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新聞精選>>正文
廣東"癌癥村"14年奪命210條

新快報2月18日報道:廣東省翁源縣上壩村在歷史上是一個魚米之鄉,當地曾經流傳著這樣一句歌謠:有女要嫁江河村,不愁喫來不愁穿。歌中的江河村指的就是今天的上壩村和小鎮村。但是如今這句歌謠卻變成了:有女不嫁上壩村,缺衣少喫多癌癥。如今,當地的人們談癌色變,《經濟半小時》記者就此進行了調查。

1、癌癥魔爪罩住窮山村

越來越多的人選擇離開這個曾經的魚米之鄉,更多的人因為沒錢隻得在恐懼中煎熬

一來到廣東省翁源縣的上壩村,就有人告訴記者,一個月前又有一人死於癌癥,這已經是村裡2000年第16個死於癌癥的人。據村干部介紹,1997年到2000年死亡人數有40多人,90%以上都是死於癌癥。

在上壩村,每個人都在擔心,有一天癌癥會突然降臨到自己頭上。但因為沒有錢,村裡幾乎沒有人去醫院做全面的檢查。一個月前,村民何永太因肚子痛去醫院檢查,沒想到,他不時看到、聽到村裡人得的癌癥,這回竟然落到了自己頭上。

因為沒錢住院,何永太隻好在家治療。記者第一次見何永太時,何永太除了肝部疼痛,看不出有什麼異常之處。僅僅半個月之後,記者再次見到了何永太,他已經是雙腳浮腫,無法站起來走路了。雖然每隔一兩天,村裡衛生所的醫生都要來家裡給何永太打針,但他們心裡都知道,這針隻是消腫、止痛,根本無法阻止病情的進一步惡化。

現在,最讓何永太放心不下的是他的4個兒女和80多歲的老母親。何永太說他纔37歲,他還不想死。但是,面對一天一天加重的病情,除了等待之外,他沒有別的選擇。

目前,村裡已經查出得了癌癥的,除了何永太,還有三、四個人。根據村委會的不完全統計,從1986年起上壩村死亡的250人中,因癌癥死亡的就有210人,占死亡總人數的84%。

而除了癌癥之外,皮膚病、肝病也是村裡的高發病。近20年來,村裡有400多名青年報名參軍,但幾乎無一體檢合格。如今,越來越多的人選擇了離開,村干部告訴記者,近年來從上壩村搬遷出去的人家大約有70多戶。但更多的人既沒錢去檢查,又沒有能力搬走,就隻好每天都生活在恐懼之中。

從魚米之鄉到癌癥村,上壩為什麼會發生如此翻天覆地的變化呢?

2、生命之河今成死亡之河

鴨子下水就沒命,手腳沾水就爛掉

這是一條普通的河,但是對於上壩村的村民來說,這卻是一條死亡的河,因為它給世世代代生活在這裡的人們帶來了癌癥,它就是橫石河,但是當地的村民都叫它紅河或者是黑河,因為這裡一年四季流淌的河水不是紅色的,就是黑色的。

而這條會變色的河卻是上壩村最主要的水源,在河邊,記者看到,渾濁的河水和鐵鏽色的河灘分外刺眼,大大小小的鵝卵石全部結上了一層白色晶體。

記者:這河水你們敢喝嗎?

村民:不敢喝,連用都不敢用,洗衣服都不敢用這個水。

記者:如果說用了這個水會有什麼反應?用了這個水就會發癢,手腳都會爛掉。

據了解,村裡幾乎每一個人都有過類似的經歷。

在村莊上遊的一個河流交彙口,記者見到,一邊是水清如鏡,草長鶯飛,一邊卻是寸草不生,魚蝦絕跡。村干部介紹說,在這一邊,鴨子一下水就會死掉,快的四五個小時就死掉,慢的三天四天它就死掉。

據了解,目前上壩村直接用污水來灌溉的農田還有1600多畝。據有關部門檢測,上壩村的河水、農田土壤裡重金屬含量嚴重超標,其中土壤中鉛超標44倍,鎘超標12倍。

目前,上壩村村民的生活用水幾乎全部依靠井水,家家戶戶一口井成了上壩村一個特有的景觀。據村民反映,即使是井水也不安全,在翁源縣環保局的一次檢測中,有些井水也被檢查出重金屬超標。而上面大大小小的領導到上壩來視察時,幾乎沒有人敢喝他們的水,全都喝自己帶來的礦泉水。上壩的水已經遠近聞名。

3、非法洗礦毒水橫流

個體和民間選礦廠點不經任何處理直接排放廢水造成嚴重污染

在上壩村,記者聽的最多的一個詞就是“毒水”,這是村民們對被污染的河水的特有稱謂。20年來,他們就“毒水”的問題不斷上訪,但直到今天,污染依舊,甚至越來越嚴重。

據村干部介紹,按照環保部門講的,毒水是大寶山礦區流出來的毒水。

大寶山是廣東省的一座特大型礦山,位於上壩村上遊十幾公裡的曲江、翁源兩縣交界處,其礦產資源十分豐富,有鐵、銅、鉛、鋅等多種金屬礦。70年代初期,國家正式對大寶山進行全面開發,上壩村的河水就是從那裡流下來。

大寶山礦業有限公司的李礦長說:我們也很同情上壩村的群眾,這方面大寶山有一定的責任,但不是主要責任。

據介紹,為治理廢水,大寶山礦業公司先後修建了8座堤壩,總投資達到3700萬元,基本上做到了所有的工業廢水回收利用。

記者來到了該公司最主要的一個廢水排放口。據該公司陳處長介紹:總的排放口就在這裡,但這個壩一般是不排水的,我們是舍不得廢水往外排的,還要回收利用的,我們的循環水的利用率達到90%以上。

在大壩腳下,記者看到,隻有少量廢水從壩內滲透出來,根據曲江、翁源等地環保部門的檢測,除了水質偏酸之外,其它各項指標都已達標,水質也已經清澈見底。

而就在這股清水的另一邊,卻源源不斷地流著黃泥水。陳處長告訴我們,這些黃泥水都是農民非法洗礦點排放的,也是造成上壩村河水污染的主要原因之一。在大寶山,這樣的洗礦點隨處可見,在大寶山礦區一共有29個。

據了解,長期以來,這些個體選礦點的洗礦廢水,在沒有經過任何處理的情況下,就直接往外排放。而除了這29個洗礦點之外,在大寶山礦區,還有一些大規模的民間選廠。它們的危害要遠遠大於洗礦點,上壩村河水中嚴重超標的各種重金屬主要來自這些污水。

4、地方政府欲搶省市一杯羹

在利益驅使下,擅自批準或默許農民非法采礦洗礦

記者接連走訪了幾家這樣的選廠,都未能找到選廠的負責人,也未能看到它們的排污許可證。

那麼這些沒有經過環境認證的選廠到底是怎麼上馬的呢?

據了解,由於大寶山礦業公司是省屬企業,其利稅直接上交韶關市和廣東省,一些地方政府就打起了大寶山的主意,擅自批準或默許農民非法采礦、洗礦。

從1984年開始,大寶山非法民采的現像就十分嚴重。礦區周邊的民采礦窿星羅棋布,最多達102條,民工超過了3000人。據統計,僅僅從1995年到1999年,民采礦就高達900多萬噸。

民采的泛濫直接導致了環境的急劇惡化。在一個民采礦現場,記者意外地遭遇了一位女礦主。女礦主振振有辭地說:按照國家的礦產資源法,住在哪裡,靠山喫山,靠水喫水,是不是?隻要你大寶山生存一天,是不是我們的生活就要你們大寶山照顧?

5、16年來,省府發文近10次

但這個問題卻一直未能得到解決

面對掠奪式、破壞性的民采,大寶山礦業公司曾多次向省市政府及有關部門反應。但是,非法民采開了關,關了開,反反復復,愈演愈烈。

對此,廣東省大寶山礦業有限公司董事長李應儒說:這個問題的關鍵主要還是在當地政府。我一直聽到這麼一句話,就是說周圍的民采礦其實不是民采礦,它其實是官采礦。為什麼呢?如果是民采的話,我想政府一聲令下,很快就會收掉。那為什麼大寶山的民采從1984年開始,16年的時間裡,省政府派工作組、發文將近10次左右,為什麼殺不下來?如果是沒有很硬的後臺,我想這個問題很容易解決。

廣東省環保局監督處副處長徐小華則認為,這個原因很復雜,應該說地方政府都還是比較重視的,也曾經組織過調查。因為地方力量也不太足,不可能老是在礦裡,你走了以後他又來,跟打遊擊那樣,這個確實很頭痛。

那麼,當地政府是怎麼看這個事的呢?

記者來到了新江鎮政府。據了解,為了解決上壩村河水污染的問題,有關部門已經做出了決議,準備在河水上遊建一個水庫,投資預計800萬元。但什麼時候開工,至今還是一個未知數。

(CCTV《經濟半小時》)

(選稿:王怡)
    • 港校園疑有核輻射 師生接連患癌癥
    • 陝西“癌癥村”真相水落石出
    • |新聞精選|廣東"癌癥村"14年奪命210條(18日 12:54) |體育新聞|[乒乓]蔡振華被迫讓出權利(18日 12:53)




      上海“兩會”直擊
      中美海底光纜受損
      美核潛艇VS日漁船
      深入揭批“法輪功”
      同濟研究生安徽遇害
      泰王杯足球賽
      數字情人節全攻略
      中東和平進程
      電影中的KISS
      歷史上的今天
      內蒙古大雪災
      春運出行小參考
      印度發生強烈地震
      神舟二號發射成功
      南昌大劫案
      薩爾瓦多大地震
      死亡日記圖片版
      新世紀網上相約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