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美國遭遇恐怖襲擊>>東方快訊
[一周熱點回顧]
學習"七一"講話

走進"中國上海"網

美國遭遇恐怖襲擊

松江國際沙雕節

"國慶"黃金周全指南

美國紅星籌款晚會

沙雕冠軍大賽

第六屆世界華商大會

江澤民出訪朝鮮

紀念"9•18"70周年

朱總理訪問歐亞四國

世貿,從地球上消失

東京特大爆炸事件

五角大樓身負重傷

來自世界的聲音


英國特種兵親歷烽火阿富汗

東方網9月25日消息:國際媒體紛紛轉載了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一篇頗為驚人的報道,聲稱英國皇家特別空勤團的一個四人特種戰小組數天前曾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附近與塔利班武裝發生了交火。英國國防部對此諱莫如深,國際社會也無法進一步證實此事。不過,有一點倒是肯定的,那就是英國的特種戰部隊並非首次進入阿富汗作戰。同天的《星期日太晤士報》特別刊出了曾先後在英國皇家第16傘兵旅、英國皇家空軍第22特別空勤團當過特種兵、後來又在美國國防情報局和美國緝毒署當過特工的湯姆•卡姆寫的《聖戰:阿富汗境內的秘密戰爭》一書的部分章節,相信這名英國前特種兵在阿富汗的親歷,能讓國際社會知道一旦戰爭爆發的話,那麼侵入阿富汗的外國軍隊將會面臨著一群怎樣的對手!

阿富汗的遊擊戰––英美軍人教的

那是1980年,蘇軍入侵阿富汗不久,我––英國特別空勤團的特種戰士兵和其它幾名戰友悄然潛入阿富汗。我們的秘密使命是:評估阿富汗抵抗力量的戰鬥力,同時設法搞一批蘇軍的新式武器裝備。我們很快發現,和超級大國軍隊––蘇軍交手的阿富汗人的戰術和一次世界大戰前與侵阿英軍交戰的戰術沒有什麼兩樣。看阿富汗抵抗力量打仗跟看一部美國西部老片沒什麼兩樣:當蘇軍“牛仔”浩浩蕩蕩地開進一條狹谷的時候,阿富汗“印地安人”大呼小叫地從山上往下衝,其結果當然是阿富汗人成了蘇軍獵殺的“火雞”了。於是,我們的任務就改為教阿富汗抵抗力量掌握現代的遊擊戰術,要是再沒有現代遊擊戰術的話,那麼阿富汗的抵抗力量會被蘇軍消滅光的。

因此,我們精心教授阿富汗武裝力量“打了就跑”的戰術戰法。現在,他們已經學會設下一個小小的埋伏,等敵人中計踏入埋伏圈後就立即發起突然襲擊,然後在敵人反應過來之前溜之夭夭。阿富汗武裝力量還學會讓蘇聯軍車隊的一半進入山谷,然後攔腰把整個車隊炸成兩段。那些幸運的侵略者當場被炸死,不幸的俘虜或者傷員往往被阿富汗戰士的長刀活活砍殺。許多抵抗力量的戰士告訴我說,在興都庫什山中,別提什麼《日內瓦公約》!

阿富汗人的耐力––個個都是登山高手

當我剛到巴基斯坦邊境重鎮白沙瓦的時候,一名阿富汗抵抗力量的軍事指揮官警告我說:“希望你的身體非常結實,因為咱們的人走得非常快的!”我很不以為然,這算什麼問題,特種兵出身的我早已習慣長途全幅武裝的行軍,走點路算個啥!?然而,老天,我們越走越高,當我們進入興都庫什山脈之後,我們得開始手腳並用名符其實往上爬了。在海撥1萬英尺的山地上,氧氣非常稀薄,我的精神和肉體一下子被打垮了。然而,阿富汗人卻沒有一絲疲憊的樣子,因為他們個個是天生的登山高手。

阿富汗人對境內的每一條山路都胸有成竹,能夠神不知鬼不覺地從一個村轉移到下一個村,而且在每個村裡都掩埋著糧食補給,這就是阿富汗人怎樣在200年間打敗了一個又一個的侵略者。他們把糧食武器彈藥埋得到處都是,地道哪裡都有,從而使他們在作戰的時候幾乎不用帶什麼東西,就地隱蔽的動作比任何一支西方軍隊都快。

我們跟抵抗力量的隊員們根本不用帳篷之類的玩意,要麼住在洞窟裡,要麼干脆露天大睡。阿富汗武裝人員絕大多數隻帶一件武器,3隻彈匣和幾塊干面包,而且所有的這一切都裹在他們背上的一條方巾裡。我敢說沒有哪個背著沉甸甸裝備的西方士兵能追上他們。

阿富汗的地形––一個天然的堡壘

如果從作戰地形這個角度考慮,阿富汗簡直就是軍事指揮官們的夢魘,因為整個阿富汗就是一個天然的堡壘。

在阿富汗,乘任何軍車都走不了多遠,因為道路實在是太陡峭了。你想讓自己的步兵處於火炮射程的保護之下根本做不到,因曲曲折折的山路使大炮發揮不了太大的作用。

對於任何一支外國軍隊來說,想在阿富汗境內建起一條補給線是一件非常非常困難的事,因為要把軍糧和飲用水送上1.3萬英尺的高山,簡直不可能的事。

另外,阿富汗人對這裡山山溝溝的熟悉程度就跟英國威爾士農夫熟悉他們自己家的小山包一樣。幾天前,美英決定要對阿富汗實施軍事行動的時候,我曾聽說有人建議向阿富汗派出無數個由4個人組成的特種兵作戰小組,讓這樣的作戰小組遍布阿富汗全境!這個主意非常可笑,因為提出這個建議的人根本不知道興都庫什山脈到底有多大,一顆軍事衛星都履蓋不過來的地方得用多少四人作戰小組纔能顧得過來呢?!這簡直不是草剁子裡藏針,而是溫布爾頓大體育館裡藏一根針一樣。

阿富汗的氣候––寒鼕九月便降臨

阿富汗的氣候也是外國軍隊的天敵。每年9月底,阿富汗的鼕天就早早降臨了。每天鼕天來臨的時候,阿富汗先得下雨,然後是天寒地凍,再接著就是下雪了。到10月中旬的時候,有些地方雪下得齊脖子深,所以夏天的時候3天就可以走的路程,到了鼕天就得走上十來天,而且雪地還會曝露你的行蹤。天寒地凍的天氣使得直升機根本無法出動,而世界其它地方罕見的大霧足以讓直升機一頭撞上深深的峽谷裡。

阿富汗的戰鬥力––軍人的紀律和鬥志

至於塔利班軍隊的構成,我知道他們多是17至24歲的年青人。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些年青的戰士和世界任何地方的戰士都沒有什麼區別,但他們給我留下印像最深的是他們的紀律和鬥志。剛開始的時候,我怎麼也不理解為什麼阿富汗武裝的戰士們就能那麼任勞任怨,後來纔知道這一切都源於他們對指揮官的絕對尊敬,另一方面,阿富汗武裝力量官兵之間沒有多少的隔閡,官兵之間往往能打成一片,但士兵對指揮官的尊敬卻是絕對的。他們的紀律非常嚴明,雖說不時有人抽抽鴉片,但他們卻從來不喝酒。每天天剛破曉,他們就已經起床祈禱了,在太陽升起來之前他們已經悄悄地走出好長一段路程。阿富汗武裝力量的官兵們每天至少祈禱五次,不過在戰鬥中可以不進行祈禱,不過戰鬥結束後一定要補上的。

他們個個都是十分虔誠的教徒,就連夜間站崗放哨的哨兵每30分鐘也要高呼一次“真主偉大”。我們當時真的感到提心弔膽的,因為這麼一來的話不就曝露我們的位置了嗎?不過,我們又立即意識到,蘇軍肯定也會遇到同樣頭疼的問題,因為他們扶植下的阿富汗偽政府軍也一樣。正因為這絕對的信仰,所以阿富汗武裝人員非常的勇敢,敢冒西方士兵根本無法想像的險,因為他們認為如果能死於聖戰的話,那麼就是無比光榮的一件事。

正因為如此種種,我敢打保票地說,如果美國和英國人對阿富汗發動地面戰爭的話,那麼不會有多少勝利機會的,因為最後一場贏得阿富汗戰爭勝利的是亞歷山大大帝!

選稿:蘇珊 來源:新快報 作者:徐冰川 
    • 阿富汗反塔聯盟已推進到首都喀布爾外圍40公裡
    • 普京表示將向阿富汗合法政府提供軍事援助
    • 塔利班:打擊阿富汗或提供支持的國家將遭報復
    • 巴基斯坦重新開放邊境 允許阿富汗難民入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