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專 題>>東方快報>>正文
一位“法輪功”痴迷者悔悟的心聲

“和‘法輪功’邪教組織決裂,現在感到特別輕松。”在烏魯木齊勞教所接受勞動教養的張莉華對記者說。

今年28歲的張莉華1992年從內地大專畢業後回到新疆工作,1997年她開始習練“法輪功”。

她說那時為練功什麼都可以不要,不僅中斷了自學考試的課程,而且連自己懷孕也全然不顧。

1999年4月,已懷孕兩個月的張莉華為了參加“學法”活動,在單位請了假,每天早上5點半起來練功,晚上給學員作輔導,往往要練到第二天凌晨1點。白天她騎自行車、擠公交車聯絡輔導員,四處發送材料。她想反正有“師傅”在,孩子不會出現問題。

她從不去醫院做任何檢查。懷孕5個多月時,她出現劇烈腹痛,在丈夫的強烈要求下,張莉華去醫院檢查,這時她纔知道孩子已胎死腹中3個月。

回想起當年為練“法輪功”而痛失孩子,張莉華淚流滿面。如果懷孕時注意保健、按時檢查,孩子是不會出問題的。

愛人是獨生子,懷孕時公婆高興得不得了,就盼著抱孫子呢。然而就是因為“法輪功”,肚子裡的孩子死了。

張莉華後因擾亂社會治安被勞動教養,兩位老人精神崩潰,一個好端端的家散了架。


(新聞晨報 2001年2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