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國際新聞>>正文
解讀沙龍

2月6日,在以色列的總理選舉中,反對黨利庫德集團主席阿裡埃勒•沙龍戰勝看守內閣總理巴拉克,當選以色列新總理。這一結果,幾乎是在世界的預料之中,但因為沙龍所代表集團的右翼傾向,又讓人們在腦海中對中東和平的發展前景打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沙龍:好鬥、強硬、頑固?

沙龍將孫子馱在肩上,懷裡抱著一隻小綿羊,悠閑地漫步在清新的田野中–––這是前一陣以色列總理大選期間,沙龍陣營推出的競選廣告中的一個鏡頭。這樣的宣傳對那些腦海中已經給沙龍敲上深深的“鷹派”烙印的反對者來說,當然是不屑一顧的:“並不高明的政治包裝”,誰都能這樣說。可是,為什麼這就一定不能是72歲的沙龍生活中真實的一面呢?

世界上有許多性格鮮明的人,但絕對沒有性格單一的人。如果你能很容易地用幾個含義相近的形容詞來概括一個人,那你一定還沒有了解他的全部–––所以“好鬥、強硬、頑固”的沙龍顯然是過於臉譜化了。

如果在兩年前內塔尼亞胡下臺時,沙龍的選擇是從此退隱賦閑而非接過利庫德集團的領導權,那麼無論人們對他的評價是否有失偏頗都無關緊要,留給歷史去弄明白好了。但問題在於他仍然是對中東局勢起著重要作用的一位政治人物,而且現在又成了以色列的政府首腦,如果對這樣一個人物沒有比較客觀的分析,又如何能對中東和平進程作出相對準確的判斷呢?

沙龍:曾導演“惡魔戰爭”

一位年輕的排長招呼了幾名士兵,登上一輛吉普車,徑直向阿拉伯聯軍的陣地開去。

有人企圖阻止他們:“誰給你們正式命令了?”

“大衛!”那個排長答道。

“不要冒險!這樣做是白白送死!”

“死亡不屬於以色列!”

阿拉伯人發現了他們,子彈像雨點一般地潑灑過來。吉普車並不減速。那排長一面還擊,一面大聲吼叫著。

吉普車在阿拉伯聯軍的塹壕前停下,那個排長和幾個士兵閃電般地躍下來,把兩個阿拉伯士兵抓上車。

“國防部長閣下,為了您的安全,我們隻允許您在外面獃10分鐘。”

“20分鐘。”

“10分鐘。”

“20分鐘!”

沙龍的口氣不可爭辯。

“部長閣下,您大概忘了您這是在什麼地方了吧?這不是特拉維夫,是貝魯特。”

沙龍淡淡一笑:“你忘了我是誰了吧?”

80年代初,劉亞洲的報告文學《惡魔導演的戰爭》是中國老百姓認識沙龍的第一本書,上面的這兩個情節幾乎令所有的讀者過目不忘,事實上這也是沙龍被冠以好戰分子的“論據”。“抓俘虜”那一段也還罷了,那是1948年的第一次中東戰爭,20歲的沙龍隻不過是表現出了一個極端的猶太復國主義青年所必然具備的瘋狂。而第二個段子則非同一般,要知道那是在1982年沙龍發動侵略黎巴嫩戰爭的前夕,身為國防部長的他竟然親自潛入敵國的首都,仔仔細細地走遍了每一條街道,觀察了每一座重要的建築物。他不是隻待了20分鐘,而是整整兩天!

沙龍:一個敢於冒險的人

毫無疑問,沙龍是一個敢於冒險的人,但不要因此將他與莽夫聯繫起來,因為他決不冒無謂之險。抓俘虜那次是因為阿拉伯軍隊先俘獲了兩名以色列士兵,不去抓兩個俘虜回來交換,以軍就會在當時的對峙局面中處於下風。同時,通過這次冒險,沙龍個人也一戰成名,從此深受當時以軍司令達揚的賞識,迅速進入以軍高級軍官行列。而潛入貝魯特那次也決不僅僅是為了獲取第一手的情報,當時以色列議會是反對沙龍的戰爭計劃的,膽大包天的沙龍後來竟在不通知議會(更不要說獲批準)的情況下就發動了那場不合法的戰爭。

除了冒險之外,強硬也是沙龍的另一個特別鮮明的性格特征。然而如同冒險一樣,他的強硬中也包含著相當一部分“不得已”的成份。政壇之復雜兇險是不言而喻的,像沙龍這樣的人要在其中立足乃至冒尖更是難上加難。可以說在90年代中期之前,沙龍在以色列政壇的地位始終是動搖不定的,在所有以色列領導人之中,他是受到過反對和攻擊最多也最猛烈的一個。

他不適合搞勾心鬥角那一套,既然桀傲不馴已經成為無法克服的弱點,那麼把弱點變成優勢的唯一辦法就是索性將其發揮到極致:告訴所有的對手,沙龍就是這麼強硬,強硬到不計後果,情願魚死網破–––他深諳絕大多數政客是沒有這份膽氣的。

1973年第四次中東戰爭期間,沙龍的妻子在報紙上看到他光著頭,纏著繃帶的照片,打電話對他說:“要是你把鋼盔戴上,那就比較好一些!”沙龍回答:“我的鋼盔另有用處。我要拿它在特拉維夫打碎一些人的腦袋!你一定知道,我指的是誰!”–––妻子知不知道無所謂,隻要讓國內的那些政敵們知道就行了–––但這也是今天人們擔心他會給中東帶來什麼的原因之一。

沙龍:極端的民族主義者

如果說冒險和強硬都還有著更復雜的內涵的話,那麼“忠實的猶太教徒,極端的民族主義者”卻絕對命中沙龍的本質。沙龍的父母都是極端的猶太復國主義者,他的父親廖沙爾還是猶太準軍事組織“哈加納”的創立者。沙龍深受家庭的影響,6歲時便學會拿起棍棒保衛果園,14歲加入“哈加納”,參加同阿拉伯人的械鬥。以色列建國以後,他幾乎參加了每一次戰爭,包括著名的四次中東戰爭以及由他親手策劃的入侵黎巴嫩戰爭。正因為有這樣的經歷和背景,因此他表現出了極端民族主義情感,這不僅表現在對阿拉伯國家的態度上,更表現在對美國的態度上。

由於以美之間非同一般的關繫,歷來以色列領導人都特別注意維持同美國的“友好合作”,唯有沙龍是個例外。他一方面諷刺美國“不要把以色列當成自己的家”,另一方面又嚴厲批評國內的當權者對美國人“低三下四”,因此,沙龍不但被阿拉伯世界視為敵人,在美國他也不受歡迎。在這次以色列總理選舉中,美國輿論幾乎都站在巴拉克一邊,克林頓更是在離任前夕接受以色列電視臺專訪,再三強調巴拉克“對和平的貢獻”和美國對他的支持。而沙龍在當選之後明確表示,不承認巴拉克政府在以巴和談中作出的讓步,顯然也不光是說給巴拉克或者阿拉法特聽的,更是對美國的有力回敬。

沙龍:為以色列而戰?

然而,如果隻有一味的強硬,沒有足夠的圓滑,隻有狂熱的情感,沒有清醒的判斷,沙龍也不可能成為今天的以色列總理,將他簡單地看成一個好戰分子顯然是不完全準確的。

事實上,在中東和平進程的許多重大事件中,沙龍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70年代末,在埃及總統薩達特發出和平信號後,沙龍是第一個提出將西奈首府阿裡什歸還埃及的以色列人,當時以色列國內都認為這是一個難以理解並無法接受的建議,但歷史證明沙龍是對的:埃及最終成為第一個同以色列簽訂合約的阿拉伯國家,以色列也從此逐漸走出同阿拉伯世界的敵對狀態。

約以合約的簽訂,沙龍也做出了重要貢獻,而以巴之間著名的懷伊協定同樣包含著沙龍的大量心血,他作為內塔尼亞胡政府的國防部長,參加了談判的全過程,確定了以方對哪些問題可以讓步,對哪些原則必須堅持。“和平即意味著痛苦的讓步。”沙龍說。“我所作出的讓步都是可以做到的,或者是想做到的。”沙龍又說。事實證明,懷伊協定是巴以簽署的眾多協議中目前執行得比較好的一個。去年9月開始的巴以大規模流血衝突,從深層次分析,和談進程脫離實際,超過了極端勢力容忍的極限,顯然也是原因之一。

所以不難看出,真正決定沙龍作出何種選擇的因素隻有一個,那就是對以色列利益的判斷:如果他認為戰爭符合以色列的利益,就決不會選擇和平;如果他認為和平符合以色列的利益,也決不會選擇戰爭。沙龍是好戰的,但一個隻會逆勢而為的人是不會在位置上坐得太久的,在當今世界的和平潮流下,在目前中東地區人們對和平渴望的前提下,沙龍應該不是一個硬要走極端的人。

沙龍:披著狼皮的狐狸?

當然,回到本文開頭所談論的人性的復雜性,人們也有必要對沙龍今後的舉措作好各種準備。以色列前總理本•古裡安對沙龍曾作過一個著名的評價:“假如沙龍能戒除說假話的陋習,他可能會成為一個模範的軍事領袖。”劉亞洲的《惡魔導演的戰爭》則選擇了這樣一段對話作為結尾:

記者問:“‘戰爭狂’這項帽子,您戴上十分合適吧?您最喜歡戰爭,人人都這麼說。”

“不,你錯了。這是人們對我最大的誤會。我憎恨戰爭。如果你問我一生中什麼時候感到最幸福,我的回答是,在我的農場開拖拉機,看管羊群的那3年。”

記者譏諷地笑了:“沙龍將軍,您又在騙人了。”

沙龍喜歡出奇用險,也經常口是心非。在這次競選總理期間,他有許多對巴勒斯坦表示友好的言行,比如派長子同阿拉法特的高級助手會談,又比如稱贊“巴勒斯坦人民不懈鬥爭的精神值得欽佩”等等,巴拉克斥其為“披著羊皮的狼”,然而縱觀沙龍個性的各個方面,也許“披著狼皮的狐狸”能更準確地形容這位特立獨行的風雲人物。

羊也罷,狼也罷,狐狸也罷,時間總會作出最終也是最客觀的結論。一生喜愛挑戰的沙龍應該明白,今天,和平纔是他所面臨的最大的挑戰。72歲的沙龍不是20歲的沙龍,21世紀的中東也不再是20世紀的中東,人們期待沙龍能直面挑戰,作出正確的選擇–––為自己,為以色列,為多難的中東。

(新聞晨報 2月11日)
    • 以色列選擇沙龍 中東和平怎談
    • 沙龍與阿拉法特互通電話表示願恢復和談
    • 沙龍會見巴拉克討論政權交接問題
    • 沙龍:停止暴力衝突是和談的前提
    • |科教衛新聞|科學家說宇宙年齡至少是125億年(11日 08:31) |社會新聞|農行金穗借記卡將進入申城百姓家庭(11日 08:28)




      上海“兩會”直擊
      歷史上的今天
      中東和平進程
      印度發生強烈地震
      深入揭批“法輪功”
      內蒙古大雪災
      春運出行小參考
      神舟二號發射成功
      南昌大劫案
      薩爾瓦多大地震
      死亡日記圖片版
      新世紀網上相約
      新世紀第一天報紙
      洛陽火災死300多人
      郝偉“私自”生子
      遼足車禍起風波
      破譯三星堆
      廈門遠華走私案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