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專 題>>最新導讀>>正文
洛陽"12•25"火災死難者家屬控告市府

東方網8月15日消息:至昨天下午6時截稿為止,從前天早上8時開始的“12•25”洛陽大火案仍在審理中。

2000年聖誕夜,洛陽城東都商廈底樓燒了一把大火,致使當夜正在4樓歌舞廳狂歡以及正在那兒工作的共309人遭受毒煙熏嗆,窒息死亡。

2000年12月28日,河南省副省長王明義宣布:火災事故繫與東都商廈合資的丹尼斯(臺商)公司非法進行電焊施工,無證電焊工王成太違章作業引起。當天,12名涉案直接責任人被依法刑事拘留。

今年5月曾有消息傳出,該案將於6月1日開庭審理,但聞風而至的各地記者發現自己撲了個空。8月9日,洛陽中院終於正式發出公告:“12•25”洛陽大火案於8月13、14日開庭審理。8月11日傍晚,本報特派記者抵達洛陽。

現場

與去年聖誕大火後的洛陽城相比,如今的洛陽已經恢復了一個城市的常態,沒有戒嚴,沒有圍的水洩不通的人群,公交車和公交站臺上等車的人群不斷提醒著記者,洛陽城確實回到了正常秩序,那場燒死309人的大火已是8個多月前的事了。

8月13、14日8時開始,分別被洛陽市檢察院、洛陽澗西區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的7案23人分別由洛陽中級人民法院、洛陽澗西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澗西區法院負責審理有關領導和管理人員被控玩忽職守、濫用職權等案。

遇難者家屬沒到七點就趕過來了

8月13日晨7時20分左右,記者趕到洛陽中級人民法院時,門口已是圍得水洩不通。

記者一下車,就聽到人群中傳來一陣陣撕心裂肺的哭喊聲:“我的兒啊!開庭了!”趕過去,隻見法院大門外的地上坐著一個已哭得聲嘶力竭的中年婦女,婦女神情悲憤,一邊撫摩著手中女兒的遺照,一邊喊著“女兒啊,開庭了。”很多等待參加旁聽的遇難者家屬說,他們沒到7點就趕過來了,回答記者問題時他們一個個神情黯然,語言簡短。

這天上午,在中院的一號審判庭,洛陽丹尼斯百貨有限公司東都店裝修負責人王子亮將被控涉嫌重大責任事故罪和包庇罪;養護員王成太被控涉嫌重大責任事故罪和過失致人死亡罪;東都店店長趙宇被控涉嫌重大責任事故罪和包庇罪;鄭州丹尼斯百貨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王磊被控涉嫌妨害作證罪和包庇罪;洛陽丹尼斯百貨南昌路店店長楊政然、鄭州丹尼斯百貨有限公司養護部經理周曉、鄭州丹尼斯百貨有限公司采購部經理盧全富、洛陽丹尼斯百貨有限公司東都店養護科負責人來登閣、河南省東裕電器有限公司經理王子華等被控涉嫌包庇罪。

當晚10時許,在洛陽中院門外,一遇難者家屬告訴記者,被指控的焊工對自己違章操作,導致電焊熔渣從負一樓地板濺落至負二樓,以及4人在撲火無效即逃離現場並訂立攻守同盟一事供認不諱,隻是他們認為這是過失而不是犯罪。

14日,洛陽中院對東都商廈另外4名負責人進行庭審,總經理李志堅等被控涉嫌消防責任事故罪,工會主席張海英、保衛科長杜克軍被控涉嫌玩忽職守罪。

朋友答應出來說說裡邊的情況

13日晨7時50分左右,記者來到澗西區法院設在洛銅文化宮的審判庭外。與中院相比,這裡顯得很平靜,文化宮的大鐵門外,圍了近百名沒有旁聽證的群眾,扒著鐵門的欄杆,他們向審判大廳張望著。群眾們說,洛陽出了這麼大的事,當然要關注,“之所以到澗西來,是想看看到底哪些領導被起訴了,都被指控犯什麼罪。”

一位65歲的張大爺認為,與東都的那些人相比,負責管理的有關領導的責任是更應該被追究的,“隻有嚴厲追究領導的責任,纔能更有效地防止下回不再發生這樣的慘劇,”張大爺說自己的想法就是一句話,“希望從重從嚴。”

對不能進去聽庭,很多群眾表示很遺憾,“電視臺又不轉播,當地的報紙又沒有詳細的介紹,我們到現在連哪些領導被指控犯罪都不知道。”一個姓張的市民認為聽這樣的庭審“其實是很有意義”的。他告訴記者,他有個朋友有旁聽證,他的朋友答應會經常出來跟他們說說裡面的情況。

防火監督處副科長姚國紅:“指控是根本站不住腳的”

澗西法院13日上午審的第一個庭是檢查機關指控洛陽市公安消防支隊防火監督處指導科副科長姚國紅玩忽職守案。經過嚴格的安全檢查,記者走入審判大廳,發現座位未坐滿,空了有20個左右。

姚國紅被帶上法庭時,神色平靜,步伐沉而有力。對公訴人指控其監察防火隱患不力並指使東都商廈在應付檢查時弄虛作假,臨時補填處罰通知書的控詞,姚國紅應對極其迅速:“指控是根本站不住腳的”,“所謂玩忽職守是強行對號入座,生拉硬扯”。

姚認為在檢查隱患時是盡了職的,他說自己曾多次對東都商廈例行檢查,在2000年10月4日還曾向上面打過報告建議對東都商廈、洛陽市新華書店、洛陽工貿大廈等存在嚴重火災隱患的單位施行停業整改。他同時承認,在去年12月省裡有關新聞單位對消防安全工作進行回訪時,他確曾於12月4日赴東都,隻是未做檢查。

姚還稱,那天,他也確實打電話讓人幫東都補填處罰通知,但也是受“侯(音)處長”的指派,他隻是奉命行事。

這時,記者聽到旁聽席上有人在小聲嘀咕,“不知道侯(音)處長被沒被起訴?”記者翻了一下手裡洛陽市委宣傳部發的材料,未見有姓侯的處長被起訴。

工貿大廈、新華書店仍在違規經營

在姚國紅一案中,姚的辯護人的一段陳詞獲得了庭上唯一的一次掌聲。在為姚辯解其工作是錯誤還是犯罪、姚該為火災負擔什麼樣的責任時,其辯護人陳詞:

洛陽類似於東都商廈這樣存在著重大火災隱患的單位和公共場所有近一半之多,新華書店、工貿大廈就赫然在列,但直到目前為止,這些檢查不合格的單位仍然在違規經營著,因為一旦停業,數百人的生活將無法保障,而現在又是穩定壓倒一切,這就是洛陽消防工作的特色,也是中國消防工作的特色。因此,如何解決這個矛盾,難題放在了姚國紅的面前,放在了消防支隊的面前,也放在了市政府領導的面前––

這時,大多數旁聽群眾鼓起了掌。法官出面維持秩序。

過後,被告辯護人說,通過洛陽慘劇,我們明白了穩定不能以犧牲消防為代價,現在,工貿大廈、新華書店仍在違規經營,還希望市政府早日批準對其停業整頓。

文化管理科長桂延州:文化部門管不了工商、消防的事

檢查機關對洛陽文化局文化市場管理科科長桂延州的指控是,在焦作大火後對娛樂場所進行的專項整治活動中,桂延州在東都商廈出具過期的消防登記證、無營業執照的情況下於2000年7月5日簽字同意其復審合格。之後,在重新審核其文化審核證時盡管按照規定收回了其文化審核證,但並沒有主動提醒、配合工商、公安部門對東都商廈娛樂城予以取締,導致慘劇發生。

對此,桂延州的辯護人稱,消防登記證一年一審的規定被告人不知道,因為有關部門在下發通知時並沒有發給文化部門。而且,審查工商營業執照是工商的事,進行消防檢查應由消防單位負責,文化管理部門對消防的檢查隻能是形式上的檢查,文化部門在管理中的職責隻在於其經營規模和經營活動的內容。

桂延州稱,之所以未主動配合有關部門對東都娛樂城予以取締,是因為和工商、公安兩家單位是平行單位,在現實工作中很難做到完全配合。

對此,公訴人指出,“權力意味著責任,職位意味著責任”。文化管理部門有對娛樂場所進行檢查的義務,也有義務提醒並主動配合有關部門取締無證無照的娛樂場所的經營資格。

桂延州涉嫌玩忽職守案審理結束後,晚上5點開始,法院繼續審理了洛陽老城區建設管理委員會副主任唐忠林、洛陽市建設管理委員會城建監察辦公室副主任張志明涉嫌濫用職權案,庭審直到當晚8:50纔結束。

妨害作證:局長指使所長說落實過檢查

14日,在澗西法院,洛陽市工商和公安部門的領導人分別受審。

洛陽市工商局老城分局青年宮工商所長以玩忽職守罪被起訴,理由是,焦作大火後,國家要求對娛樂場所進行檢查整改,楊未落實有關指令,沒有對東都進行檢查整改。

而被控涉嫌妨害作證罪的洛陽市工商局老城分局局長郭友軍、副局長王新偉則在事發後為逃脫責任授意楊紅軍說落實過有關檢查整改的指令。

此外,洛陽市公安局老城分局東南隅派出所所長嶽永欣及馬東斌因為沒有按要求對東都商廈進行安全檢查則被控涉嫌玩忽職守罪。

中年女子給記者塞了張紙條

在庭審的過程中,記者發現並不是所有的人都很專心,不時能見到有個別人打瞌睡。休庭時,記者試圖找幾個遇難者家屬聊聊,但不是踫到面無表情否認是遇難者家屬的,就是踫到盯著記者望欲言又止的。一個中年女子看了記者幾秒鐘後,迅速地從口袋裡掏出一張寫了電話號碼的紙條塞到記者手裡,她說這次組織上派了4個人陪她來聽庭,“說是怕我情緒激動後身體不適,好照顧我。”

記者轉過身,一個年輕的女孩子跟記者主動搭訕,她自稱就是剛剛那個婦女所在街道的辦事處人員,是來陪聽的,“我們來了4個人,有街道的,有他們單位的,主要是怕她聽庭情緒激動發生什麼意外,特地來保護的。”她告訴記者基本每個家屬都被安排了2到4個人來陪同保護。

人都死了,開庭就能制止腐敗?

一上出租車,記者問起知不知道大火公審的事,司機就笑著反問道:“大火公審就你們記者忙得最歡,我這一天都拉了八九個了。”接著,司機開始大談自己的想法,“其實開不開庭對於我們普通老百姓沒什麼關繫,我們隻管掙錢養家糊口。差別隻是在於開庭這幾天我又多拉了幾個記者。你別說我冷漠,這兩天我們出租司機在一起也議論,都覺得沒什麼意思,人反正都死了,開庭就能制止腐敗?”司機說,這8個月來,洛陽最大的變化就是沿街的違章小店鋪全拆了,因為當時東都著火,救火車就是因為違章小店鋪擋道沒能開進去。

“這可是連記者都不讓進的”

11日晚8時30分,記者來到東都商廈。和8個多月前相比,東都的外表並沒有什麼大的變化,外牆面依舊灰暗,玻璃仍是支離破碎,沒有修繕,一樓大廳空空蕩蕩的。

在東都門前的停車場裡隻停了六七輛小車,通道很寬敞。走上東都的臺階,兩個警衛正在值班,他們說自己是商場的員工。商場門口放著一個黑板,通知自7月1日起商場將施行嚴格的禁煙管理。

一個警衛告訴記者,丹尼斯早撤了,商場目前正在裝修和重新招租,估計10月1日將正式開業。得知記者知道去年的那場大火,警衛笑著說,“大火讓東都出了名,如今東都成了旺鋪,這叫火越燒,鋪越旺。”為了讓記者放心,他特地向記者解釋大火並沒燒到營業大廳,牆上沒有一點火燒的痕跡,消防通道現在也全修好了。見記者沒做聲,他答應破例帶記者進大廳去看看。記者隨他進去發現大廳的牆上果然沒有火燒的痕跡,在離大門口很遠的地方亮著燈,警衛說是晚上值班的人。記者提出去原四樓歌舞廳起火的底樓看看被拒絕,“你今天面子已經最大了,這可是連記者都不讓進的。”

“你是記者吧?早知不讓你進了”

走出大廳路過值班室,記者看到牆上貼著4張裝修期間的制度通告:安全檢查制度、消防管理制度、警衛班長崗位制和施工期間警衛人員職責。在“警衛班長崗位制”裡,記者看到“停工後,班長必須進行消防安全檢查,並負責斷電、拉閘”的字樣。記者的觀察引起了警衛的猜疑,“你是記者吧?早知不讓你進了。”

這時,又來了兩個人,隨即這三個人興致勃勃地談起大火,討論起大火後各自所知道的細節。一個自稱看到火災後歌舞廳現場的男子興奮地說,“當時出口的地方堵了很多尸體,摞起來有尺把高,拽人的時候都得使勁抽纔能抽出來。”

晚上怕鬼,不敢進東都

九時許,3個人正說得起勁,又來了一個中年男子,警衛說是來做安全檢查的,這人死活不肯一個人進去,硬是要拉一個人陪他,一個警衛笑著告訴記者,“他害怕有鬼,每次來都得拽上個人陪,他越是怕,我們就越愛逗他。”幾個人樂了10分鐘左右,“怕鬼”的男子終於在一個警衛的陪同下進了大廳,沒走兩步,記者看到警衛轉身嚇“怕鬼”男子,男子慌忙往地上一蹲,緊緊抱住警衛的大腿。

六七分鐘後,兩人走了出來,警衛大笑著講述自己如何嚇了“怕鬼”的男子,“轉到底樓的樓梯口時,我就說,看蹲著兩個女鬼呢,就把他嚇得一動不動。”隨即幾個人又在那兒樂滋滋地談論著“怕鬼”男子的膽小。

“如果著火,兩分鐘不要就能撤走”

當晚,離開商廈,記者轉到商廈東面的消防出口,當時這裡就因違章小店面擋道而導致消防車不能從此開進。夜色中,記者看到原先擋道的小店鋪果然已被拆除,空空蕩蕩。但記者12日上午再赴東都時卻發現那裡擺滿了賣服裝賣小百貨的臨時攤點。通道不足兩米寬。一個攤主說,他們撤起來很快,“如果著火,我們兩分鐘不要就能撤走。”

據擺攤的介紹,違章店鋪是火災發生半個月後被拆的,一開始還沒人過來擺,嫌不吉利,但時間長了,原先在這兒有店鋪的人又回到這兒擺起了攤,“更好,連攤位費都省了,現在沒人敢收,不過,時不時還會有人過來檢查。”一個配鑰匙的攤主笑著說,對付檢查他們有一手,一般都不會被抓住。

“我現在已經沒有眼淚,流干了”

11日晚,記者來到曾經采訪過的遇難者姚莉家,聽說有記者來,另兩名遇難者的家屬也趕到了姚家。

姚莉50歲的母親指著自己幾乎全白的頭發對記者說,8個月前她完全不是這樣,“女兒出事後的這8個月,我晚上睡不著覺,白天精神恍惚。她走的時候纔28歲,還有一個纔兩歲的女兒!”姚的母親說這些日子來,自己隻要看到帶著小孩的一家三口就止不住地流淚,她拿出一張女兒生前的照片給記者看,照片上,姚莉和自己兩歲的女兒笑得極其燦爛。

另一名遇難者家屬韓順立是一個因公斷了右臂和右腿的老鐵路工人,洛陽大火奪走了他唯一的兒子,“我兒子31歲,在他還幾個月大的時候我受了傷,但我硬是把他拉扯成人,原本指望著兒子能養老了,可現在兒子留了一個4歲的孫子走了,倒要我拖著殘體去照顧一家人。”說到此處,老人眼圈紅了,“我現在已經沒有眼淚,流干了。”

對即將來臨的公審,遇難者家屬們表示,他們隻希望法律能“給遇難者和家屬們一個公正的交代”。

5萬元肯定換不回女兒的命

姚莉的母親說,在檢察院對有關人員提起公訴之前,他們曾試圖自己走上法庭,一是制裁有關責任人,二是依照法律獲得相應的賠償。

在這次事故中,每名遇難者獲得的賠償費是5萬元,對此,韓順立認為政府搞一刀切有欠妥當,他認為自己有權依法獲得應有的賠償。姚莉的母親也認為,5萬元肯定是換不回女兒的命。他們稱自己之所以最後在賠償協議上簽字是因為“上上下下的人來了好幾批,做了大量的工作”。今年6月份他們都曾試圖到法院要求立案,但被告知不予受理。

8月12日,洛陽市中院副院長王伯勛在新聞發布會後接受記者采訪時稱,之所以不予受理是因為雙方早已庭外調解,他說所謂庭外調解就是雙方真實意願的表示,一個願賠,一個願接受,對這種情形,法院不再接受立案請求。

餘音:責任的邊界應該更大一點

直到昨天下午記者發稿時,審理還在繼續。據悉,審判結果預計將在半月之後出來。對此次公審,記者不止一次聽到群眾議論,“審的人太少了,責任人的範圍應該再有所擴展。”遇難者家屬王先生說,出了這麼大的事,有個大點的官出來引咎辭職也是好的。

日前,32戶死難者家屬已向洛陽市人民檢察院提交了控告狀,控告洛陽市政府及公安、消防、工商、城建、文化等相關部門。

據了解,洛陽市人民檢察院已受理了控告狀,目前還未作出任何答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