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西雅圖會議
1993年在西雅圖舉行的亞太經合組織成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是自亞太 經合組織成立以來的第一次,從第一屆年會開始,APEC升格為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並成為一種制度,從而開創了一個對話和交流協商的新舞臺。
宣言
西雅圖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最後發表了一份《APEC領導人經濟展望聲明》(又稱布 萊克島展望)。聲明認為,“我們召開了亞太經濟合作組織領導人的沒有先例的會議。在冷戰後的這個時代,我們有機會為亞洲和太平洋地區建立一種可以發揮我們這些不同成員的能量、加強合作並促進繁榮的經濟基礎。”“我們認識到,隻有我們共同作出積極的努力來實現目標,這個設想纔會成為現實”。聲明重申“支持繼續發展亞太經濟合作組織作為一個致力於給本地區帶來經濟實惠的論壇”。
世界各國官方和輿論傳媒普遍反映,西雅圖會議所開創的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是成功的、重要的,它對亞太地區經濟合作與和平和穩定的發展發揮了積極作用。


2、 茂物會議
1994年在印尼茂物舉行APEC的第二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使亞太地區貿 易投資自由化從上一次會議的“意向階段”進入了“實質階段”。
宣言
會上發表了《APEC經濟領導人共同決心宣言》,即《茂物宣言》,具體確定了地區貿易投資自由化的長遠計劃,宣布“不遲於2020年在亞太地區實現自由,開放貿易和投資這一目標。”鋻於亞太經合組織的經濟發展水平不同,宣言提出發達成員和發展成員分別不遲於2010年和2020年實現上述目標。為了如期實現這一目標,宣言要求亞太經合組織成員從現在起便“進一步減少相互間的貿易和投資壁壘,促進貨物、服務和資本的自由流通,”確定貿易和投資自由化的時間進程表,這是茂物會議取得的最大成果和特點。


3、 大阪會議
1995年大阪會議的最顯著特點是突出了靈活性和非歧視性的原則, 更強調了各成員國的自主自願,按各國國情來實施貿易自由化進程。
關於靈活性。會議中首先踫到貿易自由化的範圍問題,美國等發達成員和發展中成員之間存在明顯的對立。美國主張貿易自由化應包括所有經濟領域,不允許有例外,而韓國以及其他發展中成員,主張應從各國實際考慮。日本想方設法從中協調,最後在大阪會議文件中寫進了自由化領域應有靈活性。
關於非歧視原則。即在成員之間實行平等非歧視原則。美國原本堅決主張,它要根據美國國內法律決定給誰最惠國待遇,這是針對中國而言的,中國則明確表示反對美國實行這種歧視性原則的做法。最後在大阪會議的文件上寫了APEC成員“將努力實行”非歧視原則,從而緩和了雙方的對立。
關於實現貿易和投資自由化期限目標問題,大阪會議文件上寫進了具有靈活性的原則,即加上了“本著自願”的原則來實現貿易和投資自由化的期限目標,另外,大阪會議還強調了成員國間經濟合作的重要性,將它與貿易和投資自由化一起列為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主要特色。
宣言
批準了《大阪行動議程》並發表了《APEC經濟領導人行動宣言》(即《大阪宣言》)。


4、蘇比克會議
1996年菲律賓蘇比克會議有以下特點:
(1)首先就經濟技術合作取得了共識,擺正了它在亞太經合組織中的位置,自1993年西雅圖會議召開以來,貿易和投資自由化一直被作為APEC的首要目標和重點,經濟技術合作從未被單獨在會上提出過。但這次馬尼拉部長級會議,在APEC的歷史上,首次單獨通過一項有關經濟技術合作的文件,使經濟技術合作得到了應有的重視,從而充分表達了發展中成員對APEC的期望。
(2)《馬尼拉行動計劃》的通過,使《大阪行動議程》落到實處,將APEC的貿易和投資自由化、便利化目標推向實施階段。各成員的單獨行動計劃是《馬尼拉行動計劃》中最具實質性的內容。由於各成員的利益焦點不一,在非關稅領域,三分之二成員提出了減少和限制措施,一半以上成員保證提高透明度。考慮到APEC成員的多樣性,經過短短一年時間的協調,便取得這樣得成果,實屬不易。《馬尼拉行動計劃》的通過和實施,標志著亞太經合組織進入了一個新的發展階段。
(3)確認了APEC追求可持續增長和公平發展這一宗旨。
宣言
批準了部長會議提交的《馬尼拉行動計劃》、《亞太經合組織經濟技術合作原則框架宣言》兩項重要文件,並發表了《APEC經濟領導人宣言:從憧憬到行動》。



5、溫哥華會議
這次會議是在1997年7月爆發了亞洲金融危機之後召開的,所以會議的主要議題是討論亞洲金融危機,進一步推動貿易和投資自由化。
宣言
《APEC經濟領導人宣言––將APEC大家庭聯合起來》,決心尋求亞太地區的持續增長和公平發展,並表示堅信本地區經濟將繼續在全球經濟中起主導作用。宣言重申堅持《茂物宣言》中所確定的實現貿易和投資自由化的兩個時間表;歡迎和支持此前在亞太地區高級財政金融官員在馬尼拉達成的框架協議;承諾逐年改進和完善單邊行動計劃,批準部長級會議提出的在15個部門中先在9個部門實施自由化的建議;接納越南、俄羅斯和秘魯為APEC新成員;領導人指示部長們制定《走向21世紀的科技產業合作議程》,並向1998年度的吉隆坡會議提出報告。宣言還要求探討電子商務問題,重申將如期完成世貿組織框架下的金融談判,重視基礎設施建設和可持續發展等問題。

 

6、吉隆坡會議
這次會議的主要特點是一波三折、有所進展。會議是在亞洲金融危機最嚴重的時刻舉行的,當時馬來西亞國內政局波動,美國總統克林頓派副總統戈爾與會,並帶著干涉別國內政的大棒,給會議投下了陰影。如何抵御金融危機的深化和擴散,減少其破壞性,加強國際合作與監管,建立亞太地區和國際金融新秩序,成為會議的第一主題。會議的另一特點是,日本在林產品和水產品問題上對美國毫不相讓,態度堅決。戈爾借發言之機指責馬來西亞政府,引起東道國的憤怒譴責,也遭到了中國、新西蘭和新加坡的反對。中國在會上所起的主導作用也成為會議的一大特點。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闡明了中國在亞太經合組織中突出貿易、投資、金融自由化的發展性、階段性的觀點。同時強調經濟技術合作和貿易投資自由化是APEC的兩大支柱,兩個輪子,應當相輔相成,相互促進。不縮小發展中成員與發達成員在科技水平上的差距,實現共同發展的目標也就無從談起。他特別引人注目地指出了企業界在推動亞太地區經濟技術合作方面的重要作用,並表示支持“促進公平增長的伙伴關繫計劃”。同時宣布,中國已相應成立了“APEC中國企業聯席會議”。會議取得的最重要成果是,21個成員領導人提出了緊急改革全球金融體繫的計劃,並在相關問題上發出呼吁或提出了舉措。
宣言
《APEC經濟領導人宣言––加強增長的基礎》。並通過了《走向21世紀的APEC科技產業合作議程》和《吉隆坡技能開發行動計劃》等經濟技術合作的綱領性文件。



7、奧克蘭會議
這次會議有一些非同尋常的特點。會議是在亞太地區一些國家的經濟開始恢復、WTO新一輪談判即將啟動前召開的。與會領導人重申支持多邊貿易體制和開放市場,並且強調,APEC將繼續在增強全球經濟,尤其是在加強多邊貿易體繫中起領導作用。會議另一特點是,會議期間,中美兩國元首舉行備受關注的正式會晤,雙方同意共同努力推動中美關繫朝著雙方已經確定的方向前進。這是一次積極的、建設性的會晤,對恢復和改善中美關繫具有重要意義。
宣言
《APEC經濟領導人宣言––奧克蘭的挑戰》。宣言表示,APEC將盡力支持新一輪WTO多邊會談,並指出應對工業品關稅、農業和服務業等進行全面談判。領導人在會議上發表堅決支持APEC內非WTO成員加入世貿組織談判,並盡早成為WTO成員。領導人會議還對此前舉行的部長會議及其進行的工作表示贊賞。
部長會議宣言就一些具體領域的合作問題闡明了意見,主要是:APEC組織堅決支持推行電子商務,提出對於電子商務交易免予征稅時間,還決定發達成員在2005年、發展中成員在2010年實現無紙化交易;取消農業補貼,同意建立一個充滿活力的地區糧食體繫,使糧食生產、加工和消耗成為地區經濟持續增長、公平發展的基本組成部分。
此外,首腦會議還批準了APEC加強競爭和法規改革的原則以及婦女融入亞太經合組織框架等一繫列文件,盡早實現相互融合、共同發展,從而拉近了方案的制定與具體落實間的差距,為APEC的今後發展指明了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