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慶祝西藏和平解放五十周年>>東方快報
常德悍匪殺警劫鈔
73屆奧斯卡金像獎
中美撞機事件
全國嚴打“黑惡”勢力
環球小姐競選佳麗雲集
北京申辦2008年奧運
堅決反對美對臺軍售

西藏和平解放談判始末(二)
2001年5月22日 16:44

二、和談之初

昌都戰況傳到拉薩後,噶廈當局和西藏上層貴族們心緒如麻,憤怒、不甘與恐慌交織,是再戰是求和,是出逃是留下,決斷迫在眉睫,可他們唇爭舌辯許久,依然莫衷一是。事關西藏的命運,仿佛隻有取決於天意和神斷了。

乃窮、噶東兩寺的神漢,被請到了達賴的佛殿。他們念念有詞,舞來蹈去,如同與神靈絮語一般。突然,噶東神漢匍匐在達賴喇嘛座前,如泣如訴:"神王達賴喇嘛乃全體僧俗人民的智慧和至寶,隻有佛爺親自掌權,纔能禳解災難,維持政教隆昌。"攝政達扎雖然戀棧,但違拗神的旨意是要遭天譴的,他隻得宣布辭職。達賴親政了,可此刻他剛剛15歲,在相當一段時期內,他還得聽憑噶廈當局、大活佛、上層貴族們越俎代庖。

就在拉薩的政教領袖們還在為解放軍進入藏東後,戰和走留紛 其說之際,由阿沛•阿旺晉美執筆、40名昌都府官員簽名的致達賴及噶廈書送到了。在這封上書中,阿沛•阿旺晉美以其親身經歷,詳細敘說了解放軍坦誠相見、以及中央人民政府對進軍西藏、和談的方針:"此次解放軍進西藏,絲毫不存在以武力支持與藏政府有矛盾的扎什倫布寺和熱振派來搞顛覆的企圖,而是要把西藏人民從英、美帝國主義和蔣介石反動政府的長期壓迫下解放出來,幫助西藏人民幸福、民族昌盛。漢人決不欺壓西藏人民,這是早就確定了的 目前藏漢和談很快進行的話,漢政府提出的各條款中有不適西藏情況的可將利弊詳細說明,共產黨政府方面絕不存在舉劍威嚇、強迫或壓制不讓申述利弊的做法,一切可以心平氣和地進行商談決定 "阿沛•阿旺普美懇請達賴和噶廈,"下決心速派一位高職官員為代表,經康區去北京談判就能成功"。然而這封言詞懇切的上書,並未打消拉薩的政教領袖們的遲疑彷徨,他們又一次向神靈問策,打卦抽簽的結果是"出走"。結果,達賴任命大堪布羅桑扎喜、孜本魯康娃為司倫,代理政務,在40名政教領袖和貴族的裹帶下,沿江孜亞東一線,向印度而去。

出走前,逗留印度的孜本夏格巴,在與英、印等方接洽後,曾致電拉薩:英、美均答應支持達賴,印度將派兵接應。而當達賴等披風踏雪跋涉到亞東時,局勢驟變。印度政府懾於世界輿論壓力和中國政府警告,收回承諾,隻同意以難民身分接納達賴;英、美亦改口不支持達賴離藏了。達賴一行頓時進退維谷,悵然若失。

能依時勢應變者是俊傑,西藏的政教領袖們也沒到山窮水盡的地步,阿沛•阿旺晉美上書餘音猶在,中央人民政府依舊敞開著談判之門。於是,一封由達賴署名的信札,被送到了駐新德裡的中國使館。

達賴信札的字裡行間,極富辭令:"我接受西藏僧俗人民的信任和委托,於吉祥的10月8日擔任了政教重任。過去,在我年幼未掌權期間,藏漢之間的友好關繫屢遭破壞,對此深感遺憾。(時下)漢政府軍隊已遍及西藏東部、西部及中心地帶,西藏僧俗人民深感不安,鄭重請求將政府分為留守和外出兩部分。"然而信札中對談判一事,也顯得頗誠懇。說是此前已由"昌都基巧阿沛和從拉薩政府派出的堪窮二位為助手,前往昌都進行談判。近日已通知阿沛及隨員從速起程赴北京。但因路途遙遠,不易及時趕到。為爭取時間,我們將再給阿沛派去助手,經印度前往北京 請你(按即駐印度大使袁仲賢)將增進藏漢友好關繫的純正善良願望,向尊敬的毛主席及時轉呈。"這封信札被迅速送往北京。僅隔13天,達賴就接到袁大使的回信:"毛主席令我代表他祝賀您的執政",中央政府歡迎你派代表赴北京,駐印度大使館將給予一切旅行上的便利和幫助。

赴北京就和平解放西藏進行談判的代表團隨即組成了:首席談判代表阿沛•阿旺晉美、堪窮土登列門、代本桑頗•登增頓珠、藏軍總司令凱墨•索安旺堆、仲譯欽布(政府秘書官)土丹旦達為代表。後兩位代表和藏方派出的翻譯達賴的姐夫彭措扎西(黃國禎)、英文翻譯桑都仁青,是從亞東經印度出發的。

阿沛•阿旺晉美等是1951年3月29日從昌都動身的,中共西藏工委和18軍黨委,派平措汪傑陪同阿沛•阿旺晉美經渝前往北京。"我們在重慶登機後,在飛機上接到來自北京的電報:說是周恩來等中央和政府領導人,將到火車站迎接阿沛•阿旺晉美一行,要我們在西安改乘火車赴京。""我們到達北京的時間,是22日傍晚,政務院總理周恩來等都在車站迎候我們。"26日,凱墨•索安旺堆等經印度赴京的代表,在駐印度大使館參贊申健的陪同下抵京。翌日,10世班禪額爾德尼•確吉堅贊及班禪堪布會議廳一行45人也到了。但因當時達賴及噶廈政權尚未就10世班禪的確認表態,作為噶廈和談的代表們一直規避和班禪大師及其堪布廳的人見面。

關於西藏和評解放的談判,於4月29日正式開始。中央人民政府的談判代表是:首席代表政務院秘書長兼中央民委主任李維漢,代表有人民解放軍西南區參謀長張經武、18軍軍長張國華、西南軍政委員會秘書長孫志遠。周恩來還親自指定了兩位列席代表,中共西藏工委委員平措汪傑和18軍宣傳部長樂於泓。

最初,中央人民政府談判代表團的翻譯,是從中央民委調來的,他是青海人,對西藏的情況不是十分熟悉,特別是談判涉及許多政策性的解釋,隻有既稔知西藏的傳統、現狀,又熟悉中共的民族、宗教政策的人,纔能勝任傳情達意的談判翻譯之職責。周恩來再次親自點將,要平措汪傑擔任此次談判的政治翻譯。

談判進入實質性階段後,噶廈方面的代表端出了談判的五項條件:1﹒西藏根本沒有資本主義侵略勢力。西藏同英國有點外交關繫,是13世達賴出國後延續下來的。同美國隻是商務關繫。2﹒歸還舊漢政府占領及解放軍解放的地區。3﹒如有外國入侵,再請漢政府協助。4﹒請撤走進入康區和藏北的解放軍。5﹒今後請勿聽班禪、熱振的挑撥。

這五項條件,是由凱墨•索安旺堆等從亞東帶到北京的。據說達賴、噶廈執政者們曾一再叮囑:和談必須以此為依據,切勿輕易許諾。這五條的核心,還是要阻止解放軍進入西藏,使中央人民政府對西藏擁有主權,徒具名份。

阿沛•阿旺晉美說:"噶廈政府的意見,我們必須坦誠地向中央人民政府報告。噶廈當局不贊成解放軍進藏。西藏東、北與內地相連,隻有南面與印度毗鄰。如果邊境有事,再請解放軍進去。如果這樣不行的話,還可以把藏軍擴大,並編成解放軍的一部分,對外宣稱已有解放軍了。"李維漢指出:進軍西藏以解放和保衛邊疆,是中央的既定方針。西藏交通不便,一旦有事,軍隊很難及時開進。從噶廈的五個條件看,西藏上層部分人有三點錯誤和不切實際的想法:一是仍然不承認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二是想拖延以觀國際形勢變幻;三是懷疑解放軍進藏是為了整藏族,這不對,要整,打敗了整更容易,何須談判?

中央人民政府談判代表又重申了對談判的基本態度:英、美對中國內政的干涉是露骨的,阻止西藏和談代表赴京談判即是證明;鞏固國防極為重要,解放軍必須進藏;解放軍進藏後,執行民族平等政策,實行區域自治、軍政制度;達賴保持原有地位;西藏地區內部各派關繫,應本著團結精神協商處理。從雙方的立場來看,進軍西藏,可謂談判的第一個難點,雙方在此僵持了很久。

阿沛•阿旺晉美是西藏和談代表團中最開明、最早傾向和談的人,而且同中央人民政府方面已有一段接觸,因此中央人民政府代表團力爭首先說服他。作為列席代表、政治翻譯的平措汪傑,是每次深談的在座者。

中央人民政府的和談代表以歷史文獻說明,中央政府派軍隊入藏早有先例;而且西藏長期以來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中央人民政府派軍隊保衛自己的領土、保衛西藏人民,豈不是順理成章之事?力拒解放軍進藏,於情於理相悖。

在中央人民政府談判代表持論有據、邏輯嚴謹的理念面前,部分噶廈和談代表感到再難以堅守不允解放軍入藏的條款。又經過反復權衡利害,特別是注意爭取藏軍總司令凱墨•索安旺堆、達賴姐夫彭措扎西的首肯,總算是統一了認識。第一道難關,跨越過去了。

(作者 王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