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新闻记者回顾


媒介批评

隐私“交易”给娱乐新闻带来的冲击


■李 旸

  今年以来,国家广电总局接连发布了《关于严格规范广播电视节目保护个人隐私的通知》和《关于重申严禁炒作名人丑闻、绯闻、劣迹的通知》,要求各级广电播出机构加强对娱乐节目的管理。通知中特别规定了禁止谈论名人绯闻秘史、艺人隐私恋情等花边新闻、八卦新闻的内容,凡有播出,要从选题策划者开始层层追究责任并作出严肃处理。这些管理制度的出台,说明娱乐新闻低俗化已经引起各方面越来越多的重视,说明新闻管理机构正在逐步建立娱乐新闻的规范报道体系。
  近年来,娱乐新闻呈现低俗化倾向,尤其突出的一个现象是,一些明星及其经纪公司,为了博人眼球,时常主动向媒体披露个人隐私,甚至炒作和炮制假新闻,形成媒体与明星之间“交易”隐私的怪现状,给娱乐圈、新闻界,乃至整个社会带来消极影响。

一、媒体与明星的隐私交易

  
  当前,许多娱乐新闻对明星8小时以外的私生活投入了极大的关注和热情,因报道明星隐私引发的冲突和官司也屡见不鲜。其中,媒体侵犯明星隐私的案例最为常见。然而,在许多涉及明星隐私的报道中,被曝光的明星并不仅仅是“受害者”,很多时候他们也是眼球经济的直接受益者,甚至还是整出“隐私遭受侵犯”事件的幕后策划者。可以说,为获取各自利益,明星(包括其经纪公司等利益团体)与媒体就隐私问题暗中交易的现象已经日趋频繁。
  1.明星主动向媒体出卖隐私
  内地娱乐圈的资深音乐人李文宽在接受沪上电视娱乐资讯节目《新娱乐在线》采访时曾透露:“每个人都是签唱会,每个人都是新歌发表,其实对观众来讲,对媒体从业人员来讲,已经没有特别的新鲜感。大家总是要苦思对策吧,艺人总是要曝光吧,比较好的方法就是没有新闻我们就来制造一点新闻。”
  所谓制造新闻,就是要策划出有足够“价值”的内容,保证明星能够登上各大娱乐媒体的头版头条。娱乐圈的经纪公司、公关公司所惯用的“策划”手段,就是向媒体披露明星隐私,甚至不惜炮制负面消息,达到炒作的效果。比如明星的绯闻恋情、劣迹丑闻、整容等身体隐私,就是最容易引人注目的“猛料”。
  今年1月,章子怡就曾遭到了“出卖隐私自我炒作”的质疑。当章子怡和男友的一组沙滩照在网络上流传开来后,香港著名娱乐新闻评论人查小欣在自己的博客中撰文称,章子怡曾于2007年拍过一部名为《The Horseman》的好莱坞电影,由于不被看好始终未能上映,但“偷拍”事件后,很快传来消息说这部影片3月将在北美公映。查小欣认为,“沙滩门”足以成为炒作这部电影的一大卖点。此外,“沙滩门”后,章子怡监制的新片《非常完美》迅速在天津开拍,片方邀请了众多媒体前往探班。这部新片因为“沙滩照”的关系,连续几天登上部分媒体的娱乐版头条。
  虽然这仅仅是查小欣个人的判断,但许多娱乐新闻的炒作痕迹的确非常明显,所涉及的艺人不是即将发行唱片,就是有新剧上档;要么就是淡出公众视线已久,渴望重新获得关注……
  从表面来看,似乎这些炒作只是明星及经纪公司等一厢情愿的做法,媒体在炒作中只是被动的参与者。然而不能忽视的是,新闻媒体的“把关人”在“把关”过程中,掌握着选择什么样的新闻进行报道的权力。倘若媒体放弃自身社会道德和法律等层面的责任,而仅以明星隐私所能带来的轰动效应作为取舍的标准,通过刊播明星隐私等种种形式获得利益——发行量、收视率、点击率、知名度、广告收入等等,这种情况就可看作是媒体与明星就隐私的一种交易。
  2.明星与媒体就隐私进行合谋交易
  既然明星和媒体都对曝光隐私所能带来的利益心知肚明,何不联手让炒作行为发挥出其最大的宣传效应和经济价值这样一来明星和媒体就能各得其所、各取所需,共同赢利。
  比如曾传得沸沸扬扬的“冯小刚与某女演员闹绯闻引发婚姻危机”的消息,后来被冯小刚本人揭穿,是经纪公司与媒体合谋制造的假新闻。原来经纪公司为了炒作冯小刚执导的《集结号》中一位新演员汤嬿,特意安排某媒体记者偷拍了一组冯小刚与这位女演员看似暧昧的照片,散布两人“绯闻”及冯小刚婚变的“独家新闻”。后来冯小刚出面“愤怒”地揭穿了这起交易内幕。
  之所以会出现隐私交易的现象,究其根源,是利益的契合将明星(公众人物)与媒体绑在了一起:媒体为明星在公众的视野中搭建展示的平台,在这里明星可以名利双收,得到事业和商业上的双重成功;而媒体则收获到丰富、方便、廉价,又极富商业效益的报道资源。这便是二者交易关系形成的最基本的框架。

二、隐私交易现象出现的原因

  
  娱乐明星与媒体的隐私交易现象,从根本而言是利益引发的结果。确切地说,它是明星、媒体、公众三方利益博弈所导致的。
  1.部分媒体疯狂追逐“眼球经济”
  明星隐私所具备的眼球效应使得一些媒体在日益激烈的竞争环境中难以自持。尤其随着新闻体制改革的深入,在经济效益这根指挥棒下,许多媒体放弃了应有的社会责任和职业操守,变得唯利是从。当然,当今娱乐媒体从业人员良莠不齐、素质低下也是不容忽视的原因之一。
  2.贩卖隐私使明星“名利双收”
  面对媒体,明星对于其个人隐私原本应当采取捍卫和保护的姿态,然而在利益的驱使下,明星对本人的隐私权放弃了“守”,而转向“攻”。因为他们深知自己对媒体的价值:自身隐私一旦曝光,尽管可能给个人形象和名誉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但可以赢得更多的关注度,可以轻而易举登上各大媒体的娱乐头条,随之而来的则是唱片的热卖、演唱会的火爆、影片票房的走高……
  同时,明星也深知法律对个人隐私的保护。当“胡萝卜”与“大棒”双手在握的时候,支配和掌控权力的欲望就会变得异常强烈,于是明星对其隐私的曝光有时会非常主动。他可以故意留下蛛丝马迹,吸引媒体的注意,争取媒体的报道,即使报道的影响并非正面,他也笃信有能力让媒体帮忙“澄清”;当媒体需要的真相超过了自己的意愿,或者自己发布的谎言被媒体夸张渲染到偏离原本的目的时,还可以拿出“大棒”——以保护隐私权的名义和“受害者”的身份对着媒体当头一喝,从而在投机中争取到利益的最大化。
  3.受众对明星隐私的本能需求被利用和夸大
  媒体与明星就其隐私的交易和合谋,往往都被披上了一层华丽的外衣,那就是所谓“受众的需求”。媒体在大肆报道明星隐私时,总是提到受众的“知情权”。其实,这里的“知情权”(right to know),实际上是指“知情欲望”(want to know)。知情权是一个法律用语,是平衡政府权力的一种形式,而知情欲望则是指一种好奇心,一种对信息的需求,并不具备法律权利,它可能是高尚的,也可能是低俗的,甚至是不合理的。
  而且,这些被媒体所生产出来的娱乐新闻,真的是受众最想要看到的吗还是媒体在制造这一假象,“构筑”出来的受众需求呢是新闻需要八卦还是读者需要八卦呢其实,传媒的巨大影响力往往会带给受众错觉——原来王菲最近要生孩子是近来最重要的大事,不然怎么所有报道都是关于她的媒介的“议程设置功能”在此被大肆滥用。在无形的“沉默的螺旋”下,越来越多的受众开始高度关注并津津乐道于这一类的新闻,仿佛不知道这件事情就会失去与他人的共同话题,就会被孤立、与社会脱节,于是受众也开始饥渴地在媒体上寻找、议论这些娱乐新闻,满足自己被媒体生产出来的莫名其妙的需求。

三、媒体责任的探讨

  
  隐私交易现象治理是一项综合工程,在这里仅从媒体责任角度略作探讨。
  娱乐新闻和娱乐记者并不是新闻学理论中单独定义的内容,娱乐记者只是因为报道对象和内容与娱乐界有关而得此称谓,他们的权利和义务与其他新闻记者并无不同。娱乐新闻和娱乐记者同样应受新闻职业道德和职业规范的约束。
  新闻的生命力就在于其真实性,娱乐新闻报道也不能例外。除了报道形式上可以活泼多样之外,娱乐新闻同样应当力求客观真实,这是最基本和最起码的要求。沪上电视娱乐资讯节目《新娱乐在线》在“记者编辑工作守则”中,对抵制虚假报道和恶性炒作作了明确具体的要求。比如凡是互联网及网络媒体曝光明星隐私的消息,必须向其本人、经纪公司、刊载媒体核实后,才能予以转载和跟进报道;在采访、拍摄、撰稿和三审过程中,必须严格恪守对恶意炒作的批判态度,对虚假新闻进行抨击和揭露,等等。这样的制度应该在娱乐新闻界作为行规,普遍推行。
  娱乐记者作为媒体从业人员的一分子,也不能对自己降低要求,而应力争做好娱乐圈的“守望者”。在这个人人都能成为记者的时代,娱乐记者队伍的门槛也是一降再降。然而如今的受众已经不缺少来自各种媒体和媒介的娱乐方式,他们最需要的恰恰是真实、可信、负责、有品位、有情趣的娱乐新闻。从这个角度来说,娱乐记者其实并不如想象的那么轻松,他们肩负着引导舆论的责任,此外还要具备相当深厚的文化底蕴和人文精神,才可能作出令受众喜闻乐见,能够引领时代文化潮流的报道。■
  (作者系复旦大学新闻学院硕士研究生)
  注释:
  朱亮、庆立群:《在线借慧眼带你辨炒作》,新娱乐在线2006年9月12日
  查小欣:《章子怡一露五得》,查小欣博客2009年1月15日
  花一华、钟晓波:《冯小刚“幽会”神秘女子娱乐圈“绯闻”炒作愈演愈烈》,新娱乐在线2009年2月21日

 

本刊版权所有,未经许可,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