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新闻记者回顾


探索经纬

恐怖事件中的传媒立场与信息整合

——俄罗斯传媒“别斯兰人质事件”报道初析

■廖小菲

  从两次车臣战争到后来接连不断的恐怖事件,恐怖主义问题一直是俄罗斯政府和人民的“一块心病”。由于传媒具有的特性,正逐渐与恐怖事件形成共生关系。正如有学者所指出:“恐怖主义被广泛认为是不可避免地、象征性地与大众传媒联系在一起了。如果没有传媒的介入,恐怖主义最终也会彻彻底底地消失。”在报道恐怖事件时,传媒应以什么立场进行报道并对信息进行整合,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其效力、牢牢控制信息主动权,成了促进解决现实反恐问题的一个重要议题。因为如果不对此进行分析研究,就很可能使传媒变成恐怖分子手中的武器。本文以俄“别斯兰人质事件”的报道为样本,对此进行相关的分析。

  9月1日上午9时30分左右,俄罗斯北奥塞梯别斯兰市第一中学的学生刚参加完开学典礼,一伙恐怖分子突然闯入学校,将在校的数百名学生、家长和教师赶进学校体育馆劫为人质,并在体育馆中及周围安放了爆炸物。目前,这场震惊世界的人质危机已基本结束,而对这次事件的总结和反思才刚刚开始。在这次恐怖事件中,俄罗斯传媒做了大量的报道,满足了受众的知情权,但其运作中的缺陷也为反恐增加了一些不利因素,客观上为我们进行危机事件的报道提供了启示。

  一、力求真实性与国家利益的高度融合,发挥传媒的社会功能

  真实性是新闻的生命。准确把握立场是在任何情况下传媒都应坚持的基本准则。恐怖事件传播有着很强的特殊性,传媒必须站在社会和国家利益的高度,既要坚持信息传播的整体真实性,又必须及时澄清事实,疏导热点,发挥媒介对政府和大众的双重功效,以求达到国家利益与真实性的高度融合,实现传媒的社会功能。

  在这次的恐怖事件中,俄政府出于某些政治因素的考虑,试图用行政手段来处理新闻,使新闻的真实性原则受到冲击。如:9月5日称人质只有354人,后来才承认多达1200人;9月5日晚公布的遇难人数为338人,还有将近200人下落不明,与法新社援引别斯兰市医院停尸间工作人员提供的394人不符;9月4日称参与劫持人质的绑匪共有26人,并已全部被击毙。5日又改成有30至32名绑匪被击毙,还有3名嫌疑人被捕,其中包括1名妇女。正如俄政治分析人士谢尔盖·马尔科夫5日晚在接受俄罗斯电视台采访时所说,政府显然曾相当笨拙地企图掩盖部分事实,但“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在撒谎。所有人都能做这个简单的算术,都知道学校内有1000多人”。这种混乱的局面不利于传媒进行真实报道,更不利于形成正确的舆论。

  官方的这种做法引起了俄国内许多传媒的强烈反应。俄罗斯电视台新闻主播谢尔盖·布里尔约夫说:“在这样的时刻,社会需要真相。”克里姆林宫政治顾问格列布·帕夫洛夫斯基在电视节目中说,“这不适合于我们的总统(普京),谎言完全不适合于他,那正中了恐怖分子的下怀。谎言正在削弱我们,并让恐怖分子变本加厉。”

  由此可引出——

  启示一越是在关键时刻,传媒越应坚持真实性原则,义不容辞地担当起“社会?望者”的责任,用事实说话,用真相说话,树立起媒介的权威性和可信度。将不可否认的事实及时呈现在受众面前,减少了形成谣言的可能性,有利于正确地引导舆论方向。

  二、准确把握信息传播的度和量,实现双重效益的回归

  现代传媒向公众报道恐怖事件,是基于传媒承载了现代信息流通功能和能够满足公众的知晓需求。而恐怖主义往往通过制造爆炸、劫持人质、电话恐吓等手段,诱发社会恐慌,人为地制造具有巨大新闻价值的突发性事件,并通过现代传媒吸引世界各地的眼球,更好地达到他们的恐怖目的。早在20世纪80年代,英国反恐专家就明确指出:“电视摄像机就是放在路边的武器。双方都可以捡起来为己所用。”因此,在恐怖事件中传媒是柄双刃剑。

  要让传媒始终为我所用而不是为敌所用,就必须把握好报道的度。传媒要立足长远利益,而不是盲目地追求短期利益,追逐轰动效应。可是,在这次人质事件中,有些俄罗斯媒体并没有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反而被恐怖分子利用。如《俄罗斯报》9月4日题为《匪徒如何获取信息》的报道:在解救人质后被警方拘捕的两个人中就有一个是通过电台向匪徒汇报学校周围的情况。匪徒中还有专人收集相关报道,包括指挥部所在地点、军警的布防点、坦克和装甲车的集团以及人质中有哪些重要人物,这给恐怖分子提供了大量的信息。莫斯科一家报纸的记者再三向当地教育部门询问:人质当中有没有高官的子女?就是因为这则报道恐怖分子找到了北奥塞梯议长马姆苏罗夫的一儿一女。幸运的是,两个孩子后来都获救了。

  由此可引出——

  启示二在恐怖事件的报道中,传媒已超出了一个简单的传播者的角色,而是成为了斗争双方都可利用的工具。因此,传媒应跳出自身利益的狭小圈子,对信息进行整合时,不仅要注意“度”的把握,同样也要注意“量”的调整:少报道血腥场面,多体现人文关怀;少进行引起民族仇恨的报道,多进行引起情感共鸣的报道。

  三、注重受众心理,用人文化的信息操作来获取传播主动权

  受众是传播系统中非常重要、活跃的因素,是形成传播效果的关键。任何传播活动只有被受众所接受并在受众中产生一定效果,传播过程才算完整。而受众作为社会群体的人,是具有一定的心理和生理机制的。这样,受众的心理状况和接受程度便成为传播致效的重要的因素。因此,传播活动首先必须作用于人的心理,以心理为中介,才能产生效果。用人文化的信息操作来引起受众的心理兴奋点是获取传播主动权的重要方面。

  1、人性致效

  在此次恐怖事件报道中,由于没有充分注重人性化传播,使传播效果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正如65岁的卓娅说的那样,“电视台是残忍的,他们知道受害者家属会看电视,却仍然播放这些可怕的画面”。她之所以会发出这么痛苦的呼吁,是因为9月7日俄罗斯独立电视台播出了一段据称是制造别斯兰惨案的绑匪们拍摄的录像。从这段87秒的录像画面中可以看到:体育馆地面上人质被恐怖分子枪杀之后留下的深红色的血迹;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的“黑寡妇”露在外面的那双犀利的眼睛和她身上绑着的自杀炸药腰带上的电线;在妇女和小孩的头上的几条电线和篮球的网圈上悬挂着的炸弹;在体育馆的另一个角落中,堆放着大量的武器和炸药装置;一名恐怖分子对人质说道:“如果他们(俄特种部队)发动攻击,我们将打光最后一颗子弹,然后引爆炸药将自己炸死。我们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失去,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死亡。”这些画面和声音在传媒上出现,说明传媒在报道这起恐怖事件时没有充分考虑到受众的理解力和心理承受能力。

  由此可引出——

  启示三:在恐怖事件的报道中,应采取人性化的传播方式,这样就必须对信息的传播方式进行整合,应当用记者解释的方式,而不是让恐怖主义分子的声音、画面和思想观点直接展示于受众面前。因为,一旦恐怖分子面对电视镜头发出新的攻击令,将会造成新的恐怖主义灾难;恐怖分子即使面对电视镜头诉说他们的政治文化委屈,也会在部分不明是非的受众中造成思想混乱。各种传媒细致入微地报道事件发生的全过程,在世人面前显示了恐怖主义巨大的破坏力和恐怖主义势力的存在,这恰恰是恐怖分子所欲达到的目的。

  2、无声致效

  传播学中也讲求“此时无声胜有声”的境界,追求独特的传播效果。尤其是在报道恐怖事件时,并不是越惨烈越轰动,就越有效果,有时一个无声的画面更能引起与受众的共鸣。一向以客观著称、不擅煽情的俄罗斯权威报纸《消息报》9月4日头版既无标题,也无文章,只有一张大幅照片:一名痛苦万状的男子将一个获救的女孩揽在怀中,但女孩仍因恐惧紧绷着小脸,背景是无语的士兵。该报还刊登了另一幅半版照片:一个神志不清的女孩躺在担架上。图片说明写道:“当我抬头看时,孩子们躺在血泊中,他们已经不动了……”在俄罗斯大报《生意人报》4日刊登的照片中,一名女孩的面部遭大面积烧伤,仅有一只眼睛尚可辨认。画面中,营救人员攥着她的手。俄罗斯官方平面传媒《俄罗斯报》当天也以图代文,并冠之“逃出地狱”的标题。

  由此可引出——

  启示四恐怖事件报道不应过多地强调“恐怖”,而应对信息传播方式进行更深层次的整合,引导人们看到残酷的现实,更重要的是引导人们去思考解决现实恐怖主义问题的途径和方法。在一起起血淋淋的事件背后,多用一些无声的画面去渲染和烘托,才能使人们在伤痛之后,通过媒介环境得到安慰,实现心理平衡,同时引发对未来的思索,而不是仅限于眼前的报复。

  (作者系南京政治学院新闻专业硕士研究生

  参考资料:

  1.林凌:《现代传媒与恐怖主义》,《南京政治学院学报》2004年第1期

  2.周丛笑:《传播受众心理浅析》,《大众传媒学报》2002年3月

 

本刊版权所有,未经许可,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