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慶祝西藏和平解放五十周年>>東方快報
常德悍匪殺警劫鈔
73屆奧斯卡金像獎
中美撞機事件
全國嚴打“黑惡”勢力
環球小姐競選佳麗雲集
北京申辦2008年奧運
堅決反對美對臺軍售

西藏和平解放談判始末(一)
2001年5月22日 16:44

一、戰雲籠罩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中共中央便將人民解放軍進藏問題,提到了很緊迫的議事日程上,毛澤東主席也就解放西藏問題發出了一繫列指示。

1949年12月中旬,毛澤東致信在京的中央負責人和劉伯承、鄧小平、賀龍,提出:"進軍西藏宜早不宜遲。"1950年1月2日,他又致電中央、彭德懷並轉劉伯承、鄧小平、賀龍:西藏人口雖然不多,但國際地位極重要。"現在英國、印度、巴基斯坦均已承認我們,對於進軍西藏是有利的。"他感覺,"由青海及新疆向西藏進軍,現有很大困難,則向西藏進軍及經營西藏的任務應確定由西南局擔負。"因此他明令劉、鄧、賀加緊督促張國華及18軍,做好入藏準備。為了更順利地實現進藏,他提出:"收集藏民,訓練干部。"這時,"藏族共產主義革命運動小組"創始人,長期在藏區從事革命活動的共產黨人平措汪傑在向毛澤東主席、朱德總司令拍發致敬電後,收到朱德的回電,要他盡快趕赴剛解放的重慶,向鄧小平、賀龍彙報請示工作。在重慶、平措汪傑受到了劉伯承、鄧小平、賀龍等人的熱情接待。

劉、鄧、賀把18軍軍長張國華召來重慶,部署入藏的行動,並與平措汪傑會面。當時進軍西藏的路線、行動方案、注意事項等均已議定。平措汪傑根據鄧小平的指示,敘說了自己的看法和建議,特別強調盡力爭取和平解放西藏的見解。

劉、鄧、賀恰恰也最關注以和平方式解放西藏的問題,希望平措汪傑能為此多做些工作,並決定帶一批藏族干部和青年進藏,以便於開展工作。隨後,他們任命平措汪傑為西南軍政委員會委員、中共西藏工委委員、西南民族事務委員會委員。

平措汪傑和張國華回到18軍軍部所在地新津。該軍黨委任命他為18軍民運部部長。他被安排隨南路進藏部隊行動,並任南部部隊黨委副書記。6月,他抵達了南路進藏部隊的集結地巴塘前沿,這裡與昌都府的轄區,僅隔著一條金沙江。

箭在弦上,但卻沒有立即發出。首先進入西藏地區的,並不是作戰部隊。

從1950年開春以後,陸續有三四批以勸說原西藏地方政府噶廈當局與中央政府合作,讓解放軍和平入藏為主旨的勸和團,踏進了雪域。

第一批是從西寧入藏的馬幫,其中有兩個漢族商人,實際上是中央軍委情報部青海聯絡站的人員。他們帶去了闡釋中共關於西藏政策的信件,信件的執筆者,是已出任青海省人民政府副主席的、在西藏聲望卓著的佛學大師喜饒嘉措。他們得到了噶廈當局回復中央人民政府的正式信件。這個千言的文件,稱西藏與中國有著悠久的檀越關繫(即施主與寺院的關繫),噶廈當局願意保持和發展這種傳統的關繫。這封信轉到毛澤東手上,他看了譯文後覺得不管怎麼說,這畢竟表明了一個態度。

繼之而去的幾個勸和團,就沒有如此的幸運了。曾在哲蚌寺學經10載,考得藏傳佛教格魯派最高學位拉讓巴格西第七名的高僧密悟法師,雖說與西藏上層人士關繫非同一般,但他帶領的勸和團被阻在金沙江東,再不得前進一步。

由青海藏區聲高望重的活佛、千戶們組成的勸和團,甚至動員出了14世達賴的胞兄、塔爾寺的當纔活佛,西北軍政委員會主席彭德懷專程到西寧為之送行。他們幾經蹭蹬最終進入了西藏,可自西藏地方官員告知已將他們帶來的勸和信轉送拉薩後,便再無下文。

7月10日,又一支勸和團從四川甘孜的白利寺上路了。為首的是當年博巴政府的副主席、時任西南軍政委員會委員、西康省人民政府副主席的格達活佛。這位熱切盼望西藏早日和平解放的活佛,致電當年在博巴政府共事的主席朱德總司令,提出親往拉薩促進和談工作。

朱德認為他進藏勸和安全難有保障,請他先到北京重敘舊誼,並參加全國政協一屆二次會議。可格達在接到朱德的回電後,更激起熱忱,表示要待西藏眾生得安康之後,再赴京見朱總司令。朱德深為他舍身取義的精神所感,再次致電囑咐一定要注意安全,一旦安全有虞,立即返回,切不可冒險。

格達活佛於7月24日到昌都後,廣泛接觸僧俗人士,以親身經歷,宣傳中國共產黨的民族、宗教政策,解放軍是仁義之師。但他前往拉薩,面見達賴喇嘛,敦促其與中共和談的願望尚未實現,就在昌都不幸逝世了。關於他的逝世,現存多種說法,一時難以作出定論。

就在中央人民政府屢屢伸出和平之手之際,位於藏東的昌都府長官基巧拉魯•纔旺多吉的任期滿了,要求噶廈批準其卸任回拉薩。可在拉薩的三個地方政府主要官員也即噶倫,誰也不願去昌都接手這個苦差。

解放軍陳兵金沙江東岸,藏軍的2/3也都擺在了昌都地區。潛入的外來分子的鼓噪,有險可恃的僥幸心理,使得噶廈政府的官員以主戰者居多,都企盼能將解放軍屏擋在雪域之外;可誰又都不願意到那戰雲籠罩的前線。

結果,原任地方財政長官也即孜本的阿沛•阿旺晉美,被提升為增額噶倫,出任昌都基巧。阿沛•阿旺晉美,出生在拉薩以東百餘裡甲瑪溝的一個貴族世家。少年時即受業於佛學大師喜饒嘉措、大蒼活佛,晨鐘暮鼓,學得滿腹經綸。23歲上加入由貴族富戶子弟組成的軍團,從班長一級級升到營長,可謂兼通韜略。因而被西藏赫赫有名的阿沛家族看中,招贅為阿沛•纔旦卓嘎的夫婿。

可他背後卻是喧囂一片的主戰之聲。

自8月28日到昌都之後,入眼的情景隻能令他沮喪。他在給噶廈的電報中說:轄區部分縣僅七八戶尚存糌粑,其餘皆以圓根為食,乞丐成群,景像淒涼。更堪憂的是拉薩來的藏兵軍紀廢弛,奸淫擾民,各高級軍官也即代本之間,互不相諧。此情此景,能戰能勝嗎?

他向執政者們提議是否先通過與漢人接觸,設法阻止解放軍入藏,不要一上來就兵戎相見。可執政者們,仍欲將西藏的前途和生靈當賭注。

等待不可能是無休無止的。8月中旬,毛澤東再次了解了入藏作戰準備情況後,下達了實施昌都戰役的指示:"10月解放昌都,這對於西藏政治變化及明年進軍拉薩,是有利的。如我軍能於10月解放昌都,有可能促使西藏代表團來京談判,求得和平解決。"10月,昌都戰役如期打響了。正像阿沛•阿旺晉美預料的那樣,藏軍一經打擊便轍亂旗靡,僅八九天,解放軍已進擊三四百裡,直逼昌都城下。一開始就不主張與解放軍兵戎相見的阿沛•阿旺晉美,下令棄城西撤。但西退的要隘,已盡在解放軍的控制之中。

在澤宗山口附近的折骨寺,進退失據的阿沛•阿旺晉美宣布投誠。這一戰歷時18天,解放軍殲戰5700餘,英國報務員福特等4人,也在俘虜之中。

昌都解放後,由18軍副政委王其梅主持的前線指揮所,隨即搬進城內,成立了中共昌都分工委,王出任書記。任副書記的平措汪傑,一進城就被帶進昔日的基巧府、如今的前線指揮所大院子內。王其梅讓他住在二樓軒敞窗明的原基巧住房,可他顧不得安頓,就詢問道:"基巧阿沛•阿旺晉美在哪裡?"有關人員告訴他,阿沛•阿旺晉美也住在這個大院裡,但和其他舊官員一樣,都住在比較簡陋的平房。平措汪傑聽了,感到如此安置有問題,便立即準備了一些禮品,到阿沛•阿旺晉美的住所造訪。

平措汪傑見到阿沛•阿旺晉美時,發現他已經沒有了綢緞的官服,隻著一身普通的氆 藏裝。他隨後又去看望了一些昌都府的老官員和藏軍的孜本,發現他們的情形大致與阿沛•阿旺晉美相似。他立即找到王其梅,提出把自己的房間騰出來,讓阿沛•阿旺晉美住,並和他一起喫飯。他們還商定,將原昌都府官員和藏軍孜本的官服還給他們,投誠官員仍搬回原住所。

在這以後的日子裡,平措汪傑天天和阿沛•阿旺晉美及他的秘書見面,也抽空看望其他昌都府的官員、藏軍軍官們,他們懇談了十多天,阿沛•阿旺晉美被平措汪傑的誠摯所感動,對共產黨、對解放軍有了更直接、更深入的了解,逐漸感到和談是最佳選擇。

(作者 王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