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频道>> 国内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半小时观察:矿难后小煤窑主叫板李毅中[组图]
2006年8月10日 01:11
[我要留言]
  

image

图片说明:7月16日,李毅中局长抵达灵石矿难现场,几个小时后,距离他检查地点不到10公里的地方,有一家小煤窑还在偷偷挖煤(本组图片均为电视截屏图)
    
  

image


  图片说明:记者又发现了另一个正在偷偷生产的小煤窑—晋灵煤矿,此处距离李毅中调查灵石矿难的现场也不足10公里
   

image

 
  图片说明:这个地方,从外观看上去像是车库,但里边暗藏机关,是一个小煤矿
  
  

image
  
 图片说明:记者找到了四川曾文国家里,他家里搭着灵篷,院子里挤满了亲戚。曾文国就是在山西私采滥挖的小煤矿葬生的
  
  
  

  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栏目8月9日播出“半小时观察:矿难后小煤窑主叫板李毅中”,以下为节目实录:

  半小时观察:记者生死卧底七昼夜,疯狂小煤窑叫板李毅中

  作为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的局长,李毅中的忙在全国都是有名的。李毅中就像一名救火队员一样,他不亲临现场,有些事就没法解决,有些事就无法查个水落石出。可是,我们的记者在采访中吃惊地发现,就在这位总局局长的眼皮底下,也有灭不掉的火,也有端不掉的小煤窑。我们记者去的这个地方是山西灵石县,“715”灵石矿难一次死亡五十多人,是最近发生的一次特大煤矿事故,李毅中是7月16日赶赴山西灵石县的,就在距离李毅中不到10公里的地方,同一天,几个小煤窑还一直在偷偷地挖煤。

  国家安全生产监管部门最高首长的震慑力,在不到十公里的范围内,就被这些私挖滥采的人置若罔闻,这不只安全生产监管部门面临的困境。

  为了加强安全生产监管部门的权力,2005年2月,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升格为总局,由副部级升格为正部级;为了让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工作执法有据,《安全生产法》实施三年多来来,国务院又一口气颁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安全生产工作的决定〉等一系列法规,安全监管总局也出台了《煤矿重大安全生产隐患认定办法》、《举报煤矿重大安全生产隐患和违法行为奖励办法》等配套规章。

  这么权威的尚方宝剑仍然阻挡不住私挖滥采,原因究竟出在哪里?其实,全国人大常委会等权威部门早有结论,“十次矿难背后有九次是腐败”。政策是靠人来执行的,如果那些对安全生产负有直接责任的各级政府官员被利益驱使,不能履行自己的职责,再完善的法律法规也失去了发挥作用的基础。在不法矿主藐视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权威的背后,我们看到的是行政效率和执法效率的缺失,是责任意识的衰减,是贪欲战胜良知的悲哀。安全生产监督管理不只是行政问题,它还是法律问题、经济问题和社会问题,要李毅中局长解决这么多问题,这显然不太现实。

  李毅中局长在多个场合怒斥“官煤勾结”,多次质问“矿难背后有没有什么东西?”需要面对这个拷问的,显然已经不仅仅是各地负责煤炭生产和安全的部门。

  以下是经济半小时记者的采访调查:

  矿井深处的“定时炸弹”

  7月16日李毅中局长抵达灵石第一天。

  7月16日下午,也就是李毅中局长抵达灵石蔺家庄几个小时后,距离他检查地点不到10公里的地方,有一家小煤窑还在偷偷挖煤。

  “离出矿难的地方远不远?”

  “不远,挺近的。”

  在煤堆旁边,一台装载机正在紧张地给一辆卡车装煤,记者注意到,正在装煤的这辆卡车上写着“灵石县乾丰煤炭经销公司”,在井架上,一个工人忙不迭地清理煤罐里剩下的煤渣。

  “现在罐下去了,大概五六分钟以后就又能上来一罐。”

  “它是直井吗?”

  “是立井。”

  离开这个小煤窑后,记者又发现了另一个正在偷偷生产的小煤窑—晋灵煤矿,此处距离李毅中调查矿难的蔺家庄也不足10公里。

  7月16日下午4点,在山西灵石县张家峪晋灵煤矿,有一辆机动三轮车正在向左方开过去,此时车厢里还是空的,很快,三轮车开到了一个井口,井口上方写着“安全为天”,三轮车冲着井口径直开了进去,知情人告诉记者,这个矿井至少有一百多米深,而在井底下都靠柴油发动机三轮车运煤。

  “开三轮车?”

  “它下面是三轮车运输。”

  “下面能开三轮车啊。”

  “下面全都三轮车。”

  这听上去令人恐怖,因为矿井深处瓦斯浓度比较大,如果有明火很容易发生爆炸,这个矿井底下真会有人挖煤,而且还用三轮车运输吗?过了一会儿,刚才的三轮机动车拉了满满一车煤开了出来,这个煤矿和酸枣沟煤矿一样隐蔽,记者蹲守期间,不断看到有人开着机动三轮车到这个矿上来拉煤。

  看到刚才的情形,真让人捏一把汗,在煤矿采访过程中,一般情况下就连摄像机都不能带到井下,因为容易引起爆炸。如果说,刚才那个开车的人胆大,那这开煤矿的人胆子更大,居然敢不顾禁令,在李毅中的眼皮底下顶风挖煤,这个胆大妄为的矿主究竟是什么人?我们的记者假装买煤,进入矿区去查了查。

  7月17日 李毅中局长抵达灵石第二天

  7月17日是灵石县蔺家庄“7-15”矿难发生后的第3天,也是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局长李毅中抵达灵石的第二天。

  “蔺家庄矿它违法生产,已经给它下达指令,属于资源整合要先关闭的矿,但是它没有执行政府的指令。”

  当天下午,记者以买煤人的身份首先来到了位于张家峪的这个小煤窑,见到矿上一位值班人员后,他一听要买煤立即称矿上没有煤,因为停产了。

  值班人员:“百分之九十九的矿都停了。”

  另一位工作人员立即随声附和。

  工作人员:“现在的小煤矿都停了。”

  记者:“为什么停?”

  工作人员:“统一行动。”

  记者:“省上让停的还是自己停的?”

  工作人员:“这都是哪个地方出了事情,形成习惯了,中央省里都下来人了。”

  记者离开前,这位负责人写了一个纸条,说是煤矿老板的电话,买煤都要找老板联系。

  随后,记者在这个矿井上匆匆看了一下,这里正是7月16日在国家安监局局长李毅中眼皮底下挖煤的那个井口,这个时候关着,让人想象不到这里是小煤窑出煤的通道。而在这个矿区办公房子的背后,记者发现了一道白色卷闸门,从外观看上去像是车库,但知情人透露,里边暗藏机关。

  “它那也是一个井口,一般检查的时候,或者上面有人来,它就把那卷闸门放下来,出碳的时候,它直接把卷闸门拉上去,三轮车直接从里边出来。”

  离开张家峪煤矿后,记者立即前往另一个煤矿—酸枣沟煤矿,也就是在灵石蔺家庄发生矿难第2天还偷偷挖煤出煤的另一家小煤窑,这里的人员也说他们停产了。

  “谁让停的?”

  “县上下的通知。”

  记者看到,这里煤场上堆放的煤已经很少,前一天下午还在偷偷出煤的这个井口此时也闲着,这里看上去的确不像正常生产的样子,临走之前,当记者要求留下煤矿老板名字的时候,听到的回答让人吃了一惊:这个煤矿和张家峪煤矿居然是同一个老板。

  “老板是吴子清。”

  当记者提出想见见老板吴子清时,这位负责人说,这阵子谁也见不到老板,因为这阵子风声紧,谁也不敢挖煤了,老板也就不来矿上了。

  小煤窑跟安监局长捉迷藏

  记者的发现并不让人意外,这些年,山西虽然关闭了一些非法煤矿,但是当我们再查这些煤矿时,要不还在违法生产,要不已经披上了合法的外衣,不过,头一天还在热闹出煤的井口,第二天就安静了下来,前后变化之大,还是有些蹊跷,让人怀疑,怎么回事儿?记者继续进行了调查。

  7月18日国家安监局李毅中局长抵达灵石第3天。

  7月18日,灵石县“7-15”矿难调查进入第三天,国家安监局李毅中局长要求灵石县针对矿难举一反三。

  李毅中:“追究这个私开矿矿主的责任,他在下面私挖乱采。”

  记者当天从灵石县两渡镇的一些村民那里得到消息,说张家峪和酸枣沟的两个煤矿并没有像矿上说的那样已经停产,而是改变策略应付检查,他们白天在井下挖煤,晚上再把煤运到地面上,当地政府三令五申煤矿要停产整顿,吴子清的这两个煤矿真的会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吗?当天晚上10点,记者来到了酸枣沟煤矿对面的山头上。

  在一片漆黑中只有一点亮光,那便是出煤的井口,不过,这时候还没有出煤,但下面的声音吸引了记者的注意,寻着声音找下去记者发现,井口左下边有一点亮光在移动,听声音像是车辆,还能听到人的说话声,听声音像是有人在指挥着,再仔细看时,下面发出亮光的果然是一辆车。

  “下面的装载机是用来藏出来的煤,把刚出来的煤全部转移到另一个地方。”

  这辆车真的是在偷偷转移煤炭的吗?很快,记者看到井口出煤了,有一个工人紧张忙碌着,用一根木棍把提煤罐下面挡着的大煤快捅开,然后,煤快就顺着铁槽滑下去,井口下面,刚才那辆装载车立即忙开了。

  那时正是7月19日2点54分。

  这家小煤窑的井口还在源源不断地出煤,每出一罐煤,装载机就开过来把它从井口转移到煤场另外一边藏起来,很快,煤罐又上来了。

  “又上来了,出来的是个工人,不是煤,他就是坐着拉煤的罐上来的,他这个本身就是违法的,他这儿过去发生一个事故,就是工人坐着煤罐上下,把人摔死不少。”

  这位知情人所说的事故发生在5年前,2001年5月19日下午4点,9个矿工坐到提煤罐里下矿井,当煤罐下到井里135米处时,罐子突然加速,失去控制,一直坠落到接近200米深的井底,5人当场死亡,其余4人送往医院途中相继死亡,这起事故震惊了灵石县,有关部门立即对酸枣沟煤矿依法予以关闭。

  报废煤窑死而复生

  五年前就已经被判了死刑的酸枣沟煤矿,竟然活到了现在,原来,煤矿被依法取缔后没多久,矿长吴子强的弟弟吴子清就采取白天休息,晚上开采的办法,继续非法开采,这无疑埋下了更大的安全隐患,就在我们记者拍摄到这个小煤窑顶风生产一天之后,就听到消息,酸枣沟煤矿又死人了。

  7月20日国家安监局李毅中局长到灵石检查第5天。

  7月20日下午,有矿工告诉记者,酸枣沟煤矿出事了。

  矿工:“是19号晚上一个人死了,是刚下去,在工作面上,看见头顶掉渣了,两个年轻的跑出来了,那个老的蹋在下边了。”

  这位矿工告诉记者,死者49岁,来自四川,是一个工头的舅舅,当记者刚要就此展开调查时,第二天又听到消息说,7月20日下午2点,酸枣沟煤矿又死了一个人。

  “死了25岁的一个,在家里刚结婚,带了几千块钱过来,来挣钱了,压在石头底下,用千斤顶顶起来的,人压在石头底下抬不起来,把人弄不出来,用千斤顶把石头顶起来。”

  根据这些说法,酸枣沟煤矿在7月19日和20日接连两天都死了人,而且都是在白天作业时砸死在矿井里的,事情到底是怎样的?村民们帮记者找来了一位四川的工头,但记者跟他刚一提死人的事,他马上就否认了。

  四川籍工头:“胡说八道,你说你刚刚来,我有一帮弟兄在下面,那么多人在下面干活能不知道吗。”

  这位工头对酸枣沟煤矿接连死人的事矢口否认,但村民告诉记者,工头否认事故另有隐情。

  灵石县两渡镇村民:“保密。”

  酸枣沟煤矿到底有没有死人呢?记者得到消息说,7月19日下午死的矿工是四川省中江县回龙镇的农民,名叫曾文国,就赶赴四川调查真相,到了中江县太白村,一打听曾文国的名字,这位村民愣了一下。

  记者:“曾文国家怎么走?”

  四川省中江县回龙镇太白村村民:“就敲锣那,就这么上去。”

  记者:“你说是他家里敲锣吗?”

  村民:“就他家里,他死了。”

  记者:“死了?他怎么死的?”

  村民:“挖煤砸死了,明天就出殡了,今天在做道场。”

  记者:“他是在四川挖煤,还是在哪?”

  村民:“山西。”

  这个村子里的曾文国会不会就是灵石酸枣沟煤矿的那个死难者呢?顺着锣鼓声,记者找到了曾文国家里,曾文国家里搭着灵篷,院子里挤满了亲戚,曾文国的灵前摆放着他的遗像,他妻子告诉记者,第二天就要出殡了。

  记者:“是什么时候安葬?”

  曾文国的妻子吴中有:“明天。”

  吴中有说,7月20日,她是接到同村村民彭德勇电话说丈夫出事了,她就和其他亲属连夜赶到了山西,彭德勇是一个工头,是他介绍曾文国到山西挖煤的。

  吴中有:“我就说我看一下人,就看了一下人,只看到了脸。”

  记者:“当时人在哪?”

  吴中有:“在太谷,在太谷的殡仪馆。”

  曾文国是死在太谷县的煤矿了还是死在灵石的酸枣沟煤矿了?记者设法找到了刚刚回到四川的吴远江,也就是曾文国出事时的现场目击者。

  记者:“当时你在不在现场?”

  吴远江:“当时我在现场。”

  记者:“白天是几点?”

  吴远江:“3点左右。”

  记者:“下午3点左右,当时是怎么出事儿的?”

  吴远江:“当时我们四个人在上班,曾文国在敲巷道的渣,那个渣当时敲的有点散了。”

  吴远江说,他看到矿井巷道的顶板松动,预感到大事不妙,想喊曾文国赶快跑开,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一块大石头掉下来压在了曾文国身上。

  吴远江:“等外边的人进来了,我就走到跟前去看,我看见人鼻子耳朵都出血了,人已经没救了。”

  吴远江说,曾文国在酸枣沟煤矿的矿井里当场死亡,挖煤的人在井下乱做一团,都想夺路逃出井口,但是,出口已经被人从外边封死了。

  吴远江:“当时把走人的那个副井,焊的那个铁门给锁上了,锁起来不让出去了。”

  记者:“为什么不让出去呢?”

  吴远江:“他说你出去了就要乱讲。”

  吴远江说,发生死亡事故后,大家被关在漆黑的矿井里感到十分恐惧,生怕随时还会发生塌陷事故,但直到晚上天黑了,矿工们才被放回到了地面上。

  记者:“老板叫什么名字?”

  “大老板叫吴子清。”

  看来,曾文国的确是7月19日死在灵石县吴子清的煤矿上,曾文国的家属说,矿上给他们赔偿了20万元,并给记者出示了一份汇款单,这是赔偿金的一部分,金额为45000元,汇款人是彭德勇,不过,从这份汇款单上记者发现了一个问题:汇款地址写的是灵石县晋灵煤矿,也就是位于张家峪的那个煤矿,而不是发生死亡事故的酸枣沟煤矿,这其中会不会隐藏着什么秘密呢?记者决定从老板吴子清入手展开调查。

  黑心煤窑的幕后老板

  记者来到山西灵石张家峪晋灵煤矿。

  “矿长不在。”

  “矿长叫什么?”

  “陈子年。”

  记者得到的一份工商执照复印件也显示:晋灵煤矿矿长是陈子年,而不是吴子清,另外,记者在酸枣沟煤矿调查时获悉,这里的矿长叫陈子玉,也不是吴子清,那么,为什么大家都说这两个煤矿的老板是吴子清呢?

  村民:“他们兄弟五个。”

  记者:“现在都在干煤窑吗?”

  村民:“都干着呢,老大给他收煤,老二给他压杠,老三是他吴子清,老四在张家峪这个口子,老五在酸枣沟。”

  村民告诉记者,吴子清家兄弟5个,但老四老五过继给他舅舅家了,所以姓陈,既然排行老三的吴子清是老板,为什么酸枣沟和张家峪的晋灵煤矿写他弟弟的名字呢?

  村民:“他不能出面,因为出面影响太大,负面影响对他名声影响大。”

  记者:“什么负面影响?”

  村民:“他是一个行政官员,他是经联社主任,谁能弄动他,上面一下来,一有事儿,一查早停了,他就不干了。”

  这个说法令人吃惊,记者立即到两渡镇政府进行调查。

  记者:“经联社主任是谁?”

  工作人员:“吴子清。”

  那么,吴子清在哪里呢?记者在镇政府和经联社都找不到吴子清,不过,有人提供了吴子清的一段录象。吴子清,在灵石县两渡镇任经联社主任,同时任两渡镇新庄村支书,那么,吴子清究竟是不是那两个小煤窑的老板呢?记者找到了灵石县安监局,一位不愿公开身份的工作人员证实:晋灵煤矿老板就是吴子清。

  那么,晋灵煤矿有没有合法手续呢?

  工作人员:“证已经让晋中安监站收回去了,灵石所有过期的证都叫晋中安监站收回去了。”

  灵石县安监局给记者出示了晋灵煤矿的采矿许可证副本,还让工作人员复印了一份,加盖公章后送给了记者,记者看到,晋灵煤矿的采矿许可证已经在2005年12月30日到期,那么,它的安全许可证呢?

  工作人员:“也过期了,他的这两个证都过期了。”

  记者:“那现在能生产吗?”

  工作人员:“不能,过期就该停了。”

  根据国家有关规定,在新的安全许可证和采矿许可证批下来之前,任何煤矿不得私自开采,但吴子清的晋灵煤矿在2005年12月底证件过期后一直没有停止生产,那么,酸枣沟煤矿有没有相关证件呢?

  “要是在出煤它就是私开的矿。”

  张家峪的晋灵煤矿属于证件过期非法开采,酸枣沟煤矿纯粹属于老矿关闭后的私开矿,那么,酸枣沟煤矿在李毅中局长眼皮底下偷偷挖煤发生的死亡事故,矿上有没有按照规定上报灵石县安监局呢?

  记者:“吴子清那个煤矿前两天死了人了,给安监局报了没有?”

  工作人员:“没有。”

  私自开矿并瞒报死亡事故,正是国家安监部门严厉打击的对象,7月18日,国家安监局李毅中局长在灵石郑重强调,要坚决取缔这类煤矿。

  李毅中:“必须清理取缔这些非法私有矿,这个方向没有错,工作不能失误,还要加强我们政府对安全生产的监管,同样在这个事故中,要查处政府和有关部门监管工作是不是到位,是不是存在问题,有哪些教训要吸取,要同样严肃查处。”

  


选稿:石素芳    来源:央视《经济半小时》  作者:张凯华 刘煜晨 李慧  
  • 付瑞雪:山西不想再见李毅中行吗?
  •   2006年7月26日 09:09
  • 山西灵石矿难53人死 李毅中称取缔私开矿没有错
  •   2006年7月18日 17:04
  • 李毅中强调安全生产也是政绩 要落实两个责任制
  •   2006年7月18日 08:18
  • 李毅中赶赴灵石矿难现场 事发煤矿曾被通知停产
  •   2006年7月16日 12:05
  • 李毅中:花甲之际临危受命 清洗"带血的GDP"
  •   2006年7月6日 09:48
  • 银行延长提前还贷预约期
  • 台湾楼盘首次来沪叫卖
  • 移动被指歧视"新上海人"
  • 戴尔"1折"服务器遭抢购
  • 沪上乳腺普查应者寥寥
  • "厨房门诊"首次进医院
  • 天津地宫国宝被盗
  • 《江泽民文选》第一、二、三卷在全国出版发行[图]
  • "桑美"将为40年来登陆最强台风 中心风力达17级
  • 铁道部将整治青藏线个别冻土路基工点变形问题
  • 天津定位为北方经济中心 专家称可减轻北京负担
  • 经济适用房将以租代售 面向低收入人群 即时排行
  • 赵建铭首次承认内线炒股 与其父口径不一[组图]
  • 赵建铭律师遭"飞腿"
  • 半小时观察:矿难后小煤窑主叫板李毅中[组图]
  • 国家药监局医疗器械司原司长被控私藏5支枪支
  • 甘肃建国以来最大贪官被判无期 贪污挪用两千万
  • 浙江国宝级摩崖石刻遭剧组破坏 涂料喷涂石刻字
  • 宁波造纸厂大火燃烧40小时未熄 六名消防员晕倒
  • 浙江又一品牌“克林霉素”致人严重不良反应

  • 沪26-32℃ 京24-32℃ 穗26-33℃
    卫生部叫停使用"欣弗"
    台风"桑美"影响我国
    唐山地震30周年纪念
    杜照宇在以色列遇难
    云南盐津发生5.1级地震
    ……>>更多
    画说九州
    扁婿律师遭遇"飞毛腿"
    40年来登陆最强台风来袭
    《江泽民文选》出版发行
    ……>>更多
    深度·聚焦
    光明日报-就业难和11岁女孩当干部
    新京报-欣弗:不良反应还是不良事件?
    人民日报-飞机为何排队起飞
    中国经济时报-高昂学费与廉价大学生
    求是-发展党内民主不是搞西方政党政治
    人民日报-别赶年轻人当"房奴"
    ……>>更多
    科教中国
    高校思想政治课惊动中南海 胡锦涛关注课程调整
    普通人能用甲骨文写文章 三大古文字字库问世
    六成大学毕业生不愿回乡 希望留在大都市
    择校费引发争端 初中生上书广东省政协委员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