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IT新聞>>正文
四通總裁出走痛述集團三大失誤

■“1997年、1998年四通受東南亞劣質文化積習的影響,東南亞土財主共同特點是掙點錢忘乎所以,以為自己干什麼都能掙錢。”

■“韓國經濟學家本身就沒有做過什麼生意,他們懂什麼搞企業,隻會瞎說,他們的理論你別當真。”

■“如果四通真的按照公眾的希望把計算機企業做好,不一定差,即使說不如聯想,也不致於完全沒有吧。”–––楊宏儒

東方網2月27日消息:最近幾日,北京四通集團總部突然傳出一則非正式公布的消息,含兩個說法,一是總裁楊宏儒出走,四通大亂;二是四通大亂,楊宏儒出走。

記者打電話到四通集團,說找楊宏儒總裁,總機小姐稱:“楊總已不在這兒辦公。”“去了哪裡?”“這 我們就不清楚了。給你轉接總裁辦公室問問吧。”

於是,記者又和總裁辦的周小姐通了電話,周小姐也稱:“楊總裁已不在四通辦公了。”“我有事找他,怎麼纔能和他聯繫上呢?”“對不起,我們也不太清楚。”“那我直接找其他副總可以麼?”“對不起,請先傳一份書面材料來。”

據和楊宏儒關繫很近的知情人士講,楊去了中關村科技發展(控股)股份有限公司(0931),並且負責其中一個子公司運作,但具體職務還不太清楚。記者打電話給“中關村”董秘郭虎亮詢問,郭稱未聽說此事:“如果是董事會正式任命的干部,我肯定知道。公司現有的四塊業務:信息通訊、制藥、風險投資、開發建設都沒聽說有楊宏儒介入。”

在一個月前春節期間的清華大學經管學院一撥畢業生的聚會上,有耳聞此“動蕩消息”的同學關心問起到會的楊宏儒,楊隻稱“一切都未最終確定。”

四通集團、“中關村科技發展(控股)”面對記者防範嚴密,終不得采訪。

采訪楊宏儒,記者們一般不會考慮,因為都知道,歷經努力可能會邀到四通董事長段永基,但不可能是楊宏儒。楊從不見記者。

但在去年初鼕,楊宏儒見了一位唯一一個采訪時間超過1個小時的記者,並且真誠地傾訴了許多––本報在此首次批露:

“1992年我到四通賣電阻當店員的時候,四通正如日中天,到後來就有很多感性的東西夾雜在企業中。實際到了1997年1998年以後,整個四通的狀態不是很理想,外界的評價實際上是內部實際的一種反映,並不是別人想怎麼說就怎麼說,我覺得它實際上犯了一些大的決策上的錯誤,譬如說,有一段時間亂投資,這個亂投資我覺得一方面是受錯誤理論指導,另一方面是受東南亞劣質文化的積習影響。那段時間中國理論界講學南韓,搞多樣化的企業集團,四通深受這個理論的影響,老覺得不一定非得在電子行業裡面,哪個利潤好就做哪個,你看人家南韓不就挺好,日本也挺好,實際上這些經濟學家本身就沒有做過什麼生意,他們懂什麼搞企業,隻會瞎說,他們的理論你別當真,當時沒有這個認識水平,領導層又願意看些理論,中國多數經濟學家水平不高,這個能理解,大家都沒交學費,怎麼能認識到正確的真理呢?!”

“另一方面是受東南亞劣質文化積習的影響,東南亞土財主的共同特點是掙點錢忘乎所以,以為自己干什麼都能掙錢。當時四通也是這樣,是一種自以為是的做法,實際上現代企業完全不是這種做法,現代企業很講內在的競爭能力在什麼地方,你是干什麼的你就干什麼,如果要干其他的事情,就要有其他的人力資源和其他的積累,沒有其他的積累你就什麼也干不成。在這方面,四通當時有明顯的錯誤。這些導致了亂投資,最多的時候,大概對外投資超過100家,而且分散在不同的行業裡面,食品的、建材的、半導體,所以秋後清點的時候,多數投資是失誤的,導致整個集團運轉體制上受很大影響。”

“另外一個錯誤在整個電子業內的產品定位,因為四通一開始是做打字機,做得很成功,打字機從繫統設計,軟硬件全是自己開發的,所以當時利潤很好,增值很高。在此之後四通堅持要做專用繫統,專用繫統可控性強,有技術含量,做起來是自己的東西,那麼在通用繫統上簡單說就是在PC問題上就一再猶豫。好多年四通給社會的印像是個實力相當強的計算機企業,如果真的按照公眾的希望把計算機企業做好,不一定差,即使說不如聯想,也不致於完全沒有吧。四通始終對通用產品三心二意,沒有下定決心要把這個東西做好;聯想做PC 忍受了兩年虧損,當時受到很大的壓力,堅持過來了。通用PC 確實有這個問題,增值不高,賣一臺掙五十元錢,弄不好還會有積壓,市場組織很復雜,但是畢竟它是個開放環境,是整個中國電子行業需要的一個東西,所以在這點上,聯想的看法不由讓人不佩服,所以在這點上我很佩服老柳,他在這件事上虧了兩年啊,有一年虧了一個多億,在這種情況下,能夠堅持下來,最終把它做成今天的輝煌規模,細想就是這關鍵的一步把所有事情都帶起來了,隻要有通用PC的銷售,聯想所有的網絡產品都會跟著PC走,繫統集成、軟件、整個IT戰線全都帶起來了。”

“四通沒有一個產品主線,你做什麼都很難受,因為在計算機相關領域裡,PC是核心啊,聯想PC做好了以後,打印機也好了。”

“所有四通的決策失誤導致它在90年代末期,在整個市場地位等方方面面不是很有利,我們認識到公司不是那麼輝煌的時候,情感表現很復雜,因為很多部下都是我招來,我給他們講話的時候,一定要給大家很多的憧憬,這時候你拍拍屁股走人總是有點問題,放不下,8年多了,真的夠漫長了。”

另外,外界猜測的楊宏儒出走至“中關村科技發展(控股)”和段永基的“中國倪式權力反彈”有關,純屬杜撰,因為現任四通集團董事長的段永基,更是中關村科技發展(控股)股份有限公司(0931)的CEO。

(中國經營報 黃霽)
      |今日眉批|[原創]謀生的艱難(27日 12:56) |國際新聞|前雇員血洗診所 關島發生槍擊事件(27日 12:54)




      網姐評選有貓膩?
      《臺灣論》軍國叫魂
      廈門遠華走私案
      “蜘蛛人”私攀金茂
      深入揭批“法輪功”
      北京申奧再度出擊
      中國給三菱貼封條
      北京師生在美遇車禍
      B股市場風雲乍起
      中美海底光纜受損
      美核潛艇VS日漁船
      上海“兩會”直擊
      國家科學技術獎
      上海九五輝煌路
      同濟研究生安徽遇害
      美國FBI間諜案
      數字情人節全攻略
      中東和平進程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