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社會新聞>>正文
惡夫施暴虐死妻子 竟然聲稱問心無愧

廣東省高州市分界鎮儲良村,是著名的“儲良龍眼”的家鄉。2000年“三八”婦女節過後的第一天––––3月9日,這個村一位叫黃世權的婦女因農藥中毒被送進醫院。這已經是她第5次農藥中毒,但這次她沒能像前幾次一樣醒來,而是在昏迷了3個多月後,永遠地離開了這個生不如死的現世。

“媽媽,我很難受,你別浪費錢醫我了,留下點錢幫我申冤。”這是女兒留下的最後一句話。從此,她的父母帶著血淚控告書走上不斷上訪的路,要令其女婿莫某受到法律的懲處。

今年1月12日,黃世權的丈夫莫某被高州市公安局以虐待致人死亡的嫌疑進行刑事拘留,目前該案仍在偵查中。2月21日,記者與省婦聯權益部律師專程來到高州市,與該市公安局和婦聯一起展開了調查。

-父母:他給阿權灌鉀銨磷

白發人送黑發人已是天下最大的不幸,更何況女兒死得這樣悲慘。這一年來,作為父母的黃惠儒和莫鳳英,幾乎將實現女兒的遺願、告倒女婿作為生活的全部內容。

老人悲憤地說,女兒的命真苦,自打她嫁過門半年後就開始受到非人的對待。女兒與女婿雖然育有一女一子,並收留一養子,但女婿的性情十分粗暴,常因一點小事就對妻子拳打腳踢。兩位老人稱,尤其是近年來莫某發財後,越來越狠地毆打女兒,因為他包了“二奶”,故欲置黃世權於死地。1989年及1999年10月間,莫某兩次抓住阿權灌食鉀銨磷。1999年11月間,兩人因家庭小事發生爭執,莫某打到妻子精神麻木後,在糞池取人屎灌入她口內,經村民責備仍不罷休,最後竟將阿權丟入糞池,令其完全失去了做人的尊嚴。

悲劇發生的那天早上,莫某從果苗場叫阿權回家煮飯,不久他聽說所雇的工人挖錯別人的果苗遂大發雷霆,說是因為她不帶工人挖果苗纔出錯,從粗言穢語到大打出手。後來阿權回房休息,莫某稱她詐死,將阿權拉起來,一手抓住她的頭發把其頭部往牆上撞,被別人勸阻後纔停手。據目擊者說,兇殘的莫某突然拿出一瓶鉀銨磷,把農藥灌進她口中,見她掙扎吐出,隨即又把農藥從其頭部淋下來。阿權於下午5時許被送往分界鎮廣南醫院搶救,暫時脫險。3月13日轉送高州市人民醫院,治療了兩個多月,但由於農藥已經滲入阿權體內,病情日趨嚴重,加上莫某有意不肯付醫療費,治療漸漸放棄,她實際上已變成植物人。

去年5月31日,阿權被醫院送回家,卻進不了家裡兩層的新樓,而躺在低矮的土磚柴房。莫某還鎖上柴房門,不許任何人去看望。阿權的父母憤而向高州市婦聯、市公安局投訴,到6月4日阿權被再次送入廣南醫院,但此時生存的希望已經遠去,阿權終於在去年的6月26日咽下最後一口氣。

-村民:他把竹棍都打斷了

以種龍眼和育儲良龍眼苗致富的儲良村,新樓林立。當我們一開口打聽這對夫妻平時相處的情況時,村民們就紛紛圍上來,七嘴八舌地訴說莫某的所作所為。

“打得好兇哪!”人們幾乎是異口同聲地說。他家的鄰居、今年83歲的莫老伯和兒子都講:“一天打到黑,一年365日都打足。去年6月,我們就看著快死的阿權在那間柴房關了3天。”

14歲的阿娟小妹妹插話:“我也見過他打老婆。去年剛開學不久,他從家裡打到大隊,她(黃世權)還給裝在麻包袋裡被打,竹棍都打斷了。”

“豈止毆打,還有更惡劣的哩。”剛趁墟回來的婦女阿鳳還告訴我們:“有一個中午,我正在供銷社門口喫飯,看到他兩公婆打鬧。女的開頭還罵,男的就說:‘你口惡,我灌你喫屎。’一邊真地去勺屎灌入老婆嘴,一直從中午搞到下午,女的根本動不了。”

村支書莫森說衛生站醫生阿秋最了解情況,因為原先衛生站就在莫家對面,而且阿權每回出事都是先到阿秋那裡處理的。

據阿秋講,出事的那天阿權在一大早就已經挨打。到中午,她神情恍惚地來到衛生站,說頭被打得很痛,於是醫生開了一針。這時,她丈夫衝進來又要打,人們把他勸住了。阿權臨離開衛生站時,說了一句:“我準備被他打死,或是自己死。”下午,阿權在家大叫“救命!”,幾分鐘後男的揪著老婆的頭發拖出了家20米。衰弱的她躺在地上,求人們送其上醫院,而她丈夫說:“我在這裡,看誰敢理你?”

-莫某:我自認為是好男人

在高州市拘留所,我們見到了這位莫某。

我們問:你們夫妻感情如何?

他回答:在她16歲那年,我們在電影院第一次見面,自由戀愛到第二年結婚,在這次出事前感情都非常好。我老婆那人就是嘴多,經常蠻不講理,整天罵人,一天24小時地罵。尤其聽到找我的電話是女人聲她就吵:“什麼雞婆,勾我老公。”我們經常因此小爭小吵。

問:你有無虐待過你妻子?

答:爭吵中肯定有衝突,我打過老婆巴掌,不知這樣算不算虐待。

問:你妻子為何會農藥中毒?

答:玩農藥又不是第一次。那天爭吵後是她自己衝回家用農藥淋自己,結婚後喫農藥她先後有5次之多,想嚇我。

問:如果僅僅是打過幾下巴掌,你妻子為何會采用這麼激烈的方式對待自己?

答:不知道。出事那天,她總是不做飯,我問她又不回答 後來,我想揪她頭發,還沒揪到,她自己將頭甩開時撞到牆上去了

問:那你所說的怎麼和村民所說不同,你與他們關繫好不好?

答:我是文盲,小學一年級隻讀了一個學期,12歲出來社會闖蕩,對家人都沒有親情。1993年我與人合伙承包經營儲良龍眼母樹的繁植果苗生意,每年可出10萬–15萬株果苗,長期雇用10多名工人,手機、電話、BP機都有,生活步入小康。從一個貧窮落泊的人到今時今日,我認為自己是成功人士。正是因為這樣,村裡的人眼紅,對我懷恨在心,就造遙中傷我,

問:妻子中毒後你有無見死不救?

答:她中毒後,前前後後我花了10多萬元,後期還花錢請了3個特護看護她。把她安置在柴房一來是怕子女見到這樣情形害怕,二來柴房那邊較清靜,病人可以好好休息。發生這樣的事都是爭吵引起的,我不懂什麼責任不責任,反正一不賭博,二不吸毒,三不抽煙,四不飲酒,我自認為是好男人,做丈夫問心無愧

-婦聯:應追究其法律責任

人人都說清官難斷家務案,而出人命就絕非家務事了。

當黃世權還躺臥在高州市人民醫院時,市婦聯接到她母親的投訴,說莫不肯出醫療費。婦聯十分重視,立即找莫某做思想工作,責令他要想盡一切辦法籌錢救治妻子。

市婦聯事後所調查的情況如下:因挖錯果苗的事,莫某怒打黃世權,扯其頭發把頭往牆上撞,黃世權農藥中毒後即被送往醫院搶救,而莫某竟以沒錢為由拒絕前往,後經村委會書記等人規勸責罵,過了3天纔拿錢到醫院。在高州人民醫院治療期間,莫某多次說沒錢交醫療費。去年8月27日茂名市公安局刑事技術科出示的“死亡檢驗意見”:黃世權為呼吸衰竭、昏迷造成腦損傷(植物狀態)導致多髒器功能衰竭死亡。

婦聯認為,黃世權農藥中毒與莫某的暴力有直接關繫;其中毒後,莫某沒有主動積極拿錢到醫院搶救,可以說是見死不救,因此建議追究他的法律責任。

暴力之手可以殺人於無形,除了當事者一死亡一被捕,他們的孩子也受了看不見的傷。莫家的一雙兒女形容自己“好似孤兒”。15歲的姐姐和13歲的弟弟本應在校園裡讀書,因為家庭發生的變故,姐姐先是幾個月在醫院護理媽媽,後來爸爸也出事了,姐弟倆就都沒法安坐校園。學校的老師把課本送上門,答應減免學費讓他們繼續學業,可是他倆又把課本送回給老師。

那天我們臨走,姐弟倆哭著說:“別人都有爸爸媽媽,可是我們的媽媽死了,爸爸被拘留,我們又怎麼靜得下心讀書?命怎麼這麼苦呀?!”

(中央電視臺)
      真不知道這樣的“丈夫”是否還當得起一個“人”字!
      |國內新聞|我國首次進口外國普制金幣(1日 13:45) |IT新聞|天津首屆網絡教育學生開學上課(1日 13:43)




      73屆奧斯卡金像獎
      網姐評選有貓膩?
      《臺灣論》軍國叫魂
      廈門遠華走私案
      深入揭批“法輪功”
      北京申奧再度出擊
      中國給三菱貼封條
      “蜘蛛人”私攀金茂
      北京師生在美遇車禍
      B股市場風雲乍起
      中美海底光纜受損
      美核潛艇VS日漁船
      上海“兩會”直擊
      國家科學技術獎
      上海九五輝煌路
      同濟研究生安徽遇害
      美國FBI間諜案
      數字情人節全攻略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