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东方直通车 >> 法律问答 
被人盗用信息开户炒股怎么办?
2007年6月15日

    “谁盗用了我的名义开了股票帐户?”这样一个问题最近让市民季小姐百思不得其解。股市火热,从未接触股票的季小姐本打算开户入市,却被告知早在2001年,以她名义在沪深股市都开有了帐户。

  困惑之余,季小姐到处查询,却找不到这个帐户是由谁出于什么目的办理的,这更是让季小姐为这个莫名出现的帐户忧心忡忡。

  季小姐的遭遇并非个例,记者昨天在采访在中发现,不少新股民在办理开户手续时才惊讶地发现,在浑然不觉中,自己的身份证竟早被人用以开了户———明明是懵懵懂懂的股市“菜鸟”,这么一来反倒成了“股龄悠久”的老股民。

  “菜鸟老股民”究竟是谁造就?记者调查后发现,证券行业内存在的“冒名开户潜规则”成了主要原因。业内人士透露,券商监管不严,给“冒名开户”者提供了便利;而增加申购新股几率、变相私募股票则是“冒名开户”的根本原因。

  “菜鸟老股民”究竟该如何是好?证券期货法律专家建议,“冒名开户”者已经违法,并可能由此带来风险,被冒用名义的人应尽快注销被冒用帐户,并可要求券商配合、查证、注销,甚至承担相应注销费用。

  在别人看来,市民季小姐应该是个“老股民”,因为早在6年前,她的身份证名下,就已经被开设了沪深两市的帐户;然而季小姐自己却十分清楚,在今年5月之前,她不仅对炒股完全不了解,甚至从未动过这个念头,其实算是股市“菜鸟”。

  “菜鸟”怎么会成为“老股民”?季小姐查询发现,不知是谁在6年前冒用自己的身份资料开了户;成为“老股民”是喜是忧?季小姐被告知,在现有户头没被注销的情况下,她不仅不能再入市,还可能要为冒用者背“黑锅”,但要注销,却也并不容易。

  冒用者是谁?冒用目的何在?

  被冒用后又该怎么办呢?带着季小姐的疑惑,记者展开了层层调查。结果发现,冒用他人身份开户、炒股的情况并不少见,业内人士则透露,为了申购新股、私募基金,这甚至一度成为行业内的潜规则。

  证券期货法律专家陈岱松据此指出,冒用他人身份开设股票帐户的公司和个人,已经涉嫌侵犯他人隐私,并违反了《证券法》、《居民身份证法》相关条款,但由于损失难计算、举证有难度,要追究其民事责任确有困难;但为了尽量避免风险,他仍建议市民尽快销户,“销户所需的一切费用,完全可以要求相关券商或个人承担。”
  
  【蹊跷遭遇】
  股市“菜鸟”竟有6年帐户
  
  “要不是突然想到去证券公司开个户,也许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已经‘炒’了6年股!”说起自己的遭遇,市民季小姐至今仍觉得十分蹊跷。

  5月中旬,在股市一片大好的情势下,一直对股市毫不关心的季小姐,也萌生了入市投资的念头。带着本人身份证等材料,她来到湘财证券某营业部办理开户手续,然而工作人员的回答却是,“您的身份证已经办理过开户手续,不能再用了。”季小姐吃惊不已,因为在此之前,她根本就没想过要炒股,更别说要去开户了,“我甚至一度怀疑证券公司是不是弄错了。”

  尽管当时放弃了开户,也没怎么在意,几天后的一个电话却让她不得不有所警觉,“这是一个荐股公司打来的。”他们告诉季小姐,之所以会有她的联系信息,是因为她的确为拥有股票帐户的“股民”。

  “我肯定没有拿自己的身份证开过户!”越想越不对,季小姐决定去查个究竟,“我真的是对开户什么的一点都不懂,就连去哪里查,也是荐股公司告诉我的。”

  按照指点,季小姐随后找到了位于陆家嘴东路中保大厦36楼的中国证券结算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而查询的结果更是让她大吃一惊,“我的身份证已经被别人在深圳和上海交易所都开了户,而且开户时间竟然是2001年!”
  
  6年“股龄”引发重重麻烦
  
  连查开户信息都不会,不知不觉中却已是有6年“股龄”的“老股民”了,这让季小姐哭笑不得;而咨询证券公司后得到的答复,则是让她忧心忡忡。

  “因为这个户头存在,我现在肯定不能入市了。”季小姐被告知,由于一个身份证只能开一个帐户,因此目前她无法以自己的身份开户,而按规定,她也不能以别人身份注册帐户,也就意味着她生生被“剥夺”了炒股的权利。

  “因为这个户头的存在,我还整天提心吊胆。”虽然证券公司表示,能用他人身份证开户并不意味着能动用别人的资金,但季小姐担心的是,这个冒名者如果用该户头进行违规操作,自己恐怕就得背黑锅。

  “最糟糕的是,就算出了问题,我也找不到冒用者是谁。”季小姐说,自己从证券结算公司那里只能查到开户的时间、地点等信息,根本无法了解到冒名开户者的具体情况。

  而如果要彻底解决这些麻烦,季小姐被告知,她要么“接管”该帐户,要么索性申请注销户头,“‘接管’他人注册的帐户,我实在不放心,怕它以前曾经有什么不良记录。”但要顺利注销也并非易事,因为证券公司表示,在哪里注册的帐户,很可能就要去当地办理注销手续,“如果冒名者是在外地办的,难道我还得特意跑一趟?”
  
  【记者调查】
  冒名开户背后扑朔迷离
  
  “我自己开了家公司,因为业务关系,尽管身份证正本从未遗失,但复印件肯定有流落在外的。”那么,仅凭身份证复印件可以开户吗?究竟是谁在拿身份证复印件开户?开户的目的又是什么?在苦恼不已的同时,季小姐也十分疑惑,带着她的问题,记者展开了调查。

  “不能只凭身份证复印件开办帐户,更不能使用别人的身份证开户。”记者首先就“开户”问题,向海通、申银等证券公司进行了咨询。海通证券工作人员表示,按照〈证券登记结算管理办法〉,开户者必须持本人身份证原件才能办理该业务,“就算是接受他人委托代办,也要有经过公证的委托书。”申银证券的有关人士则明确表示,按照目前正常的操作模式,要用他人身份证复印件开户,根本不可能。

  如果是这样,那究竟是什么人,在“不可能”的情况下,冒用季小姐之名,开出了“6年帐户”呢?记者随后致电中国证券结算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要求查询相关开户信息,一名负责人表示,他们能提供的信息,只是帐户的基本信息,“比如股东卡号、开户证券公司、办理的是哪个交易所的帐户。”而究竟是什么人开的,现有的技术手段和信息登记内容,确实无法查实。

  “用他人身份开帐户,其实冒名者本人也存在风险。”万国证券的咨询人员则告诉记者,由于被冒用者随时可以凭身份证原件申请“挂失”,冒名者如果在帐户里存放了资金,最后可能反而会因此被身份证所有人“接管”。
  
  业内人士解开层层谜团
  
  “其实在大半年前,用别人的身份证去开户,并不是一件难事。”曾在北京中信证券担任了8年投资顾问的朱先生告诉记者,《证券登记结算办法》是从去年7月1日起正式实施的,而在此之前,审核并不严格。

  他说,即便从去年7月起实行证券帐户开户实名,但实际操作起来,却也并非无懈可击,“一些股民拿着他人身份证去开户,证券商实际上并不仔细核对身份证是不是其本人的。”

  而除了钻审核不严的空子外,还有一种用身份证复印件“冒名”的可能,“证券公司的从业人员可以利用职务之便,开设这类帐户。”朱先生认为,要仅凭季小姐的身份证复印件,就在6年前开出一个帐户,“嫌疑”较大的,应该是当时的券商或相关工作人员,“一般人要想开户,即便本人不到场,也得提供原件。”

  这些“冒名”开户者的目的又是什么呢?“他们都是为了尽可能获得更多利益。”朱先生透露,在证券行业里,同一个资金帐户或券商拥有的证券帐户越多,就意味着越容易获利。

  “一个原因,是可以借此提高申购新股的‘命中率’。”朱先生说,由于新股利益相对丰厚,对股民来说相当诱人,所以每逢新股上市,不少股民要凭帐户排队申购。“这也就意味着,拥有的帐户越多,中签的几率越大。”也因此,他介绍说,在前几年集中发行新股的时间里,盗用或借用身份证开户的情况十分普遍。

  “另一个可能,则是被用作私募资金的掩护,甚至成为庄家恶意坐庄、操盘的工具。”朱先生告诉记者,按有关规定,庄家手中的股票达到一定数量时,就必须披露相关信息,而为了不暴露股票持有数量、规避监管,一些庄家就采取盗用他人身份,开设许多股东账户,将庞大的股票数量分摊到各个账户上,在股市中隐身。

  “它们一般被叫做‘拖拉机账户’,往往是在一个资金账号下有上千个股东账户,其中只有一个股东账户是实的,其余账户多是空的。”据说,利用这些分散的账户,庄家们甚至还可以坐庄控制股价,获得暴利。“由于是空帐户,就算被身份证所有人接管,也没什么损失。”

  而对于券商来说,多开些帐户也是有百利无一害的,“券商下面开的户头越多,股民交易的比例就越高,券商们从中抽取的佣金也就越多。”朱先生告诉记者,券商及其他投资者同时开有多个账户,一度已成为业内公开的“潜规则”,“因此像季小姐这样的情况,并不偶然,只是有很多人尚未发现而已。”
  
  法律专家:盗用信息者已经违法  

  “身份证被他人冒用开户,肯定存在风险。”市律协证券期货研究委员会委员、柏年律师事务所首席律师陈岱松指出。

  “首先是意味着个人信息已经不安全了。”陈岱松说,既然能够用个人信息开户,那么不能排除“冒名者”可以再使用这些信息从事其他活动;“其次,盗用者的违规操作,将给被盗者带来一定麻烦。”因为要证明帐户的操作行为不是自己所为,被盗者都要负责举证,而这往往比较困难,甚至会因此造成名誉、声誉、个人信誉受损。

  陈岱松告诉记者,无论是个人行为还是券商行为,盗用他人信息者肯定已经违法,“《证券法》规定,法人不得以他人名义、利用他人帐户买卖股票;证券公司也不得假借个人名义,买卖股票”。

  他说,有此类行为者一旦查实,除被没收违法所得外,还可能将被处以最高60万的罚款,“而根据《居民身份证法》第十七条规定,冒用他人居民身份证的,公安机关也可处以200元以上1000元以下罚款,10日以下拘留,有违法所得的,则没收违法所得。”
  
  注销帐户可向券商索赔损失
  
  难以追究民事责任,是否意味着“菜鸟老股民”们面对这样的情况,就只能自认倒霉?陈岱松说并非如此。

  “一旦发现这种情况,被盗用者首先应向券商提出查证要求。”陈岱松告诉记者,凭着个人身份证原件,被盗用者完全可以要求查出开户的各种信息;而查实后,被盗用者则完全可以要求“挂失”或者“注销”。

  “挂失,就是通常说的‘接管’。”陈岱松说,用身份证原件,被盗用者可以用“挂失”方法,修改帐户、交易密码,甚至有可能接收该帐户现有资金,“但看似简便的操作,其实暗藏麻烦。”陈岱松指出,就算该帐户里确实有他人资金留存,被盗用者如此“接管”也显得名不正言不顺,甚至可能涉嫌“不当得利”,资金也可能被他人追回;而就算没有资金,如果该帐户有过违法操作,也会给接收者留下“后遗症”。“因此,个人建议还是尽量注销,并重新开设帐户。”

  陈岱松同时指出,券商及相关登记部门,有配合进行查证、注销的义务和责任,“如果需要到外地办理注销手续,相关的费用完全可以要求券商承担。”他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认为是由于券商审查不力造成的客户损失,也是完全能够被计算出来的,因此可以索赔。

选稿:张海盈  来源:上海法治报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