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社會新聞>>正文
私人偵探孟廣剛:在夾縫中求生存

東方網1月10日消息:1993年,原來擔任遼寧省瀋陽市一個派出所所長的孟廣剛辭職下海,成立了遼寧克頓調查事務所。說得直接點,這就是一家私人偵探所。轉眼間7年過去了,這家調查所已辦理各類案件近600起,包括打假、商務糾紛、查找人和物的下落、隱私調查等,成功率超過90%,孟廣剛也因此有了“中國第一私人偵探”的美譽。孟廣剛說,今年他還將在北京、上海等幾個大城市開設分支機構。

據檢察日報報道,近日,戴黑禮帽、黑墨鏡、身穿黑風衣的孟廣剛悄然出現在一檔大型談話節目––《焦點周周行》的演播室現場,向人們講述了他的傳奇故事.

沒有偵查權,隻能調查、“鉤魚”

記者:你們的偵探所都受理哪些案件?

孟廣剛:我們注冊的業務範圍有民事事務調查、商務經濟事務調查、安全防範措施咨詢服務,還有打假案件。我們做打假工作主要是抓到線索以後,假扮成商販用“釣魚”的方式順籐摸瓜,把地下黑工廠、地下黑窩點查出來。會同司法機關一塊兒把它打掉。現在還有很多經濟方面的糾紛案,主要是查找一些潛逃的經濟犯罪嫌疑人。當然必須是公安機關認定為是經濟犯罪。還有一些債務事件,債務人逃跑了,執行不了,我們受法院的委托,受公安機關的委托,受當事人、企業的委托,去找這個人。

記者:有沒有做不了的案子?

孟廣剛:有一個企業,連同兩個人一起被騙,被騙價值一百多萬。這個騙子是個女的,有合法外衣,是一家企業的廠長,但是實質上是靠行騙過日子。公安機關找到當地,已人去樓空。總算找到人後,當地公安機關打了保護傘,她的情夫就是當地公安機關的局長。我們把女騙子帶出來的時候,當地公安局局長開著警車在高速公路上追我們。如果追上了,抓她的公安機關沒有問題,但我肯定是有問題,罪名就是非法拘禁,因為那時新刑法還未頒布。所以我說私人偵探這個行業是夾縫中生存。我們把這個女騙子帶回瀋陽以後,我就和辦案的公安機關講,你們趕緊把她帶回公安機關去處理,不要在我這兒,這樣一切就都好辦了,合理合法。依照這種固定的法律程序,隻要走到刑事拘留這一步,那我做的就是打擊犯罪,是公民義務,這是好事;如果不走這個程序,我麻煩就大了。作為一個私人偵探,有的時候也覺得自己這點兒力量特別微弱。咱們國家不像西方國家的法律氣度,既有公、檢、法、司的力量,又有民間的力量。在西方私人偵探可以配槍,有偵查權。咱們國家私人偵探機構叫做調查事務所,道理就在這兒。

如何把握正義與非正義

記者:作為一個私人調查事務所,和公安機關有一個最大的區別,就是誰拿錢委托我,我就要為他負責。這個時候可能正義和非正義就會產生一個矛盾,您怎麼來把握這個界線?

孟廣剛:我從事二十多年的執法工作,對這個界線分得比較清。比如,屬於家庭糾紛這一類的,有的是妻子懷疑丈夫在外頭包了二奶,或者是跟其他的女人有一些什麼不正當的關繫,當事人要調查她的丈夫,天天對他進行跟蹤。這種案件我們不願意接,社會爭議比較大,這是涉及隱私權的問題,說得直接一點兒,效益不高。但是我們不願意做不等於不做。《婚姻法》明文規定是一夫一妻,你在外面招姘納妾,養二奶養三奶,沒有違法犯罪起碼喪失倫理道德。有的堅決要做,但要做好,不侵犯人家的隱私權。

記者:憑您的工作經驗判斷什麼是正義,這個標準沒問題嗎?

孟廣剛:不能說我判斷的百分之百都對,什麼問題都沒有絕對的。你有這個疑問的話,我隻有講一講我自己的身份,我是遼寧省法學會的會員、刑警學院遼寧法學專業學院的客座教授。我就靠這些個人知識去把握案件的性質,區分正義與否。

有時辦案不擇手段,但要盡量回避

記者:聽說您曾經為了打擊一個假冒產品,派您手下的探員進入一個工廠,而且還跟那個工廠裡的一個女性談起戀愛,然後通過這個方式來獲得很多證據。這是怎麼回事?

孟廣剛:那個企業戒備森嚴,外人進不去。怎麼纔能拿到第一手情報?最初所裡派一個偵探裝著追一隻小狗,混進去看了一下,也拿出來點兒樣品。但都是半成品,看不出是不是假貨。後來纔想到通過找女朋友的方式。結果還真有個姑娘喜歡上了我們的一個探員。這樣調查工作就好做了,以後再到這個企業暢通無阻,而且那個姑娘還協助我們做了一些工作。

記者:這個小伙子很好地完成了任務,但我特別關心這個女孩最後如何?

孟廣剛:我要求我的偵探在處理這樣的問題的時候當斷就斷,但是萬一他陷得過深怎麼辦?陷得過深應該說是他們倆的感情問題,這一點不排除。結果是到最後把真實身份告訴她,交個朋友吧,也無妨。

記者:您在辦案過程當中采取的一些手段有可能是違背法律的,這樣的話是不是跟您的宗旨相違背呢?

孟廣剛:我前邊講過,在於把握案件性質。你提的這個問題不僅僅是私人偵探有,恐怕你們做記者的也有,當律師的也有。打個比方,公安機關為了破一個案子,沒有辦法,趁人不在時進入民宅,把設備放到屋裡邊去,還要不驚動這家人。這個時候一旦主人回來了,公安人員被堵在房間裡面,這也同樣是違法的。這樣的事情,私人偵探盡量盡量少做,但是有的時候沒有辦法不得不做。有時候不擇手段,要看案件的性質。我們畢竟和公安機關無法對比。在人家是正常的偵查手段,到我們這兒就可能是非法。作為私人偵探,遇到這樣的問題有麻煩了,盡量要回避。

記者:你是否會在一些案件中鑽一些法律空子呢?

孟廣剛:不能叫鑽法律空子,法律沒規範那就不違法。

(編輯 王震)
    • 私家偵探現身佛山?
    • 西安私人偵探揭秘
    • |財經新聞|俄開始償還今年到期的前蘇聯債務(10日 15:51) |網絡參考|港議員周梁淑怡不小心駕駛被罰款(10日 15:51)




      郝偉“私自”生子
      書對聯享好運
      新世紀網上相約
      新世紀第一天報紙
      洛陽火災死300多人
      遼足車禍起風波
      破譯三星堆
      澳門回歸一周年
      廈門遠華走私案
      美國大選最後衝刺
      警惕聖誕節病毒
      陳水扁爆緋聞
      聚焦申花轉會
      上海醫保大改革
      毛寧被刺事件
      東莞大塌樓
      東方時空變臉
      足壇“留洋”第二潮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