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體育新聞>>正文
[國內足球]太陽神集團退出足壇內幕

1月31日,中國太陽神集團( 港)有限公司口頭通知廣州市足協:太陽神公司決定不再經營足球俱樂部,並以無償轉讓其所持的50%股份的形式退出足壇。2月2日,市足協將此情況上報廣州市政府。2月3日上午,正在海埂基地帶隊春訓的太陽神隊主教練劉康召集全體隊員開會,通報了太陽神集團退出足壇的消息。至此,高懸在中國足壇天空八年,一度發出耀眼光芒的“太陽”終於下山了。

難以為繼遠非今日

1993年1月8日,廣州市體委與中國太陽神集團( 港)有限公司簽署合約,雙方以各占50%股份的合作形式共建廣州太陽神足球俱樂部,期限為5年。1998年11月13日,雙方續約,期限仍為5年。然而,隨著太陽神公司經營情況的變化,以開發保健品、食品為主的產品結構開始出現問題。在這種情況下,獨力支撐俱樂部使太陽神公司感到力不從心。於是從兩年前開始,是否應該繼續經營足球俱樂部的爭論在該公司內部展開,其中不乏反對的聲音。

1999年,一名美國哈佛大學畢業的美籍華人出任太陽神集團(廣東)有限公司總經理。此人在位期間,強烈反對經營足球。也就是在這年,太陽神俱樂部出現財政危機,許多運作經費均無法落實。一年後,此人離開太陽神公司,但俱樂部的資金狀況並未好轉。

據熟悉太陽神公司的人士稱:“現任太陽神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懷漢新是一名鐵杆球迷,他多年來一直堅持經營足球俱樂部。因此,他的立場在很大程度上成為太陽神俱樂部得以生存的保障。”

近兩年,太陽神俱樂部的日子一直不好過。雖然有懷漢新的支持,但俱樂部的經費是由市場部同意後,再由財務部直接撥款的,所以俱樂部的運作資金受到了嚴格的限制。甚至出現了太陽神二、三隊出外比賽,連買火車票的錢都沒有的情況,最後還是由市足協出面墊付纔得以解決。

外界關於太陽神公司退出的說法有多種,其中有兩個“版本”最流行:一是由於該公司的經營重心已從內地轉至 港,故沒有必要繼續投巨資經營足球;二是該公司實力有限,原計劃分5年內投入5000萬元,在過去的三年裡已花去了近4000萬元,從而造成了該公司財政預算的極大被動。

太陽神公司退出的想法最早是從廣東健力寶集團欲收購太陽神和松日兩俱樂部的事件中得到證實的。去年9月,健力寶集團突然對外宣布欲兼並廣州兩支甲B球隊,重塑廣州足球新風格。此時,廣州足球圈內有人一針見血地指出:“把太陽神和松日兩俱樂部合二為一,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因為操作起來的難度太大,倒不如把太陽神俱樂部收購了,反正他們早就不想搞了。”上個賽季結束後,太陽神俱樂部遂開始尋找買主,其中影響最大的是與大連實德集團的接觸。為此,總經理劉巍還專程飛赴北京與實德俱樂部副總經理林樂豐會面。由於雙方在價格及球隊主場等問題上分歧較大,結果隻能不歡而散。除此之外,太陽神俱樂部還曾與浙江及廣東省內的多家企業有過聯繫。對於上述說法,太陽神俱樂部既沒否認,也未出面澄清,以采取一種模稜兩可的態度來應付媒體的采訪。

抽身而退白送股份

據消息靈通人士稱,太陽神公司這次選擇退出足壇的態度是十分堅決的。

八年前當太陽神公司與廣州市體委簽約時,合同中就已對任何一方的中途退出作了明確規定:退出方須提前一年通知對方,否則將被視為違約。違約方須支付給對方注冊資金的5%(約150萬元人民幣)作為經濟賠償。5年後當雙方續約時,這條規定再次被寫入合同中。由於太陽神公司是於今年1月31日正式通知市足,他們退出足壇的,所以根據上述規定,太陽神公司真正退出的時間隻能是在一年後、即2002年的1月31日。如果太陽神公司一意孤行,不僅被視為單方面違約,而且還觸犯了股份企業的相關原則。不過,有一種情況可以例外,那就是市足協答應太陽神公司的要求,雙方簽署提前終止合約的協議,這樣後者纔能馬上退出足壇。

根據太陽神公司的決定,此次退出將采取無償轉讓其手中50%股份的形式進行。也就是說,接手企業無需花一分錢即可得到太陽神公司所持的太陽神俱樂部50%的股份。據有關人士估算,這部分股份總值超過3000萬元人民幣。據悉,太陽神之所以肯做出這一讓步,一方面是因為自身違約在先,另一方面則是希望以倒貼錢的辦法來吸引買家。

球隊將士反應平靜

在得知太陽神公司退出足壇的消息後,廣州市足協有關人士坦稱:“此決定造成了我們工作上的被動。現在的情況對我們來說並不樂觀。”同時他也認為:“在這件事情上太陽神公司的態度很誠懇,也很積極。”此外,他不願對事件做出任何評價,隻是表示“我們現在正與太陽神公司進行磋商”。

與市足協的閃爍其辭相比,太陽神公司則顯得異常低調,甚至還和媒體玩起了捉迷藏的遊戲。俱樂部總經理劉巍的手機連日來一直無人接聽,而主管俱樂部的太陽神公司副老總黃偉洲則把手機調到了留言信箱。倒是正在海埂進行鼕訓的隊員們看得開,許多人在接受記者采訪時紛紛表示:“為什麼說我們一定會受影響?現在不過是要換個老板而已,球隊肯定不會散架。隻要球隊在,我們就沒什麼好擔心的。”守門員田野回答得更干脆:“現在我們能夠做的就是好好訓練、好好比賽,盡一個職業球員應該盡的職責,其它事情我們根本管不了那麼多。”主教練劉康則表示:“如果太陽神公司覺得繼續經營足球是一件很喫力的事,那還不如現在就放手,說不定‘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呢。”此外劉康還呼吁說:“我希望此事能夠給廣州足球界敲響警鐘。作為廣州市唯一的一支甲級隊,太陽神隊怎麼會走到今天這一步?如果再得不到足夠的關注和相關的支持,這支球隊的前景實在堪憂。”

足協期待雪中送炭

在太陽神公司單方面提出退出後,可能出現的後果包括以下三種:一是廣州市體委獨自經營球隊;二是盡快找到一個合適的企業接手俱樂部;三是太陽神俱樂部退出今年的甲B聯賽。其中,第一種情況幾乎是不可能的,因為如今一支甲B球隊的年運作經費不少於1500萬元,市體委無力支付這筆費用;第三種情況的可能性也不大;由此來看,隻有尋找買主纔是太陽神隊繼續存在的唯一希望。

一些廣州足球圈內的人士均表達了這樣的觀點:現在接手太陽神俱樂部是一個極佳的時機。因為今年的甲B聯賽采取隻升不降的新賽制,加上太陽神方面又願意無償轉讓50%的股份,所以接手企業可以節省大筆資金。而即將於明年發行的足球彩票將會大大刺激整個球市,企業可以借此良機重新調整俱樂部的經營結構。此外,還有一個事實人們也不應該忽略:今年太陽神隊的整體實力明顯強於前兩年,6名松日隊員的加盟使太陽神和松日“合二為一”的設想變成了現實。市足協在此基礎上,已明確表態將把廣州青年隊作為太陽神隊的後備梯隊,以加強球隊的後備力量建設。此外困擾太陽神隊多年的越秀山維修工程日前已基本竣工,能夠重返昔日的風水寶地,對於不少廣州球迷來說是一件具有號召力的事情,很可能激活今年太陽神隊的主場球市。

身為民營企業的太陽神公司在無奈中不得不忍痛割愛退出足壇,於是廣州足球又一次被推到了歷史的十字路口,下一步當何去何從?在親眼目睹了松日隊的墜落後,太陽神這支曾輝煌一時的球隊將如何度過這次生存危機?俗話說:“眾人拾柴火焰高”,廣州球迷期盼著有企業在關鍵時刻“雪中送炭”,早日接過太陽神公司手中的“接力棒”,為挽救廣州足球盡一分力。

(羊城體育 2月7日)
      |體育新聞|[國內足球]太陽神集團退出足壇內幕(7日 13:54) |國內新聞|北京五年內實現人均住房18平方米(7日 13:53)




      上海“兩會”直擊
      歷史上的今天
      中東和平進程
      印度發生強烈地震
      深入揭批“法輪功”
      內蒙古大雪災
      春運出行小參考
      神舟二號發射成功
      南昌大劫案
      薩爾瓦多大地震
      死亡日記圖片版
      新世紀網上相約
      新世紀第一天報紙
      洛陽火災死300多人
      郝偉“私自”生子
      遼足車禍起風波
      破譯三星堆
      廈門遠華走私案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