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社會新聞>>正文
馬路相識同居十數年 心猿意馬男友逼良為娼

今年情人節剛過不久,陳栗(化名)就面臨著被男友趕出家門的悲慘境遇。十幾年的情侶關繫,多年的同居關繫,在沒有法律保護的情況下都將毀於一旦,而男友逼她賣淫這荒謬的一幕卻日益清晰地在她腦海中出現。記者上周懷著極大的好奇來到了陳栗目前的住所–––她男友的家裡。

在廣州市解放北路一幢樓房一個陰暗潮濕的小房間裡,記者見到了滿臉黃褐斑的陳栗和她那眉頭微皺的男友江平(化名)。在江平以心情不佳為由拒絕接受采訪的情況下,始終想留在男友身邊的陳栗無可奈何地說:“他說心情不好不想說,我就不說吧。”

記者瞞著江平把陳栗約到一家麥當勞,於是,陳栗向記者講述了她的經歷。以下為記者的筆錄:

馬路相識同居悲劇從此開始

1986年的3月,30歲仍未嘗過初戀滋味的陳栗在越秀公園公共汽車站等車,一位身穿運動服的年輕男子上前與其搭訕:“小姐,能和你聊聊天,做個朋友嗎?”當時友善的陳栗毫無戒心地便和他聊起來了,並得知這個男子姓江,正在辦離婚手續。

從此,江平經常約會當時頗有女人風韻的陳栗,也經常在陳栗到化工廠上班的必經之路上等她,就這樣,年輕男子走進了陳小姐的生活。

為他兩次人流姑娘難以自撥

1987年,江平正式與其妻子離婚了,他的孩子也在離婚時判歸女方。從此,江平便堂堂正正地帶陳小姐回家了,再加上花言巧語相勸,終於在越秀公園奪去了姑娘的貞操,此後,他們在多處發生過性關繫。僅1987年上半年,陳小姐就為他做了兩次人工流產,本來身高156釐米,體重50多公斤的陳小姐一下子隻剩下40多公斤,身子極其虛弱。然而,直到此時,他們並沒有正式地談過結婚的問題。

一朝玩膩女友男友逼她賣淫

1988年的一天,陳栗和江平走過越秀公園門口一帶時看到了幾個流鶯,江平突然眼盯著陳栗說:“你這麼長時間沒工作,這樣不行呀,這樣吧,你去玩男人,和男人睡覺掙錢,10塊錢一次,錢掙回來後提成給我。”陳栗當即十分氣憤地表示反對,江平於是在眾目睽睽之下,一巴掌就向陳栗打去,陳栗憤怒地跑上一輛公共汽車,走了。陳栗當時聽到男朋友這樣說,已經預感到他有另一個女孩了,但是,由於當時做人流傷過身體,她還是希望江平能夠和自己結婚,而且江平也沒有進一步的行動,所以,這件事情過了也就過了,雙方還是繼續約會。

男友謊稱結婚女友再做人流

不知不覺,他們已經談了3年戀愛。1989年,年紀不小的陳栗再次懷上了孩子,並想把孩子生下來,可是江平不讓她生,說:“我不想要孩子,你要是把孩子打掉,我就和你結婚。”早想找個歸宿的陳栗為了能和江平結婚,就答應了。於是,江平帶著她,又到市一醫院去做了一次人流。做完手術的那個月,江平對她特別好。但是,到1989年年底,陳栗提出要結婚,江平又不肯答應。

男友金屋藏嬌二人情斷分手

春節過後,陳栗從家鄉化州回來,卻發現江平家裡住著一個女孩子,而且她見到人就躲。陳栗問了問鄰居阿婆,阿婆說,那女孩子天天都在江平家幫煮飯呢。陳栗找到江平,再次提出結婚一事,可是江平說:“你別讓那個女孩見到你,我會處理你的事情的,但要是你見到那個女孩不躲起來,我就不會再理睬你了。”

1990年5月,陳栗在江平的抽屜裡發現名為阿蓉的女孩子寫給江平的一封信,信中提到,阿蓉也為江平做過人流,江平還給了她700元人流費,讓她在他家同居過。陳栗對江平失望極了,7月中旬向江平提出分手,於是江平給了陳1.6萬元的分手費。此時陳栗已經34歲了。

男友甜言蜜語陳栗錯失婚機

1992年,陳栗在上班的路上偶遇江平,發現江平仍然十分關心她,而且那個阿蓉也已經離開他了,於是她寂寞的心又有幾分觸動。江平在此次偶遇中得知陳小姐在電子城打工,於是經常去找她。陳栗有點煩他了,1993年搬到鵝掌坦租住。可是,江平終於查到了她的地址,和她聯繫上了。於是,從1992年到1998年,兩人仍不時有所往來。

1998年2月,陳栗經朋友介紹,到多寶路醫院伺候一個老人家,老人家覺得這個姑娘不錯,於是把她介紹給他那個40多歲還未結婚的兒子劉先生。兩人談了個把月戀愛,準備結婚。於是劉先生叫陳栗回鄉下拿證明與其辦手續結婚。

沒想到陳栗回她的房東處交租金,準備回鄉下拿證明時,她房東說江先生找過她,陳栗的心又亂了。江平正式向她求婚,她不太同意。到4月份,江平再次向她求婚,說:“你流產過那麼多次,肯定生不了孩子了,我已經有一個孩子,不需要你生孩子,這不是更好嗎?以後我每個月給錢你用,養著你,對你好,隻要你多照顧我媽就可以了,我3年後和你結婚。”陳栗還是喜歡江平的,所以也就答應了他,拒絕了劉先生。

二人重回老路悲劇仍在上演

5月份,陳栗再次住進江家,卻遭到江母的反對,在江家,江母隻許她喫點青菜之類的東西,她說她時常餓得腿腳發軟,頭昏眼花,再加上以前流產造成的子宮疼痛,身心受到很大傷害。可是江母為拆散他們,還不時誣陷她偷家裡東西,江平也不時因一些小事對她拳打腳踢。陳栗現在纔後悔當初沒有跟劉先生結婚,但是現在太晚了,劉先生已經和另一個女子結婚了。

無助的陳栗1999年初發現,江平又找了一個女孩子 現在,江平要將這個已經被他折磨得又老又多病的女人趕出家門,但這個被耗盡青春,又失去生育能力的陳栗,卻拼命委曲求全,想留在江平家裡。她說,她現在被折磨成這個樣子,已經較難在外工作謀生或者找人結婚了,好歹要讓江先生娶她。

江平表示知錯願賠

2月26日,記者致電江先生,想去采訪他,遭拒絕,以下為記者和他的部分對話。

江先生:我已經知道自己錯了,在我帶陳小姐回家之後第4天就已經知錯了,那時候我想補償些錢給她,後來我也和陳小姐的妹妹以及朋友談過這個問題,都沒談成功。現在我也願意出錢讓陳小姐到外面租房子住,住10年都可以的,但陳小姐說她要的是一個丈夫,而不是錢和房子。

記者:有人說你逼陳小姐賣淫,你這是違法的,你能不能解釋一下這件事?

江先生:我不想私下談這個問題,要談我願意上法院談,該怎麼賠償就怎麼賠,該怎麼處罰就怎麼處罰,我不想多說。

記者:當時陳小姐有一次跟其他男人結婚的機會,你為什麼要阻攔她?江先生:一個巴掌拍不響,這些過去的事情我不想再提了,現在我知錯了行不行?該怎麼補償就怎麼補償,好吧?

非法同居者不少教你如何辨別已婚者據廣州市婦聯介紹,該繫統(包括市、縣、鄉鎮婦聯)2000年全年信訪中,就有1167宗是涉及非法同居、包二奶問題的,僅市婦聯該類信訪就有422宗。

非法同居不僅是違法的,會帶來許多社會問題,而且會給當事者的身心帶來無法彌補的傷害。

婦聯有關人士向記者介紹了4種查閱個人婚姻狀況的途徑:一、查戶口簿;二、到戶籍所在居委會查;三、到民政婚姻登記機關查;四、通過派出所查。所以,當姑娘們準備委身哪位男子之前,不妨先去查查別人的婚姻狀況,免得做了人家二奶還不知道。

(南方都市報)
      十數年的感情卻抵不上金錢的誘惑,痛心之餘,除了責怪男友“豬油蒙了心”以外,是否還應該從自身找找原因呢?
      |新聞精選|中國電影人挺進好萊塢(1日 13:49) |國內新聞|傅全有會見韓國陸軍參謀總長吉亨寶(1日 13:47)




      73屆奧斯卡金像獎
      網姐評選有貓膩?
      《臺灣論》軍國叫魂
      廈門遠華走私案
      深入揭批“法輪功”
      北京申奧再度出擊
      中國給三菱貼封條
      “蜘蛛人”私攀金茂
      北京師生在美遇車禍
      B股市場風雲乍起
      中美海底光纜受損
      美核潛艇VS日漁船
      上海“兩會”直擊
      國家科學技術獎
      上海九五輝煌路
      同濟研究生安徽遇害
      美國FBI間諜案
      數字情人節全攻略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