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國內新聞>>正文
佛山大蛀蟲賭光8785萬公款

他曾是被普遍看好的梯隊干部,跟許多現已走上重要領導崗位的同志一起被送進高校培養、深造;他也曾被委以重任,掌管澳門新基貿易有限公司,成為佛山經濟界的風雲人物。然而,他沒能為佛山經濟的發展作出貢獻,卻成為澳門賭場上“疊碼仔”們天天追逐的“明星”和侍應女郎們日夜期盼的“財爺”。

賭博,使他–––魏懷墜入深淵。

在押犯舉報立功豪賭客露出馬腳

一個罪孽深重的在押刑事犯深知自己會受到法律的嚴厲制裁,但他也知道,能使其獲得從輕處罰的辦法唯有立功。在待審的日子裡,他每天都在想這個問題。有一日,他終於想通了。於是,一條石破天驚的“猛料”爆了出來:澳門新基貿易有限公司總經理魏懷參與賭博,一次就輸掉港幣1000萬!

魏懷一次輸掉港幣1000萬?這一令看守所干警瞠目的舉報,第一時間被轉到了佛山市檢察院反貪局,並上報到佛山市委。有關部門在初步了解該案時,就發現了一個非常簡單的事實:有一筆800多萬元港幣的款項,從澳門新基貿易有限公司轉到另一家公司後,魏懷即叫這家公司將錢轉到了澳門某賭場的“疊碼仔”李某手上。這一過程再簡單不過地告訴人們:這筆錢被用來還賭債了。魏懷參與賭博這一事實,已不容置疑。

於是,一個由佛山市紀委、反貪局、公安局、海外辦等部門組成的聯合辦案組於2000年春節前正式成立。2月2日,即農歷正月初八,聯合辦案組開始正面接觸魏懷。出人意料的是,僅兩天的時間,魏懷便坦白了巨貪豪賭的事實。

根正苗紅也變質花花世界染賭癮

魏懷,又名魏小懷,生於1951年9月14日。1968年2月參軍,當過連級干部。1978年8月轉業,到佛山市計劃經濟委員會任科員。良好的社會關繫和坦誠、積極、能干的個性,使他贏得了同事的尊重和領導的賞識,很快便被確定為梯隊干部。1983年9月,他同一批極有培養前途的年輕干部被送到廣東省經濟管理學院深造。1985年7月學業完成後,仕途一片光明。從1985年7月至1993年9月,他先後被任命為佛山市輕工業物資供銷公司經理、佛山市輕工業公司副經理等職。1993年10月,他被佛山市政府委派到澳門新基貿易有限公司任總經理。

該公司是佛山在外的窗口,也是內引外聯的橋梁。據魏懷自己講,在去澳門的頭一兩年,他工作還是很賣力的,一年也還能為佛山賺回二三千萬,也為佛山引進過一些比較有影響的項目。

隨著時間的推移,在外面的見識和各方面的朋友多了,先前的那些想法也就慢慢地淡忘了。在澳門,為應酬朋友和合作伙伴,免不了要去賭場試試手氣玩兩把。最初,魏懷也隻是像征性地陪客人玩幾下,無論是輸是贏也隻在幾百元左右。後來,他漸漸覺得自己賭運不錯,總體是贏多輸少。有時耐不住性子,不陪客人的時候自己也去玩幾把。於是越玩越大,越玩越上癮。

狂賭輸掉六千萬圖翻本越陷越深

開始魏懷是帶錢去賭,慢慢發展到向“疊碼仔”借錢賭。自從魏懷1995年7月在賭場認識了一個“疊碼仔”後,便嗜賭成性。從借十幾二十萬開始,到借幾百萬越借越大。從1995年7月至9月初,在短短的兩個多月時間裡,魏懷就輸掉了500萬港元。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為還賭債,魏懷開始打起公款的主意。雖然新基公司的事他一人說了算,但也不能直接拿公司的錢去還賭債。於是,他便想了一個辦法,以朋友因資金周轉臨時有困難的理由,向公司借錢。為還500萬港元賭債,他以新基公司的名義與 港一公司馮X簽訂了一份虛假的“貸款協議”,由該公司向新基公司借500萬港元,由澳門一公司(上述“疊碼仔”的私人公司)收取。協議簽訂後,經魏懷批準,將500萬港元名正言順地還給了該“疊碼仔”。

賭徒的本性是輸了想翻本,結果越輸越多。從1995年9月至1997年1月間,魏懷為了歸還賭債,先後10次用類似的手法,共貪污公款2055萬元港幣。俗話說,“虱子多了不怕癢”,反正都輸這麼多了,再輸多少也都還是一樣,或許博中一回,還能挽回敗局。魏懷正是抱著這種心態,在賭場上的搏殺已經到了瘋狂的地步。為不讓人知道他如此狂賭,魏懷從不去諸如葡京之類內地人比較集中的賭場,而且都是深夜時纔去。魏懷在賭場的“聲譽”很好,賭場的“疊碼仔”都爭相借錢給他。因為他是一個豪客,而且很講“信用”,說什麼時候還就一定會還。他也很“瀟灑”,無論輸贏總是很坦然,給侍應小姐的打賞也不菲,所以他在賭場很有人緣。有一次,他的手氣特別好,一個晚上就贏500萬元港幣,打賞小姐的錢都是一沓一沓的。此時,他已經賭紅眼了,對錢已經沒有什麼概念了。

到了1997年底,魏懷已經輸掉了6000多萬元港幣。此時他有點害怕了,這簡直是個天文數字,他如何能填回這麼大的窟窿?!他想收手不干了,希望做一點生意賺錢來填這個窟窿。可此時偏偏又遇上亞洲金融危機,做生意還債的夢難以實現。於是,他想到了逃,可又一想輸成這個樣子,怎麼逃?而且即便逃出去又能干什麼?逃又不行,隻能以一死了之,可他又下不了死的決心,唯有繼續賭,期盼奇跡出現。

奇跡終究未出現看守所裡待裁決

在此之前,魏懷或許還夢想著能把輸的錢再贏回來,但到了1998年、1999年,他對此似乎已不抱什麼指望了。他隻是想著能瞞過一天算一天,所以依然是那麼闊綽,依然是那麼瀟灑,贏也罷輸也罷,隻是“志在參與”。

此後,他幾乎天天去賭。賭完了,就去泡個桑拿,休息一下,解解乏,這已經成了他的生活習慣。到案發時,魏懷整整輸掉了8785萬元港幣。2000年2月8日,佛山市紀委找他談話那一天,他一點都不感到驚慌,因為他早就明白終究會有這麼一天。在接受審查的這一年時間裡,他似乎也沒覺得有什麼可擔心的。因為他自認自己的行為隻是挪用公款。

近日,魏懷在接受記者采訪時,雖然聲稱對不起歷任佛山市領導的信任,對不起佛山的父老鄉親,但他似乎並沒有認識到案件的嚴重性,認為那僅僅是一般的挪用而已。他與記者的一段對話頗能說明問題。

記者:“給國家造成8785萬港元的損失,你估計司法部門會怎麼判你?”

魏懷:“我已經坦白清楚了。挪用公款嘛,最多能定個無期。我看在15年左右。”

記者:“根據這案子,你認為有關部門該如何加強海外公司的管理呢?”

魏懷:“如果判我十來年,我會提出一整套管理方案來。”

記者:“假如判你無期徒刑或更重呢?”

魏懷一怔,口氣非常堅決地說:“那我什麼都不會說。”

前日,佛山市檢察機關公布,給予魏懷的定性是涉嫌貪污。魏懷在得知這個定性後,還會如此輕松嗎?

(佛山日報記者 智慧)
      |國內新聞|佛山大蛀蟲賭光8785萬公款(18日 15:58) |社會新聞|同居受虐 剁殺男友(18日 15:58)




      上海“兩會”直擊
      中美海底光纜受損
      美核潛艇VS日漁船
      深入揭批“法輪功”
      同濟研究生安徽遇害
      泰王杯足球賽
      數字情人節全攻略
      中東和平進程
      電影中的KISS
      歷史上的今天
      內蒙古大雪災
      春運出行小參考
      印度發生強烈地震
      神舟二號發射成功
      南昌大劫案
      薩爾瓦多大地震
      死亡日記圖片版
      新世紀網上相約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