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频道>> 台港澳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对话新党主席郁慕明:胡锦涛是知音 看不起李登辉

2006年5月16日 07:08
[我要留言]

上 海

导 读
  • 公安局长网聊"曝光陋习是否侵犯隐私"
  • 上海制药厂家未用假丙二醇
  • 今明申城局部有阵雨气温偏低
  • 婚礼现场不准用拉炮彩带
  • 瑜伽教练20课时"出炉" 上岗素质良莠不齐
  • 无聊白领下班玩起"自拍电影"
  •   4月23日,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院建院一周年庆典在北京香山饭店举行。新党主席郁慕明作为贵宾被邀与会。

      一年前的此刻,海峡两岸间的和谐之春正在酝酿:连战的“和平之旅”准备启程,国民党和共产党将实现跨越56年时空的再度握手;亲民党主席宋楚瑜的“搭桥之旅”紧随其后;再之后,便是郁慕明的“民族之旅”了。

      一年来,两岸经贸交流提速,越来越多的台湾同胞受益于大陆的对台优惠政策,两岸人民之间进一步增进了了解。尽管陈水扁当局仍逆势而动,不断制造麻烦,但终究阻挡不住这一大势。

      “今天台湾和大陆形势完全扭转了。过去台湾是充满信心的,现在台湾是一点信心都没有,从陈水扁开始就没有信心。”在香山饭店贵宾室接受《环球》杂志专访时,已经66岁的郁慕明主席对陈水扁治下6年来台湾的没落深感痛心,并对故园上海充满乡愁,“我儿子女儿都在上海,我也一定会叶落归
    根。当年我爸爸把我带去台湾,现在我把我子孙带回大陆来”。

      胡锦涛是知音

      《环球》:郁主席,欢迎您再次来大陆,来北京。您记得这是您第几次到大陆来吗?

      郁慕明:谢谢。这个记不得了。以前来得少,去年和今年就来得多,以后更会常来。

      《环球》:去年的大陆行,连宋的声势比较大,您接着他们后面来,有没有感到压力?

      郁慕明:说实话,没有什么压力。我过来是为推动两岸交往出力,又没有自己的私利。无私利,就不会有压力,尽力尽心去做就好了。

      《环球》:不过,当时台湾有些媒体好像泼了一些冷水。

      郁慕明:是这样的。岛内有媒体说,新党是个小党,不像国民党、亲民党那样重要,恐怕胡锦涛总书记不会接见的。

      《环球》:来之前,没有确定胡锦涛总书记接见吗?

      郁慕明:怎么会呢?!早就确定了。不过,我懒得和他们讲,你说不接见就不接见呗,不过到时接见了,你事先不做准备,新闻就做不好(笑)。

      《环球》:好像台湾有些人还有一种说法,说新党的“民族之旅”太空,没有什么实质意义。

      郁慕明:我很不赞同这种说法。世界上的事情有因实而果的,也有因虚而发的。连先生、宋先生过来,带回去了不少优惠政策,这是因实而果。我们新党是小党,不可能和他们比,说我们也要带回去几项政策。但我们小党要有大气魄。

      《环球》:所以,你们就定位成“民族之旅”。

      郁慕明:对啊。这就是因虚而发。当时胡锦涛总书记见我面、握我手时,第一句话就说“你们‘民族之旅’定位得好啊!”。一听这句话,我心里激动得很,就好像碰到知音,他说这句话,我就知道他心里也在一直思考“中华民族复兴”的大问题。

      《环球》:这么看来,台湾有些媒体的猜测彻底错了。

      郁慕明:是啊。不但规格和国民党、亲民党一样,而且效果不错啊。我原来在台湾出门都有人认出,都有人围上来。心想到大陆来就少了很多麻烦了,现在可好,到大陆一上街,围的人更多(大笑)。

      看不起李登辉

      《环球》:从历史的眼光来看,去年的“民族之旅”应该算是您政治生涯的一个高点。而我们发现,您大学里修的是医学,怎么就走上了从政的道路呢?

      郁慕明:我大学修的是药学,后转解剖学,毕业后留校教书,教了18年。18年以后有一个机会就去参选台北市“议员”,和陈水扁、谢长廷、赵少康同一批进入议会,这大概是1981年。

      《环球》:做了多久呢?

      郁慕明:一共做了8年台北市“议员”,1989年,我就任“立法委员”,又干了9年。这期间,我是“新国民党联线”成员,1993年脱离国民党,变成了新党。

      《环球》:为什么要脱离国民党呢?

      郁慕明:那个时候赵少康做文工会副主任,我做组工会副主任,我们被称为“头号战将”的,在国民党内很受重用。接触多了后,我们就发现李登辉基本上是搞“台独”的。

      《环球》:你们怎么看出来的?

      郁慕明:人跟人相处嘛!我是学解剖的,很注意观察人,李登辉和我说话,我可以看得出来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比如他讲话时应该有什么样的表情,对我的话他认同不认同,或者是不屑,表情都会表达出来。但我们看出来却没有人相信我们。其他人不信还把我们骂了一通。

      《环球》:然后,您就辞职了?

      郁慕明:对啊。我很看不起李登辉。第一,他搞“台独”;第二,他基本上不太承认他是中国人,搞什么台湾人、大陆人的区分,他是始作俑者,蒋经国先生是化解,而李登辉是挑起省籍、族群的对立,这个永远不可原谅;第三,作为一个政治人物应该有格,就是风格。像他这么样坚定的“台独主义者”,就不应该在国民党里面。如果他埋在国民党里面也可以,就不应该享尽荣华富贵,他却把骨髓都吸光了。这在他们“台独”分子看来会钦佩,但是我们这些人不能接受。

      李登辉是靠一路地隐藏自己,一路地骗,一路地拍马逢迎上来的,有什么可佩服的?我在旁边看到这种调调的人,内心里就不会佩服他的,怎么能跟在边上?我跟在边上就变成我自己不是东西了。

      陈水扁不算名嘴

      《环球》:辞职以后,就开始筹建新党了?

      郁慕明:辞职后我去了美国,当我从美国回台湾后,赵少康、陈癸淼、周荃几个人已经想好了,要脱离国民党,成立新党。征求我的意见,我说可以啊,不过这是很辛苦的事,大家要做就要有决心哦。大家都说对啊,有决心,就确定下来了。

      《环球》:新党反“台独”理念是一开始就确定的吗?

      郁慕明:1993年新党一成立就提出“反台独、反黑金、反特权”。我们在国民党时就是打“台独”的,当时党外一些人一天到晚都说台湾一定要“独立”啊,我跟陈水扁公开辩论“统独”问题,现在还有录影带。

      《环球》:结果怎么样呢?

      郁慕明:他口才不行啊(笑)。

      《环球》:可一些台湾媒体称陈水扁做过律师,口才很好啊。

      郁慕明:我们那时被列为“名嘴”的人里边没有陈水扁。后来不一样了,人家做“领导人”了,不好也好了(大笑)。但是我们客观来说,论口才,他不如谢长廷,谢长廷的反应快,不过谢有个弱点就是刻薄一点,用词尖酸。陈水扁经过这么多年的磨练当然也长进了一些,但再怎么样,我认为他口才还是不行的。

      《环球》:苏贞昌怎么样?

      郁慕明:口才有各种各样,苏不是大是大非的辩论的口才,但他讲话语言甜美,有场面上的口才,那种话我不太会说。

      《环球》:您对游锡堃印象如何?

      郁慕明:他的学历根本不行,是后来做省“议员”时念的。人家教授看他的面子随便让他过关的。

      我认为做一个领袖要有领袖的气质,还要有内涵,游的内涵不够。通体来说,民进党的领袖人物都没有国民党的优秀,看看连(战)先生就知道,连先生的气质多好。

      马英九是“大中国主义者”

      《环球》:看得出来,您很激赏连战先生,那么马英九呢?

      郁慕明:马英九是学法律的,和陈水扁一样。但是马英九的家庭背景是非常讲究原则、爱惜自己羽毛的。马英九父亲传统文化底子比较深厚,从小家教很严,所以马英九深受传统文化熏陶,道德标准很高,民族观念非常强烈,他基本是一个“大中国主义者”,在反“台独”上面他是没有任何疑问的。

      《环球》:我记得,您去年访大陆时,曾提出“一中两制”之说,具体内涵是什么?

      郁慕明:“一中两制”其实就是“一国两制”。但不能说“一国两制”。因为对台湾某些人来说,他不接受。“一中两制”就没有人挑战我了。从老蒋时代我们就一直说是“一中”啊。

      中国、美国都在布局

      《环球》:谈到对中国统一的影响,美国是其中最主要的因素之一。3月份马英九访美,您从中观察到了什么吗?

      郁慕明:美国对台湾也好,对大陆也好,他永远的基本原则就是要有利于美国国家利益,有利的他才做,任何有损美国国家利益的,都绝对不做,这就是老美。

      所以美国人现在看陈水扁和马英九,当然喜欢马英九,因为马英九比较中道,陈水扁瞎搞,根本不知道天高地厚,他和老美讲话也不守信用,美国人是不喜欢这套的,马英九到底在哈佛呆过一段时间,摸老美摸得很顺的。

      《环球》:刚结束的“胡布会”,您怎么看?

      郁慕明:美国还是留一手。美国不希望两岸之间有变化,影响他的布局,现在是因为别的地方没有布好局,所以也只好说你们安稳一点不要给我出状况,一旦布好以后就要整你了,他要防大陆、围堵中国,他一定要这样做。

      《环球》:您如何看待促进“统一”?

      郁慕明:如果时间太长还不统一,那30年后台湾下一代根本不晓得自己是中国人了,台湾的历史地理教育对大陆一概没有概念。

      陈水扁等人一直说要用时间换空间,当年抗日战争是用空间换时间。但天下事人算不如天算,陈水扁有算到他今天被大家唾弃吗?他想美国布好局就对他有利,反过来,美国布局,大陆就不能布局吗?布什的上一任对台湾的支持多厉害,现在呢?从比较式来说,现在布什已经软弱了,相反,大陆越来越轻松了。

      叶落要归根

      《环球》:您有一句话令人印象深刻,您说要做堂堂正正中国人,快快乐乐台湾人。有人认为,从目前形势看,因为不统一的缘故,这两者之间似乎有矛盾。

      郁慕明:现在台湾人不快乐,甚至大陆人在世界上越抬头,台湾人就越不快乐,因为大陆在世界上的分量越重,台湾就越被边缘化了。

      今天台湾和大陆形势完全扭转,过去台湾是充满信心,现在台湾是一点信心都没有,从陈水扁开始就没有信心。

      像去年连战先生在北京大学演讲,那次很精彩。连先生在台湾演讲是要念稿的呀,奇怪了到这里就不念了,而且讲得很好,台湾人都说连先生出乎意料。我觉得很好理解,这是一个人的信心,他回到这里来气度大了嘛,到这里不是原来的他了,不是生活在台湾的是是非非里,眼界开了嘛。

      《环球》:您现在经常到大陆这边来,是不是也厌烦了台湾的气氛?

      郁慕明:是啊,台湾现在搞得乌烟瘴气,心胸越来越窄。我是坐不住的。

      我最近到大陆哪里都会有启发。到了河南去看黄河,黄河边上拉个红布条“得中原者得天下,游中原者知中华”;到了关老爷庙里春秋楼,一看,心境真的不错,做人要“志在春秋功在汉,心同日月义同天”,这个气魄,你叫陈水扁看,他还看不懂(笑)。

      我到重庆湖广会馆,看到门口的对联太好了,“是是非非,恩恩怨怨,来来来,认认真真想想事;忙忙碌碌,暮暮朝朝,坐坐坐,潇潇洒洒宽宽心。”

      我走过一路,看到跟我符合的,我就记起来,也记得住啊,假如和我的调调不一样我就记不住了(笑)。

      《环球》:我们知道您今年已经66岁了,古语云,叶落归根。您有这样的打算吗?

      郁慕明:我现在也是“台独”,在台湾独居(笑)。

      我父母一共生了17个孩子,我是最小的。我儿子女儿现在都在上海经商工作,我还有姐姐,家也在上海。我现在经常去上海。以后我也一定会叶落归根,当年我爸爸把我带去台湾,现在我把我子孙带回大陆来。

     
    中国频道推荐阅读

    李肇星接见少林小沙弥
  • 千名犯人从浙江转监安徽 数千警力全程警戒[图]
  • 巨贪李友灿制定受贿4原则 坦言拿钱就像拿苹果
  • 台报披露疑台当局30年前曾从境外偷运核武原料
  • 陈水扁最大"金主"支持一国两制 民进党再受挫

  • 驻华使节夫人的旗袍秀
  • 齐齐哈尔第二制药公司生产假药 已造成四人死亡
  • 50年来青海湖每年缩减一个杭州西湖的面积 即时排行
  • 中国大学排行榜发布 北大清华浙大竞争力列前三
  • 联合国官员考察遭无极剧组破坏的天池景区[图]

  • 台拟购小潜艇骚扰大陆
  • 劳动部要求最低工资标准每两年至少要调高一次
  • 从内廷珍藏看慈禧爱好[图] 汪精卫的三次被刺
  • 惟一能让曹操流泪的女人 藏"暗道机关" 古魔壶揭秘
  • 毛泽东几个重要的"9月9日" 曾四天内三登故宫城墙
  •  

    选稿:蒋佳佳    来源:《环球》杂志  作者:章文  
     
  • 台湾新党主席郁慕明成为大连口岸台胞签注第一人
  •   2006年4月27日 02:11
  • 台湾新党主席郁慕明率团参加重庆高交会
  •   2006年4月19日 23:47
  • 郁慕明:海峡两岸年轻人应该加强交流相互学习
  •   2006年4月15日 11:48
  • 新党主席郁慕明称三通保证两岸安定
  •   2006年4月14日 04:17
  • 郁慕明:两岸论坛议题中包机最可能获突破进展
  •   2006年4月14日 04:19
     


    沪16-22℃ 京18-31℃ 穗21-30℃
    首届网络媒体山西行
    齐齐哈尔第二制药假药风波
    河南幼儿园特大纵火案
    彭加木遗体可能已找到
    京沪高铁2010年投入运营
    ……>>更多
    画说九州
    中国防暴队平息海地暴乱
    台北宾馆揭神秘面纱
    村民撒草籽恢复天池植被
    ……>>更多
    深度·聚焦
    羊城晚报-干部健康状况属公共信息
    中国经济周刊-最低工资达标的解决之道
    中国新闻网-感谢陈凯歌
    市场报-谁给奥美定开绿灯?
    人民日报-反洗钱:看紧国家钱袋子
    新华网-房主?帮人数钱的"房奴"?
    ……>>更多
    科教中国
    中国大学排行榜发布 北大清华浙大竞争力列前三
    中国大学生理财观调查:75%称缺乏理财知识学习
    牙膏产品将实行生产许可证制 加贴QS标志[图]
    专家指出:脑力劳动者成职业枯竭的高发人群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