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频道>> 环球博览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姐妹沦为母亲长期性玩偶 乱伦丑闻重创时代家族
2006年11月6日 04:33
[我要留言]

image

图片说明:今年7月,莱拉在她的豪宅里。对于两个女儿的起诉,她的回应是:“这一切都只是为了钱。”

image

图片说明:亨利·卢斯三世和年幼时的马修、卡洛琳一起,表面上看,似乎大家都很和睦。

 

  47岁的卡洛琳·妮可拉逊和53岁的维多利亚·巴洛在外人看来非常幸福:她们的母亲是美国社交名流莱拉·
哈德利·卢斯,父亲名叫亨利·卢斯三世——庞大的出版帝国《时代》公司的继承人。幼年时,姐妹俩每人至少有3个专职保姆。然而,这一切都是表面现象。2003年5月,姐妹俩将父母告上法庭,声称幼年时经常遭受父母的性侵犯,并索赔1600万美元。虽然卢斯夫妇全盘否认,但这纸诉状却石破天惊地揭开了这个名门望族家丑的冰山一角。

  时代公司一个世界性的媒体帝国,旗下掌管着包括《时代》、《财富》、《生活》等的颇具影响力的杂志。该公司继承人亨利·卢斯三世是时代公司创始人之一亨利·R·卢斯的长子,在老亨利1967年去世后,卢斯就继承了其父1.1亿美元遗产中的大部分。2005年9月8日,卢斯在其位于康涅狄格州不远Fishers岛上的别墅中去世,留下了81岁的妻子莱拉·哈德利·卢斯,以及至今仍未结案的性骚扰诉讼。

  惊爆丑闻 女儿告父母非礼

  在莱拉的豪宅里,房间的正面墙上醒目地悬挂着已故丈夫卢斯的肖像画,他看上去贵族味儿十足,有一双棕色的眼睛和微露的兔牙。莱拉有一头浅金色短发,虽然已经81岁高龄,但打扮仍然非常时髦。她爱穿宽松的高档时装,戴着硕大的珠宝首饰。但毕竟年事已高,她走路得依靠拐杖,鼻子上还插着氧气管。无论如何,没有人能将这样一位慈祥的长者与乱伦、强奸等不堪词联系起来,就算告状者是她的两个亲生女儿。

  莱拉年轻时是名勇敢的旅行探险家,写过10本书,1958年33岁时出版了第一本书《给我整个世界》。这是一本关于她环游世界的回忆录。1951年,在发现当时的丈夫亚瑟·哈德利二世与别的女人有染后,她毫不留恋地跟他离婚,随后就登上一艘小帆船,决定周游世界,而同船的其他人全都是男性。特立独行的她还带上了当时年仅6岁的儿子亚瑟·T·哈德利三世。从回忆录里的一张照片上可以看到,年轻的莱拉坐在船头,周围堆满杂物,她的皮肤被晒得黝黑,却意气风发,露出迷人的让人难以抗拒的微笑。

  这次环球旅行让莱拉结识了她的第二任丈夫、有一头金色头发的地质学家伊沃·斯密特,婚后莱拉跟随他到过南非和牙买加生活,后来他们有了三个孩子:维多利亚、马修以及卡洛琳。但在1969年莱拉和斯密特还是离婚了。

  莱拉自己认为,1990年她与亨利·卢斯三世的结合是上天注定。莱拉和卢斯是青梅竹马,早在她还是个十多岁的姑娘时,就在一个社交舞会上认识卢斯了,两人当时还共舞了一曲华尔兹。卢斯也出席了莱拉的第一次婚礼,还幸运地接到新娘扔出的捧花。上世纪70年代初,莱拉和斯密特离婚后,卢斯刚好也恢复单身,于是两人很自然地走到了一起。在和莱拉相爱以前,卢斯有过三次婚姻,1947年与社交名流帕特西亚·波特结婚,但这段婚姻只维持了短短7年;他的第二任妻子克莱尔·麦吉尔是名投资分析师,两人1960年结婚,但麦吉尔却在1971年因病去世;4年后,卢斯娶了另一位社交名流南希·卡斯黛,但1987年南希去世让卢斯再次恢复单身。

  2003年,《纽约邮报》的头条打出了一个耸动的标题:“卢斯家族的绝密性丑闻”,文章披露说莱拉的女儿卡洛琳以及她14岁外孙女菲思·尼科尔森状告莱拉性虐待,并要求其赔偿1500万美元。卡洛琳指称,母亲莱拉从幼年开始就对她进行性侵犯和心理上的摧残,而且一直贯穿了她的整个青春期。而她的继父,也就是亨利·卢斯三世也曾“多次对她进行过性侵犯,包括赤条条地和她睡在一起,以及不止一次想强奸她。”而菲思控诉的内容让人听来都起鸡皮疙瘩,她表示外祖母莱拉常抚摸她的身体,让她感觉很不自在,另外莱拉还经常谈论她的体形、要求她与她一起泡澡、让她在她面前穿衣脱衣、还经常通过电话、信件及Email等“骚扰”她。但是一年后,法官退回了有关卡洛琳遭到过性侵犯的状纸,理由是年代太过久远,已经超出了纽约州规定的30年起诉有效期。但菲思·尼科尔森控诉遭外祖母非礼的案件却可以继续。

  挺身而出 姐姐打破三十年沉默

  峰回路转的是,卡洛琳的案件获得新的支持,与她长期不相往来的姐姐维多利亚终于打破了三十年的沉默,证实妹妹说的是实话,因为她本人也曾被母亲和已经去世的继父非礼,父母使姐妹俩的童年陷入噩梦。这时她与母亲已经疏远了20年,和妹妹卡洛琳也有将近5年没有联系。维多利亚交给卡洛琳一盒旧的信件和日记,声称这是莱拉恶行的罪证,她要帮姨生女菲思打赢官司。维多利亚和卡洛琳异口同声,表示自己在幼年时都曾是母亲莱拉手中的性玩偶。她们说,维多利亚曾被迫给哥哥亚瑟口交,(但亚瑟否认了这一点),莱拉也曾允许女孩们成为她众多男友们亵玩的对象,最后,甚至连外孙女菲思也没有逃脱莱拉的魔掌。

  然而,莱拉却坚决否认了女儿们的指控,在接受《名利场》记者访问时她说道:“我可以跟你保证……我与这些骚扰一点关系都没有,这个案子说白了就是冲着钱来的,”她说,“卡洛琳这么做就是因为我不肯给她50万美元。”对于母亲的说法,卡洛琳表示之所以会诉诸法律完全是为了保护她的孩子们。

  红杏出墙 丈夫不在她找了N个情人

  卡洛琳现居英格兰宁静小镇蒂弗顿,她很健谈,有一张甜甜的娃娃脸,房子布置得非常简朴。现在,她居然以替人做管家为生,为了接受此次《名利场》记者的采访,她还专门请了一天假。采访当天卡洛琳穿着一条宽松的牛仔裤,一件男式T恤,在她家的厨房里居然到处飞舞着苍蝇,可见日子过得甚是潦倒。与妹妹相比,维多利亚也好不到哪儿去,她住在纽约一栋没有电梯的公寓四楼,还患了子宫癌。她说她还没做好足够的准备接受面对面的采访,于是记者只能通过电话询问到一些情况。此外,菲思·尼科尔森和马修都接受了《名利场》记者的采访。上世纪70年代,马修将自己的姓改成了埃利奥特,现在是一名兽医。兄妹几个之间也多年没有往来。如今,只有已经去世的摄影师鲍勃·里查德森1963年拍摄的照片,记录了这一家人曾经在一起的幸福瞬间。

  这张照片是在西班牙Costa del Sol的沙滩上拍摄的,那时莱拉38岁。照片上的她斜躺在沙滩上,嘴里叼着一支香烟,三个子女或坐或躺环绕在她周围,身上穿着雪白的睡袍,看上去就像小天使一样守护在母亲的身旁。在拍这张照片三年前,一家人从牙买加搬回纽约。那时莱拉的第二任丈夫斯密特对纽约的生活很不习惯,认为自己是被困在笼子里的老虎,然而曼哈顿却是莱拉的天下,她就出生在长岛,母亲具有苏格兰贵族血统,父亲弗兰克·博顿是个亚麻布商人。

  搬回纽约后,斯密特一家住在第五大街1160号,这时不甘寂寞的莱拉找了一份报社的工作,在《外交官》杂志和《星期六晚间邮报》做编辑。1964年,斯密特为了赚大钱毅然去了菲律宾,他说在那儿的丛林里能找到某种假红宝石。但是这次冒险之旅并没有成功,莱拉抱怨丈夫将自己的信用基金全都砸进去了。不过维多利亚的说法却与此相反,她说父亲斯密特确实挖到过一些红宝石,事实上是莱拉奢侈的生活方式将家里的财产给败光的。

  “四年中我每天都盼他回来。”莱拉说道。她还毫不客气地指丈夫是一个“妄想精神分裂症”患者,而且还是个不折不扣的“酒鬼”。(但是女儿们却否认父亲有任何精神疾病)。当被问到丈夫不在家时她是否有过婚外情时,莱拉的回答很理直气壮:“当然……他整整四年都没回来过。”在莱拉的情人名单上,漫画家查尔斯·亚当斯、马球手埃弗雷特·米勒等人都榜上有名。而母亲对父亲的不忠也让儿女们对她心存不满。就算是对她最“忠诚”的小儿子马修在谈到那时的情形也颇有微词,“那时她的压力很大,财政上的精神上的都有,把我们也牵涉进去了。”马修在电话中说道:“她经常在凌晨两点钟把我叫醒,让我上街去帮她买烟。……那时我13岁,觉得她的行为很古怪。”

  1968年,斯密特从菲律宾回国,却已不幸患上霍奇金淋巴癌,第二年,莱拉就提出要跟他离婚。“我可不能再替他支付医院的账单。”她说。1978年,斯密特就病逝了。莱拉对斯密特的遗弃成为女儿们心中永远的痛,因为她们都很爱父亲。莱拉与斯密特离婚时,维多利亚刚刚15岁,她认为父亲之所以会离家那么多年,完全是莱拉与她的一个情人的阴谋,“他是个脆弱的男人,也很孤单,但他只是脆弱而已,我相信是莱拉毁了他。”卡洛琳说道。

  疯狂举动 强迫情人与女儿上床

  莱拉对子女的漂亮外貌总是非常自豪,特别是大女儿维多利亚的长相尤其让她满意。她有着一头长长的金发,胸部丰满,用她的前男友皮挨尔·乔里斯的话说,“她就是洛丽塔。”体重是莱拉最在乎的事情,“我很瘦吧,难道我不瘦吗?”这是她经常会问孩子们的问题,而且她还常爱光着身子站在他们前面,或弯腰检查自己的柔韧性。在她写给孩子们的信里,常常会发现这样的句子:“最近怎样?瘦了吗?我曾瘦到119磅,但居然又反弹回124磅了,因为我情绪不好的时候就只想吃。”在莱拉家的冰箱里,从来没有放过食物,而且她还承认为让维多利亚保持苗条,她可能给她吃过药。

  此外,莱拉还会毫无忌惮地在孩子们面前谈论性以及她的性生活。维多利亚和卡洛琳认为,莱拉疯狂地想找个有钱的丈夫、只想和富人来往,服用激素药物以保持青春,所有因素混杂在一起,让她的精神都快失控了。对此莱拉予以否认,她说自己唯一服用的激素药物只有避孕药而已。在马修18岁时,他曾写过一封信给姐姐维多利亚,抱怨莱拉的疯狂行为。他说莱拉总有个习惯在早上7点钟走进他的房间,掀开棉被,看着他的生殖器哈哈大笑。不过马修现在拒绝承认母亲曾对他进行过任何性虐待,他认为“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但显然他的姐妹们没有这么宽容。

  根据维多利亚的指控,当她还只有13岁时,她就曾经被迫和莱拉的情人之一约翰·帕尔斯维斯基上过床,帕尔斯维斯基比他足足大27岁。维多利亚控诉说,当时她从浴室走出来,莱拉当着帕尔斯维斯基的面把裹在她身上的浴巾给扯了下来。莱拉坚决否认她曾经这样做,而帕尔斯维斯基则反咬一口,说莱拉的举动只是不满维多利亚爱在他面前卖弄风骚。不过,莱拉自己还是承认她和女儿谈论过帕尔斯维斯基的生殖器,“能将一对母女俩都骗上床恐怕是每个男人的幻想吧。”她大言不惭地说道。

  除了控诉莱拉的淫乱,维多利亚和卡洛琳还声称她们小时候都被强迫去商店偷衣服,莱拉将此叫做“五个手指折扣”,另外,卡洛琳还被她怂恿在鸡尾酒会上从客人的口袋里偷东西,原因就是她们的母亲似乎永远都缺钱花。

  家人离散 儿女争相离开多年不往来

  因为受不了家中的紧张气氛,1964年,大儿子亚瑟离家去了耶鲁,就再也没有回来。三个同母异父的弟妹也很少提到他。1968年,小儿子马修也去了康涅狄格州的Pomfret寄宿学校读书。1969年,只有16岁的维多利亚和母亲一道去英国旅行,借此机会她决定留下来。在伦敦的时候,维多利亚一直和前男友皮埃尔同居,21岁她移居希腊,后来又去了印度,并成为一名佛教徒。

  在维多利亚也离家之后,家里孩子中就剩下卡洛琳一个人了,从那时起她开始扮演“灰姑娘”的角色,“卡洛琳的妈妈经常要她替她买咖啡或香烟,或者替她按摩脚。”卡洛琳的朋友黛西·泰勒·里夫顿回忆道。据维多利亚和卡洛琳的说法,就是在这段时间——60年代末70年代初——精神紧崩的莱拉开始对她们动手动脚。皮埃尔也表示,他一直努力不让莱拉伤害维多利亚,他对莱拉的称呼也很不客气,称之为“病态的讨厌的让人作呕的人”。

  虽然很不被儿女喜爱,可在莱拉的笔下,大女儿卡洛琳仿佛就是她最好的朋友。“她就是另一个我,”莱拉反复说道,“她非常聪明,智商达到168。在13岁时她已经能写诗了……”

  苦心经营 为嫁豪门不惜牺牲女儿

  亨利·卢斯三世则是莱拉的第三任丈夫,能够嫁入《时代》豪门,也算是莱拉多年来苦心经营的结果。

  1971年亨利·卢斯第二次婚姻破裂后,他再次走入莱拉的生活。莱拉在写给维多利亚的信中将卢斯成为“及时雨”,他不但帮她还清所有债务,替孩子们缴学费,还为她请来最好的精神科医生。对此,莱拉是既感激又颇有抱怨,她在信中既表示想要卢斯的钱,又渴望要个更强壮的男人。“在1971年卢斯的第二任妻子去世时,莱拉就差点儿为卢斯发狂,”维多利亚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卢斯是莱拉想得到又没能得到的人,他总是对她若即若离。”

  卢斯和第一个妻子有两个孩子,莉拉和亨利·克里斯托弗;他的第二段婚姻带给他两个儿子,演员威廉·赫尔特和投资家吉姆。据传记作家希尔维亚·莫里斯表示,第二任妻子克莱尔·麦吉尔才是卢斯的最爱,“如果她还活着的话,他们的婚姻肯定还会更持久。”

  卢斯三世很少向外界袒露自己的心扉,他寡言少语,极少参加社交活动,很少有人能真正了解他。从小,他就深得父母的宠爱,“就像一个王子那样长大,”莫里斯说道。卢斯曾进入政府工作,后来又在时代集团做过记者。1958年,他成为亨利·卢斯基金会的首席执行官,1968年,他被提名为《财富》杂志的出版商,一年后将《时代》杂志的发行也纳入他的业务范围。斯密特家的孩子们对这个严肃的继父颇为忌惮。马修回忆道,如果他问你某个州的首府而你答不上来时,绝对会被他大声训斥一顿。

  莱拉在写给维多利亚的信中,也毫不隐讳地向女儿大谈她与卢斯的床笫生活,其中一封还特别描述了她如何被卢斯性虐待的细节。对此莱拉后来表示,虽然虐待中的疼痛让她尖叫不已,但她仍然享受其中。换句话说,她和卢斯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渴望和卢斯结婚,”莱拉在这封信里写道,“因为他各方面都很完美。”她还说尽管知道除自己外卢斯还有很多女人,但她并不抱怨,因为她希望最终能证明她是最迷人的。尽管莱拉对卢斯的虐待轻描淡写,但她的前男友之一、作家汤姆·海曼却认为事实并没那么轻松,“她曾花了数个小时在电话里跟我抱怨卢斯是怎么对待她的。我知道她决定不惜任何代价都要得到他,或者任何人都不可能改变她的想法。”他在1999年给维多利亚的一封信中这样写到。莱拉在信中还毫不掩饰对金钱的热望,她坦白地告诉维多利亚,自己常从卢斯的钱包里偷钱,特别是在她和他上床之后,她觉得自己完全有资格拿走那些钱。

  据女儿们说,莱拉后来的行为也越来越古怪,不但曾疯狂地把珠宝扔到大街上,还曾赤身裸体披一件皮草走上第五大道。而莱拉不在的时候,卡洛琳要么就和祖母,要么就和亨利·卢斯一起待在他位于萨顿的公寓里。卡洛琳指责在这期间,卢斯曾不止一次企图强奸她。她说自己曾经向母亲告状,但莱拉却对此无动于衷,“卢斯是我亲爱的朋友,是我的爱人。我崇拜他,我可不想惹什么麻烦。”莱拉如此说道。

  甚至,莱拉还竟然为卢斯的行为开脱,“当你喝醉的时候你肯定会做很多事情,你甚至不记得你做了些什么,所以我再去追问他有没有干过这样的事有什么意义?”莱拉说道,“再说这也没给卡洛琳带来什么危险,因为她把他推开了。很明显,她有力气把他推开,她完全有能力保护好自己。”对此,卡洛琳回应说,母亲会作此反应她一点儿也不吃惊。她说从那以后,莱拉对她的要求更是变本加厉。她总是在与卢斯云雨完之后把卡洛琳叫进他们的卧室,然后要求女儿睡到他们中间去。不过,莱拉就反驳说这样的控诉“让她作呕”。

  卡洛琳还说,在Fishers岛的大屋里,有一次卢斯当着莱拉的面叫她睡到他的床上去,这时莱拉就在房间里的另一张床上。莱拉照例否认了这个指控,声称卡洛琳将事实夸大,她在一封信里写道:“当时我确实跟卢斯提出过,他赤条条地和卡洛琳上床不是很好。”

  卡洛琳说,当时自己一直对卢斯的性骚扰三缄其口,就是希望他能够解除母亲的困扰,“我们所希望的就是他会娶她,这样她就不会再为此发狂了。”卡洛琳说道。

  然而,就算莱拉对卢斯刻意逢迎,甚至不惜牺牲女儿的清白,但是她嫁入豪门的愿望直到20年后才得以实现。在被问到为何没在上世纪70年代就嫁入卢斯家时,莱拉的回答只有一个:“克莱尔·布斯·卢斯。”此人是卢斯的继母,曾是位剧作家和共和党国会议员。克莱尔个性很强,她认为莱拉并不是个理想的儿媳妇,于是她想办法把卢斯介绍给了南希·布赖恩·卡斯黛。南希与克莱尔在夏威夷认识,是一位非常迷人的女性,卢斯对她很着迷,很快就娶了她。婚礼前两天,也就是1975年8月13日,卢斯写了一封字迹潦草的信给卡洛琳,向她承诺说会为她付完后面两个学年的学费:“四年来我给了你母亲我所能给的,我也努力想解除她的困扰。可现在我无能为力,对此我也很遗憾,”卢斯在信中写道:“南希给我带来极大的快乐和心灵的宁静,这是我最需要的东西。你肯定也会喜欢她的……我会想念你的,卡洛琳,我爱你。”

  短暂再婚 离婚索要分手费惹恼子女

  1975年,莱拉嫁给了一个有钱的芝加哥商人——威廉·穆山,但是这段婚姻只维持了不到3年,“美丽的花朵转眼间化成了毒蘑菇”,莱拉这样描述自己的那段婚姻。莱拉的孩子们觉得穆山是个正派的好人,他不但出资让马修和卡洛琳去读大学,还给了他们一些自己电子公司的股票。所以当莱拉离婚要求巨额赡养费的时候,马修十分生气,也因此他出面指证自己的母亲。穆山的儿子威廉回忆道,“对于保守的父亲来说,莱拉的生活方式实在是太过糜烂了。”

  理念差异 与大女儿越来越疏远

  1978年,莱拉前往印度住了两个月,她是去看维多利亚的。这时维多利亚已经和音乐家乔纳森·巴卢结婚,他们住在寺庙旁边,过着苦行僧一样的生活。这次旅行为以后母女俩的矛盾埋下了火种。维多利亚很看不惯母亲的生活方式,她认为她的母亲简直就是“购物狂”,而本身拥有宗教信仰的维多利亚对于母亲没有参拜的行为更是十分恼怒。

  1986年,维多利亚回到纽约,但是在她回去之前,她就写了一封信告诉母亲说,她不想看到莱拉,她只想好好休息一下。回到纽约后,维多利亚就靠在非洲艺术和现代艺术博物馆旁边摆摊卖画为生。莱拉试图过来看看她的小摊,但她婉拒了。维多利亚开始研究家族历史,花了很多时间在纽约公共图书馆。有时莱拉会托人送来鲜花——白色的百合,但是维多利亚却认为这代表着威胁,因为在复活节,这意味着死亡。但莱拉一直坚称她并没有恶意。

  再续前缘 与卢斯再婚激怒女儿

  上世纪80年代末,在1987年南希·卢斯去世后,亨利·卢斯再度出现在莱拉的生活中。莱拉又像以前一样急于嫁给他。她写信给卡洛琳说:“他叫我‘亲爱的’,他的‘奇迹’,告诉我,他多么爱我。”“我叫他‘我的宝贝’,并告诉他我也很爱他,他需要一个妻子,而我需要一个丈夫。”

  

  这一次卢斯提议,就在1990年1月5日举行婚礼,地点选在麦迪逊大道长老教会,并在一个探险俱乐部举行一个招待宴会,莱拉解释说:“我想他也在琢磨,其实我对他在某种程度上是很有帮助的,毕竟我可以照顾他。”莱拉还补充说卢斯现在老了。

  维多利亚在报纸上看到了母亲要和卢斯结婚的消息,她说这简直让人作呕。她写了一封信,通过她的律师给了莱拉,问她,到底想不想看到她在文件和日记中写下莱拉和卢斯的种种恶心的事情,因为他涉嫌性侵犯卡洛琳,“如果你继续骚扰我和侵犯我的隐私权,我将采取法律行动。”

  不过据莱拉说,她不打算告诉自己现在的夫婿卢斯,她回应说:“我不想理会,我也不想就这个事情打扰卢斯,我想他开心。”

  而卡洛琳则说她其实并不支持维多利亚回来,她情愿就这么安静地呆着,因为她很害怕莱拉的怒气,“我希望所有的事情就这样过去好了。”

  清贫婚姻 资助卡洛琳但有附带条件

  1987年,卡洛琳结婚了,嫁给了奥利夫·尼科尔森,一个在英国出生,后来成为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的学术副教授的正派男人。他们有3个子女,尼科尔森在不授课的时候,会在英格兰的一个小镇的一个小小平房教授德文。无疑,他们的生活是比较困窘的。

  在卡洛琳结婚的时候,莱拉就已经给她写信,警告她说:“请告诉你的丈夫,卢斯对于钱是比较吝啬的,我收入微薄,不能像从前一样大方,虽然我希望自己能做到。通常有钱人都是很自私的,除非他觉得这个事情对他有利。卢斯已经帮我偿还了欠款,但愿永远都能这样——我要取悦于他,安抚他,使他的人生快乐。”

  她曾在1985年命名卡洛琳为她的遗嘱执行人,但是1995年,莱拉却清理出卡洛琳在纽约的公寓,让马修居住。后来她因为内疚,还了点钱给卡洛琳。莱拉说:“在我精神崩溃的时候,卡洛琳还是照顾了我不少,当然,那是在上世纪60年代。”卡洛琳后来从莱拉那得到了一部富豪轿车以及约1万美金的礼物。而且莱拉还帮卡洛琳出了他们明尼苏达州房子的首期。

  女儿离婚 母女之间再生矛盾

  但是,卡洛琳说,这些金钱资助是有附带条件的,她开始反感莱拉和卢斯:“我们必须很小心,让孩子远离我的母亲,因为我害怕这个恶魔又回来了。”因为维多利亚的影响,她声称马修也产生了担忧,感觉又回到了上世纪80年代初期,因为马修发现莱拉在花园追逐他的两岁儿子,而莱拉就此回应:“这完全是一派胡言,没事。”

  2001年,卡洛琳开始陷入崩溃边缘,主要是因为她的婚姻摇摇欲坠,她几次住院,还吃了超量的安定片想自杀,她开始得到社工的辅导和帮助,然后问莱拉借钱帮助支付离婚费用,她的理由是,以前莱拉凭借祖父对她的信任,拥有了一笔遗产。

  2002年2月,莱拉问卡洛琳要手机,卡洛琳拒绝了,莱拉的书面回应如下:“对不起,亲爱的,经过这么多年,你还是没学会关心、理解,仍然不欣赏我,而且还是没有真正的爱情。”卡洛琳说,她数了一下,信里面有关“我”、“自己”等词汇居然一共有69个。

  金钱纠纷 高价艺术品成导火索

  在2002年夏季,即将离婚的尼科尔森和卡洛琳坐下来好好谈了一下未来,显然他们心中已经把钱的事情划分得很清楚了。莱拉和卢斯拒绝了他们的要求,卢斯说:“我不是银行。”作为妥协,卢斯表示,他们将只支付最大的那个孩子的教育费用,结果卡洛琳又联想到了莱拉最偏爱姐姐,“我就想到,天啊,不要又来了。”她说。

  为了女儿菲思的教育问题,卡洛琳说,她接受了回家。但是回去后突然接到莱拉打来的电话,要求她归还自1995年后就一直属于她的约瑟夫·科内尔的艺术品,以及莱拉自己的照片。卡洛琳认为她的母亲担心她可能会将这些艺术品套现,“可怕的莱拉认为这意味着经济独立,我将不再听命于她。”(不过后来卡洛琳终于拿出来通过画廊转卖,但是2002年底,莱拉又花了86000美金买回这批艺术品。)

  忍无可忍 卡洛琳爆发了

  卡洛琳在2002年9月收到一封卢斯的信,“如果我没有收到画的注册签收信件,那么在3个工作日内,你必须回到明尼苏达州,我会派一个人去取回这些画。”原来莱拉认为她从来没有把这些艺术品赠送给卡洛琳,只是“借给他们”。

  卡洛琳愤怒了,于是在9月24日就写了一封4页的回信给莱拉和卢斯。

  亲爱的卢斯和莱拉:我人生中的第一个20年就在结婚的麻烦、孩子的成长以及我的离婚等繁琐中度过,过去几个月,我破碎的经历你们都很清楚了,我试图了解,到底什么地方出了错,为什么我不快乐。

  多年来我试图让自己忘记你们对我的虐待,当个有爱心、孝顺的女儿。莱拉你要记住,你觉得你很有道理,就算你忽略了孩子,你生活堕落,又很暴力。告诉你,那是因为你真的疯了。当你没有工作的时候,我会觉得害怕、内疚,又觉得自己很自私,在想究竟出了什么问题。你出事的时候我是第一个报警的人,并年复一年地重复做这样的事情,难道这都是我的错?而卢斯,你用恐吓使我感到愚蠢、无能、一文不值,每次你在我身边的时候,我就像吓坏了的兔子一样,我被迫要当个哑巴,沉默而羞愧,你让我觉得自己既没有吸引力,又笨拙,还超重。

  试问一个妈妈,怎么会允许她的情人居然在她和女儿在床上聊天的时候进来插话,还看他试图强暴女儿?我每次想起这个,就像有把大铁锤在敲打自己的头。最近几次接触,你都是在威胁我,欺凌我,我的整个前半生都在你的暴力阴影下度过,我不期望你会道歉,道歉根本无法弥补你曾经造成的、难以挽回的伤害。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你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子弹了……

  莱拉一再强调说,这个案件纯粹就是因为钱的问题。她说接到这样一封可怕的信,她的反应是赶紧写信给在苏格兰寄宿学校就读的、卡洛琳的大女儿菲思。卡洛琳注定和她是有不可弥补的裂痕的了,莱拉说,她要求律师设法取得明尼苏达州的中止案件的许可。

  卡洛琳的律师约翰提出,卡洛琳申请法庭禁制令的可能性不大,不过她可以提出性虐待这一点。这也成为卡洛琳起诉的一大依据。

  卡洛琳说,她坐下耐心地和菲思解释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女儿说,她感到欣慰,当她母亲告诉她一些过去的事情,她觉得外婆的行为还真是“鬼魅”,而莱拉则说她的孙女已经被“洗脑”,相信她确实曾经性侵犯她们,“为什么我要想孙女在洗澡的时候跟我跳舞?”她质问,“我自从和卢斯结婚后,因为戒烟以及用可的松治疗肺气肿,整整胖了40斤,我都不想看我自己了。”

  在2002年和2003年,莱拉一直写信给菲思,但是孙女拒绝了她。所以,在2002年秋天,莱拉写信给卡洛琳,说她将不再支付菲思的学费,而菲思在去年底也被迫离开了学校。卡洛琳声称她不再关心案件的结果是什么——虽然她的证词得到了部分人的信任。她感到很震惊,维多利亚会出面帮忙,虽然莱拉说这两人是“狼狈为奸”。卡洛琳像个孩子一样挥舞着手臂:“我终于自由了!”她像唱歌一样的感叹。

  横插一脚 莱拉旧情人作证曾性侵犯其女

  2006年2月,莱拉过去的一个旧情人约翰·帕尔斯维斯基突然开口承认,他曾经在莱拉的强烈要求下,和莱拉当时年仅13岁的女儿维多利亚有过性接触。这件事情发生在1967年,据他描述,当时莱拉是这样表达她为什么这样要求的:“或许这样应该比她长大后被哪个男人夺去童贞更好。”但是帕尔斯维斯基说,当时维多利亚就已经不是处女了。但是,因为这份供词,人们也转而相信,莱拉可能真的性虐待自己的女儿。

  不畏流言 莱拉宣布不会让女儿毁了她

  不像卡洛琳,维多利亚已经公开谈及她恨母亲多年。她还加入了网上一个组织,号称被害人自恋型人格障碍论坛。“她下定决心作证”,约翰说,“尽管她因为癌症还在做化疗和放射”。当被问及为什么女儿会沉迷在这其中,莱拉自责,“肯定是药物造成她们精神紊乱。”维多利亚和卡洛琳都承认在青春期曾服用药物,但是坚持自己的回忆绝对是一清二楚。

  “真是浪费了,”莱拉说她的女儿,“他们显然很想我死,哼,想都不要想。”她还出示了一封专栏作家史密斯写给她的信,她的办公室到处是论文,有档案注明日期和各种老照片,她表示,她终于开始写她的回忆录了。“你知道,亲爱的,”她说,“30年后我已经不在这里了,我很骄傲我一生的经历。”

  很明显,莱拉很满意自己的圆满人生,她背后有这么多明枪暗斗,那么多爱情的来去,还有如此可供记载的后代,她,绝对不会轻易让她的女儿撕碎她的生活剧本的。


选稿:吴颖    来源:信息时报  作者:艾丹 芸朵  
  • 14岁辍学少年与婶婶乱伦 奸情败露后狠下杀手
  •   2006年11月3日 07:01
  • 柬埔寨通过新法律:通奸纳妾乱伦者将坐牢
  •   2006年9月2日 19:26
  • 美医生捐精16年生下数百"儿女" 担心"乱伦危机"
  •   2006年5月21日 09:05
  • 畸恋5年生下4个娃 德国亲兄妹乱伦遭处罚
  •   2005年11月12日 08:31
  • 披露日本四大色情怪象 乱伦情结令人瞠目[组图]
  •   2005年10月17日 17:30
  • 本网直播市长国际企业家咨询会
  • 国际企业家夜游浦江兴致盎然[图]
  • 上海"抱抱行动"止于警察问话
  • 沪上单身男女"穿越时空"来爱恋
  • 木村拓哉还挺高在"南京路"开车
  • 韩版"同一首歌"4日晚试水上海
  • 英国小姐被剥夺桂冠
  • 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和其表兄被判绞刑 即时排行
  • 违规拍裸照与评委上床 英国小姐被剥夺桂冠[图]
  • 受审一年老萨今日定生死 伊军人取消休假防骚乱
  • 朝鲜:日本只是美国的一个州 没必要参加六方会谈
  • 缅甸领导人为女儿办奢华婚礼 收礼五千万美元[图]
  • 德黑天鹅爱上塑料白天鹅 日夜守护感动市民[图]
  • X光修复千年维纳斯
  • 美一对父子海边钓鱼发现300封写给上帝的信[图]
  • 萨达姆明日可能被判死刑 伊当局严防教派大屠杀
  • 1.4亿美元名画天价售出 创世界最昂贵画作纪录
  • 莫斯科富人养猛兽当宠物 老虎等成为时尚宠物
  • 朝鲜平壤有三道防卫圈 防空火力密度世界第一
  • 阿拉伯六国要求掌握民用核技术 疑欲制造原子弹

  •  国际专题
    尼日利亚一客机坠毁
    万圣节:狂欢的节日
    美国飞机撞进纽约高楼
    巴西客机相撞后坠毁
    万众瞩目2006诺贝尔奖
    本·拉登生死之谜
    关注日本新任首相
    ……>>更多
     媒体聚焦
    广州日报-对布什的全民公决
    人民网-伊战或成美共和党选举杀手
    北京晚报-布莱尔送礼送"穿帮"
    ……>>更多
      读图
    英国小姐被剥夺桂冠
    俄将纪念红场阅兵65周年
    日医院用机器人员工
    小泉近来在忙些什么
    安倍成纽约大都会队"粉丝"
    美日等国庆祝万圣节
    华裔女工告倒色魔老板
    英国女子割臀造乳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