尽量表现得像关心其他病人那般对待她。可我觉得她看我的眼神是炽热的。她休息一两天可以走路后,天天跑到我的办公室找我聊天。从来都是我照顾别人,丽洁却让我体会到了被关心的感觉。在丽洁热烈而真挚的笑容面前,我幸福而又退缩着。

  我拿什么爱你

  我和美娟的矛盾冲突终于爆发了,导火线是她对我妈的态度。我爸很早就去世了,是我妈把我们兄弟拉扯大的,因为劳累了一辈子,她的腿落下了病根,行动不太方便。我们的房子装修好后,我就把妈接过来住,让她享一下清福。   

  可美娟对她的态度冷淡不说,还总是找茬跟我妈闹,说我妈做饭不好吃,说洗衣服也洗不干净之类。为了家庭太平,我一直忍让着。有一天,她当着我的面数落我妈,我就说了她几句,结果她嚷着:“这房子是我买的,你不满意就滚。”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结果她又嚷着说:“你们都滚!”当时,我差点甩手打她一巴掌,是我妈把我扯住了。第二天,我妈就收拾行李悄悄走了。   

  那件事以后,我好一阵子都没有理美娟,经常主动要求在单位加班。也就是那阵子,丽洁一直找我玩。她手术好了后,单位批了她一个月的假,让她好好休养,她就经常去医院看我,还经常煲汤端到我的单位让我喝。   

  我们的电话和短信也多了起来。周末,丽洁让我陪她去江滩,我犹豫了很久,但还是抵制不了她灿烂的笑容而答应了。那天我们玩得很开心,丽洁在阳光下像一个天真的孩子般开怀大笑,牵引着我的心。说实话,我一直忙着事业和家庭,从来没有好好玩过,很久都没有这样开心地笑过了。   

  我们一直玩到晚上9点多,丽洁还是不愿意回家,她说好不容易出来玩一天,要玩尽兴才好,闹着要去看通宵电影。我耐不住她的软磨硬泡,心一软就答应了。那天晚上,她就那样靠在我的怀里睡着了。看着她的嘴唇微微噘起,嘴角微微上翘,我心想,这个爱笑的女孩连做梦都是微笑的。   

  我不自觉轻轻搂紧了她,低头在她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谁知,她醒了,搂住我不放,直白地跟我说:“我喜欢你,跟你在一起我好开心,你不用说什么,只要你也觉得开心就行。”   

  虽然那晚什么也没发生,但是我的心已经出轨了。我逼迫自己忘记所有的一切,可是真的没办法做到。丽洁从来不跟我说让我离婚之类的话,没有让我给她任何承诺,但我真的很喜欢和她在一起。   

  我想跟美娟离婚,但舍不得幼小的儿子。儿子非常乖巧懂事,虽然我在家的时间非常少,但他很黏我,一回家他就抱着我的腿要我抱。孩子需要一个完整的家,我不能那么自私,我不想因为爱而伤害任何人,所以只能伤害自己。   

  我和丽洁在一起确实很快乐,但我现在根本就没有资格谈爱。我的前半辈子都在为别人活,我很希望后半辈子能好好地为自己活。   

  同时,我也很无奈地发现,自己其实是一个很懦弱的男人。我不敢离婚,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害怕和丽洁的风花月,将是一段没有未来的情感插曲。   

  我是如此瞻前顾后,胆小怕事,却又渴望拥有爱情。上天对待我这样的男人,会给出一个怎样的结局呢?>>>自白:情人的柔情老婆不会懂   

  别给老公出轨的理由   

  家有河东狮怒吼,外有温柔女孩追得紧,如此受气包老公,面对如此出轨“机遇”,是出,还是不出?离,还是不离?不离吧,心有不甘,为什么以后的人生不该为自己好好活呢?离吧,家中虽没了爱情,但还有孩子,还有责任。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不敢离婚的原因是,害怕看似美丽的风花月是一段没有未来的情感插曲。相信很多男人都会遇到成军这样的难题。   

  离,还是不离?我不知道该怎样对成军说。我只想对成军的妻子美娟说:别给丈夫找到心安理得地离开你的理由。

  编后:有些女人,特别是在夫妻关系中地位、收入等各方面处于强势的女人,往往对丈夫不太尊重,动不动便颐指气使,动不动便恶语相向,让丈夫成为一个抬不起头来的“受气包”。这样的“受气包”一旦在家庭之外找到安慰,到了要离婚的地步,往往会走得很决绝,走得心安理得。而这个时候,做妻子的见平日被自己不当回事的丈夫居然成了别人眼中的“香饽饽”,又会跟别的女人争抢得头破血流,所谓“敝帚自珍”吧。这是很多失败妻子的一种范式。希望这个故事能让这类女人引以为鉴。

 
社会频道推荐阅读

五白领街头乞讨
  • 全国总工会副主席送慰问金给民工 被包工头没收
  • 云南一位18岁少女相貌平平 欲卖器官换钱去整容
  • 男子强奸村姑后带至家中 次日又与朋友将其轮奸
  • 副教授带农民进京卖米遭冷遇 县委书记写信鼓励
  • 全民娱乐 恶搞有理? 东方新闻最新排行

  • 街头回头率最高的人集粹
  • 澳门赌王的四房妻妾以及17个儿女[组图]
  • 揭密:女儿国怎样消失的?
  • 标价万元"黄金图书" 走俏市场是谁在追捧?
  • 西藏密宗尼姑生活探秘[组图]
  • 20年目睹之“性”现状 中国性问题报告回顾[图]
  •  

    选稿:刘侃侃    来源:楚天都市报   
     
     
     
    网络游戏错了吗?
    形形色色的征婚
    网络游戏错了吗?
    广州背包党揭秘
    少女额头和乳房被刺字
    ……>>更多
    排行  
    美院女生死后停尸9年 父母执著追凶
    出租司机先英雄救美 后强奸被救女子
    北大毕业生待业在家做糖葫芦[图]
    少年10年与数百毒蛇为伴 蛇在其家冬眠
    主妇派出所门口叫卖学生妹 最低价30元
    五白领生存体验:费用花光街头乞讨[图]
    黑店抢外地人 三陪女引诱一小时3500元
    女大学生网恋失贞自杀 男方称自愿[图]
    皇帝死于夜夜春宵 历史角落的后宫私情
    将妇女作为性工具 洪秀全的真实面目
    ……>>更多
    口述实录  
    新婚十天投入别人怀抱
    与女病人的婚外激情
    嫁给"完美"男人之后
    爱上老婆的闺中密友…
    空姐遭遇"姐弟恋"
    一次意外 上了偷情的瘾
    10年无性婚姻 该怎么办
    亲密女友抢走我的老公
    曾经爱过的一个流浪女
    我错过做妻子的机会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