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網絡參考>>正文
"中國首富村"大邱莊商標賣天價

大洋網3月2日報道:曾經沉寂多時的大邱莊,近日再次成為媒體關注的興奮點。

據北京青年報報道,2月28日,大邱莊鎮黨委副書記李運奇、大邱莊鎮經委主任李希榮、天津金王虎食品有限公司總經理高源等一班人馬在京召開了“大邱莊”32類商標拍賣發布會暨大邱莊無形資產價值研討會。

據“大邱莊”第32類商標的所有權人–––天津金王虎食品有限公司總經理高源介紹,3月18日,第32類“大邱莊”注冊商標的專用權將在成都全國春季糖酒交易會期間,在成都市錦江飯店公開拍賣。

這一商標的核定使用商品是啤酒、礦泉水、汽水和其它各種不含酒精的飲料及供飲料用的制劑等。此次拍賣由成都國際商品拍賣中心承辦。

據北京名牌資產評估有限公司評估,此次拍的第32類“大邱莊”商標的評估值是1500萬元人民幣,拍賣起價是100萬元。

但高源表示,不管以什麼價格成交,我們都將接受市場的選擇,無論是200萬還是1500萬都一樣,一切都要交給市場去決定。

大邱莊鎮的負責人表示:通過這次競拍得到第32類“大邱莊”商標的企業,如果到大邱莊設廠,將享受大邱莊新技術工業園區的一切優惠政策,還可獲得在新技術工業園區中1000畝土地無償出讓50年的優惠待遇。

商標會不會成“傷標”

整個新聞發布會和研討會,從開始到結束不到一個小時,對記者所關心的幾個問題,有關人的回答也讓記者覺得模模糊糊。

記者:“現在,大邱莊商標除了第32類以外,其它40多類的商標所有權歸誰?”

李運奇:“我們今天拍賣的隻是第32類商標,其它類的商標由鎮經委統一管理。”

記者:“我們知道大邱莊最早是禹作敏創辦的大邱莊企業總公司,而現在大邱莊鎮政府出面要拍賣大邱莊商標,會不會帶來負面影響,好像大邱莊不行了?”

李運奇:“大邱莊商標共有41大類,涉及上萬個產品,這次拍賣隻是拿出其中一種,而且是企業行為,並非政府行為,但也反映了大邱莊人品牌意識的覺醒,通過各種資源的有效配置,包括無形資產來創造更多的價值。

“無形資產必須與有形資產相聯繫,大邱莊從1978年起步,1994年撤村設鎮,目前共有30000人,其中外地人25000人,全鎮有2家高新技術企業,365家金屬加工、紡織、化工企業,2000年銷售收入90多億元。

“在今年年初召開的全鎮第三次人代會上,通過了‘十五’發展思路:一是要把大邱莊建成全國的經濟強鎮,二是實現小城市的雛形,三是建立小康型社會。”

記者:“天津金王虎食品有限公司,是什麼性質的企業?與政府是什麼關繫?作為大邱莊第32類商標的所有人,為什麼自己不用大邱莊商標?原大邱莊企業總公司對此次拍賣持什麼態度?”

高源:“金王虎公司是一個有限公司,屬鎮政府領導,作為第32類商標的所有權人,我們考慮到大邱莊是以鋼材加工起家,與食品行業離得較遠,國內其他地方有比大邱莊更好的水質,按照資源最優化配置,能創造最大的經濟效益。”

“如果隻從感情上講,舍不得‘名花落入他人手’,不按照市場化原則有效地配置資源,是不符合市場經濟規律的,也是對‘大邱莊’商標價值的浪費。大邱莊商標歸大邱莊鎮政府,其他人不會有什麼想法。”

記者:“去年糖酒會上,就有人要1000萬拍賣大邱莊商標,後來大邱莊鎮政府向國家工商局提出質疑,今年又要搞拍賣,是不是炒作?”

高源:“去年糖酒會上的事,完全是公司個別人的個人行為,今年是征得鎮政府同意的,今天鎮政府領導出席會議就已經表明了態度。”

散會後,有記者議論:“大邱莊的礦泉水將來可能賣得火,價值肯定不止200萬或是1500萬,到那時所有權不歸大邱莊,現在的商標就將成為大邱莊的‘傷心之標’了。”

“中國首富村”商標爭奪來龍去脈

據2000年3月28日《廣州日報》載:2000年3月,從成都糖酒會上傳來消息,曾經號稱“中國首富村”的天津市靜海縣大邱莊鎮,其名稱再次被鄰鎮王虎莊的一家企業作為商標申請注冊。

有媒體報道,這家企業在成都尋找買家,要價高達1000萬元。據稱該商標於1999年10月核準在啤酒及各種飲料、食品調味品兩類注冊。

當時,大邱莊鎮政府就委托天津市商標事務所向國家工商局商標管理局對此提出異議。

這已經是大邱莊人第二次發現自己的地名被他人作為商標注冊。而看上“大邱莊”這三個字的,兩次都是靜海縣蔡公莊鎮王虎莊村某村民所辦的企業。

這家並不在大邱莊境內的企業第一次申請注冊的“大邱莊”商標是在啤酒、礦泉水方面。在成都被拍賣的“大邱莊”商標,其覆蓋範圍則是咖啡、米花糖、蜂蜜、面包、粉絲、醋、食用冰等。

大邱莊人得知消息時,該商標還在異議期限內,因此,大邱莊鎮鄉鎮企業經濟委員會負責人和天津市商標事務所的代理人抵京,向國家工商局商標管理局出示了書面異議書。

他們認為:雖然按照《商標法》的規定,縣級以上的行政區劃地名不得作為商標注冊,而縣級以下的行政地名是可以用作商標注冊的,但是大邱莊曾作為中國改革的一面旗幟,它超越了一般的縣級以下行政區劃地名的範疇。

“大邱莊”已經成為一種經濟模式,它所體現的是雄厚經濟實力和良好商業信譽,而絕非一般意義的村莊名稱。另外,申請人與大邱莊毫不相干。如果核準此商標,必然使消費者產生生產源誤認,損害消費者利益。

早在1999年6月,國家工商局商標局第26期《商標公告》中第453頁就刊登了第1324424號的大邱莊漢字商標公告,當時的申請日期為1998年6月9日,使用商品為啤酒、礦泉水、制礦泉水用配料。

此公告刊出後即被天津市商標事務所的負責人發現,並立即通知大邱莊鎮的有關部門:“你們的行政地名被他人注冊。”然而,令人費解的是,大邱莊鎮政府在對這一商標提出異議期間,卻突然撤回了異議書。

因此,國家工商局商標管理局於2000年3月6日下達的裁定通知中稱“因異議人撤銷對該商標的異議申請,故此案結案。經我局初步審定的第1324424號‘大邱莊’商標予以注冊”。

該鎮的有關負責人說,這是因為異議期間,商標申請人找到過鎮政府,而且這位申請人和鎮政府的一位領導達成一個口頭協議,允許申請人在生產上使用該商標,但不允許用作炒賣。

所以,鎮政府就撤消了異議書。戲劇化的“1000萬元”拍賣一幕,就發生在2000年3月9日,商標局裁定後的第四天。在大邱莊鎮內雖然有若干大型企業,但是並沒有在所有類別上進行防御性的商標注冊。

談到二次提交異議書,該鎮政府的一位負責人說:“對這件事我不好多加評論,但心裡面挺窩囊!”

“金娃娃”怎麼喂?無形資產怎麼撈?

如果記者的推測沒有錯的話,天津金王虎食品有限公司就是大邱莊鄰鎮–––“蔡公莊鎮王虎莊村某村民所辦的企業”,高源就是搶注“大邱莊”第32類商標的總策劃和總導演。

從法律的角度看,高源的搶注行為,無可指責,按我國的《商標法》規定,隻要不是惡意搶注,誰先注冊,誰就擁有商標所有權。高源注冊“大邱莊”商標成功,等於給大邱莊人上了一堂“商標課”:“無”中能生“有”,名字也值錢。

商戰激烈,既要瞻前又要顧後,既要保護有形資產,又要開發好無形資產。否則,就是自己栽樹,別人摘桃。但是,從道義的角度看,高源的注冊行為,就有投機的嫌疑,捫心自問:在大邱莊從默默無聞到名揚全國的過程中,你做過哪些貢獻?

如果聰明人都克隆“高源模式–––先悄悄地把有名氣的商標搶注到自己手上,然後借助媒體,大肆炒作,最後把無形資產變現,大賺一筆;即使賺不到利,起碼賺夠了名,賺足了注意力。那麼就會引發一種叫“不勞而獲”的“投機病”。但我們又不能譴責高源,誰讓大邱莊人“該出手時不出手”呢?

如果要檢討的話,隻能怪大邱莊人缺乏商標意識,眼瞅著自己養大的“金娃娃”卻被鄰鎮的聰明人高源抱走。也許,大邱莊的“金娃娃”分量太重,單憑高源一己之力,難以抱動。

所以,很快高源就與大邱莊坐在一條板凳上,高源也搖身一變成為了大邱莊人,於是,高源與大邱莊鎮經委聯手共抱“金娃娃”,再經過名牌資產評估所的“擦脂抹粉”,身價也從原來的1000萬升值為1500萬。

於是,又開始新一輪的精心策劃,在京召開新聞發布會,為拍賣會預熱升溫,為“金娃娃”找個好娘家。

大邱莊這條大船要水手更要舵手

幾年前,記者就開始關注類似的商標搶注案,從浙江人注冊魯迅先生筆下的“咸亨酒店”、“孔乙已”、“阿Q”,到武漢人注冊“漢正街”;從廣告人李廣鬥注冊“紫荊花”、方明注冊“泰坦尼克號”、“紅色戀人”到近期陝西人注冊“風翔改改”以及中文域名搶注等等,記者有一個很深的感受:商標注冊的炒作隻能紅一時,而不能紅一世,要想真正成為百年品牌,還得老老實實從產品做起,把產品做得口口相傳,人人皆碑,這纔是最好的廣告。如果不付出艱苦的努力,就想僅僅通過注冊一個有知名度的商標,就讓消費者慕名購買,這是一種不切實際的幻想,也是一種誤人不淺的“品牌幼稚病”。

如果說,產品是船,品牌是帆,市場是海;那麼,企業的經營者就是水手。在波詭雲譎的商海中,水手們應該如何去打撈無形資產?如何將歷史賦予的品牌效應延伸到經濟領域?是投機取巧,還是踏實做事?是商標為王,還是產品制勝?

這本來應是此次“大邱莊無形資產價值研討會”的重中之重,結果卻成了新聞發布會的“擺設”,壓根兒就沒有研討。這不能不讓人產生聯想:大邱莊即使銷售收入90多億,也仍然給人以沒有擺脫“小家子氣”,磨刀不誤砍柴功,為什麼不拿出時間與經濟界、新聞界的感覺研討一下“大邱莊無形資產價值”?

正像一位記者所說,“大邱莊”品牌開發成功了,其價值又何止1000萬。看來,大邱莊這條船不僅需要深諳水性的“水手”,更需要乘風破浪的“舵手”。

背景資料

大邱莊的崛起之謎

20多年來,號稱“中國第一村”、“中國首富村”的“大邱莊”一直是社會各界關注的焦點。提大邱莊,不能不提禹作敏。著名詩人郭小川曾經寫過一首詩《團泊窪的秋天》。

那時人們隻知團泊窪,不知大邱莊。1977年鼕,在選舉黨支部書記時,不能忍受貧困折磨的大邱莊農民提出:“誰能帶領大隊致富,誰當書記”,當時的黨支部書記禹作敏向社員保證,三年摘掉貧困帽子,如果實現不了,自動下臺。

據範銀懷先生撰寫的《大邱莊“莊主”禹作敏興衰謎》介紹:禹作敏的家庭在土改中被劃為中農,家人擅長做倒販牲畜生意。本人小時讀過幾年《四書》,合作化後當過多年公社、生產隊會計和生產隊長,善於理財經商,懂得國家的財政、稅收政策。

他有一句名言:“抬頭向前看,低頭向錢看,隻有向錢看,纔能向前看。”他和他的創業者,采取原始積累辦法,一方面以最低價格進原料,以最低的勞務費加工;另一方面又千方百計避稅、逃稅,從而實現了低投入高產出。

1987年大邱莊工業產值達到2億元,稅後純收入4000萬元,分別比上一年翻了一番,1988年計劃產值達到5億元,純收入達到8000萬元。

1990年,大邱莊又來了個大發展。當時,國民經濟調整,人們正在大喊“市場疲軟”之際,禹作敏得知鄧小平重申“抓住經濟建設這個中心不動搖”的信息,判斷一個新的經濟增長時期將隨整頓結束而到來。

在各地鄉鎮企業資金均告急之際,大邱莊在全公司範圍內統籌資金,投資6000萬元上了三個年產值億元的骨干廠。憑借雄厚的集體積累,和中央冶金、物資等部門搞聯營企業,向天津港保稅區、深圳特區投資搞合資企業,鋪墊走向全國、進軍國外的橋梁;大力發展標準化企業,用國家標準和國際標準改造老設備,向高技術、高質量、高效益的現代化方向發展。

鄧小平南巡講話一發表,大邱莊又出現了新的經濟騰飛。1991年工農業總產值18億元,比1978年增長1300倍,公共積累4﹒8億元。1992年,在國家統計局的統計年鋻裡,大邱莊是社會總產值、人均收入等多項經濟指標連年穩居第一位的“中國首富村”。

大邱莊一舉成為中國上百萬個自然村的“首富村”,禹作敏也成為國內外的“新聞人物”。

1993年禹作敏因犯有窩藏罪、妨礙公務罪、行賄罪、非法拘禁罪和非法管制罪被判有期徒刑20年。法院的公訴人曾指出:“在禹作敏統治下的大邱莊,可以說成了針插不入、水潑不進的獨立王國,成了無法無天的‘土圍子’。”

禹作敏的罪行有5條,究其犯罪的直接原因,用當時靜海縣委副書記、縣長、天津市委指派調查和處理禹作敏案件的工作組副組長李占發的一句話來概括:“李鳳政暴死,3億資金說不清,禹作敏急了,私設公堂。”

禹作敏也曾在法庭上解剖自己犯罪的原因:“大邱莊成了‘華夏第一村’以後,我的頭腦膨脹了,造成這場罪,有思想和歷史根源。”

禹作敏剛剛被判刑不久,靜海縣委一位負責人曾不無惋惜地對新華社、人民日報記者說:“從根子上講,禹作敏原本並不是一個壞人”,“他曾經是一個有頭腦的大邱莊致富的帶頭人。”禹作敏離任後,大邱莊的上上下下都渴望“轉軌”。

1999年10月,報界透出不足百字的一則新聞:“禹作敏死了”。據悉,禹作敏是因為心髒病突發,於10月3日凌晨1時許,在天津市天河醫院病逝的。

許多人對禹作敏的評價是,他當政的時候,大邱莊和整個中國正處在改革開放初期,那個時候,如果禹作敏沒有超前意識,大邱莊就不可能獲得飛速發展;那個時候,禹作敏如果不采取某些強迫命令的方法,大邱莊的發展或許也不會這麼快。

歷史造就了英雄禹作敏,但歷史的發展又淘汰了跟不上歷史腳步、觸犯了刑律的禹作敏。

大邱莊的改革並沒有因為禹作敏的離去而停滯,大邱莊人用實際行動證明了:禹作敏離開之後,奔馳照開。1999年,大邱莊國內生產總值為12億多元,銷售收入85億多元,人均純收入5100多元。全鎮5000多口農民都住上了樓房,人均住房面積達到40多平方米,家家都有電話、戶戶看上了有線電視,還有部分家庭擁有自己的小汽車。

禹作敏小傳

禹作敏,1929年生,天津市靜海縣人。曾任全國農民企業家聯誼會主席,中國鄉鎮企業協會理事、副會長。第七、八屆全國政協委員。1983年-1987年被授予天津市優秀黨員稱號,並榮獲“當代中國最佳農民企業家”稱號。1989年被評為全國勞動模範。

1993年4月15日,因犯有包庇、窩藏罪犯和用非法手段阻礙司法機關執行公務等犯罪行為,被天津市公安機關依法執行刑事拘留。

同年8月,天津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對禹執行有期徒刑20年,剝奪政治權利2年。

同年10月,全國政協八屆常委會三次會議決定撤銷其第八屆全國政協委員資格。

同年,農業部撤銷其“全國優秀鄉鎮企業家”稱號,並收回頒發的“全國優秀鄉鎮企業家證書”。

(作者 趙為民 選稿 王震)
    • 中央關於做好今年農業和農村工作的意見
    • 26位專家受聘為浦東描繪現代化農村
    • |網絡參考|"中國首富村"大邱莊商標賣天價(2日 10:20) |體育新聞|[田徑]中國全力出擊東亞運(2日 10:20)




      別了,和平號
      73屆奧斯卡金像獎
      網姐評選有貓膩?
      《臺灣論》軍國叫魂
      廈門遠華走私案
      深入揭批“法輪功”
      北京申奧再度出擊
      中國給三菱貼封條
      “蜘蛛人”私攀金茂
      北京師生在美遇車禍
      B股市場風雲乍起
      中美海底光纜受損
      美核潛艇VS日漁船
      上海“兩會”直擊
      國家科學技術獎
      上海九五輝煌路
      同濟研究生安徽遇害
      美國FBI間諜案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