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新聞中心>>新聞精選>>正文
理性直面克隆人

新民晚報3月3日報道:從當年克隆羊多莉的“一枝獨秀”,到近年來其它克隆動物的“群芳爭艷”,克隆技術不斷發展,“克隆”本身也已為人們普遍接受。但當如今有人公開宣布要克隆人時,有關倫理道德的爭論再次浮出水面。

克隆技術本身雖然能造福人類,但是也可能禍害無窮。既然克隆人的問題已無法回避,那麼我們所能做的便是,以嚴肅的科學態度理性直面克隆人。

克隆人,不再是幻想

意大利著名的人工生育權威塞韋裡諾•安蒂諾教授於2月5日發布了令全世界震驚的消息:他計劃在今年年底開始克隆嬰兒的工作,世界首個克隆嬰兒將於明年夏天出生。一個他不願透露名字的地中海國家已經答應為他的研究小組提供資金與場地。

安蒂諾教授稱他之所以要克隆人,是為了讓那些丈夫不育、妻子又不願接受陌生男人精子進行人工受孕的夫婦能有機會擁有“真正屬於自己的孩子”。

目前,安蒂諾教授已完成了他“偉大”計劃的第一步–––挑選克隆嬰兒的父母。他已找到願意提供卵子和體細胞的來自英國、美國、奧地利、希臘和日本的10對夫婦,考慮到手術的成功率,他還將繼續尋求願意被克隆的夫婦。

安蒂諾教授挑選想被克隆的夫婦有著異常苛刻的條件:首先他們必須有相當的知識和社會層次,以確保首個克隆嬰兒出生後有一個相對穩定的成長和受教育環境;其次要求他們必須完全接受並有勇氣頂住克隆人可能給他們造成的思想和輿論壓力,同時能幫助克隆孩子將來正確面對社會可能給他(她)帶來的精神壓力;第三是妻子的年齡必須不超過35歲;第四是丈夫必須完全喪失生育能力。

不少科研機構也紛紛宣布著手克隆人。一個名為“克隆納德”的宗教團體2月19日宣布,他們將在下個月為一名在去年死於心髒外科手術的10個月大的嬰兒進行克隆。

克隆人,看上去很美

克隆嬰兒在培育胚胎過程中就可以改善基因構成,從根本上杜絕了疾病遺傳。此外,運用克隆原理分裂胚胎干細胞,可以“生產”人體器官或組織供器官移植所需。如此美妙的前景,使得抱著種種希望的人們趨之若 。

希望之一,讓死去的孩子復活。奧爾嘉在7歲生日前一周墜樓身亡。她的父母因悲痛整整半個月無法開口說話。他們在將女兒火化前,留下了一綹頭發和3顆乳牙作為紀念。科研人員告誡奧爾嘉的父母,盡管從牙齒中提取體細胞供克隆使用在理論上是成立的,但要得回一個一模一樣的新奧爾嘉是不可能的。而奧爾嘉的父母並不在乎,他們隻想通過新奧爾嘉讓他們愛女的生命得到延續。這也就是他們雖然擁有生育能力卻不願再生育的原因。

前面提到的“克隆納德”克隆嬰兒也是應一對美國夫婦的要求,想使他們的女兒重獲新生。希望通過克隆技術讓死去的親屬復活的申請者占克隆人擁護者中的絕大多數。

希望之二,用克隆來治愈頑疾。科學家已掌握了通過克隆技術制造出胚胎干細胞並控制它分裂過程的技術,這樣就可以制造不同的細胞,代替病人已壞死的細胞,這給醫治神經繫統退化的病癥,如帕金森氏病、脊髓損傷、糖尿病等帶來新希望。

希望之三,是想讓自己“長命百歲”。可是一旦克隆技術普及到隻要有錢就可以“復制”自己,那麼地球上的人口可真要爆炸了。再往深一層想,如果有人想到要克隆一個希特勒,或者克隆一批完美戰士組成軍隊,那麼我們就真要為克隆人付出代價。

誠然,科學家認為克隆出來的人由於後天環境、教育與被克隆人的不同而會產生差異,因此上述恐懼是杞人憂天。但是如果克隆人被有計劃地、按照一定性格模型來培養,那麼人類歷史上再出現一個“戰爭狂人”也是不無可能的。

克隆人,潘多拉之盒

人們之所以對克隆人不能接受,除了自身感情上的原因之外,更多的是因為害怕克隆人對個人權利和整個人類社會產生根本性的變動。

從狹義角度看,克隆人將改變家庭成員間關繫,從而根本改變傳統的倫理道德。首先,父母將不再扮演提供精子和卵子的角色。由於克隆嬰兒隻需要有一個人的體細胞就可以制造胚胎,因此男子在繁衍後代中的傳統地位將受到嚴峻挑戰。而如果一名婦女按自己的基因克隆出嬰兒,那麼這算是她的妹妹還是女兒?

其次,夫妻關繫也可能因為克隆產生變化。如果夫婦兩人分別提供細胞和卵子制造出一個克隆兒,那麼這個和母親長得一模一樣的孩子將讓深愛妻子的丈夫如何自處?會不會因為孩子與母親的類似而引起父親的移情呢?

最後,從技術角度來說,迄今為止,克隆試驗的成功率始終很低。克隆羊多莉是277個克隆胚胎中唯一成功的一個。克隆動物夭折率高,多數天生患有疾病或者有體形過大或早衰的癥狀。

從廣義角度看,首先,唯利是圖的商人和一些庸醫的介入已使克隆的原意被改變。

更重要的是,人類自身的尊嚴和生命的意義面臨深刻危機。克隆人的出現,使得生殖行為成為赤裸裸的技術操縱,人們對生命奇跡的贊嘆已蕩然無存。每個生命都是從受精卵開始,在受精的一剎那,上億個精子競相爭取與一個卵細胞結合的機會,最後的勝利者就是來到世上的每一個人,這就是生命的奇跡。然而,克隆卻使個體生命的誕生不再是一件值得敬畏的奇跡,而是一種必然。從某個已知的體細胞中再克隆出一個生命,它必然與它的親代完全相同。這樣天地間最大的奇跡就成了一件最為單調、乏味的生產制造,而無任何創造的樂趣。

克隆人,公眾要說不

盡管克隆技術在近幾年突飛猛進,但人們的意識顯然還“跟不上”科技發展的腳步。反對克隆人,甚至反對克隆人類胚胎和進行人類干細胞研究的呼聲依然十分強大。

最早的反對聲來自安蒂諾教授的同行,研究人工生育的科學家。

成功克隆出“多莉”羊的英國著名生物學家威爾穆特譴責克隆人的做法“完全是一種犯罪行為”;美國洛克菲勒大學克隆專家佩裡表示,在動物克隆實驗還屢屢失敗的今天搶先進行克隆人的實驗是“不道義”的。用許多生物科學家的話來說:“如果先進的技術落在一個可怕的組織手裡,結果將是災難性的。”

而對於克隆人最有力的反對聲則來自公眾。

在美國,根據CNN和《時代》周刊聯合進行的民意調查,90%的被調查者反對克隆人,93%的人表示自己不願被克隆。

在意大利,許多科學家也對安蒂諾教授急於克隆人的做法不敢苟同,他們認為克隆人完全沒有必要,因為通過捐贈精子卵子和其他手術完全可以實現生兒育女的願望。意大利本國的媒體更是把這件事給炒翻了天,其中絕大多數的報道都表示堅決反對安蒂諾教授進行克隆人的計劃。

德國新聞電視臺最近對約1000名德國公民抽樣調查後發現,65%的德國人認為克隆人類細胞風險太大,有可能產生讓人預料不到的惡性後果。

各國對於克隆人的態度英國議會今年1月通過法案,允許科學家進行“治療性克隆”研究,即允許克隆人類早期胚胎,但隻能用來進行醫療研究。

法國總理去年11月表示,政府將允許研究人體器官克隆技術用於醫療,但嚴禁進行克隆人研究。

德國去年年底宣布禁止進行人類胚胎試驗。

歐洲議會去年9月投票通過反對用克隆技術進行醫學研究。

澳大利亞衛生部長去年表示,盡管政府禁止對人類進行克隆,但是不反對“治療性的克隆”。

日本政府今年2月發表聲明說,不管是研究人員還是不孕夫婦,都不應參加克隆人計劃,違者將被判處至少10年有期徒刑。

中國專家去年開會討論如何立法禁止克隆人。

(選稿 陳志娟)
    • 三組織公開進行克隆人實驗
    • |新聞精選|理性直面克隆人(3日 13:16) |財經新聞|著名經濟學家蕭灼基感嘆B股市場終於活了(3日 13:12)




      聚焦全國“兩會”
      別了,和平號
      73屆奧斯卡金像獎
      網姐評選有貓膩?
      廈門遠華走私案
      深入揭批“法輪功”
      《臺灣論》軍國叫魂
      北京申奧再度出擊
      中國給三菱貼封條
      “蜘蛛人”私攀金茂
      北京師生在美遇車禍
      B股市場風雲乍起
      中美海底光纜受損
      美核潛艇VS日漁船
      上海“兩會”直擊
      國家科學技術獎
      上海九五輝煌路
      同濟研究生安徽遇害

      解放日報
      文彙報
      新民晚報
      新聞報
      青年報
      勞動報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
      上海東方廣播電臺
      上海電視臺
      上海東方電視臺
      上海教育電視臺
      上海有線電視臺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人民日報
      新華網
      中國日報
      中青在線
      中央電視臺
      中國上海
      千龍新聞網
      中青網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
      網上浦東
      上海科技網