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今日關注>>正文
李洪志實施精神控制造成1•22自焚悲劇

新世紀第一個除夕,在李洪志“放下生死”、“升天”、“圓滿”妖言蠱惑下,幾名“法輪功”痴迷者在天安門廣場制造了一起駭人聽聞的自焚事件。公安機關初步查明,這起自焚事件完全是李洪志對“法輪功”痴迷者進行蠱惑、唆使和直接精神控制的結果,是一起有組織、有預謀、有計劃、有步驟的罪惡活動。2月24日,北京市人民檢察院對這起自焚事件的直接組織者劉雲芳、薛紅軍等人依法批準逮捕,另一名直接組織者王進東正在醫院接受治療。

精神控制 誘人瘋狂

近兩三年間,在河南開封市一些“法輪功”痴迷者中,流傳著一個“大法大弟子”的離奇故事:他宣稱“開了天目”,能看到“另外空間生命和物質的存在方式”;自稱是李洪志“十大弟子”之一。

他還四處散布:1997年9月的一天子夜,他正在練功時,“師父”用立體聲將四句詩打入腦中,並讓他立即到湖邊拜謁。頓時,一股神奇的力量使他穿牆破壁,踏水而行。見到“師父”後,連磕3個響頭,“師父”摸著他的頭說:“緣份 ”

這個荒誕故事的主角,就是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的直接組織者、“法輪功”頑固分子劉雲芳。

今年57歲的劉雲芳,原是開封市一家工廠的工人,近年來靠修理電器、打零工生活,1997年開始迷戀“法輪功”。他的妻子李秋麗說,“老劉平時性格內向,練習‘法輪功’後更是少言寡語,能掙的錢也不想掙了,成天家務活不干,與家人也無法溝通。”

瘋狂痴迷“法輪功”的劉雲芳,將心思全部投入對“師父”李洪志的頂禮膜拜,沉溺於其歪理邪說之中,編造了子虛烏有的痴言夢語。他經常炫耀,“‘師父’的書籍是我修煉的重要內容,幾十遍幾十遍地學,每個字都很珍貴,我做什麼事都是為‘大法’做的。”吹噓自己親受“師父”召見,悟得大法精髓,還謊稱“要想跟隨師父走,請找一個人。”實際上在暗示此人就是劉雲芳他自己。周圍的“法輪功”練習者聽得如醉如痴,不知不覺間陷入了一種病態的執著和瘋狂,以能接近劉雲芳為榮。

2000年5、6月間,已成“過街老鼠”的李洪志連續拋出多篇“經文”,煽動中毒較深的練習者“頂著壓力走出來”,充當其與政府和法律對抗的“炮灰”和犧牲品。在《走向圓滿》的“經文”中,李洪志甚至赤裸裸地叫囂,隻有“真正地將整個生命溶(融)於法中”,纔能“走向圓滿”。

李洪志的險惡用心,劉雲芳自然心領神會。同年5月,劉雲芳在自己打工的油漆店,對同在開封的“法輪功”痴迷者王進東、郝惠君、薛紅軍等人興奮地說,“我悟到‘圓滿’了。‘圓滿’就是什麼都要放棄,人‘圓滿’後能白日飛升,直奔‘天堂’。”

6月的一天,在王進東打工的聚寶齋書畫店,劉雲芳又向幾個“功友”描述了他看到的“圓滿”情景。在場的人說,“老劉大法修得好,悟到了一個更高的層次。”

在這次聚會中,劉雲芳提出把自己悟到的“圓滿”寫出來散發。王進東的女兒王娟當即整理出一篇題為《圓滿》的邪教宣傳品。在結尾,劉雲芳特意將落款寫成碩大的“大法弟子”字樣,暗示自己就是傳說中的李洪志的“大弟子”。

2000年8月以來,急於顯示能量的李洪志加緊活動,在拋出《去掉最後的執著》的“經文”後,還公開參加了在美國舊金山和北美大湖區舉辦的所謂“心得交流會”和“法會”。他宣稱“現在是最後修煉、得法的機會”,是“真正圓滿”的最後期限,煽動痴迷者在世紀之交“修成正果”。

與李洪志“升天”、“圓滿”的煽動遙相呼應,劉雲芳“悟”到的“層次”也不斷攀升。不久,劉雲芳突然神秘宣稱,“練功時進入了狀態,悟出‘元神’帶著點火工具和汽油來到北京天安門廣場自焚。著火後,我的‘佛體’就出現了,口裡噴著火,一瞬間光芒萬丈。”

劉雲芳將這段胡言亂語告訴了能說會道的“功友”薛紅軍,並叮囑說,“師父在《轉法輪》中提到,隻要心境夠了,自然就會悟到這些。”薛紅軍被“法到人間”的幻境深深吸引,馬上添油加醋地在“法輪功”練習者中傳播。

受李洪志不斷“上層次”的誘導,王進東也亦步亦趨。去年12月下旬,他公開宣稱自己“悟”到了必須以最高形式––到天安門廣場自焚,纔能“圓滿”。並明確提出,“自焚‘圓滿’的最佳時刻應選農歷除夕。”

在人類歡慶新世紀之際,李洪志卻拋出《忍無可忍》的“經文”,煽動痴迷者為“大法”而舍盡一切。這一“經文”,令劉雲芳、王進東等人更加狂熱。2001年1月10日,劉雲芳、王進東、薛紅軍、郝惠君等人再次聚集,爭相表白自己又上了一個“層次”。他們共同表示,1月23日農歷除夕這天,到北京天安門廣場自焚“圓滿”。

薛紅軍還提出,“要多組織一些人去天安門廣場自焚,人越多‘法輪功’‘氣場’就越強。”這個建議當即得到了這些痴迷者的贊同。

按照分工,劉雲芳、王進東分頭通知了“法輪功”痴迷者劉葆榮和劉春玲母女;郝惠君打電話給正在北京上學、同樣痴迷“法輪功”的女兒陳果,動員她一起“圓滿”。

密謀籌劃 命喪“天國”

按照李洪志“經文”的暗示,在確定了“圓滿”的方式和日期後,劉雲芳、王進東等人緊鑼密鼓地開始了準備。王進東主張“自焚最好用汽油”,在字畫店打工的他還又獻上一計,“用裝畫軸的長塑料袋裝汽油,綁在身上不容易被發現。用刀片一劃,就能灑遍全身。”眾人商定,為了有充足的準備時間,提前一周進京。2001年1月14日,郝惠君交給王進東1000元錢,讓他購買去北京的火車票。王進東拿出其中的800元找到劉春玲,稱自己行動不方便,讓她去辦。劉春玲隨即購買了6張16日19時從鄭州開往北京的1488次火車票。拿到車票後,郝惠君又與陳果聯繫,約定1月17日8時在中央音樂學院附近的公共汽車站會合。

1月16日,劉雲芳、王進東、郝惠君、劉葆榮,以及12歲的劉思影和她的母親劉春玲等6人登上了1488次列車。火車啟動時,前來送行的薛紅軍與他們相約:“天堂見。”

次日凌晨5時許,劉雲芳一伙到達北京西站,徑直與陳果會合。隨後他們來到石景山區古城路56號樓一名北京“法輪功”痴迷者的住處。當天,在“法輪功”人員的安排下,他們分3批轉移到京郊門頭溝區城子西街18樓一套單元房內。在這裡,劉雲芳、王進東等人為實施除夕的瘋狂行動作最後的準備。

18日上午10時,王進東和劉雲芳乘坐出租車,到宣武區新華街“天暢軒”工藝美術商店,購買了40米包裝畫軸用的長塑料袋。而後,兩人來到天安門廣場,觀察情況。早在去年11月10日,他倆就曾專程從開封到這裡“踩點”,當時還攜帶了自制的一幅8米長、綴有黃綢花邊的巨型橫幅,準備“如果有機會,就到廣場上亮亮相”。

19日,王進東、劉雲芳等7人在藏匿的住處,將長塑料袋剪成一米多長的小段,扎住口後注水做試驗。第二天上午,王進東與劉雲芳又到“天暢軒”買了40米塑料袋。期間,他們還發給每人兩個用來割塑料袋的刀片和打火機。

為了不暴露自己的行跡,他們深居簡出,喫的大都是從開封帶來的方便面、餅、咸菜,偶爾到附近超市買一些方便食品。即便是開封的“功友”打來電話,郝惠君也嚴厲斥責:“以後別往這打電話了,如果被發現我們就不能成功了。”

即使是在手忙腳亂的準備期間,這伙痴迷者仍念念不忘醉心交流進“天堂”後的“美好滋味”。劉雲芳對劉思影說,“天堂裡全是金子”;“‘天國世界’可好啦,你這麼執著,修煉好了到‘天國世界’肯定能當‘法王’”。並勸她說,“你現在的媽不是你的親媽,你的親媽在天上。”

劉雲芳、王進東還把這次來京自焚“圓滿”的想法告訴了同樣痴迷“法輪功”的首鋼職工劉秀芹。劉秀芹聽後很激動,連聲說,“你們已經到了很高的層次。”並欣然應允,為他們提供了分灌汽油的房間。

22日上午8時許,劉雲芳、王進東買了滿滿40升汽油,並在劉秀芹提供的房間內,將汽油分裝在每個長1米左右的10多個塑料袋中,並約定“23日一早取汽油袋,上午10時30分準時到天安門廣場自焚。”

望著散發著刺鼻汽油味的一個個塑料袋,劉秀芹心有餘悸。當晚,她又將汽油重新倒入桶中。23日上午8時許,當劉雲芳、王進東等7人來取汽油袋時,劉秀芹謊稱“裝汽油的塑料袋滲漏”。這時,劉葆榮提議:“干脆用雪碧瓶裝算了,絕對不會漏。而且雪碧與汽油顏色差不多,不容易引起懷疑。”眾人連聲稱好。

劉秀芹當即到超市買了一箱雪碧,又找來兩個空雪碧瓶,用一把破水壺,將汽油分灌進14個雪碧瓶中。為了不引起注意,劉秀芹給每人身上噴灑了 水。他們最後確定,下午2時30分準時在天安門廣場自焚。

即將“升天”、“圓滿”的興奮衝昏了7名痴迷者的頭腦,他們異常亢奮,相互握手,共祝“天上見!”並將隨身攜帶的5000多元錢,以及身份證、衣物等全部留給了劉秀芹。“升天”心切的郝惠君、陳果母女和劉春玲母女剛一出門,就匆匆打了一輛出租車直奔天安門廣場,等劉雲芳、王進東、劉葆榮3人下樓時,她們早已不見蹤影。

郝惠君、劉春玲母女4人來到天安門廣場後,先在歷史博物館附近的一處廁所裡,將攜帶的汽油全部澆灑在身上,而後來到人民英雄紀念碑北面。10多分鐘後,劉雲芳、王進東等人乘坐的出租車也來到天安門廣場西側。不久,烈焰騰升,黑煙翻滾,一起愚昧、瘋狂的慘劇發生了

慘痛結局 罪孽深重

一直以“法輪大法大弟子”自居、直接組織了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的劉雲芳,在除夕的天安門廣場上卻沒能像郝惠君、陳果等“法輪功”痴迷者那樣“執著”,按事先約定自焚“圓滿”,甚至連一滴汽油也沒有灑在身上。

在北京市公安局看守所,當記者提出這個問題時,劉雲芳訕笑著為自己的言行不一做著辯解。

“我不自焚,那是因為‘師父’想要留下我,留下我這張嘴來說話。”

“你為什麼不事先告訴郝惠君他們?”

“他們都比我的‘心性’高,他們自焚是真正‘圓滿’了。我的層次還不夠,所以打消了自焚的念頭。”

就是這個為邪教“法輪功”忙前跑後、對李洪志奉若神明的劉雲芳,一再鼓動別的痴迷者為“求圓滿”、“上層次”鋌而走險,到頭來,自己卻以“‘師父’有話”、“自己層次不夠”為借口,輕飄飄地一推了之。劉雲芳的所作作為,再一次暴露了李洪志一伙為達到不可告人的目的,不惜以“法輪功”練習者的生命作籌碼,煽動、蠱惑他們“放下生死”、鋌而走險的丑惡嘴臉。

同樣是自焚事件直接組織者,又同樣口是心非、將別人推向深淵的薛紅軍,面對著看守所的高牆,終於發出了內心的表白。

“‘圓滿’是一個肥皂泡,對沒明白的人來說,是一場美夢;對明白的人來說,是一場噩夢。”

在談到自己在自焚事件中扮演的不光彩角色時,薛紅軍始終避重就輕,但在記者的追問下,他還是長嘆了一聲,“我是一個罪人!”得知李洪志一伙不承認自焚者是“法輪功”練習者時,薛紅軍激動得雙手顫抖,“他們是睜眼說瞎話,李洪志想推脫責任天理難容啊!”

悲慘的事件雖已過去30多天,但當記者與劉思影談起在自焚前澆灑汽油的情景時,渾身纏滿紗布的劉思影仍條件反射般地干嘔起來。

“好幾瓶汽油呀,他們每個人都把汽油澆在自己身上了。當時感覺氣味特別難聞,好像昏了過去。陳果姐姐見我這樣,隻能攙著我走路。”痛苦的回憶像一把鋒利的刀子剜著劉思影的心。

“1月15日那天,媽媽說,她腦子裡突然有了自焚‘圓滿’的念頭。媽媽還問我敢不敢。我對媽媽說,你要是走了,我跟誰過呀。我隻有跟著你,我是你的一個小尾巴。”

此時,劉思影的聲音哽咽了。

“傷愈後,你最大的心願是什麼?”劉思影回答說:“我想回家,我要找媽媽!我還想老師、同學,我要上學。我得趕緊補課,不然,同學們都上六年級了,我就落下來了。”

“我真後悔!”病床上的陳果一提到“法輪功”就傷心地抽泣起來,“我想家裡的親人,盼著病能趕快好。”

“當時覺得自焚並不可怕。因為這樣就能‘圓滿’了,就能去天國世界了。《轉法輪》上說的,天國世界特美好。”陳果慢慢回想著那痛苦的一幕。

“今後你還練‘法輪功’嗎?”記者問。

“不練了。我後悔了,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後果。”

“病好了以後,你最想干什麼?”

“繼續上學。畢業後回河南老家,像媽媽那樣當一名音樂老師。”

重度燒傷的陳果、天真無邪的劉思影也許沒有意識到,他們親手點燃的邪火摧殘了原本花一樣的人生。積水潭醫院燒傷科副主任李遲介紹說,自焚事件中的4名燒傷人員,由於燒傷情況十分嚴重,現在還沒有完全脫離危險,醫院正在對他們進行搶救治療,加緊創面處理和營養支持,以防止各種並發癥的發生。

李遲說,目前,醫院已先後給這4名傷者做了植皮手術,其中,燒傷最重的陳果、郝惠君還接受了雙下肢大面積削痂、微粒皮移植手術。雖然這些傷者大部分燒傷創面都已得到修復,但因為燒傷創面很大,日後還可能造成全身性感染,所以他們目前仍然沒有完全脫離生命危險。即使能保住生命,他們面部毀容也很嚴重,雙手基本毀損,今後生活不能自理,生活質量會很差。

法網恢恢,邪教“法輪功”及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的直接組織者泯滅人性、殘害生命,必將受到法律的嚴懲。血的事實也給那些至今仍痴迷“法輪功”的人員敲響了警鐘:為了自己的寶貴生命,為了親人的幸福,不要再充當李洪志及其邪教“法輪功”的殉葬品了。執迷不悟、追隨邪教,到頭來隻能是禍國殃民毀自己。

新華網
    • 清華大學學生網站推出反“法輪功”專欄
    • 天安門廣場自焚者確是“法輪功”痴迷者
    • 被“法輪功”奪去生命者已達1660人
    • “法輪功”練習者在中國隻有二百萬左右
    • 中國對“法輪功”練習者進行勞教有法可依
    • 港36個文化團體譴責“法輪功”邪教
    • 劉京介紹我國處理“法輪功”問題的政策
    • 發揮思想政治工作優勢 教育挽救法輪功痴迷者
    • 上海財大學生演話劇揭批“法輪功”
    • 天津人體科學展揭批“法輪功”受歡迎
    • 一位“法輪功”痴迷者悔悟的心聲
    • 曼谷爆發反法輪功大遊行
    • |今日關注|李洪志實施精神控制造成1•22自焚悲劇 (28日 20:54) |體育新聞|[甲B]武漢紅金龍隊衝A陣容基本確立(28日 20:53)




      網姐評選有貓膩?
      《臺灣論》軍國叫魂
      廈門遠華走私案
      深入揭批“法輪功”
      北京申奧再度出擊
      中國給三菱貼封條
      “蜘蛛人”私攀金茂
      北京師生在美遇車禍
      B股市場風雲乍起
      中美海底光纜受損
      美核潛艇VS日漁船
      上海“兩會”直擊
      國家科學技術獎
      上海九五輝煌路
      同濟研究生安徽遇害
      美國FBI間諜案
      數字情人節全攻略
      中東和平進程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