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專 題>>東方快報>>正文
法學專家“會診”婚姻法草案

應禁止女婿丈母娘結婚

華商報2001年2月26日報道:劉莉教授是我國婚姻法學的專家,她認為《婚姻法(草案)》還存在著許多不足,就一些條款的修改,她提出了具體意見:

一、直繫姻親應禁止結婚。修正草案第7條對禁止結婚的情況規定了兩種,即直繫血親和三代以內的旁繫血親禁止結婚;患有醫學上認為不應當結婚的疾病的禁止結婚。劉莉認為應再加1款,即:“直繫姻親間也禁止結婚”。她說,規定直繫姻親不得結婚符合傳統的婚姻習慣和道德習俗,例如,丈母娘和女婿之間的通婚被認為是違背倫理和道德習慣的。再者目前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都禁止直繫姻親通婚,這樣做有助於和世界各國法律接軌。

二、沒有必要規定“可撤銷婚姻”。劉莉認為,既規定了無效婚姻,又規定可撤銷婚姻,不僅帶來了立法的繁瑣,也不利於普通百姓的理解、掌握和執行。可將受到脅迫結婚的規定在無效婚姻中,撤銷第11條。

三、草案第19條關於夫妻可以約定財產的規定應更細致。劉莉認為,因為牽涉雙方當事人切身利益,在有關婚姻的財產契約上更應慎重。可要求在婚姻登記前進行財產登記或公證。

四、對“草案”第36條3款規定的“離婚後,哺乳期內的子女,以隨哺乳的母親生活為原則”應該改為“兩周歲以內的孩子”。

“夫妻應相互忠實”何需規定

西北政法學院副教授馮湘妮對草案第4條表示了自己的看法。她認為,其實“夫妻間相互忠實”的含義就包括在“其它違反一夫一妻制”的行為中。既已規定了“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就沒有必要再規定“夫妻間有互相忠實的義務”。

馮湘妮還認為,夫妻相互忠實的含義非常廣泛,不僅指日常生活的忠實,還有性生活的不忠。前者隻能靠說謊話人的良心譴責,後者法律也調整無力。馮湘妮認為,夫妻間的同居基於感情的存在,當對方的感情外移,導致“二奶”或第三者出現時,受害者往往將希望寄托於法律,指望法律排除第三者,挽救失去的感情,恢復破裂的婚姻,甚至強迫對方和自己同居,這樣的要求不切合實際,法律也無法做到。

在離婚的條件方面,馮湘妮認為,以“感情破裂”為離婚的條件不如用以“婚姻破裂”為條件,因為後者的內容更為廣泛。因為從立法的協調性來說,結婚條件是“男女雙方完全自願”,離婚條件卻為“感情確已破裂”,這是互相矛盾的。馮湘妮還提出,“草案”第32條規定子女撫養費為生活費、教育費,應再增添一項“醫療費”,使離異子女的醫療費落到實處。

未婚同居是違法行為

如今,越來越多的青年在婚前同居。劉莉認為,草案第10條規定了重婚等4種情況為“無效婚姻”。但卻對“不辦理結婚登記手續的,是否為有效婚姻”沒有作出具體規定,這有可能助長未婚同居現像的多發。她認為,應增加一款:“未辦理結婚登記手續的,婚姻無效。”還有同志認為草案第12條中規定“同居期間所得的財產,要按共同財產分割。”既然不承認同居關繫,卻將其財產認定為共同財產,這是矛盾的。

草案第33條規定“現役軍人的配偶要求離婚,須征得軍人同意”也遭到了牛海玲等人的質疑。她們認為,此規定應“以軍人沒過錯”為條件。

基層的家庭婚姻工作者對婚姻法“草案”的感觸頗深,長安縣婚姻登記管理所的侯金良提出,近年來,發現許多離婚當事人跨地區辦理結婚證,給一些人隱瞞自己的婚姻真相帶來了便利條件,像這種跨地區辦證的,應該按照無效婚姻對待。

草案第10條規定:“對未到法定婚齡結婚的,應在法定婚齡屆至前提出或宣告該婚姻無效。”侯金良認為,對不足法定婚齡就結婚的,應自始自終認定為無效婚姻,當事人在婚姻登記機關宣布其婚姻無效後,重新辦理結婚登記手續,而不應認為一旦年齡達到要求,就可視為有效婚姻。

另外,雖然“草案”規定在協議離婚中,婚姻登記機關應查明雙方確實自願並已對子女和財產問題作出適當處理。但從西安的實際來看,現在大部分婚姻登記機關與財政脫離,許多地方辦理離婚登記手續不做必要的調查,隻履行申請登記手續,間接使離婚率持續上升。西安市民政局副局長史曉紅透露,民政局已向上級打報告,希望能爭取經費,以更好地開展離婚財產調查工作。


(選稿 王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