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慶祝西藏和平解放五十周年>>東方快報
常德悍匪殺警劫鈔
73屆奧斯卡金像獎
中美撞機事件
全國嚴打“黑惡”勢力
環球小姐競選佳麗雲集
北京申辦2008年奧運
堅決反對美對臺軍售

西藏和平解放談判始末(三)
2001年5月22日 16:44

三、巧解心結

在廣袤的藏區,"天上的太陽、月亮,地上的達賴、班禪"的民諺深入人心,由此可見達賴、班禪間的和洽及在西藏的地位。可西藏和平解放的談判桌前,卻沒有班禪和堪布廳的代表;且在噶廈帶來的五項條款中,竟有"請勿聽班禪、熱振的挑撥"一語。

一世達賴和一世班禪,同為藏傳佛教黃派創始人宗喀巴的大弟子。師徒三人,對黃教在藏區的產生和發展,起了極其重要的作用,在藏民心目中享有崇高威望,被稱為"尊貴的師徒三人"。一世達賴和一世班禪,是情同手足的師兄弟,自轉世制度形成,歷代達賴與班禪都互遵長師幼徒之儀,相互尊重,情深誼篤。然而此時何以至此呢?

這與清代後期,國勢衰敗無力護衛邊疆,朝廷對少數民族政策失誤,引起其離心傾向有關。20世紀初,英國侵略軍進犯西藏,清廷一方面無力守邊,一方面也希望不太聽命的13世達賴的勢力有所削弱,沒有積極支持抗英作戰。

西藏抗英以失敗告終,清廷駐藏大臣聯豫在達賴出走印度後,假皇帝名義取消13世達賴封號,將9世班禪曲吉尼瑪迎入拉薩,出任攝政。此事雖遭曲吉尼瑪堅決反對,但卻為後世達賴與班禪間的不和,埋下禍根。加之噶廈政權和班禪本寺扎什倫布寺的部分官員,為了一己私利,不顧大局,屢造糾紛,推波助瀾,更深化了矛盾與隔閡。

後來13世達賴重返西藏,九世班禪又因噶廈和堪布廳的關繫惡化,於1923年底逃往內地,雙方結怨更深。1937年末,空懷重返故土夙願的九世班禪,在青海省王樹圓寂。1949年6月,國民黨政府確認在青海訪得的靈童宮保慈丹(即貢布纔旦),繼任10世班禪。8月,10世班禪在青海境內爾寺坐床,但達賴及噶廈當局一直未予承認。

新中國成立後,10世班禪立即給毛澤東、朱德致電祝賀。1950年1月,班禪及堪布廳又致電中央人民政府,"謹代表西藏人民,恭請速發義師,解放西藏,肅清反動分子,驅逐在藏帝國主義勢力,鞏固西南國防,解放西藏人民。"旗幟鮮明地擁護中央人民政府。中央人民政府亦對10世班禪十分尊重,在西藏和平解放談判時日確定後,特邀他也赴京。

談判前,周恩來親自指示:在談判過程中,要十分尊重和充分聽取班禪和堪廳布主要成員的意見。李維漢還根據周恩來的指示,向平措汪傑和樂於泓布置說:此次談判要涉及達賴和班禪的團結問題,要他們做阿沛•阿旺晉美和其他噶廈和談代表的工作。平措汪傑說他們接受任務時,思想上毫無準備。

果然,當中央人民政府和談代表提出要將有關班禪的內容寫入談判協議時,西藏和談代表們反應強烈。他們說:中央人民政府關於談判的10項條件中,本無此內容;噶廈當局,也隻是交代和談代表赴京討論中央和西藏地方的問題,根本沒談班禪的事。

李維漢鄭重地申明:班禪問題必須包含在協議之中。班禪在宗教上與達賴地位等同,在藏區有著極大的影響和感召力,已明確表示擁護中央人民政府的班禪,能同達賴及噶廈政權和解,返回西藏,對解放軍進藏,對西藏地區在中央人民政府的領導下走向幸福繁榮,具有非同一般的意義。

但西藏和談代表堅決不談班禪的問題,理由是九世班禪寂後,曾在青海、西藏、西康地區遴選出三位靈童,究竟誰是真正的九世班禪轉世靈童,達賴、噶廈當局尚未表態。也就是說班禪的確定還是問題,怎麼能談他和達賴、噶廈的關繫和在西藏的地位問題呢?何況代表們沒有噶廈的授權,一定要談的話,必須等待請示。

雙方各不相讓,談判又一次陷入僵局。要打破僵局,首先要拿出確定10世班禪合法地位的確鑿證據。李維漢立即指令西北軍政委員會駐班禪行轅代表範明,迅速查清班禪合法性的問題。

範明很快得到了10世班禪地位合法的部分證據,有原國民黨政府頒給10世班禪的封冊和印鋻等。

1949年春,國民黨政府欲自南京搬遷時,班禪堪布廳駐南京辦事處處長計晉美百般設法,催促、運動國府盡快批準班禪轉世靈童,使李宗仁代總統在6月3日頒布封文:"青海靈童宮保慈丹,慧性澄圓,靈異夙著,查繫第九世班禪額爾德尼轉世,應即免於掣簽,特繼任為第10世班禪額爾德尼。"此後即派國府蒙藏委員會委員長關吉玉為專使,赴青海與國府青海省政府主席馬步芳,在塔爾寺主持了10世班禪坐床大典。這即表明10世班禪的確認,基本上是符合歷史儀軌和制度的。

當中央人民政府談判代表出示了10世班禪的封冊和印鋻後,西藏的代表仍拒絕將班禪的問題納入談判的範疇,因為噶廈與堪布廳的積怨太深,不可能由一次談判而冰釋;談班禪問題,也容易引起達賴、噶廈當局的忐忑和疑忌。

中央人民政府的代表孫志遠在休會間隙,單獨與噶廈和談代表們晤談。這次晤談持續了10個小時,阿沛•阿旺晉美詳細介紹了達賴、噶廈同班禪、扎什倫布拉章的歷史淵源,進入本世紀後的齟齬糾葛,通過班禪條款的難度。

顯然,是達賴和班禪之間源遠流長的友好相處歷史,啟發了孫志遠,他提議:在關於達賴和班禪地位、職權的條款中,都寫明固有的地位和職權,並做出解釋繫指13世達賴與9世班禪和好時固有的地位和職權。難題似乎迎刃而解。

雙方都維持和好時期的固有地位和職權,既保障了達賴原有的地位、職權絲毫不受損傷地得到延續,也消除了班禪回藏可能侵蝕達賴權威的疑慮。這層意思闡明後,西藏代表們不再抵制把班禪的問題寫入談判協議。

關於和平協議的條款大部分都討論通過了,相對在談判桌兩邊的人,都有點如釋重負的感覺。李維漢在與阿沛•阿旺晉美晤面時,提出隻需再將在西藏成立軍政委員會一款討論通過,談判就可告結束了,請阿沛•阿旺晉美先和西藏的其他代表打個招呼。

這次談判,實在是太難為阿沛•阿旺晉美了,許多難度大、敏感性強的問題,都是通過先說服他,然後再做其餘西藏代表的工作的。但他畢竟是噶廈政權的首席代表,有些問題他想通了,要勸說其他人,還必須等適當的時機,並且得從各方面思慮周全。所以他在同李維漢晤談後,一直考慮著找個合適的時候扯出這一話題。

兩天過去了,李維漢估計阿沛•阿旺晉美已和西藏代表們打過招呼,便在談判時提出要把在西藏成立軍政委員會的條款,寫入和談協議。不料平措汪傑剛剛把他的話翻譯出來,竟如一石激起軒然大波,除了阿沛•阿旺晉美外,其他西藏代表均艴然恚色。

他們高聲質問:"你們中央代表怎麼總是一會兒生出一個新想法,一會兒生出一個新想法,強加給我們?"有的甚至揎袖捋臂嚷道:"我們已經有了噶廈政府,再搞個什麼軍政委員會,不是在我們的脖子上又騎上個人嗎?"李維漢不知阿沛•阿旺晉美尚未商量妥當此事,見西藏代表們吵吵嚷嚷有些納悶。經翻譯明白了吵嚷的內容後,他不免也有些怒形於色,說道:"不是早打招呼了嗎,怎麼是一會兒一個新想法?在談判初始,申明我們的五點基本態度的時候,就提到了'執行民族平等政策,實行區域自治、軍政制度'的內容。你們這樣吵鬧,哪裡是誠心談判的樣子?"這前所未有的對立,幾乎使談判瀕於破裂。平措汪傑感到在這種氣氛下,是無法繼續談下去的,就把李維漢的氣話,翻譯成:"李代表的意思是暫時中止談判,請代表們先回住處休息。"平措汪傑隨西藏代表團一起回到他們的住地北京飯店。回到住地後,多數代表的怒氣仍沒緩和。直等到他們的吵嚷漸漸平息,平措汪傑纔開始向他們做耐心細致的解釋。他告訴代表們,軍政委員會並非針對西藏的,解放軍解放的所有省份,都隨之成立了軍政委員會,這是一個過渡性的政權機構。

但西藏的代表們一再咬住"成立軍政委員會,就是在我們脖子上又騎個人"不放。平措汪傑思忖了一下,發問道:"又騎個人?那你們說說看,將來軍政委員會成立了,最高首腦會是誰呢?還不是達賴喇嘛嗎?怎麼會是脖子上又騎個人呢?"平措汪傑冷不丁的自問自答,使西藏代表們內火頓時瀉了,細細一琢磨,覺得如果由達賴出任軍政委員會最高首腦的話,的確不存在誰騎脖子的問題,不禁相覷自窘。一消除抵觸情緒,事情就好商量了。凱墨•索安旺堆對平措汪傑說:"你說的有道理,我感到你確實是為西藏民族的利益盡力。散會時你沒有按李代表的原話翻譯,他的氣話我聽懂了。"在平措汪傑反復解釋了他們提出的種種疑慮後,西藏代表終於同意恢復中斷了的和談。

從西藏代表團住地出來,平措汪傑直奔李維漢辦公室,此時已是晚上。李維漢一見他就問:"西藏代表團是不是在卷鋪蓋卷,準備走啦?""不,在反復說服後,他們同意寫入在西藏成立軍政委員會的有關條款,談判明天可以恢復了。""是嗎?"李維漢喜上眉梢,平措汪傑遂簡要敘說了經過。

聽罷他的敘述,李維漢立即撥通了電話:"主席,我是羅邁。平措汪傑同志來了,現西藏代表已被說服,在協議中寫入在西藏成立軍政委員會的條款已經沒有異議了。"電話聽筒裡傳出了毛澤東的聲音,平措汪傑回顧說:"那是我第一次聆聽毛澤東的聲音,聽到他剛剛做出的指示,我的心情很不平靜。由此我知道了,我們的整個談判工作,都是在毛澤東、周恩來的親自關注和指導下進行的。"

四、大功告成

1951年5月23日下午,《關於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的簽字儀式。在中南海懷仁堂舉行。儀式由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朱德、李濟深、政務院副總理陳雲主持。中央人民政府代表李維漢、張經武、張國華、孫志遠和西藏代表阿沛•阿旺晉美、凱墨•索安旺堆、土丹旦達、土登列門、桑頗•登增頓珠分別在《協議》上簽字蓋印。

《協議》共有17條,主要內容是:西藏人民團結起來,驅逐帝國主義侵略勢力出西藏,西藏人民回到中華人民共和國大家庭中來;西藏地方政府積極協助人民解放軍進入西藏,鞏固國防;在中央人民政府統一領導下,西藏人民有實行民族區域自治的權利;對西藏的現行政治制度,達賴喇嘛的固有地位及職權,中央不予變更,各級官員照常供職;班禪額爾德尼的固有地位及職權,應予維持,實行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尊重西藏人民的宗教信仰和風俗習慣,保護喇嘛寺廟,其收入不變;西藏軍隊逐步改編為人民解放軍;逐步發展西藏民族的語言、文字和學校教育;逐步發展西藏的農牧工商業,改善人民生活;有關西藏的各項改革事宜,中央不加強迫,西藏地方政府應自動進行改革;中央人民政府統一處理西藏地區的一切涉外事宜,並在平等、互利和互相尊重領土主權的基礎上,與鄰邦和平相處,建立和發展公平的通商貿易關繫;為保證協議的執行,中央人民政府在西藏設立軍政委員會和軍區司令部,除中央人民政府派去的人員外,盡量吸收西藏地方人員參加工作

自清代末期以來,西藏同內地中央政府關繫危若垂絲的歷史,以《協議》的誕生和爾後的落實而宣告結束了。

在《協議》簽字當晚,李維漢主持的慶祝酒會上,李維漢首先舉杯說:"今天的第一杯酒,應該敬給平措汪傑同志,他為和談的成功立了大功。"這時,噶廈的代表凱墨•索安旺堆也來到平措汪傑身邊,對他說:"我也認為第一杯酒應該敬給你,你是這次談判的功臣。"而酒會剛結束,平措汪傑就因極度疲憊,突然虛脫暈倒了。

簽字的第二天晚上,毛澤東在中南海懷仁黨舉行盛大的宴會,慶祝《協議》的簽署。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朱德、劉少奇、李濟深,政務院副總理董必武、陳雲、郭沫若、黃炎培,以及首都各界知名人士180餘人出席作陪。

噶廈政府和談代表團的全體成員和10世班禪及堪布廳的官員們,都參加了宴會。平措汪傑說:"這是噶廈的官員和10世班禪的第一次會面。雖然噶廈的代表們在有關班禪條款的《協議》上簽了字,但達賴、噶廈當局尚未對此表態,所以他們還是回避同班禪的接觸,但這次回避不了了。""中央把班禪和阿沛•阿旺晉美,都安排與毛澤東同在一桌。毛澤東以他的偉人魅力,消彌了近代歷史給達賴和班禪間遺留的芥蒂。宴會充滿喜慶的氣氛,毛澤東圍繞西藏,談古論今。我第一次領略了時代巨人磅礡恢宏的襟懷和經天緯地的學識。

毛澤東對班禪、阿沛•阿旺晉美說:你們西藏在歷史上很是了不起,你們的吐蕃王的軍隊兩次打入長安,唐朝皇帝都慌慌張張跑了。唐朝有個常勝將軍叫薛仁貴,他"征西"進入東部藏區青海附近,喫了大敗仗的

這信手撚來的一段歷史,寓莊重於詼諧,既融洽了氣氛,又緊緊扣住眼前的政治鬥爭主題,毛澤東揮灑得如行雲流水。接著,他話題一轉說道:"幾百年來,中國各民族之間是不團結的,特別是漢民族與西藏民族之間是不團結的,西藏民族內部也不團結。這是反動的清朝政府和蔣介石政府統治的結果,也是帝國主義挑撥離間的結果。現在,達賴喇嘛所領導的力量與班禪額爾德尼所領導的力量與中央人民政府之間,都團結起來了 今後,在這一團結基礎上,我們各民族之間,將在各方面,將在政治、經濟、文化等一切方面,得到發展和進步。"和談結束後,平措汪傑陪阿沛•阿旺晉美返回昌都。8月,入藏的解放軍開始向拉薩進軍。王其梅任先遣部隊司令員兼黨委書記,平措汪傑任黨委委員。當9月初,先遣部隊進入拉薩市時,走在隊伍最前面的,就是王其梅和平措汪傑。

10月26日,軍長張國華、政委譚冠三率領的主力部隊到拉薩後,根據中央的指示成立了中央西藏工委。中央人民政府派駐西藏的代表張經武任書記,張國華、譚冠三、範明任副書記。在工委九成員中,平措汪傑是唯一的藏族委員。

第一屆全國人大召開的1954年春季,毛澤東在中南海勤政殿,接見14世達賴和10世班禪,平措汪傑又一次在重要的歷史時刻,充任翻譯而置身在側。一年前,他在陪西藏佛教代表團赴內地參觀訪問後,因就任中央民委政法司副司長,留在了北京。

按照藏族佛教界的說法,毛主席是文殊菩薩的化身,達賴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班禪是無量佛的化身。三位至尊至聖菩薩在人間的化身,聚首一處,實在是異乎尋常的盛事。

(作者 王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