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體育新聞>>正文
[泰王杯]曼谷日記:有多少快樂可以重來

2月12日 星期一 曼谷:晴煮熟的鴨子飛了

當中國隊與瑞典隊比賽結束的哨聲剛一吹響,米盧旋即從教練席上站起身,向休息室走去。我看見了他的雙眼––充滿哀怨

兩天前,曼谷下的那場“旱季雨”所帶來的些許涼爽,在不到48小時之內便重新被一股股的熱浪所取代了。從早上開始,窗外便是火辣辣的陽光,仿佛空氣都在燃燒。

同往的上海《新民晚報》記者姬宇陽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上網成功,我們也得以看到國內各大體育網站對泰王杯中國隊首戰卡塔爾的賽後評論。我們一致認為,陳亦明說國腳們在比賽中“患得患失,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看法是很到位的。

的確,整個中國隊上下,在連戰不勝的困境下,每個人似乎都背負著極大的壓力;而壓力之中,每個人也好像迷失了目標。

上午11點,米盧在賽前準備會上公布了下午對瑞典隊一戰的首發陣容。相比於首戰,中國隊有兩個位置上的主力做了變動––張玉寧頂替宿茂臻,邵佳一代替了申思。

實際上,宿茂臻近期狀態不佳,張玉寧本應當提早進入主力陣容,但恐怕米盧對張玉寧前場防守的投入不夠一直心存疑慮,所以,直到此時纔痛下決心“棄宿用張”。

不過,單就兩人在上一場的表現衡量,張玉寧首發上場似乎應在情理之中。想來,張玉寧自己的預感還真挺準的––幾天前,他曾自信地對采訪他的記者說:“霍頓在國奧隊開始也不用我,米盧也會這樣,他遲早會讓我踢主力的。”

邵佳一將申思擠出主力陣容讓許多國腳都喫驚不小。要知道,在首戰對卡塔爾的比賽中,至少在上半場,申思是惟一能夠在中場從容組織、傳球、控球的隊員。

據說,在昨天米盧召集隊員開會總結比賽的時候,申思對米盧所提出的一些戰術要求表達了自己一些不甚理解的觀點,使得會上的氣氛有一些“緊張”。

當然,我們無法據此推測老米要將“不聽話”的申思打入“冷宮”,更積極一些的推測是:瑞典隊實力不俗,中國隊中後場防守質量如何至關重要,年輕的邵佳一上去可能會憑借身體、力量、體能等方面的優勢,為整體攻防貢獻更大的力量吧?

江津的傷迅速好轉,可以上場,這多少是一個好消息。

中午,在酒店大堂遇到了剛剛用完餐的幾名瑞典隊隊員,這些金發碧眼的北歐小伙的臉上,個個表情輕松,好像下午的比賽根本不存在似的。在觀看了中國隊首場極其難看的表現之後,瑞典隊不太可能對中國隊給予高度的重視。

“要真是這樣就好了,”徐陽對記者說,“那沒準兒我們還贏了呢!”

不過,說歸說,大多數國腳談到下午的比賽都顯得有些“底氣不足”。“咳!拼唄!盡了力就行了!”幾乎每名國腳都這樣“看破紅塵”似的說著。

中瑞之戰開賽的時候正值上班時間,現場觀眾零零散散,隻是主席臺對面看臺上有幾位中國球迷打出了兩面五星紅旗,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格外醒目。

在賽前奏國歌的時候,國腳們在隊長李明的招呼下,又一次相互搭起肩膀,也許是場內太安靜了的緣故,站在場邊,我們甚至可以清晰地聽到國腳唱國歌的聲音。

瑞典人太自信了,對比他們首戰泰國隊,今天的首發陣容中隻有四五名主力,包括有著60餘場國際A級比賽經驗的老將15號米爾德,以及主力門將、中後衛、中前衛等主力都端坐在替補席上。

比賽剛開始,瑞典隊便給中國隊來了個下馬威,19號一腳禁區外有力的遠射,稍稍偏出!

然而,瑞典隊或許不想在高溫下消耗太多的體力,他們放棄了慣用的前場緊逼戰術,而是回收中後場,漫不經心地阻止著中國隊的進攻。顯然,瑞典隊希望兵不血刃、輕輕松松地拿下中國隊。

中國隊漸漸掌握了場上的主動。也許賽前對形勢估計得較為“悲觀”,這反倒使場上隊員沒有了想贏怕輸的壓力––傳接球失誤少了,跑動接應自如多了。在米盧聲嘶力竭的呼喊下,中國隊的攻防都顯得很有組織、很有秩序。

我們幾位中國記者在看臺上不時地為場上的國腳擊掌加油。沒辦法,現場為中國隊搖旗吶喊的人實在太少了。終於,在上半場16分鐘的時候,中國隊率先攻破了瑞典隊的球門,進球的果然是張玉寧!場上隊員興奮地抱在一起,場下的米盧也站起身,表情說不上是喜悅還是緊張。

中國隊一直掌握著場上的主動。瑞典隊替補隊員的水平實在難以令人恭維。32分鐘時,又是張玉寧禁區前沿轉身一腳抽射,稍稍高出門梁。

下半場,瑞典隊的進攻有了起色,但先進球的仍是中國隊––張玉寧利用對方門將的一次出擊失誤,頭球再下一城!

米盧騰地站起身,顧不上與跑過來的隊員慶祝,而是揮手招呼在遠處做準備活動的前衛李小鵬。然而,正在此時,瑞典隊卻迅速扳回一分。

攻進一球的瑞典隊士氣大振,主教練拉德貝舍又陸續換上兩名主力,其中就有經驗豐富的中場老將米爾德。中國隊的中場開始變得凌亂,防守露洞也不斷暴露出來。

後來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瑞典隊又進一球,最終比賽以2︰2平局結束。中國隊煮熟的鴨子飛了。

其實,人最怕的往往不是一無所有,而是曾經可能的擁有一瞬間的失去。

米盧一個人獃獃地坐在休息室裡,低著頭,一聲不吭,周圍是同樣沉默無語的球員來回穿梭。

他太想贏下這場比賽了,中國隊已經足足有一百天沒有贏過一場球了。對於一支球隊的主教練來說,任何一場領先兩球卻不能取勝的一幕,都可謂是一場不大不小的“悲劇”。

米盧強作歡顏地出席了新聞發布會,他甚至還嘴硬地說自己“並不失望”,可是,他那充滿哀怨的眼神已告訴了我們一切。

卡塔爾隊3︰1輕取了泰國隊,中國隊形勢變得嚴峻起來。最後一輪,如果卡塔爾和瑞典戰平,中國隊起碼要勝泰國隊3個球纔能確保進入決賽。去年九月上海“四國賽”中,狀態正佳的中國隊主場作戰方以3︰1取勝泰國隊。看來,中國隊又將面臨一場艱苦的決戰了。

入夜,酒店裡隨處可見卡塔爾、瑞典隊的隊員在三三兩兩地東遊西逛。在酒店一層的運動酒吧裡,卡塔爾隊主教練哈吉悠閑地看著電視裡英超曼聯對切爾西的直播,3︰1戰勝泰國隊令他的心情看上去相當輕松。

幾位瑞典隊隊員也在一旁玩著遊戲,旁邊兩名卡塔爾隊隊員正專心致志地打著臺球。

中國隊的隊員全都把自己鎖在房間裡,他們需要的是反思而不是遊逛

2月13日 星期二 曼谷:晴小伙子們還活著

上午,昨天比賽的主力隊員在酒店遊泳放松,米盧則率領一撥替補隊員前往訓練場。我找到一份當天的英文報紙,在足球版上,有有關昨天比賽的消息。

當然,泰國記者關注的還是卡塔爾對泰國的比賽,文章引用泰國隊主教練懷特的話說:“我非常報歉,我們讓球迷失望了,六名主力的缺席給球隊帶來了影響 我們會堅持打好最後一輪對中國隊的比賽,盡管我們已經失去了打進決賽的希望。”

中午,在西餐廳見到了米盧,他邊喫邊接受一位南斯拉夫記者朋友的采訪,由於說的是塞爾維亞語,我在旁邊像是聽著“天書”。

采訪完畢,老米突然提出要和我進行一場臺球比賽。我笑著說:“比賽還沒有結束,你需要工作。”而老米卻一臉不解:“為什麼?現在是我休息的時間,我要享受生活!”

我一邊想著打臺球是贏老米還是故意“放”他一馬的問題,一邊跟著他來到酒店運動酒吧的門口。結果,酒吧下午4︰00纔開門,我們喫了“閉門羹”。

老米有些失望,我趁機說:“你願不願意坐下來聊一聊!”老米欣然接受了我的請求,我們先聊了昨天的比賽。

“我不知道隊員們為什麼在下半場那麼容易就把控球權給了瑞典人?為什麼下半場和上半場的表現相差那麼大?”老米認真地問我。

我回答說:“我想是因為在比賽之前,大多數隊員對取勝瑞典隊都沒有抱太大的希望吧,反而踢得很放松。但兩球領先之後,隊員們卻想著如何能保住領先的比分,或者盲目樂觀而松懈下來了。”

老米搖了搖頭說:“這就是我們的隊員與高水平球員的差距。他們不能讓自己在90分鐘的比賽時間裡始終如一地保持心理的穩定,保持注意力的高度集中。”

我把馬明宇可能近期回國踢球的消息告訴老米,他聽後顯得很興奮,“這是一個好消息!即使沒有上場打比賽,也會學到很多東西。隻要他能參加中國的甲A聯賽,是可以盡快恢復狀態的。”

我問他對張玉寧昨天表現的看法,老米說:“他有著很好的天賦,重要的是他很有自信。”當然,老米話鋒一轉,“他需要讓自己更加明確在比賽中什麼時候需要個人攻擊,什麼時候需要把球傳給位置更好、更有利的隊友。”

我試著問道:“您有沒有想過使用三中衛的防守陣型,因為隊中有範志毅、張恩華、李偉峰三名都具有一定實力的中後衛,如果是4-4-2,則意味著他們三人中將有一人不能上場。”

老米不住搖頭否定著我的看法。“我不認為打4-4-2就隻有兩個人能上場。如果他們的狀態足夠好,完全可以同時出現在主力陣容中。”他說。

身經百戰的老米對中國隊在本屆泰王杯上打進決賽的前景相當清楚。他說:“明天如果卡塔爾、瑞典的比賽分出勝負,那麼我們隻要贏泰國隊一個球就足夠了。但我預感卡、瑞之戰將以平局結束,這樣,我們必須要勝泰國隊兩個球甚至三個球纔行。”

“足球比賽就是這樣,”米盧說,“如果你犯了不該犯的錯誤,你隻能付出一定的代價,並且需要花費更大的努力去彌補。”顯然,他還在對昨天對瑞典隊的“先勝後平”耿耿於懷。

不過,老米還是盡量往開了想。他說:“還好,昨天泰國隊進了卡塔爾一個球,不然,如果卡塔爾3︰0取勝的話,我們的處境將會更加艱難。”

晚飯前,中國隊又召集全體隊員開比賽總結會。老米用了差不多20分鐘給隊員分析目前本隊的積分形勢。

在分析泰國隊的時候,老米要求隊員在進攻中多打邊路,爭取形成底線傳中的機會;在防守中要求隊員注意協防保護,彼此之間保持緊密的連接,同時,針對泰國隊的定位球戰術,也在搭人牆等具體環節上做了相應的布置。

全隊集體喫晚飯的時候,老米走到隊醫面前故意大聲詢問道:“怎麼樣?小伙子們都還‘活’著嗎?”惹得隊員哭笑不得。

在電梯間裡正好遇到卡塔爾主教練哈吉,我問他“明天對瑞典隊的比賽結果會如何?”

哈吉先是一臉嚴肅地說:“我們淨勝球少於瑞典隊,所以,我們必須爭取勝利。”隨後,他又面帶微笑道:“如果我們戰勝了瑞典隊,不也幫了中國隊一把嗎?(指中國隊隻要1球小勝泰國隊便可進入決賽)”

我笑了笑,說了聲“Thankyou”。

其實,卡塔爾不論贏或者輸,隻要不踢平,都等於在“幫”中國隊。也許,首場比賽卡塔爾占盡優勢的情況下沒能戰勝中國隊,讓哈吉心有不甘吧。他肯定想著要在決賽中與中國隊相遇,戰勝中國隊。

中國隊的隊員們此時此刻又在想什麼呢?

無論如何,明天中泰之戰對中國隊來說都將是一場嚴峻的考驗。躺在床上,我滿腦子裡全是想像的畫面––想像著假若明天中國隊如願戰勝泰國隊打進決賽之後,老米和隊員們喜悅異常;想像著假若明天比賽之後無緣決賽,老米和隊員們的黯然神傷

2月14日 星期三 曼谷:多雲如願以償

今天是情人節,首先祝天下有情人終生相守。當然,對於此時此刻在曼谷的所有中國隊成員和采訪的中國記者而言,這個“情人節”都是一個“沒有情人的情人節”。

在“情人節”的凌晨兩點,我通過酒店房間的電視收看了一場歐洲冠軍杯的現場直播––皇家馬德裡隊對拉齊奧隊。那是一場驚心動魄又精彩紛呈的比賽,讓我如醉如痴,激動不己!

自從去年歐洲杯結束之後,我一直沒能再找到的那種近乎痴狂的感覺終於伴著費戈、卡洛斯、克雷斯波、內斯塔這些球星的絕妙演出找到了。

坦白地講,在這樣的世界級球隊踢出的世界級水平的足球面前,我終於體會到了作為一名中國足球記者抑或一名中國球迷的些許的“自悲感”。這種“自悲感”的油然而生大概就好比一名馬爾代夫乒乓球愛好者目睹我國乒乓健兒在世界大賽中奪冠問鼎如探囊取物般易如反掌時是同一種情形。

我真不知道,中國球隊在什麼時候可以踢出皇馬、拉齊奧那樣的足球來。單從這一點來說,我認為中國足球真的隻能處於一種“遊戲”階段。

一覺醒來,我被迫回到了現實。現實是中國隊必須要在今晚對泰國隊的比賽中取勝,而且是勝出一兩個球還不足以確保自己實現挺進“泰王杯”決賽的目標。

午飯之前,中國隊召開了賽前準備會。關於進攻,老米重點強調了兩點––一是抓住定位球機會;二是多打邊路,下底傳中。兩種進攻方式的本質其實隻是一個,那就是在身材矮小的泰國隊面前,充分發揮中國隊人高馬大的優勢。

的確,對平均身高也就1.70米左右的泰國球員而言,中國隊大多數隊員都如同是剛剛從美國NBA賽場上走下來似的。

老米深知不斷地破門得分是中泰之戰中國隊的關鍵。為了增強隊員們攻破對手球門的信心,在下午從酒店前往球場之前,他又把自己精心準備的一件“禮物”送給了隊員––去年上海四國賽中國隊3︰1勝泰國隊比賽的進球集錦。

於是,國腳們帶著“我們一定能夠一次又一次把球打入泰國隊球門”的意念開赴了前線。

中國隊人馬抵達球場的時候,之前進行的卡塔爾隊對瑞典隊的比賽剛好進入中場休息。隊員們都先把目光投向了電子計分牌,上面“0︰0”的比分顯示對中國隊來說是一個不好不壞的消息。

米盧走上了記者看臺,在我身邊的空座上坐下。卡、瑞兩隊下半場的比賽又開始了,他先是大致核對了一下雙方場上的隊員,然後轉頭問我:“上半場的情況怎麼樣?”

我按照自己的紀錄,把上半場雙方射門、任意球、角球次數,以及控球時間的比例,可能破門得分的場面一一向他做了如實的通報。

隨著卡、瑞兩隊激烈的拼爭,老米的注意力全部集中起來。偶爾,嘴裡還念念有辭:“17號(瑞典隊)還不賴,卡塔爾隊換上了一名中場球員 ”

相比於上半場,兩支球隊都顯示出了更強烈一些的進攻欲望,尤其卡塔爾隊,將5-3-2陣型變為了3-5-2,但你來我往直到下半場進行到35分鐘,0︰0的僵局還未打破。

“也許您猜對了”,我小聲說,“看來真的會是平局了。”昨天,米盧曾對我預測說,卡、瑞之戰將以平局結束。

“No”,老米突然說道,“現在是進球的最佳時間。”話音未落,瑞典隊獲得了一次左前場任意球的機會。“看看,這個球很危險。”老米緊張起來。

我不得不對老米的預見力感到喫驚––瑞典隊任意球開入卡塔爾禁區,一片混戰中,球擊中了卡塔爾隊球門橫梁,險些破網!

隨後,卡塔爾以牙還牙,一次快速反擊形成單刀赴會之勢,隻是前鋒的臨門一腳技術欠佳,否則,比分將會改寫。

直到比賽進入傷停補時,0︰0的結果已成定局,老米似乎纔想起他還要馬上指揮中國隊打一場很重要的比賽。他把我的紀錄本和筆“搶”了過去,在上面一陣寫寫畫畫,然後,便走下看臺,走向他的球隊

我的采訪本上是老米像小學生做算術題一樣寫下的兩組數字––中國隊和卡塔爾隊的進失球數字,最後是“2︰0”的字樣。那代表著中國隊需要以2︰0取勝泰國隊纔能如願打進決賽。

其實,這一道“算術題”老米不知算了多少遍了!

也許是對泰國隊前兩場兩戰皆敗的戰績失去了信心,等中國隊對泰國隊的比賽鳴笛開戰,放眼望去,體育場內稀稀落落也就坐了不到兩千人,其中還有不少當地的華人為中國隊搖旗吶喊。

泰國隊在開場前5分鐘內,司職後腰的5號接連兩次在禁區外遠射,雖威脅不大,但氣勢不凡,顯示出泰國隊要與中國隊對抗到底的決心。不過,中國隊畢竟實力高出一籌,10分鐘之後,便幾乎完全占據了場上的主動。

被米盧寄予重望的張玉寧果然沒有讓老米失望,15分鐘時,他門前搶點,連頂帶踢將隊長李明從右邊路下底傳中的球攻入泰國隊球門!如此之早的進球讓看臺上的我們稍稍松了口氣。

進球之後,中國隊的進攻變得更加銳利。在宿茂臻錯過了一次近距離頭球破網的絕好機會之後,22分鐘時,張玉寧再一次將邵佳一開出的角球用他的頭“送”進了對方的網窩。2︰0!中國隊的一隻腳已經邁進了決賽的門檻!

當上半場30分鐘,宿茂臻不甘落後地也用頭球射入自己在本屆泰王杯賽上的第二粒進球,並且使中國隊以領先3球的優勢結束了上半場比賽之後,泰國隊似乎已經不堪一擊了。幾乎所有的人都堅定地認為,中國隊肯定“沒問題”了。

然而,中國隊的“問題”從下半場一開始便暴露出來了,在泰國隊兇猛的反擊之下,中國隊後防線多次失誤,中前場的進攻也失去組織。不過,15分鐘的時候,張玉寧又一次破門得分,將中國隊的領先優勢擴大到4︰0!米盧興奮地起身走到場邊,衝場上的張玉寧豎起了大拇指!印像當中,這是他執教中國隊一年以來,第一次用這種方式“表揚”場上隊員的表現。

也許是4球領先的局面讓中國隊的隊員徹底地放松了下來,也讓泰國隊隊員徹底地甩掉了包袱––在此後30分鐘時間裡,泰國隊反而成為了場上的主角,將中國隊死死地壓在半場之內。當27分鐘泰國隊利用遠射扳回一球之後,士氣更加高昂,單從場面上看,好像4︰1領先的不是中國隊而是泰國隊似的。

中國隊的球門給人的感覺是隨時都有可能再被對手攻破,場邊替補席上的米盧,一臉緊張神情,大聲向隊員喊著話。

場邊第四裁判好像也想助泰國隊一臂之力––他在下半場比賽踢了足足有48分鐘時間之後,纔慢吞吞地舉起補時3分鐘的牌子,惹得老米又是一陣不滿地大喊大叫。

空場前1分鐘,中國隊方如夢初醒。李鐵利用反擊機會,將張玉寧從右邊路的傳中球倒地鏟入對方球門。中國隊終於以5︰1的勝利如願以償地進入了決賽。

不想不知道,一想嚇一跳––自從去年10月26日亞洲杯半決賽2︰3負於日本隊之後,直到今天,中國隊纔又一次嘗到了贏球的滋味。前後竟時隔了110天!

米盧又一次“活靈活現”了。在新聞發布會上,他以勝利者的的姿態大度地安慰著泰國隊英籍主帥懷特。他說:“我祝願泰國隊能在世界杯外圍賽中打出好成績。我希望中國隊和泰國隊都能出現在2002年世界杯的賽場上 ”

在中國隊乘大轎車返回酒店的半路上,老米獨自下車而去,他的身影迅速溶進了曼谷五光十色的夜幕之中。

今天是情人節,也許比賽的勝利是米盧收到的一份最好的“情人節禮物”。

2月16日 星期五 曼谷:晴苦練點球

昨天中國隊放假,我也給自己放了假。采訪日記因此中斷一天。我覺得生活中有時需要一種短暫的“空白”––就像你每天都喫飯但偶爾有一天一頓飯也不想喫一樣。有人說:饑餓是最好的調味品。

昨天下午,大多數國腳都三三倆倆地前往市中心的商場購物。據說曼谷的許多世界名牌服裝服飾都比國內便宜,大概國腳們都沒少“收獲”。

米盧叫上宋黎輝結伴去參觀泰國國王的皇宮。我覺得在潛意識裡,米盧一直仍想著成為統率千軍萬馬的“國王”––借用一句名言:不想當“國王”的教練不是好教練吧(玩笑)。

今天上午,中國隊前往訓練場進行決賽前最後一次訓練。訓練的內容似乎並沒有什麼太特別的地方,隻是在最後米盧安排了罰點球的科目。

由於決賽90分鐘戰平雙方將不進行加時賽而直接以互射點球的方式決勝,所以米盧想提早做相應的準備。不久前在伊朗“文明杯”賽上,中國隊便曾經點球負於埃及隊。在那場比賽之前,米盧並沒有讓隊員練習罰點球,我想今天中國隊也算是“喫一塹,長一智”吧。

張玉寧、李明、李鐵、邵佳一、申思等隊員射出的點球幾乎彈無虛發,而宋黎輝、吳承瑛則屢射不中,急得老米挨個“手把手”地把自己踢球時罰點球的心得體會向兩人傳授。結果,宋黎輝大有長進,而吳承瑛則仍是“找不著北”,連接讓門將江津把球逮個正著。

訓練結束,當隊友紛紛擠兌吳承瑛“腳法臭”“心理差”時,小吳一臉認真地反駁道:“你們知道什麼?我是故意讓江津撲住的!我在幫他建立自信心!”不過,到最後吳承瑛還是說了實話:“你們放心吧,我估計到時候老米不會讓我去罰的。”

相比於前幾天,隊裡的氣氛活躍了不少,能夠打進決賽,多少可以向國人有個交待了。當然,隊伍中也有幾位“悶悶不樂”的人––宿茂臻、祁宏都受了傷,還不知道明天能不能上場;申思首戰埃及之後便被老米打入了“冷宮”,還有徐陽、徐雲龍,至今還沒有機會亮相 總之,好像每一個人群中,不可能每個人都在同一時間成為同樣的“快樂的人”。

瑞典隊的備戰也在緊鑼密鼓地進行著。在采訪隊中多朝元老,曾經代表瑞典隊參加過世界杯的15號米爾德時,這位看上去比他們的主教練還“老”的球星說:“我們當然會重視中國隊,但我們的實力將確保奪取冠軍!”

我問瑞典隊主教練拉德貝裡如何看待明天與中國隊的決賽。拉德貝裡說:“我們會取勝的。”也許為了給自己留一些後路,他又馬上接了一句:“我希望。”

下午,國腳們都倒頭午睡。老米又背著攝像機和照像機絕塵而去。一打聽得知,原來昨天下午去泰王皇宮時,正趕上關門休息。老米當時便決定第二天還要來,大有“不見皇宮誓不罷休”之勢。單從這一件事說,米盧的確是一個很執著的人。

晚上6點半,米盧準時召集國腳們總結上一場對泰國隊的比賽。他為隊員們播放了比賽中中國隊進球前後的錄像,要求隊員在對瑞典隊的比賽中堅持成功的經驗––包括邊路配合,中前場積極拼搶等等。

本來會議室給中國隊的總結會隻安排了一個小時的時間,接下來該輪到瑞典隊開會。但一個小時過去了,老米講得還意猶未盡。著急的瑞典隊隊員在門口不住地打開門縫往裡邊探望,米盧絲毫沒有歉疚的表示,而是嚴肅地請門衛把門關上。

在與記者聊天時,國腳們對於明天與瑞典隊一戰分別持有兩種態度––一種認為取勝希望很大,根據是“我們的狀態越來越好”;另一種認為困難不小,根據是瑞典隊戰術簡單實用,又有身體、有力量,而且如果派上全部主力,實力肯定要比雙方首次交鋒時“強很多”。

坦白地講,我自己心裡對中國隊戰勝瑞典隊的信心並不是很足,我甚至預感中國隊場面上會踢得很難看。但願我這次的感覺是完全錯誤的。

晚飯過後,李明、宋黎輝在酒店一層的運動酒吧裡進行了一場激烈的臺球對抗賽;結果,宋黎輝以3︰1勝出。李明將自己失利的原因歸結為“他(宋黎輝)每打一杆差不多都要思考5分鐘!打亂了我的節奏”。與李明同屋的徐陽揮杆上陣,發誓要為李明報仇,結果是“舊仇未報又添新恨”––讓連戰連勝的宋黎輝樂呵呵地揚長而去了。

在哥幾個打臺球打得熱火朝天時,米盧一個人在看著酒吧電視裡的足球節目,巧得很,電視裡正在播放德甲集錦。不一會兒,法蘭克福對羅斯托克隊一戰的畫面出現了。當楊晨帶球單刀赴會時,老米一陣大喊大叫:“楊,射門!太慢啦!”其實,在來曼谷之前老米已經看過這場比賽的錄像,但再看到楊晨時,他還是表現得那麼激動,跟看現場直播似的。

快到10點了,老米起身離去,幾名隊員也回房休息了。酒吧裡隻剩下我一個人在聽著那位吉它手自彈自唱。

吉它手唱的是一首經典英文歌曲:《在此等候》。歌聲悠揚,琴聲撩人。是的,我們都在此等候––等候一份快樂的降臨

明天的這個時候,老米、隊員們能等候到一份快樂嗎?

“活著就是等待。”

又有多少快樂可以重來?

(青年體育)
    • [泰王杯]傷停補時玩的就是深度
    • [泰王杯]米盧拿泰王杯練“板凳”
    • [泰王杯]中國隊,就這樣離開曼谷
    • [泰王杯]中國隊0:3負於瑞典獲得亞軍
    • |體育新聞|[泰王杯]曼谷日記:有多少快樂可以重來(19日 10:48) |國際新聞|也門又逮捕兩名"科爾"號爆炸案嫌疑犯(19日 10:48)




      中國給三菱貼封條
      中美海底光纜受損
      美核潛艇VS日漁船
      深入揭批“法輪功”
      同濟研究生安徽遇害
      泰王杯足球賽
      數字情人節全攻略
      中東和平進程
      上海“兩會”直擊
      電影中的KISS
      歷史上的今天
      內蒙古大雪災
      春運出行小參考
      印度發生強烈地震
      神舟二號發射成功
      南昌大劫案
      薩爾瓦多大地震
      死亡日記圖片版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