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專 題>>東方快報>>正文
洛陽火災背後的消防腐敗

排長隊等候辨認遺體的人們

“有滅火器維修廠搞假!”

“12•25”大火的次日,洛陽一位讀者向本報投訴:火災背後存在消防方面的腐敗,僅洛陽市消防器材維修方面就有很大的黑洞,好多該修的滅火器根本沒按國家規定的操作規程去修,隻是把外表擦擦干淨、噴上漆、貼上標簽就行。這樣的維修產品已進入洛陽幾家國有大企業,隱患極大。

“我早就想說,可又不敢。這次出這麼大的事,我確實憋不住了。”這個讀者非常激動,但要求千萬不能暴露他的姓名。

本報記者在洛陽進行了艱難的查訪。

特種行業條文森嚴

消防產品的生產、經營和維修屬特種行業,在洛陽,對消防產品實施行業管理職能的直接部門是市消防支隊防火處產品管理辦公室。

據介紹,國家對滅火器維修實行嚴格的許可證制度。滅火器維修許可證必須由省公安廳消防總隊審核簽發,每年一年審,兩年一換證。洛陽市總共有16個廠家具備滅火器維修許可證,近一年多來已經停止辦理新證了。

國家對滅火器維修廠家有具體明確的規定,譬如,維修場所必須包括水壓試驗室、充氣室、灌裝室、質檢室等六室兩庫,面積不小於115平方米;維修設備必須包括充填泵、滅火劑灌裝設備、處理報廢滅火器的工具等;必備的檢測設備要有水壓試驗機、氣密性試驗裝置。除硬件外,滅火器維修廠家還要有具備專業證書的技術人員,有各種詳細的技術資料和操作規程。

洛陽市消防支隊產品管理辦公室馬主任介紹說,消防產品的行業管理是非常嚴格的。不管哪個廠家,經營不合格產品或是不按生產規程操作,一年當中發現一次限期整改,發現第二次立即停業。

在馬主任的印像中,以前洛陽曾有三家廠商被弔銷消防產品經營許可證,他於2000年6月調到產品管理科以來,目前還沒有發現廠家不具備生產條件或違背操作規程的情況。

究竟誰在瞞天過海

記者在洛陽市春都路、天津路、解放路、金谷園路尋訪了多家滅火器維修店。工作人員對有關的規定說得頭頭是道,對本身的資質振振有辭,對維修的規範也是明明白白,不過當記者要求參觀一下維修車間時,連訪三家都被拒絕了。

12月30日,記者以要維修滅火器為名,終於走進了一家消防器材廠的大門。這個廠在一個院內,養著一條護院的狼狗,生產面積超過115平方米。廠內三個工人正在露天裡忙碌著,一個工人滿身白粉,正在給幾個滅火器換粉;另一個女工在忙著噴漆;還有一個小伙子拿著裝好的滅火器浸在水中檢查是否漏氣。換粉的工人拍著胸口,稱這裡維修的質量絕對保證。記者問修干粉滅火器,多久可以取?他說:“你不是為應付檢查麼?今天下午拉來,我連夜給你整好,明天就可以拿走!”(注:按滅火器維修操作規程,滅火器重新灌裝後至少要靜置7天觀察,交貨時間一般為15天。)第二天,記者表明身份預約後,再次走進這個廠家,很明顯,這裡剛剛進行過清理,各種東西擺放整齊,地面和機器上還有衝洗留下的水痕。

廠長說,到這裡來的所有滅火器都嚴格按照操作規程檢修。

記者請維修工人示範一下筒體試壓。廠裡有兩臺水壓試驗機,一臺壞了,另外一臺本該經常使用、磨得光滑的螺軸卻已經生鏽,維修工操作明顯生疏,費了好大的勁也沒把筒體卡緊。而且,這臺試壓機隻能試泡沫滅火器的筒體,根本無法試干粉滅火器。這意味著,在此維修的許多滅火器沒有經過試壓。據專業人士介紹,生產日期超過五年的滅火器,筒體必須每年試壓,未經試壓就灌裝的話,滅火器就成了潛在的炸彈。

記者注意到,灌裝機的箱內滿是雜物,烘干機內壁布滿塵土。從側面打聽的信息是,這個廠的充氣機也不能使用,因為根本就沒有接380伏電源。

據廠長介紹,該廠投資很大,各種設備在洛陽的滅火器維修廠家中可能是最齊全的,就憑過硬的維修質量給好些大廠提供服務。平均每天要修百來隻滅火器,有個全國有名的大廠在這裡一年的維修費用就有40萬元。

關鍵設備並未運行,那些滅火器是怎麼修的呢?

黑幕之下迷霧重重

“好多滅火器根本就沒修!”曾在消防器材維修廠工作過的知情人告訴記者。

知情人說,一些國有大企業的滅火器定期維修,維修廠拉來一批待修的滅火器,有的一看外觀和生產日期該報廢就報廢了;有的看看氣壓表壓力不夠了或者聽聽粉結塊了,就充氣或換粉;更多的干脆就沒打開,噴上漆就算修過了。其實,按國家有關標準規定,滅火器干粉的有效期就是一年,到期必須烘干或者更換。

正如消防方面和廠家共同提到的,消防產品管理辦的同志經常下廠檢查,每批維修的消防產品都要抽樣試放,那這樣瞞天過海的行徑怎麼能夠得到客戶認可、逃脫政府監管呢?

知情人分析說,從廠家來看,這一是抱著一種僥幸心理,畢竟火災發生是非常稀少的,許多滅火器可能直到報廢都沒有用過一次;二是不少事情是可以通過關繫和金錢擺平的。從管理者來說,像洛陽市消防產品管理辦隻有兩個人,廠家四處分散,奸商陽奉陰違,管理確實有難度。

前述那個廠家的廠長和工人有些神秘地告訴記者,確實有維修廠家不正規,技術不行,設備不全,找兩個農民租間房就開修滅火器了。記者問:“這樣的廠家怎麼能通過審查搞到許可證呢?”工人一撇嘴:“我跟你說吧,現在干這的,都有關繫!”

記者通過朋友引薦,私下拜訪了洛陽市公安局某分局消防科的一名同志。在向他請教如何辦理消防器材的經營和維修許可證時,他幫出了兩個主意:技術力量嘛找人掛個名就可以了,生產條件暫時不夠花點錢也可以的。


(南方周末 2001年1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