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频道>> 国内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北京马家堡城中村亟待整治 万人用两个厕所[图]

2006年3月27日 03:07
[我要留言]

上 海

导 读
  • 公交轮渡票价不变 的哥收入不受油价影响
  • 沪公积金贷款有望放宽 商业房贷将受冲击
  • 上海人安全感抽样调查:最关心就业问题
  • 白领压力大睡眠不足 午间小憩天天猫厕所
  • 黄牛忙建地下"襄阳路"售假
  • 网上大卖ONLY等假货 "易趣"成被告
  •     image

      “城中村”的脏乱差与周边的小区环境形成鲜明的对比。

        image

     

      3月7日,市政府召开第47次常务会和专题会。专题会上研究了马家堡三期项目整治等问题,并决定将马家堡三期纳入“城中村”环境整治计划,作为全市整治“城中村”的重点突破口。
      
      “马家堡三期”现状如何?在全市整治“城中村”的工作中,“马家堡三期”为何成为突破口?3月23日起,本报记者数次赶往马家堡“城中村”进行实地探访。

      近万
    人共用两个厕所
      

      马家堡原本是一个自然村,位于丰台区洋桥附近,紧挨着南三环。 上世纪90年代初,这里有村民2400多人,房屋3300多间。
      
      1991年底,由北京城市开发集团负责开发建设的马家堡小区工程开工。规划中的开发项目共分三期。其中,作为住宅区的一、二期工程已于1994年正式完工,并完成入住。但在规划中以配套设施为主的三期工程在1992年征地后却始终没有开工,征而未建,马家堡三期渐渐变成因脏乱差而闻名的“城中村”。
      
      3月23日下午,记者来到马家堡“城中村”。
      
      在“城中村”的北部,有一条宽约3米、横贯东西的土路。这是村里最宽的一条路。走上这条路,一股臭气扑鼻而来,因为村中主要的下水道紧挨着路南侧,水沟两侧堆放着黑色的污泥,散发着阵阵恶臭。
      
      路边随处可见台球桌和商店、小吃店、发廊、诊所等铺面。操着各种口音的人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打台球、打牌、下棋、聊天,学龄前的孩子们在马路上奔跑嬉戏。收废品的三轮车伴着阵阵吆喝声,从一条巷子里出来,又消失在另一条巷子中。
      
      马路两侧的墙上贴着标语,提醒人们预防煤气中毒和防火。当地派出所贴出的一则通知说,今年3月以来,这里已经发生了多起入室盗窃案。
      
      主路东头有一个公厕,这是“城中村”里仅有的两座公厕中的一座。记者走过时,等待空位的人们排到了公厕门口。
      
      公厕以北十几米处,就是东西走向的马草河。靠近村子一侧的河南岸,粪便和污水随处可见。带领记者到此的一位居民说,经常有人在河边的台子上往下排泄,日积月累,这里的粪便便积累了厚厚一层,因此,他们都管这地方叫“大屎馆”。
      
      这位居民说:“住进楼房的一、二期的村民,有的一家就有两个厕所。我们三期近1万人口,一共也就两个厕所。”
      
      除去那条主路,村里多是宽约1米的土路。多数路口都堆着垃圾。在路中间,有时还会出现包在塑料袋里的粪便。居民们说,有的人甚至把粪便包在塑料袋里,扔到别人家的房顶上。
      
      村里的房子多是二层楼房。由于楼房之间相距很近,每个院子里的光线都很暗。院子中间,租户们的锅和炉子放在各自门口,洗过的衣服密密麻麻地挂在院里的铁丝上。
      
      一名居民说,村里的房屋在2004年就已接近8000间,这个数字在不断增加。村里居民对自家的改扩建工程不停地进行着,沙子、水泥、砖头等建材不停地被小推车推进巷子里。这名居民说,其中有许多人是为了增加对外出租的房间数而进行扩建。
      
      几乎所有居民都在家门口写有留言,一种是“有空房出租”,另一种是“无空房,勿扰”。
      
      站在楼群里,隐约可见不远处的高层住宅楼。那些高楼便是1994年便已完工并已入住的住宅区(马家堡一期和二期)。

      居民希望改善生活环境
      

      刘强(化名)的家就在“城中村”的主路边上。这是一幢约200平方米的二层小楼,被隔成了十几间小房间。刘强夫妇住在二楼的一间约40平方米的大房里,剩下的十几间面积约10平方米的房间用于出租,每间房收租金200~300元。
      
      和村里大多数居民一样,房租是刘强家的主要收入来源。刘强说:“房客少的时候,家里一大半房子没人住,最多的时候,一个月能有4000多元收入。”
      
      刘强说,在他家租住的人大都为外地进京务工人员,有的住一个月就走,有的已经住了几年。其中有些人以蹬三轮车收废品为生,有些人在小公司里做业务员,还有些人刚到北京,每天外出应聘。
      
      记者到一些房客的房间看了看,里面除了一张小床和一张书桌之外,别无他物。刘强说,床和书桌都是从旧货市场买来的。在每一个房客的门口,都有一个炉灶,其中有些是蜂窝煤炉,有些是酒精炉。
      
      记者注意到,刘强的家中并没有厕所。刘强说,因为不种地之后,屯积的粪肥无法处理,居民大都把原来的厕所拆了,内急时,他们只能去村里的公厕,而公厕距他家有五六百米远,每次都要花十来分钟。有时实在着急,只好在家解决,再用塑料袋包着扔到外边去。
      
      刘强说,去年,丰台区在三期的东西两头各盖了一个新厕所,但河边和马路上的粪便依然没有减少。
      
      刘强说,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他还是一名农民,以种地为生。1983年,因村里的耕地开始逐渐被征作他用,许多村民开始“农转居”。此后,因征地而“农转居”的村民越来越多。
      
      1986年5月,刘强夫妇和村里200多村民一起接到村里的通知,他们也要转成工人。随后,村里用抓阄的方式把这200多村民分配到4家工厂,刘强去了一个制革厂当工人。1993年,因厂里效益不佳,刘强下岗。下岗后,刘强最初每个月只能从厂里领到260元,此后逐渐增加,目前每个月的补贴是600元。
      
      刘强夫妇有两个孩子,下岗后一家生活压力很大。此时,马家堡三期工程征地工作已经完成,得知住在一、二期征地范围内的村民都能得到补偿款,刘强一家也等着三期拆迁的展开。
      
      1994年,看到马家堡一期和二期的村民高高兴兴地搬进楼房,刘强既羡慕又着急。由于拆迁迟迟没有消息,又苦于没有收入来源,村民们开始出租自家的空房。为了增加房间数量,有的村民在平房上加盖了一层又一层。刘强也加入其中,2000年,他将原来的平房拆了,盖成现在的二层小楼。
      
      刘强家的房间平时几乎见不到阳光。在这里,相邻人家的房子紧挨在一起,相隔大都只有四五十厘米。
      
      对于村里恶劣的卫生状况和密集的建筑,刘强很不安。他说,去年年底,住在村子北街的一个居民突发心脏病,救护车到村口之后开不进来,医生跑步进村实施抢救,才把这个居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幸亏这个居民家离村口挺近的,要是住在村子里面就完了。医生说,如果再晚10分钟抢救,可能命就没了。”
      
      刘强说,他们希望有个好的生活环境。“我们对拆迁的期望很迫切,对改善我们现在生活环境的期望更迫切。”

      整治方案正在研讨
      

      3月24日,马家堡街道办事处宣传部部长闫军告诉记者,1991年城开集团征下马家堡的土地时,原本计划将马家堡三期作为一、二期的配套设施来建设,这里的规划包括幼儿园、学校、公共绿地等。
      
      “不知什么原因,马家堡三期征而未建,一直拖到现在。”闫军说,征地成功后,马家堡三期就应该由北京城市开发集团负责。但征地成功后,城开集团没有对马家堡三期居民进行拆迁,也没有对三期内的配套设施进行完善。征而未建的局面出现后,马家堡三期的出租房屋、违法建筑和外来人口越来越多,环境卫生等状况也日渐恶劣。
      
      闫军说,街道办事处每年都要组织大量的人力物力投入马家堡三期,村东和村西的两个水排式公厕就是街道办修建的。村里的垃圾也是街道办请人定期用小车往外推。“街道办没有收入,财力有限,我们做的更多的是检查、宣传、安全咨询、事故预防等工作。去年下半年,我们还专门在那里设立了安全工作站。”
      
      闫军说,关于市里提出的整治工作,街道办尚未接到具体规划和通知。
      
      关于十几年征而未建的原因,媒体提及此事时大都称是由于资金问题或配套设施投资无利可图,导致开发商“甩项”。对此,北京城市开发集团始终未做出解释。
      
      去年12月10日,北京城市开发集团与北京天鸿集团合并重组,组建成北京首都开发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今年3月24日,记者向首都开发集团提出采访要求,被拒绝。记者随后赶到丰台区建委,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说,目前,各有关部门正在研讨马家堡“城中村”的整治方案,相关细节不便透露。
      
      马家堡三期总面积约10万平方米。据统计,这里现有居民755户,其中654户是“农转居”的原马家堡村村民。在这里,常住人口有2100多人,外来人口近6000人。居民私自违规搭建的房屋有1000多间。

     
    中国频道推荐阅读

    释延康教普京女儿习武
  • 外交部介绍温家宝出访背景情况并答问
  • "少林寺招英语6级本科住持"? 寺方称属恶作剧
  • 教育部回应清华辞造假教授事件 称高校有权处罚
  • 中国火车每天3千吨粪尿污水洒向铁路 专家吁整治

  • 南瓜一个月长到140斤
  • 内地年薪最高政府雇员面临解聘自认未失败[图]
  • 清华大学教授涉嫌学术造假被撤销教授职务
  • 港枪击案凶嫌存款逾百万 疑与赌球集团有联系
  • 丁玲的四段婚姻 壬寅宫变:皇帝险被宫女勒死

  • 北京现巫毒娃引争议
  • 周总理讣告是怎样起草的 经济学家马寅初竟一夫多妻
  • 郑成功原是中日混血儿 开创日本大和国的女统治者
  • 中国唯一没有贪污的王朝 诸葛亮情结酿蜀国最大冤案
  •  

    选稿:乔德建    来源:京华时报   
     
  • 北京二环内今年基本消灭城中村 分两批进行整治
  •   2006年3月14日 02:30
  • 南京:10亿元改造杨庄城中村
  •   2006年3月3日 15:47
  • 委员:"城中村"是城市和谐的一个"定时炸弹"
  •   2006年3月2日 11:14
  • 今年南京将拆违300万平米 改造40多个“城中村”
  •   2006年1月25日 09:27
  • 广东省委书记走访深圳最差城中村深感触目惊心
  •   2005年12月19日 16:52
  • 城中村开设40余家露天赌场 1000村民以赌为生
  •   2005年10月28日 12:52
     

    沪8-14℃ 京2-13℃ 穗15-22℃
    重庆开县又发生井漏事故
    树立社会主义荣辱观
    2006,走出就业困局
    新农村建设事关全局
    陈水扁抛出“终统论”
    ……>>更多
    画说九州
    杭州一停车场车内现女尸
    千年古井悬疑破解
    徐州首个"校园反恐"演练
    ……>>更多
    深度·聚焦
    新华网—集体买文凭背后颠倒的荣辱观
    瞭望--中国造大飞机决策始末
    中国青年报-大学生借债谈恋爱
    人民网-贪污腐败为"能事"?
    新民晚报—7成学生放弃高考的背后
    南风窗—总理承诺,重在落实
    ……>>更多
    科教中国
    雪龙号带回南极取得的首块月球陨石[图]
    应届高校毕业生4月3日至9日可网上应聘
    南瓜一个月疯长到140斤 最终将达300斤[图]
    北京首现冰湖石林地貌 建议申报为地质公园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