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科教衛新聞>>正文
通訊:因為“原創”纔輝煌
–––訪2000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得主吳文俊

吳文俊院士從江澤民主席手中接過國家最高科技獎的當天,便急匆匆赴德國公干去了。六天裡筆者費盡周折,但總與吳老聯繫不上。天遂人意,2月25日吳老剛下飛機回到北京的寓所,我們的電話恰巧跟進去。聽到來自黃浦江畔的鄉音,82歲高齡的吳文俊,不顧鞍馬勞頓、時差顛倒,爽快地用上海話接受了我們的采訪。

西方“公理”東方“術”

問:國際學術界推崇您的數學機械化為“吳方法”。它是根植於中國的原創。您是否能用最通俗的話,解釋一下這種方法是怎麼回事?

吳文俊:這個難度太大,我隻能試試看。西方數學傳統是公理化的,強調定理的推導與證明,注重歐幾裡德傳統的演繹推理、概念間的邏輯關繫。而中國古代數學則不講定理,講究“術”,按今天的話就是算法的意思。中國古代數學特別注重實際問題的解決,其精髓和特點在於構造性、計算性與機械化,與西方數學傳統的方法和途徑截然不同。現在我們進入了以計算機為代表的信息時代,要計算機代替人腦進行各種復雜工作,就是要把“算法”輸入計算機內,然後計算機就可以按照“算法”自動地展開計算,所以說,數學機械化是適合於信息時代的數學研究。我是從70年代後期轉入數學機械化這個領域,對中國古代數學進行了繫統梳理,結合幾十年來在數學道路上探索實踐,最終成型了數學機械化思想。

問:您能否形像地說明一下數學機械化研究的意義?

吳文俊:機械化,無非是刻板化和規格化。體力勞動,比如割麥、鏟草、紡紗織布等,都是在重復著同樣的動作,所以制造了機器來替代人的重復性動作,實現了體力勞動的機械化。同樣,運用數學機械化,或通過計算機實現腦力勞動的機械化,在節約了大量腦力勞動的同時,也極大地拓展了計算的能力。現在數學機械化研究纔剛剛起步,來日方長。但隻要我們願意做,肯做,一定會有達到光明彼岸的一天。

我與陳景潤的研究道路不同

問:70年代後期您轉入了數學機械化研究領域,也就在這個時候,講述數學家陳景潤生平的報告文學《哥德巴赫猜想》震動了中華大地,幾年裡數位高考狀元都進了數學繫。但到了80年代後期,“數學”在學生心目中的地位卻漸漸“衰落”了。10年之後,數學又重新升溫。對這段歷史,您如何評說?

吳文俊:我曾與陳景潤共事過好幾年。他的工作十分出色,絕對應該得到肯定。在數學研究上,我與他走的是兩條不同的道路,對此我說不出更多了。至於兩次數學熱,掀起的原因不太相同,時代變化實在太快太大了。

問:您在著作中十分推崇中國宋代科學家瀋括,這是為什麼?

吳文俊:瀋括是很了不起的,他在物理、地質、數學、天文、冶煉、醫藥等領域都有傑出貢獻。我常對別人說,瀋括了不起之處,就在於他重視實踐和科學實驗,在中國古代科學史上,他是無出其右的。如果他的實踐精神能早些為人所認識並繼承的話,中國早就成為科技大國了。

故土難忘師恩難忘

問:吳老,您出生在上海、就學在上海,闊別半個世紀,您對上海有著怎樣的印像?

吳文俊:我和太太都是上海人,我本人出生在“五四”運動的1919年,當然得風氣之先了(笑聲)。童年的家教對我影響蠻大,“賽先生”就是要科學救國嘛!父親是個潔身自好的知識分子,他在上海一家加拿大人開的醫學書店裡當翻譯、編輯。家裡藏書很多,我近水樓臺先得月,梁啟超主編的《新民叢報》我印像特別深。也許是因為我中學數學成績比較好,中學校長推薦我報考交通大學數學繫。交大武崇林教授精彩的授課和交大嚴謹純樸的學風,使我對數學的興趣發生了幾何級數的跳躍,最終把數學確立為終生職業。故土難忘,師恩難忘,交大100周年校慶、去年數學繫四○屆畢業60年同學聯誼會,我都趕來參加了。問我去沒去過浦東?我到上海就住在浦東妹妹的家裡,當然看得特別真切。90年代的上海,一年一個樣,三年大變樣,我雖是老上海,但老馬不識歸家途了。

搞研究,要人無我有

問:您鑽研的數學屬於自然科學中的基礎領域,這次攀折了國家最高科學獎,您能否談一談基礎研究的地位和重要性?

吳文俊:數學是自然科學的基礎,如果缺失了這個基礎,一切都無從談起。正因為是基礎,它無所不涉。簡單點說,數學研究的對像是數與形,大千世界,數與形無處不在,數學能應用到各個角落。比如,金融涉及到數量,就產生了金融數學;DNA涉及到形狀,也同樣需要數學。各學科都離不開數學方法的應用,都能通過數形研究推導出本學科的原理。

問:李政道說過,中國國內自然科學最有可能實現歷史性突破,在國際上獲得相當於“諾貝爾”級別大獎的是數學,您對此怎麼看?

吳文俊:很多人都這麼說過,除了李政道,還有楊振寧等。對我個人來講,自然是希望這個幸運能誕生在數學領域,但科學家講究的是實事求是,現代科技日新月異,說不定其它學科就衝了出來,一舉問鼎諾貝爾。我國現在還談不上是“世界數學大國”。客觀地說,比起過去是大有進步了,把“世界數學大國”作為一個目標是可以的,但硬要說自己是,那絕對是自欺欺人。中國的數學,歷史上創造了輝煌,占有過特殊地位,搞中國的原創,也不能妄自尊大,需要繼承,更需要學習。有一種傾向,那就是一看到人家外國在搞什麼,馬上一起跟上去搞。這樣做當然有一定的必要性,同時也是我國科技發展現狀的一種反映。但我認為振興科技,主要是在繼承、學習、借鋻的基礎上走創造性道路,人無我有了,纔名至實歸。

問:您獲得了國家首次最高科學技術大獎,對此是否感到意外?

吳文俊:是意外。你們想,科學有這麼多領域,有這麼多作出了傑出貢獻的科學家,偏偏是我得了這個大獎,當然意外。慶祝會?沒那個必要了,用不著,我也不看重這個。

問:頒獎的當天,您說500萬獎金怎樣使用還來不及考慮,現在打算好了嗎?

吳文俊:相對來說,數學研究比較“便宜”,不需要太多的儀器。但要買書、配設備、出國交流,這都是無底的啊,這筆獎金彌足珍貴!至於具體的用法,我領獎到現在還沒有半天的喘息,我要和所裡同志商量商量。

最後,我們問吳文俊院士最想對故鄉的青年學生說句什麼話。吳老沉思片刻,一口純正的鄉音從電話那頭傳過來:“創新、創新、再創新!”

(解放日報 譚新政 瀋清 2月28日)
    • 通訊:數學是他終生事業–同事眼中的吳文俊
    • 吳文俊:創新無止境
    • 2000年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獲獎者吳文俊簡介
    • 數學界的戰略科學家––記中科院院士吳文俊
    • 光明日報:吳文俊袁隆平獲殊榮受之無愧
    • 中華英纔:著名數學家吳文俊
    • 袁隆平吳文俊獲首屆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
    • |科教衛新聞|通訊:因為“原創”纔輝煌(28日 07:02) |科教衛新聞|李嵐清參觀“863”成就展 關注“人耳”鼠(28日 06:59)




      網姐評選有貓膩?
      《臺灣論》軍國叫魂
      廈門遠華走私案
      “蜘蛛人”私攀金茂
      深入揭批“法輪功”
      北京申奧再度出擊
      中國給三菱貼封條
      北京師生在美遇車禍
      B股市場風雲乍起
      中美海底光纜受損
      美核潛艇VS日漁船
      上海“兩會”直擊
      國家科學技術獎
      上海九五輝煌路
      同濟研究生安徽遇害
      美國FBI間諜案
      數字情人節全攻略
      中東和平進程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