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慶祝西藏和平解放五十周年>>東方快報
常德悍匪殺警劫鈔
73屆奧斯卡金像獎
中美撞機事件
全國嚴打“黑惡”勢力
環球小姐競選佳麗雲集
北京申辦2008年奧運
堅決反對美對臺軍售

西藏新聞辦發表《西藏五十年》
2001年5月24日 10:47

東方網5月24日消息:西藏自治區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昨天發表《西藏五十年》長篇文章。全文如下:

中國是一個統一的多民族國家,西藏自古以來就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1951年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和原西藏地方政府簽訂了《關於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簡稱“十七條協議”),標志著西藏的和平解放和全國各族人民實現了大團結。50年來,西藏在社會主義祖國大家庭中,經歷了民主改革和改革開放等深刻的社會變革,政治、經濟、文化建設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人民當家作主的新西藏進入了歷史上發展最快最好的時期。

西藏人民從黑暗痛苦走向光明和幸福

1840年以後,帝國主義侵入中國,也侵入了中國的西藏。英帝國主義於1888年、1904年兩次發動侵略西藏戰爭;二十世紀四十年代,美帝國主義又開始插手西藏事務。帝國主義侵入西藏後,迫使當時的中國政府和西藏地方嘎廈政府簽訂了不平等條約。帝國主義不僅在西藏享有掌辦郵電、驛站,駐扎武裝衛隊,隨意高價出售商品,掠奪廉價原料,派“烏拉”運輸貨物,控制海關,索取“賠款”,擁有治外法權等特權,還在舊西藏地方當權者中培植親信,離間西藏與祖國的關繫,編造了“西藏獨立”的神話,妄圖把西藏從中國領土上分裂出去。舊西藏的社會制度,比歐洲中世紀的封建領主制更反動、更黑暗、更野蠻、更殘酷。

正當西藏處於被分裂的危險境地和西藏人民渴望改變自己悲慘命運的時候,西藏獲得和平解放,驅逐了帝國主義勢力,維護了祖國統一。西藏從此擺脫了帝國主義的侵略和羈絆,西藏人民實現了從黑暗和痛苦走向光明和幸福的第一步。

翻身農奴當家作主

解放前西藏的社會政治經濟制度,是政教合一的、僧侶貴族聯合專政的封建農奴制。占人口不足5%的三大領主,占有全部生產資料和農奴。占人口95%以上的農奴和奴隸不僅沒有生產資料,也沒有人身自由,任憑農奴主買賣、贈送和處置。廣大農奴掙扎在死亡線上。舊西藏法典中把人分為三六九等,每等又分上、中、下三級,以三大領主為代表的上等人的命價為與其身體等重的黃金,下等人的命價僅為一根草繩。農奴和奴隸被挖眼、割舌、剁手、(則去貝加月)足、下油鍋等現像隨處可見。

根據《十七條協議》的精神和廣大農奴要求改革的呼聲,1959年,西藏實行了民主改革。這標志著世世代代被剝奪了一切權利的農奴和奴隸,第一次獲得了在政治、經濟、文化等各方面行使當家作主的權利。

1965年9月,西藏自治區正式成立。它標志著經過解放後15年的時間,西藏終於完成了由封建農奴制社會向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轉變。按照憲法和民族區域自治法的規定,西藏各族人民凡年滿18周歲,不分民族、種族、性別、職業、家庭出身、宗教信仰、教育程度、財產狀況和居住期限,都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都可通過民主選舉產生的代表行使自己的權利,管理本民族事務。據統計,自1965年自治區成立以來,歷屆西藏自治區人民代表大會代表中,藏族和其他少數民族的代表占80%以上。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中,西藏有19名代表,其中藏族和其他少數民族占80%以上;在自治區450名人大代表中,藏族和其他少數民族占82.4%。隨著人民代表大會制度的不斷加強和完善,社會主義民主和法制建設得到穩步發展,自治區人大及其常委會先後制定了150項地方性法規,內容涉及政治、經濟、文化、教育、衛生、環境保護等方面。

50年來,已形成了一支以藏族為主體、具有較高素質的干部隊伍。藏族和其他少數民族干部占全區干部總數的79.4%,婦女干部占干部總數的30%以上。不僅自治區各級人大、政府、政協的主要領導全由藏族干部擔任,而且在中央和國家機關部門中也有藏族領導干部。

西藏經濟從停滯衰敗走向發展繁榮

解放前的舊西藏,就像是一個封建大莊園,以達賴為首的原西藏地方政府實際上就是最大的莊園主。莊園經濟是簡單再生產的長期重復,經濟收入的絕大部分都用於宗教和莊園主的消耗。這是西藏莊園制經濟的一個重要特點,是使舊西藏的寺廟和僧人得以畸形發展的經濟基礎,也是使西藏的經濟長期停滯不前的主要原因。“政教合一”的社會制度使大量社會財富和人口退出生產領域,集中在寺廟之中,嚴重束縛了生產力的發展。

英帝國主義兩次發動侵略西藏的戰爭的同時,采用脅迫、利誘等手段,拉攏培植一批親英分子,鎮壓愛國人士,破壞西藏內部的團結,利用所攫取的特權,大肆掠奪西藏的原料,傾銷商品。據清政府設在亞東的海關統計,1899-1902年,英國在西藏收購的羊毛價格隻及當時國際市場的四分之一,皮張價格隻及國際市場的十一分之一。英國商人在西藏還享有進出口商品概不納稅的特權。當時中國亞東海關在近20年中,隻能對進出口貨物檢驗登記,是近代中國唯一不能收稅的奇特海關。由於英國大量傾銷商品,不僅使國內各族商人被排擠在西藏市場之外,還沉重打擊了西藏本地手工業的發展。此外,西藏大部分農奴主與帝國主義相勾結,形成了商業買辦資本,他們同英印資本一道操縱西藏市場,囤積居奇,哄抬物價,巧取豪奪,大發其財,造成西藏經濟對英印的嚴重依賴。

西藏和平解放後,經過民主改革、變革生產關繫、確立社會主義制度,社會生產力獲得空前解放和發展。西藏經濟進入有史以來發展最快、最好的時期。城鎮居民人均純收入達6448元,高於全國的平均水平。農牧民群眾已經解決了溫飽問題,正在加快奔小康進程。這與舊西藏民不聊生的慘狀形成了鮮明的對照。

50年來,中央對西藏的投資和財政補貼累計達400多億元。西藏自治區成立二十周年,中央幫助西藏建設了43個工程項目;自治區成立三十周年,中央和全國援藏建設項目達62個,總投資超過40億元。內地十五個省市和中央各部委按照“分片負責,對口支援,定期輪換”的方式支援西藏,全國各兄弟省市區長期無私援藏。僅1995至2000年對口援助省市援建項目達716個,投資31.56億元。這些援建項目門類多、分布廣,涵蓋了農業、工業、交通、能源、教育、文化、衛生、廣播電視及市政等多個領域,對西藏的經濟建設和社會發展產生了巨大的促進作用。

中央關心西藏,全國支援西藏,西藏各項事業加速發展,西藏人民得到豐厚的實惠。

和平解放前,沒有任何現代意義上的工業。和平解放50年來,西藏已建立了電力、輕工、紡織、化工、機械、森工、建材、民族手工業等行業,擁有企業近500家,基本形成了富有西藏特色的現代工業體繫,工業在國民經濟中的主導作用日益突出。

和平解放前,西藏僅有一座斷續發電供少數上層統治者享受的125千瓦的小水電站。和平解放後,西藏開發了以水電為主,地熱、風能、太陽能等多能互補的新能源。到2000年,全區共有各類中小型電站401座,總裝機容量35.62萬千瓦,發電量6.61億千瓦小時。

和平解放前西藏沒有一條公路。和平解放以來,以公路建設為重點,航空、管道運輸協調發展,形成了以拉薩為中心四通八達的交通運輸網絡。全區現有干線公路15條,支線公路375條,總長達2.53萬公裡,基本實現了縣縣通公路,80%以上的鄉通公路。已建成貢嘎、邦達民用機場,開闢了拉薩到北京、成都、重慶、西安、西寧、上海、迪慶、昆明等國內定期航班和加德滿都的國際航線。建成了世界上海撥最高的格爾木至拉薩青藏輸油管道,總長1080公裡,目前80%以上的油料通過該管道輸進西藏。西藏郵電通訊事業實現了跨越式發展。建成了以拉薩為中心,連接全區各地市的衛星地面站,形成了區內衛星光纜通信骨干網,開通了國際國內長途自動電話,所有的縣和部分鄉鎮進入了全國長途自動交換網,移動通訊遍及普通老百姓手中,因特網落戶高原,無線尋呼連接四面八方,郵政電訊網絡日趨完善,進入了數字化通信的新時代。

由於基礎設施的日趨完善,使得對外貿易快速增長。2000年進出口總額達13029萬美元。其中:出口總額11333萬美元,增長31.7%。招商引資工作取得突破,成功舉辦了“2000年西藏自治區( 港)投資經貿洽談會”。到2000年底,全區共批準建立115家外商投資企業,合同利用外資達16065萬美元。旅遊業快速發展。2000年,全區接待國內外旅遊者60.83萬人次。國際旅遊外彙收入5226萬美元,增長44%。

各項社會事業從封閉、落後走向開放、先進

西藏和平解放50年來,社會各項事業日益繁榮、進步,社會面貌發生了根本變化。教育、科技、文化、衛生事業蒸蒸日上,人民群眾的科技文化素質迅速提高,傳統文化在保護、繼承的基礎上發揚光大。西藏各族人民享受著現代文明的成果並以嶄新的風貌,通過思路創新、體制創新、科技創新,全面推進經濟社會的跨越式發展。

舊西藏,除了寺院教育和西藏地方政府為僧官和貴族子弟舉辦的兩所很小的學校外,沒有一所近代意義上的學校,全區文盲率高達97%。現代科技幾乎是一片空白。和平解放50年來,西藏文化的主體發生了根本變化,徹底改變了極少數封建農奴主壟斷西藏文化的局面,創造西藏文化的西藏勞動人民成為繼承、發展和分享西藏文化的主體。政府非常重視發展民族教育事業,累計投入資金50多億元。加大了對農牧區子女職業技術和勞動技能的教育、培養力度。到2000年,西藏共有各級各類學校956所,在校學生達38.15萬人。西藏適齡兒童入學率達到85.8%,青壯年文盲率比和平解放前下降了47個百分點,已建立起幼兒教育、中小學教育、中等專業技術教育、高等教育、成人教育、電視教育等具有西藏地方特色和民族特點的現代教育體繫。科技事業從無到有,迅速發展。全區現有22個科研院所,60多個三級農技推廣站,各類專業科技人員達3.47萬人,群眾性科技團體54個。“科教興藏”戰略的實施,加快了科技成果向現實生產力的轉化,經濟發展中的科技含量明顯提高。

舊西藏僅有若干個木刻印經院,印發的幾乎是清一色的經書。和平解放後,西藏文化的發展打破了封閉、停滯狀態,形成了面向現代化、面向世界的開放發展態勢。西藏新聞出版事業得到蓬勃發展,現已初步形成了一個遍布全區的新聞出版發行體繫。從1956年創刊《西藏日報》到目前全區公開發行的報刊種類已達52種,其中藏文報刊20多種,先後建立了4家出版社,共出版圖書6600餘種,發行7890餘萬冊,其中藏文圖書占80%左右。全區現有新華書店67家,基本形成了覆蓋全區的圖書發行網絡。50年來,國家和自治區用於西藏廣播影視事業的資金達5.3億元。廣播和電視的人口覆蓋率分別達到77.7%和76.1%。

在長期的歷史發展過程中,西藏人民創造了燦爛的民族文化,成為中華文化乃至世界文化寶庫中的一顆璀璨明珠。然而,政教合一的封建農奴制度,嚴重扼殺文化的發展,使民族文化陷入自我封閉、萎縮、凋零的境地。和平解放後,西藏文化的內涵發生了深刻的變化,一些與封建農奴制相伴隨的腐朽、落後的東西隨著社會的進步與發展而被逐步拋棄,藏族信教群眾的宗教信仰得到充分尊重和保護,藏族傳統優秀文化得到妥善保護和繼承,並被賦予反映人民群眾新生活和社會發展新需要的時代內容,在內容和形式上都得到了不斷弘揚和發展。藏語言文字的學習、使用和發展已納入法制化軌道。文物保護不斷得到加強,已基本完成了全區文物普查工作。目前全區共有大小寺廟和宗教活動場所1787處,滿足了信教群眾正常宗教生活的需要。20世紀80年代以來,國家撥出專款達3億多元,用於維修大昭寺、桑耶寺、甘丹寺、扎什倫布寺等文物點,投資5500萬元和大量珠寶、黃金、白銀,歷時五年維修了布達拉宮。布達拉宮、大昭寺已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文化遺產。流傳於民間的戲曲、歌謠、舞蹈、諺語、故事等民族文化藝術遺產得到有效保護,特別是《格薩爾王傳》的整理和出版,並被拍攝成三十集電視繫列片《話說格薩爾》,使這一長期零散傳唱的口頭文學,被稱為“東方的荷馬史詩”得以永久性的繫統傳承。為滿足廣大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精神文化需要,政府非常重視群眾性的文化藝術事業。目前,西藏已有專業歌舞、藏戲、話劇等藝術表演團體25個,業餘文藝演出隊和藏戲演出隊160餘個,縣級烏蘭牧騎演出隊17個。建立了具有現代化設施、多功能的博物館、圖書館、群眾藝術館和各級群眾藝術館,綜合文化館、文化站400多個,極大地豐富了群眾的業餘文化生活。文化藝術在得到繼承和發展的同時,與外界的交流也得到日益加強,僅1995年至2000年,先後有40個藝術團到世界五大洲20多個國家和地區演出,所到之處無不引起轟動,使民族文化走向了世界。

和平解放前,西藏沒有一所現代醫療衛生機構,體育事業幾乎空白。和平解放50年來,國家累計撥款18億多元,用於發展西藏醫療衛生事業,大多數鄉村建立了合作醫療機構,國家每年給農牧民的醫療補貼達2000多萬元。到2000年,全區醫療衛生機構發展到1254所,床位6440張,專業衛生工作人員10957名,每千人口擁有的病床和衛生技術人員高於全國平均水平。獨具西藏特色的藏醫藏藥得到蓬勃發展,藏醫機構從1959年的2所發展到目前的14所,同時60多個縣醫院還設立了藏醫科,藏醫藥從業人員,從1959年的434人發展到1071人。藏醫藥學的科學研究和教育工作邁上了現代化的發展軌道,古老的藏醫藥學煥發出勃勃生機。2000年5月,在西藏拉薩成功舉辦了“國際藏醫藥學術研討會”。醫療衛生事業的長足發展,使全區人均壽命由50年代的36歲增加到現在的67歲,嬰幼兒死亡率由和平解放前的200 降至6.61 ,人口由50年代的100萬發展到現在的262萬。《全民健身計劃綱要》的實施,現代競技體育運動水平不斷得到提高,尤其是登山運動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1999年,成功舉辦了全國第六屆民運會拉薩分賽場的各項體育比賽活動。

目前,西藏各族人民正在積極實施自治區“十五”計劃和西部大開發戰略。國家計劃投資建設的全長1200公裡的青藏鐵路即將正式開工。促進國民經濟持續增長,逐步縮小地區差距,加強民族團結,維護社會穩定,鞏固邊防,最終實現共同富裕的經濟社會發展目標已經深入人心。在新世紀裡,一個山川更加秀美的新西藏將呈現在世人面前。

西藏50年的歷史,就是西藏各族人民在中央政府領導下,團結一致、不屈不撓、英勇奮鬥、開拓前進的歷史,就是一部與祖國大家庭各族人民同呼吸、共命運、求發展的歷史。沒有中國共產黨就沒有社會主義新西藏,隻有社會主義纔能救西藏,纔能發展西藏,這是50年來的西藏歷史和社會實踐反復證明了的真理。

(中新社)
    • 西藏今發表長篇文章《西藏五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