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科教衛新聞>>正文
正確認識我國公眾心理狀況

究竟多少人有心理疾病

眼下,五花八門的統計數字滿天飛,讓人們感覺到“數字化”時代的眼花繚亂。有些調查數據往往冠以“有關部門”,以示其權威性。其實,您靜下心來琢磨,許多統計數字都有水分,再一刨根兒,所謂的“權威部門”,不過是三五個人攢的所謂調查公司,印制一些表格,雇點廉價勞動力,在大街面兒上現抓人一問。得,調查數字就出來了,隨後便向媒體發布。這些想當然或一葉障目、管中窺豹出來的數字,一旦見諸於報端,便很快得到傳播。信息化時代了嘛。不過,這麼一來,這些統計數字可就攪亂了人們的視線,甚至會給人們心理多少帶來一些恐慌。最近,有幾組見報的數字就引起了許多人的不安。

一條信息是某報稱:目前有關部門調查在校的中小學生由於學習壓力太大,30%左右出現了焦慮癥。另一條信息稱:據有關方面的調查顯示,在校大學生面臨就業壓力,40%的人出現了心理上的疾病。還有一條見報的信息稱,我國的老年人數劇增,由於家庭和社會種種問題,50%的老人心理上出現了障礙。

如今,對任何事情的評判和質量的評估,數據的比較無疑是重要的依據。您說在校的中小學生有30%出現了焦慮癥,這能是小事兒嗎?焦慮癥是一種心理疾病,說白嘍就是精神癥。現在的中小學生都是獨生子女,自己的孩子上學得了精神癥,當家長的心裡能不嘀咕嗎?當老師的心裡也起急呀!您想三個學生裡就有一個得了焦慮癥,這學是怎麼教的?花朵心理有了毛病,自己失職呀!您瞧,就這麼一條信息,牽動了多少人的心。可是,話又說回來,這個數據是怎麼來的呢?

心理問題有別心理疾病

“這些統計數字完全是憑借個別現像,想當然推算或估計出來的。”中科院心理研究所研究員、中國心理衛生協會副理事長郭念峰對記者說:“人的心理問題非常復雜,在現實生活中,隻要是喘氣的大活人都會遇到心理矛盾和衝突,關鍵取決於每個人平衡矛盾的能力。這就跟導致疾病的細菌無處不在,人的健康與否取決於自身的免疫功能和抵抗疾病的能力一樣。有的人因為自身的原因或客觀矛盾激化,容易出現心理問題,比如考試前的心理緊張,會出現一些焦慮;崗位競爭激烈造成的內心焦燥不安;失戀或離婚產生的苦惱和憂傷等等。這類心理問題也許比見諸於報端的那些統計數字要多,但心理問題並不是心理疾病,這不是一個概念。考試前因心理緊張造成的焦慮、下崗後的苦惱、離婚後的憂傷等心理問題自己解決不了,經過跟老師、同事、朋友聊聊天,得到一些心理安慰就過去了,這就不能再算是心理問題了。假如心理上出現了問題,經過很長一段時間還解決不了,就會形成心理障礙,這種障礙仍然解決不了,纔會形成心理疾病,心理學管它叫神經病。這有一個量變到質變的過程,有很長時間的演化過程。根據我多年的觀察了解,我估計現在有一般心理障礙的人也就是7 左右,神經上有病的人約有10 到20 。”

郭念峰先生對記者說:“為什麼對這個比例,我要用估計這個詞兒呢?因為我沒有繫統調查,不能輕率地下結論。人們的心理健康水平僅用一般的問卷調查是調查不到真實情況的,必須要采用比較科學的工具進行分層取樣,繫統地調查,這樣出來的數據纔是可靠的。比如我見過這類問卷,上面寫著:你對生活現狀感到滿意嗎?你感到焦慮嗎?這種問法,能反映人的真實心理狀況嗎?這是不可能的。所以即便通過這類調查問卷公布出的數據也是不可靠的,更何況現在這類問卷調查也很少。因此,目前國民的心理健康狀況調查在我國還是一個空白,大多數見報的心理健康水平的數字是值得懷疑的。”

心理學概念要弄清

北京同仁醫院的老院長、中國心理衛生協會副理事長、北京市政府專家顧問團顧問劉福源教授對記者說:“出現心理疾病統計數字的誇大問題,一是因為沒有進行科學的取樣調查,憑主觀推斷就輕率下結論。二是由於現在人們對心理學還缺乏足夠的認識,許多人對心理學的概念是模糊的。三是因為這些年我們在社會心理學的普及和宣傳方面,做得還很不夠。所以給人們造成了心理學方面的很多誤解。這也難怪,因為心理學作為一個學科的確立隻有120多年的歷史。

在我國,心理學引起人們的注意是改革開放以後的事兒。‘文革’前,心理學是‘禁區’,被打入冷宮,所以有些人把心理學看得很神秘。其實,心理學並不是玄學,作為大眾科學應當做大量的宣傳工作。在現實生活中,人們遇到大量的心理平衡問題,什麼叫平衡,用大白話說就是想開了。如升學、就業、婚姻、人際關繫、購物等等,如果心理上做不到平衡,就會出現心理問題。心理問題人皆有之,關鍵是如何化解。比如一個人離婚了,當時想不開,感到苦惱彷徨,可是過了半年以後,通過同事朋友的勸說,或者結識了新的朋友,自己想開了,把過去那些痛苦和煩惱忘了,這就不能再說心理有問題。反之,兩年三年過去了,他還想著原來的事,隻要一提結婚,他就說天下的女人沒好人,這就是心理上有障礙了。我們通常把這種纔叫作心理疾病,也叫神經癥。

心理疾病的診斷很復雜,臨床診斷的標準有厚厚的兩大本,具體臨床癥狀有抑郁性神經癥、焦慮癥、強迫癥、恐怖癥、疑心病、 病(歇斯底裡)、神經衰弱、人格變態等。再嚴重就是精神病了。由此看來,像焦慮癥、抑郁癥等是不能輕率下結論的。”

首都醫科大學心理研究室楊鳳池副教授對記者說:“這種誇大心理障礙數量的宣傳,對社會會有負面影響,也會給人們造成心理誤區。也許動機是好的,公布一個嚇人的統計數字,是為了引起社會的關注,但是什麼事都要講科學,不能憑想當然。我們現在正處在社會變革轉型期,確實有許多心理上的問題需要解決,比如現在人心浮躁,干什麼事都急於求成,而且互相攀比,產生了心理不平衡。有個人找我心理咨詢,說他最苦惱的是掙錢太少。一問,他一個月掙一萬多元。看到奧運會獲金牌的運動員能拿一百多萬元獎金,有人就說當初應該讓自己的孩子當運動員。看到歌星唱一首歌一萬元,有人就後悔自己當初為什麼不學唱歌。這些攀比毫無道理。這就是心理不健康。心理健康的確是當前需要認真研究的一個大問題。”

公眾心理狀況不能靠估摸

首都醫科大學心理研究室主任、北京社會生活心理咨詢中心副會長周梅教授對記者說:“心理衛生看上去比較簡單,其實很復雜。心理問題的有關數據是不能憑估計就下結論的。現在有些人往往憑借一些表面現像或直接經驗,來說明公眾的心理問題,這不是一種科學態度,違背了心理學的起碼標準。說30%的中小學生有焦慮癥,您說小學生懂得什麼是焦慮癥嗎?我估計連公布這個調查數據的人也不懂什麼是焦慮癥。焦慮癥是心理學的一個術語,是一種心理疾病,有些現像是不能說明實質問題的。比如前一段時間,有的文章說百分之多少的中年人面臨下崗的危機,產生了種種心理疾病。這就是一種推斷。下崗了,就會造成心理問題嗎?我看不見得。那些有一技之長的人還願意下崗呢,下崗以後,他可以從事自己想干的工作。我還看到一篇文章分析說,現在離婚率上升了多少,有多少比例的離婚中年婦女心理上出現了問題。這也是一種估計,或者說是主觀猜測。對於不幸的婚姻,離婚是一種解脫,不但不會造成心理壓力,相反是思想解放。”

周梅從1987年開始,便致力於社會心理學研究和咨詢工作,她對記者說:“從社會心理學的角度看,我們不能主觀地把社會生活中的個別現像任意誇大其詞,歸結到公眾心理上的原因。社會是復雜的,人們的心理活動也是豐富多彩的。其實,有些社會現像的出現是很正常的,比如某個中學生自殺了,有些人就產生了心理恐慌,哎呀,不得了啦,中學生的學習壓力太重了,逼得學生得了焦慮癥和憂郁癥了。別搞得那麼緊張。個別的突發事件在我們的現實生活中是常有的現像,我們不能把個別的事例隨意擴大化。要我看,這種推理本身就是心理上有問題。這麼看來,誰有病還不好說呢。”

的確,在現實生活中,這種由表及裡,由彼推己的心理常常會有,別人的孩子考上了大學,馬上想到了自己的孩子。別人買體育彩票中了個大獎,自己也要去試一試運氣。一個同事體檢發現了癌癥,自己也不放心,也要到醫院查一查。周梅認為這是很正常的,但由此產生了妒嫉、疑心、悲觀、苦悶,那就說明心理有問題了。

心理健康應該受到關注

心理健康水平的現狀是國情的重要組成部分,世界上許多國家都有這方面的科學統計數字。心理學專家認為,我國在這方面不應該存在空白。但是,國民心理健康水平現狀的調查是需要資金的,這筆錢誰來出是個問題。目前,國家給中科院心理研究所每年的撥款隻有200多萬元,該所研究人員和職工加在一起有130多人,這筆錢人喫馬嚼都緊緊巴巴,科研經費、調查經費難以分到一杯羹。高校的心理研究室科研經費更有限。北京社會生活心理衛生咨詢服務中心,早在幾年前就想在全市進行心理健康水平調查,也苦於沒有經費而擱淺。正是由於這些從事社會心理學研究的部門,在用科學手段進行調查方面無能為力,纔使一些用估計和想當然推理出來的那些所謂統計數據大行其道。

郭念峰研究員認為,公民的心理健康水平如何,是國家和社會文明的標志之一,直接影響到我們的精神文明建設和社會的穩定,如果對國民的心理健康水平總是處在這種估計和想當然的基礎上,那麼我們在制定有關政策和處理國計民生的問題時,往往缺乏可靠的依據。因此,國家應該在這方面投資,委托相關部門用科學方法進行取樣調查,以獲得準確的數據。

劉福源教授告訴記者,日前他以市政府專家顧問的身份,向市政府提出了加強心理衛生工作的建議,市政府領導已經在這個建議上作了批示。另據了解,針對報上關於30%中小學生出現焦慮癥的報道,日前共青團市委撥款十多萬元,委托中科院心理所對北京市中小學生的心理健康問題進行調查。

記者了解到2004年世界心理學學術大會將在北京召開。為什麼要選在中國?因為世界心理學研究機構認為中國的人口占世界五分之一,通過這個大會能夠普及心理學。今年泛亞太心理學學術會議將在北京召開,通過這些心理衛生學術會議將會進一步推動社會心理學的普及。這樣看來對國民心理健康水平的調查是迫切需要辦的事了。

(北京晚報 記者 劉一達)
    • “學校恐怖癥”:兒童心理健康不容忽視
    • 何人該去看心理醫生
    • 中國青少年面臨“心理荒漠化”危脅
    • 上海人對待心理問題越來越開明
    • 兒童心理健康十忌
    • |新聞精選|丈夫起訴網上“第三者”(18日 17:37) |科教衛新聞|正確認識我國公眾心理狀況(18日 17:36)




      上海“兩會”直擊
      中美海底光纜受損
      美核潛艇VS日漁船
      深入揭批“法輪功”
      同濟研究生安徽遇害
      泰王杯足球賽
      數字情人節全攻略
      中東和平進程
      電影中的KISS
      歷史上的今天
      內蒙古大雪災
      春運出行小參考
      印度發生強烈地震
      神舟二號發射成功
      南昌大劫案
      薩爾瓦多大地震
      死亡日記圖片版
      新世紀網上相約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